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西省 > 赣州市 > 龙南县人物

叶元根


[公元1932年-1948年]
  叶元根,1932年出生于江西省南县中南乡一个富农家庭。祖父叶亚海,系地方豪绅。其父叶渊芬,常在村上包揽词讼。童年时代的叶元根,最喜欢听教师和长辈讲述水泊梁山“杀富济贫”的故事,脑子里自幼就积聚着反叛精神。抗日战争期间,耳闻目睹日军的暴行,民族义奋积满胸膛,对父亲的所作所为十分不满。
  解放战争期间,地处赣粤毗连的江西龙南中南乡(现名武当镇)农村,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下,人民过着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抓兵捉夫成为县乡政权的要务,青年农民感到朝不保夕。时任中南乡警卫干事的叶柏春,对当时的社会十分不满,毅然辞官不做,于1947年春节期间,在大坝岗上竹园围拢络青壮年农民组建大坝大刀队,聘请广东和平的武师,早晚聚集厅堂内,使拳舞棒,习练武术,名为健身,实为反抗政府抓兵捉夫,练就防身反防之本领。叶元根、叶恒芬等热血青年,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从旁观到加入大刀队,勤学苦练武功。
  1947年,时任家乡副保长职务的胞叔赴赣经商,叶元根的家庭欲将保队副的“肥缺”加在叶元根身上。他开初毅然推辞,以后在东江支队成员以武术师身份常在大坝活动的王金恒师傅的指点下,他走马上任,戴上了保队副这顶“桂冠”。他经常利用职务之便,保护地方青年农民,免受抓兵拉夫之苦。
  1948年初,国民党在全国勘乱战场上节节败退;战略上从“全面进攻”转变为“重点防御”,在国统区的大后方,加紧征召“炮灰”。岗上村这一保,中南乡下达了征集15名壮丁入伍的任务,半个月的限期中,该保未抓俘一人入伍。原因是:叶元根在乡里领受任务返村后,星夜上门挨户通知,有16岁至45岁的男性青壮年立即外出躲避,春耕前切勿回家,从第二天晚上起,他每晚都带领几名荷枪的乡丁,到应征对象家中,挨户捶门搜捕,并命各户家长,限期找回应征青壮年。
  1948年春,中共三南临时工委书记叶吉祥从定南古地秘密来到大坝。经过周密查访,深知大坝大刀队习武练拳的目的,饱含反抗精神。不久,带来短枪队,在大坝秘密活动,吸收了大刀队个别年轻队员入队。在大坝柏树庙智擒县参议员叶际华时,吸收了叶元根等人为内应,没收了叶际华家百担稻谷和10支步枪。工委书记亲自交待叶元根等人,要发动大刀队员,配合游击队的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活动,并当众表扬了叶元根反征兵行动的妙策。
  5月中旬,参加东江支队的大刀队员叶元泮从广东和平岑岗回到家里治疥疮。大坝治安联防队队长叶耀丰发现后,把他诱骗到乡公所进行盘查。叶元根闻讯立即串联队员,打算冲击乡公所,抢出叶元泮。在叶元泮只字不吐,联防队尚无真凭实据,加上大刀队又准备冲击乡公所的形势下,叶元泮被释放回家。冲击乡公所抢人的企图暴露后,为防治安会的暗算,叶元根等人,通过与大刀队童子(堂主)、叶柏春密商后,决定全部队员,以外出搞副业为名,当夜陆续离村出走,到定南古地集中,寻找三南临时工委,要求全部加入游击队。
  6月1日,大刀队31人,先后到达古地,找到了工委书记叶吉祥。三南临时工委5月初就向九连工委,汇报过大坝大刀队的情况。工委决定,在适当时候,将大坝大刀队改编为大坝游击队,隶属三南临时工委,并指定叶吉祥兼任该队的政治指导员。大刀队一行到达古地后,叶元根等人向工委书记汇报这次集体来古地请求参加游击队的经过和原因后,叶吉祥第二天就率领大刀队,开赴九连工委总部所在地——广东和平青州参加改编整训。
  整训开始,总部负责人宣布,大坝大刀队对外名称仍然保留,负责人仍为“童子”叶柏春。内部正式命名为大坝游击队,归三南临时工委领导。政治指导员由工委书记叶吉祥兼任,任命叶元根为队长,叶恒芬为副队长。
  7月初,一个月的整训结束,大坝游击队开回定南古地,7月中旬以原大刀队的名义,秘密回到大坝。10支步枪隐藏一处,派专人秘密看守。队员们白天轮流到各队员家割禾插身,晚上聚集一处住宿。中南乡治安联防委员会,加紧策划对大坝大刀队的破孩。9月中旬,粤赣湘边“剿匪”总司令叶肇巡视防区各县时,从广东连平进入龙南,途经大坝时,大坝叶姓乡绅和中南乡联防办事处,请叶肇以宗族的身份劝说大刀队“改邪归正”,并策划收编事宜。叶肇在叶氏平三祖祠召见大刀队几位负责人。叶肇以族长身份训诫道:“叶吉祥姓叶,我也姓叶,听说你们跟随叶吉祥与政府作对?”还许愿说:“你们带队跟我到南雄去,改编为国军。为国效劳,将来前途无量。”叶元根听后义愤地反驳说:“叶吉祥为穷苦民众办事,你们抓兵捉夫。谁给百姓办事我们就跟谁”。叶肇阴险地奸笑道:“不听我的规劝,后果不堪设想,年轻人不要提着脑袋误入歧途而不能自拔?”叶元根针锋相对地回答说:“怕死的不参加大刀队练武习艺,参加了大刀队就不怕死!”“谈话”不欢而散,收编大刀队的阴谋被挫败。
  叶元根等分析事态后,四处派人召集队员,决定中秋节后撤离家乡大坝,开回青州总部请命。联防队长叶耀丰,煽动叶元根父母用严厉的“家教”逼他们“弃暗投明”。叶元根父亲在家里拍着桌子骂道:“你这个贱骨头,还不听政府和族绅的忠告,我们的父子之情从今就一刀两断!”叶元根母亲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你这个轻骨头,在家有福不会享,还要到外面去蹲山棚,找0”。叶耀丰趁机挑唆,恶狠狠地说:“你想到土匪窝当官,难道叶司令不会给官当吗?”叶元根在家长的数落和政敌夹击面前,不甘示弱地回答说:“你们不必多劝,我们走的路是选中了的,一走到底,决不回头!”
  9月14日凌晨,大坝的上空,乌云遮蔽了中秋前夕的月色。大坝游击队员陆续聚集在大刀队练武的屋内,秘密地将10支步枪取出,准备提前撤离大坝。敌人在天亮前包围了大刀队队部,摸到门口暗中放哨的队员身边,将哨兵拦腰抱住,哨兵扣动机柄时,枪口被敌人扭向天空“砰”的一声,屋内叶元根立即下令突围。双方枪声大作,一颗手榴弹被掷向屋内,队员们刚卧倒在地,手榴弹炸响。几十个敌人冲进屋内,,队员们全部被俘。
  9月16日,粤赣湘边“剿匪”总司令叶肇下达“就地处决”的手令。17日下午,叶元根被-押赴刑场。他对同监的难友说:“同志们,永别了!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铿锵雄壮的声音,响彻寰宇,冲向云霄。年仅16岁的叶元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青春。
  [以上内容由"小路"分享。]


同年(公元193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杨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