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疆 > 阿图什 > 乌恰县人物

伊斯哈克伯克


[公元1902年-1949年,柯尔克孜族]
  伊斯哈克伯克·穆努诺夫,1902年出生于新疆乌恰县吉根乡斯木哈纳村一个柯尔克孜族家庭。
  1918年,年仅16岁的伊斯哈克被推选为伊曼达尔部落的伯克,从此被人们称为伊斯哈克伯克,担负起管理部落的事务。
  1925年,新疆当局在乌恰斯木哈纳、托云等地成立了边卡队,伊斯哈克伯克顶替其父穆努克阿吉加入了边卡队,担负坚守边卡任务。1928年,伊斯哈克伯克和马提、夏布坦等青年,去苏联伏龙芝市学习。这次去苏联使伊斯哈克伯克在文化,特别是思想上明显地发生变化,成为有名的“亲苏派”。
  1933年3月,库车-农民在铁木尔带领下向喀什进军,喀什道尹马绍武兼任南疆剿匪副司令,为东防铁木尔南征和阗伊敏,指示驻乌恰边卡委员陈德馨招募柯尔克孜族青年调往喀什使用,陈德馨征兵400,编成一营并配以快枪400,大炮两门,由连长乌斯满艾力带领开往阿图什,不意乌斯满艾力与其亲信商议后决定哗变,反戈一击,给铁木尔写了一封效忠信,并且包围了陈德馨部,强迫士兵交械。
  乌斯满艾力为了发展自己势力,广征兵员,亲自给斯木哈纳边卡队其帕克哈孜写信,让其征收一批像伊斯哈克伯克那样的勇敢青年前往喀什。其帕克哈孜接信后立刻带兵抵达喀什,乌斯满艾力任命其帕克哈孜为喀什行政长,任命伊斯哈克伯克为排长。
  伊斯哈克伯克满怀希望来到喀什,但现实情况却使他大失所望。乌斯满艾力统治喀什回城后,肆无忌惮,滥杀无辜,大肆抢掠财宝和妇女,仅纳妾就达30余人。占领喀什地区的铁木尔、马占仓、沙比提大毛拉以及乌斯满艾力四派势力,彼此勾心斗角,横征暴敛,极力扩张自己的势力。
  伊斯哈克伯克面对错综复杂的形势,积极争取其帕克哈孜,力图使其放弃反苏-的立场,共同对付乌拉孜伯克等反动势力。但是,伊斯哈克伯克的一切努力不仅未能奏效,反而招致其帕克哈孜的拒绝和记恨,并且企图派人消灭他。
  伊斯哈克伯克处此险境不得不采取先发制人的办法。一天深夜,他带领30余人对其帕克哈孜的营地进行突然袭击,除其头领其帕克哈孜及其少数亲信逃跑外,其余人员均被包围,缴械投降,取得了夺取这支武装的决定性胜利。
  伊斯哈克伯克掌握了这支具有相当力量的武装之后,立即与当时采取亲苏亲共立场的盛世才政府方面联系合作。
  1935年初,盛世才鉴于南疆一带局势动荡,匪祸频仍的形势,命喀什警备司令刘斌召见伊斯哈克伯克,组建以伊斯哈克伯克为团长的正规部队第一团,进驻喀什,负责南疆从阿克苏、阿合奇、阿依克特克、铁列克直至塔什库尔干一线的边防,以及这一地区的治安任务。在很短时间内,消灭了乌拉孜伯克等匪帮,安定了南疆地区的形势。
  盛世才在南疆形势基本安定之后,开始进行军队整编。整编的目的,仍然是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伊斯哈克伯克及其部队虽然功不可没,但不是盛世才的心腹,再加上威望日升,具有相当军事力量,盛世才惟恐尾大不掉,便通过“新疆陆军点编委员会”下令解散伊斯哈克伯克所属部队。除各边卡大队继续留守以外,所属部队尽悉遣散,少数军官调往他任,伊斯哈克伯克被任命为乌恰设治局局长。
  伊斯哈克伯克走马上任,摆在他面前的乌恰地区因长年战乱,民生凋敝,满目疮痍,不少牧民一贫如洗,甚至因为没有立身之地四处流浪。
  伊斯哈克伯克经过研究,将全区的100多户贫苦牧民集中起来,安排到黑孜苇地区,无偿给他们提供了生产用具、土地、住房,组织他们开荒生产,当年就开垦荒地1000多亩,使贫困流散牧民从此安居下来。
  伊斯哈克伯克下决心改变本民族文化教育事业落后的局面,办起几座能使牧民孩子寄宿的学校。他通过柯尔克孜文化促进会,号召广大人民群众捐献钱物,解决办学的经费问题。
  由于伊斯哈克伯克对教育事业的重视,到1938年,整个乌恰地区开办了58所学校,有2000多名学生入学读书。在伊斯哈克伯克亲自关怀下成长起来的一批柯尔克孜青年知识分子,不少人后来为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贡献。
  1937年4月,麻木提部首先发动叛乱。其部属阿不都尼亚孜在麻木提逃亡印度后,自命为第六师师长。因兵力单薄,遂与和阗马虎山联络攻打喀什。马虎山部虽偏居和阗一隅,但时刻图谋向外发展,于是乘机与阿不都尼亚孜联合反盛,南疆战火再次爆发。
  盛世才面临燃眉之急,只得急忙下令重新起用伊斯哈克伯克,令其迅速召集被遣散人员重建伊斯哈克伯克旅,配合苏联方面来的部队,共同平息马虎山及麻木提部的叛乱。
  1937年9月,苏军从乌恰县境之吐尔尕特山口入境,与伊斯哈克伯克所率部队汇合。
  伊斯哈克伯克与毛连诺夫部联系后,穿越巴楚戈壁进军叶城,消灭了盘踞叶城的马军,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追残余之叛军,并且在苏军飞机和坦克的配合下,彻底消灭了叛军残部,使战火蜂起的南疆复归安定。
  伊斯哈克伯克远在南疆,拥有重兵,盛世才惟恐有变,多次电召伊斯哈克伯克赴迪化省府,口说另有任用,实想摘其兵权,并找合适时机对其进行处理。
  伊斯哈克伯克看出了盛世才的险恶用心,对自己的险恶处境十分清楚,便与部属协商以各种理由搪塞盛世才,拒赴迪化。
  盛世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强行下令解除伊斯哈克伯克的旅长职务,调任伊斯哈克伯克为伊犁区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化促进会会长,并命其立即赴任。
  1940年初,伊斯哈克伯克一到伊宁,便处于省府特务机关的严密监视之下。在哈、柯文化促进会内,特务机关也安插了爪牙。
  1942年初,省府首先撤销了伊斯哈克伯克的文化促进会会长的职务,代之以省府方面的忠实走卒。接着又密令伊宁特务机关逮捕伊斯哈克伯克,押往迪化。
  伊斯哈克伯克通过内线人物获悉这一消息后,带着4岁的儿子和副官艾买提,佯称去察布查尔县朋友家里做客,在一位哈萨克牧民麻开巴依的帮助下,徒步跋涉几天后,经原绥定县三道河子附近前往苏联境内。
  1943年夏,伊斯哈克伯克根据自己多年在南疆一带活动,人地两熟,特别是由于盛世才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人民不堪忍受,不断奋起反抗的情况,决定在南疆喀什一带组织武装斗争。
  1943年五六月间,伊斯哈克伯克亲自带领一部分武装人员潜往阿合奇虎狼山等地,对这一带具有军事价值的道路、隘口、河流和山丘进行了详细侦察,为夺取乌恰、阿合奇等柯尔克孜族居住区进行准备。
  9月,伊斯哈克伯克带部分武装人员来到蒲犁县境(即今塔什库尔干县),与当地有名望的人士卡尔万夏、乌布里哈斯木、马达尤夫、买买提·艾沙、西仁伯克等建立了“解放组织”,他们一边大力向人民群众进行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宣传,一边加紧建立武装游击队。
  1944年秋,伊犁巩哈县(今尼勒克县)土产公司经理法提赫和牧民艾克拜尔、艾尼等人组织游击队,开始了武装-。
  同年11月7日,逼进伊宁南面的巩哈游击队,首先发起攻击,伊宁起义由此爆发。游击队奋勇向前,人人争先,一举攻克专区警察局,占领国民党军政指挥部。经数天激战,伊宁国民党军队退守至梁乡、艾林巴克空教队和飞机场三个据点。
  11月16日,伊斯哈克伯克率骑兵赶到伊宁,参加围攻艾林巴克等国民党军队据点的战斗。
  1944年11月中旬,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在迪化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镇压伊宁起义。会议决定分五路进兵伊宁,配合龟缩在伊宁三个据点的国民党部队,里应外合,一举消灭伊宁游击队。
  伊斯哈克伯克从其长期的军事生涯和经验中判断,敌军内外配合,将使游击队处于两条战线。为巩固和发展伊宁起义的胜利成果,必须既堵截敌人之增援,还要特别防备盘踞在艾林巴克等几个据点的敌人乘机反扑。
  伊斯哈克伯克根据自己对情况的判断,对部队进行了新的部署,他的计划还得到了其他军事指挥人员的赞同。
  为了防止艾林巴克据点敌军的反扑,伊斯哈克伯克亲自来到前沿战壕,密切观察敌军的动态。但是,艾林巴克据点内却格外的平静,有的人对敌军可能反扑或突围的分析难以相信。伊斯哈克伯克对大家说:这样平静肯定是不正常的,敌人不过是想以此来麻痹我们,发起突然攻击,这次战斗很可能是极其激烈的,因为敌人一旦行动便会孤注一掷,以求解围。
  事态的发展完全证实了伊斯哈克伯克的分析。艾林巴克等三个据点内的敌军倾巢而出,来势凶猛,一度给游击队造成相当压力。但是,由于伊斯哈克伯克事先的正确部署和游击队将士的英勇战斗,敌军不仅未能突围与援军汇合,而且伤亡惨重,还丢失了相当一部分重要的外围据点。由于这次行动的失败,敌军士气低落,损失惨重,-重新龟缩到据点内,而游击队则为1945年1月31日全部攻克敌军三个据点和解放整个伊宁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此时,国民党援军从两路杀向伊宁:一路沿迪伊公路到了果子沟,遭到游击队狙击;另一路沿科古琴山麓自东向西,一度突破阿恰尔山口,到宁县上潘津附近,几乎就要到达伊宁。
  伊斯哈克伯克临危受命,连夜带领游击队奔赴宁县吉尔录浪。到达目的地后,他一边派出侦察员侦探敌情,一边对全体游击队员进行战斗动员。为了争取居高临下扼制隘口的优势,伊斯哈克伯克带领游击队员,连夜冒着风雪爬上吉尔录浪山顶,构筑工事,与敌军整整战斗了25天。
  当敌军突破防线,前进至伊宁县吉里圩子后,伊斯哈克伯克又立即部署了打击和消灭敌人的新计划。他在阿恰尔山口和吉里圩子之间,采取诱敌深入、拉开战线、切断联系、分割伏击、扰乱敌军后方等游击战术,经过19个昼夜的战斗,终于消灭了大部分国民党援军,夺回了阿恰尔山口,并很快攻克伊宁国民党军队所有据点,保卫了伊宁革命的胜利果实。
  1945年3月,民族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建立。伊斯哈克伯克被任命为第一骑兵旅旅长,授予少将军衔。
  为击破国民党军队的防线,发展武装斗争,扩大解放区,民族军总指挥部根据敌我双方的情况,制定了南、北、中三线作战计划。民族军分头出击,重点是中线战场,即攻打乌苏和精河。民族军总指挥部决定同时发起乌苏和精河战役,并由伊斯哈克伯克直接指挥精河战役。
  精河敌军在第四十五师少将师长郭歧指挥下,以精河县城为中心,以永集湖、八家户为依托,拆民房、伐树木,修筑了大量碉堡和防御设施,挖了许多堑壕,并灌满了水,企图阻止民族军进攻。
  9月3日晨5时,民族军集中强大火力向永集湖发起攻击,经过激战,突破敌军防线,一举攻克永集湖,被击溃敌军纷纷逃往八家户。民族军又集中兵力和火力向八家户发起攻击。9月5日,三区方面出动飞机,将八家户国民党第五一七团轰炸殆尽。9月7日,民族军苦战数天终克八家户。
  永集湖、八家户两地被克,国民党守军失去依托,一片惊慌。伊斯哈克伯克抓住这一有利战机,集中所有轻重火炮和兵力向精河发起全面进攻,国民党军终于难支,只得沿乌苏公路东撤逃命。民族军早已命骑兵部队,迂回到精河东面,堵截逃窜之敌。平川相逢,溃败之兵哪里挡得住铁流般的骑兵冲击,铁蹄刀光之间,精河守敌几被全歼。此一役,民族军俘虏国民党官兵3000余人,缴获-辎重无数,就连敌少将师长郭歧也做了俘虏。
  中线战役结束后,临时政府任命伊斯哈克伯克为南线武装部队总指挥,令其带领一部分民族军将士,从伊宁出发,经苏联境内到达蒲犁,领导游击战争。
  1945年9月中旬,由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人民组成的游击队向蒲犁国民党部队发起攻击,先打下布仑口,然后南下,攻占苏巴什、塔尕尔曼、蒲犁。不久,又攻占达布太尔、明铁盖等地,国民党军队逃向莎车、叶城。游击队占领蒲犁后,成立了革命政府——蒲犁专员公署,使蒲犁起义成为三区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
  1945年9月,临时政府在军事上达到鼎盛时期。南北中三线捷报频传,特别是中线民族军突破乌苏、精河国民党之防线,进逼玛纳斯河以西,距省城迪化只有140多公里。蒋介石为挽回新疆败局,早日安定新疆,以便放手发动内战,不得不改变策略,派张治中前往新疆与临时政府进行和平谈判。
  从10月14日张治中抵达新疆开始,三区代表同国民党方面进行了长达近一年的艰巨谈判。此时,伊斯哈克伯克接奉波里洛夫,任民族军总指挥,成为三区方面最高军事长官。
  1946年7月1日,新疆省联合政府成立,伊斯哈克伯克与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等到达迪化,伊斯哈克伯克就任省政府委员兼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
  和平条款的签订和省联合政府的成立,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
  阿勒泰专员乌斯满本是一个反苏-的土匪,他早年揭竿而起,反对盛世才的反动统治,其目的是想做新疆的世袭封建统治者。又因为阿山另一革命领袖达列力汗得到伊宁方面支持,乌斯满便心怀不满,决定另寻出路。1948年八九月间,乌斯满脱离三区,投靠国民党,发动武装叛乱。
  为了保卫三区革命成果,防止叛匪对人民造成的危害,1946年11月初,在迪化省政府的三区代表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伯克、阿巴索夫以及赛福鼎等人开会研究处置乌斯满的措施。三区负责人决定,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尽快平息乌斯满的叛乱。会议决定由伊斯哈克伯克着手制定消灭乌斯满作战计划。
  1947年8月,在伊斯哈克伯克的亲自指挥下,来自伊犁、塔城的民族军三个骑兵团,与阿勒泰的达列力汗部配合,一举打败只有1000余人马的乌斯满匪徒,解放了被其抢占的承化等地。乌斯满-连败,溃逃到北塔山一带,不敢再轻举妄动。
  1948年初以后,三区方面的政府和军队领导干部中大力宣传加强民族团结,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伟大胜利,公开纠正在民族问题上所犯的错误,使三区革命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
  伊斯哈克伯克在这一时间,同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一起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在反对0祖国统一、调整民族关系问题上,鼎力协助,忘我工作。
  1948年8月1日,“新疆保卫和平民主同盟”在伊宁市成立,伊斯哈克伯克被选为中央委员、组织委员会委员。
  1949年8月15日,中共中央派邓力群为联络员携带电台从莫斯科到达伊宁,与三区领导人会晤。邓力群到达伊宁后,住在伊斯哈克伯克的家中,伊斯哈克伯克对邓力群等人的饮食起居、安全警卫工作极为关心,甚至连一些极为细小的事情都亲自安排。伊斯哈克伯克还向邓力群汇报了军事方面的情况。两人一见如故,交谈热烈。伊斯哈克伯克始终无法抑制自己兴奋的心情。
  8月27日,伊斯哈克伯克同阿合买提江等在出席全国政协会议途中,经苏联外贝加尔山时,因飞机失事,不幸遇难,时年47岁。
  伊斯哈克伯克将军为祖国的统一和民族解放,英勇奋斗了一生,他的英雄业绩,新疆各族人民将永远铭记在心。
  伊斯哈克伯克将军永垂不朽!
  [以上内容由" AL "分享。]


同年(公元190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杨杰 (18891949) 民国军学泰斗 云南大理大理市

下一名人:岳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