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黑龙江 > 哈尔滨 > 宾县人物

许亨植


[公元1909年-1942年]
  许亨植(1909~1942)
  许亨植,原名许克,别名李熙山、李三龙。朝鲜族,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中共宾县特别支部委员会委员、书记,中共北满省委委员,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军长,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1942年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亨植生于1909年。他出生的第2年,由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朝鲜民族被推到了灾难深渊。
  亨植祖籍庆尚北道善山郡,曾祖父系贵族,随着民族的危难和国势的衰微,家境逐渐没落,到祖父一辈就以种地为生。1906年,朝鲜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义兵运动”,亨植父亲许一昌是这一运动的积极参加者。1913年,轰轰烈烈的"义兵运动"遭到日本帝国主义的-而失败,亨植全家--到中国东北。
  亨植少年时期,是在-间漂泊、贫困劳苦中渡过的。家中没有钱供他就学读书,但他刻苦地跟着父亲学习,能粗通文字。他14岁时,全家搬到辽宁省开原县李家台子居住,家庭生活主要靠父亲卖药赚钱来维持。在封建军阀统治下,由于种种苛捐杂税的盘剥,每每入不敷出。这时,亨植不得不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以补家中生计之必需。亨植在-生活中,备尝祖国内忧外患和家庭动荡贫寒之苦,在他的心灵中深深地埋下了对日本帝国主义和腐败的统治阶级的无比仇恨的种子。
  年轻的亨植,在社会和家庭环境的影响下,特别是在父亲的直接教育下,他对于封建、迷信、-等旧习和不良行为疾恶如仇。而对社会进步潮流则“如响期应”。1929年,许亨植一家迁走到宾县枷板站,这里是中共北满特委进行革命活动的地方,这使亨植有了接触革命思想的机会。耳闻目睹共产党的救国主张和革命活动,使他在忧国忧民的苦闷中看到了希望,于是他毅然走上了革命道路。这时,他虽然已和金正淑结了婚,但他并不贪恋个人安逸的家庭生活,而是积极参加地下党所领导的革命活动,在农闲时间,他经常外出,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各项秘密工作任务。
  亨植为了能够经常接触汉族群众,广泛地开展工作,他下了很大功夫,学会了汉语。他参加革命以后,很注意学习革命道理,觉悟提高得很决。他工作积极,忠实可靠。所以,经过较短时间的考验,于1930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1930年,中共北满特委决定于"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当天,在哈尔滨市举行--,并且计划砸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按照特委布置。所属各支部要动员党、团员,积极分子和一部分革命群众参加这一活动。亨植积极响应这一号召,亲自率领荒山咀子的10余名共青团员赴哈尔滨参加了这次--。在--中.,他们散发了许多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和号召群众起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传单,还砸了领事馆的门、窗玻璃。这是一次引起很大震动和有很大影响的历史事件。日本帝国主义暗中勾结军阀统治当局,出动-进行镇压,对-群众施行了大逮捕。亨植和其他30多位同志一起被捕,亨植被送往沈阳监狱关押。他在这里渡过了1年多痛苦的狱中生活。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党的营救下,亨植和一大批同志获得释放。
  亨植出狱后,和金策一起受党的派遣,回到宾县,担任中共宾县特支委员。
  "九一八"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抗日运动在全国范围内迅速高涨。东北地区的广大爱国军民,组织了抗日义勇军和游击队,开展了广泛的抗日游击战争。各阶层人民纷纷行动,群众性的反日斗争迅速发展起来。亨植回到宾县,就深入鸟河一带,广泛地开展了动员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工作。他不分昼夜地奔忙,迅速地组织起农民抗日救国会、自卫队等抗日群众团体。在宾县境内同日本帝国主义者和伪满汉奸走狗展开了坚决的斗争,给在当地活动的敌人很大的打击。
  1933年,满洲省委派享植到汤原县,不久又到珠河黑龙宫一带从事发动群众,组织反曰游击队的工作。亨植善于做群众工作,他在黑龙宫工作期间,经常以普通农民身分出现,和群众一起参加水旱田间生产劳动,还给一些基本群众和积极分子家做帮工,如苫房、干零活等等。有时,他还同一些青年人"拜把子",秘密地动员群众参加抗日活动。这样,他逐渐地和群众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有了深厚的感情,从而取得当地群众的信任,在群众中扎了根。经过他努力工作,群众性的抗日组织建立,使中共黑龙宫支部工作非常活跃。
  敌人对我抗日军民除进行军事"讨伐"外,还经常派汉奸走狗,潜入我抗日游击区进行破坏活动。亨植时刻注意清除汉奸走狗,打击敌人的种种破坏活动。一次,他在王树荣家里帮助劳动,进行群众工作时,有个自称小高的人贼头贼脑地来到王家,声称是给日本人买鸡蛋的,亨植特别警惕他的行动,实际这人是个特务。第2天,这个坏家伙就被亨植除掉了。1934年夏,在敌人"讨伐”的危急时刻,这个地方的党支部书记王鸿生,贪生怕死,变节投降,领着敌人把地方游击连插起来的1O多支枪给起走了。同时,还有个亭植的"拜把兄弟",叫张有才,是"黄炮"的亲戚,在"黄炮"投降日伪后,他妄想献出亨植和游击队秘密保存的缝纫机,向敌人邀功请赏。亨植很机敏地及时发现了这些严重情况。他抢在张有才行动之前,于当天晚间跑出村外,在大草甸子里蹲了一宿,浑身全湿透了,拂晓才秘密回到王家,老王家要做饭给他吃,他怕耽误时间,吃点冷饭,立即动身前往道南游击区,领着游击队迅速返回来,逮捕了张有才、王鸿生等几个坏蛋。在周家店北小山的山窝里,召开了群众大会,镇压了这几个恶贯满盈的日伪走狗。这次果断的除奸行动,保卫了党和群众组织的安全,也有力地支援了哈东游击队的军事行动。
  1934年6月28日,珠河游击队召开了党、团扩大会议,决定改编为东北反目游击队哈东支队。这时,许亨植由地方调到游击队,开始在第三大队担任政治指导员。同年秋,又被任命为第一大队的大队长。
  1935年1月28曰,哈东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一师。亨植被任命为二团团长。从此,他率领着这支队伍在珠河铁道北五区;延寿县二、三区;宾县二、三、七、八区;方正县二区,英勇地展开了抗日游击活动。为了粉碎敌人对游击区的"讨伐",于1935年初,他联合路北大小10余支义勇军,攻破了敌人延寿县柳树河子据点,摧毁了珠河县大、小亮珠河地区敌人的军用农场设施。然后,他指挥队伍大迂回行军,胜利地攻破了宾县的高丽帽子。这些军事上的胜利,不仅消灭了道南、道北、宾县、方正敌人的据点,同时,进一步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有力地推动了我党领导下的统一战线在这些地方的发展。敌人的嚣张气焰受到很大打击。日伪反动报纸宣扬“讨伐胜利”的欺骗宣传被揭穿了。
  同年冬,亨植调任三团政治部主任。他率领三团在五常县高丽营子宿营,被日军侦悉,天未亮,敌人乘坐马爬犁追击上来。在这十分紧急的情况下,亨植当机立断,决定派一部分战士去抢制高点,诱敌深入。把其余的部队埋伏于道路两旁树林的深雪中,当敌人走进伏击区内,他一声令下,排枪齐射,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乱成一团。这次战斗消灭敌人100多人,缴获也颇多。亨植的军事指挥才能初步显露出来。
  1935年,抗日游击战争发展得较顺利,抗日游击区域不断扩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显著增加。当年冬,三军司令部决定将三团扩编为三师。许亨植任师政治部主任。他积极贯彻执行党中央和省委关于统一战线的各项方针政策,实现了三师与"双龙"、"创江南"等义勇军的军事联合,成立了反日联军道南指挥部。联合指挥部建立后,推动了各个部队互相呼应,协同配合,开展了更激烈的抗日战斗。亨植等同志直接领导的三师是反目联合指挥部的骨干队伍,抗日斗争尤其活跃。在高丽营子战斗中,未等“创江南”增援队伍赶到,三师就取得首战胜利。接着在拉拉屯、五道岗、十八层甸子等战斗中,三师也都打了胜仗。这样,联合指挥部就打开了局面,亨植等同志又指挥三师、道北、道南义勇军,联合进行了小山子战斗。联合军1000多人,向被包围在小山子附近的敌人发动了凌厉的攻势,痛击了敌人,从而三师威名大震。
  亨植在党的教育下,不仅逐渐地成长为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也锻炼,成机智勇敢、多谋善断的军事指挥员,在党和军队内很有威望。1936年9月,在珠河、汤原县委及三、六军党委的联席会议上,他被选为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委员。同时,省委决定调他到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一师担任政治部主任。
  许亨植根据省委确定的三军主力西征铁力、海伦,龙门的作战计划,率领一师在东兴、庆城一带会合王德福的九师,共同向铁力进发。同年11月,到达铁力境内,在孙灵阁山附近与装备有重机枪、迫击炮的500多人的"讨伐"队相遭遇。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亨植沉着勇敢地指挥三军先遣队与敌人进行激烈的战斗。打死日军80余人,缴轻机枪1挺,马30多匹,击毁敌重机枪1挺,炮1门。我方损失不大。而后,他迅速率领队伍安全转移到铁力境内郑金店。在这儿又机智地破坏了两处警察据点,并缴获一部分武器。
  1937年初,许亨植与师长常有钧率领部队返回依东地区。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为加强依东地区各军之间的团结和协同作战,成立了依东办事处。依东办事处主任李福林牺牲后,省委任命许亨植为办事处主任。他在就任这一职务期间,0地完成了省委交给的任务。
  同年7月,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决定调亨植任抗联第九军政治部主任。他为了改造这支部队,提高广大指战员的思想觉悟,增强部队的战斗力,在方正县大罗勒密开办了3期短期训练班,训练了100多人,使部队的军政素质有了显著的提高。
  1938年1月,许亨植遵照中共北满临时省委的指示,率领九军二师、三军一师从依兰出发,向海伦方向远征。路过省委时,亨植被省委留下,任命为三军三师师长。省委指示他到岭西铁力境内整顿队伍。他按照省委的指示,先将铁力队伍整顿好,又赴海伦整顿原五师的队伍,组成了新编第三师。他的队伍和金策率领的队伍会合以后,在铁力、东兴一带展开游击活动,并开辟了新的抗日游击区。8月16日,三、六、九军的军政干部召开了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向西北远征。于是成立了西北捐挥部,亨植担任西北临时指挥部的参谋长。
  三军军长尚志出圈去苏联长时间未回,1939年4月提升许亨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军长。同年5月,他和三军政治部主任张兰生共同主持召开了三军军部会议,会议根据部队大量减员的情况,决定将三军缩编为三个师,并且确定了三个师的活动范围。
  三军整编不久,中共北满省委又决定把三、六、九、十一军统一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许亨植被任命为第三路军总参谋长。在中共共北满省委和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的领导下,整个北满抗联部队编成三、六、九、十一支队。亨植兼任十二支队政委。
  根据中共北满省委关于开辟龙南地区的战略部署,抗联小二支队经选拔,组成150多名战士参加的一支精干的小部队,由戴洪滨和许亨植率领,从庆安山里出发,突破敌人的包围圈,凭借着“肯纱帐”作隐蔽,向三肇平原进发。队伍晓宿夜行,绕开大路走小路,神速前进。在梨树园子和绥化永安镇曹家屯与敌人有两次小规模的接触后,8月30日渡过了呼兰河,进入兰西县境。接着急行军,横穿中东铁路,跨过甜草岗,9月初便到达肇州县境内,在李道德屯住下。根据当地群众提供的情况,一天晚上,许亨植率领队伍悄悄摸进丰乐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落地缴了警察局的枪械,活捉了伪镇长,打开银行、仓库,给群众发放了物资。部队缴获了一部分0弹药和大批物资。十二支队进入三肇地区取得的胜利,使敌人大为震惊,而广大群众则受到很大鼓舞,人人拍手称快。
  三路军的三、六、九支队的战斗都取得许多胜利,特别是十二支队出现在平原地区,靠近哈尔滨市,对敌人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有很大威胁,对其调动兵力向关内扩大侵略也起到很大的牵制作用。日本侵略者为了迅速向内地和中南扩大侵略,准备发动太平洋战争,首先要确保其在中国东北的战略利益。所以,1941年以后,他们逐渐增兵东北,近百万人之多,加紧对东北抗日队伍的进攻和对人民的镇压。东北抗日斗争逐渐处于更加困难的局面。在斗争环境极为险峻,生活十分困苦的情况下,抗日的队伍始终坚持战斗。
  在艰苦的环境中,亨植非常体贴干部战士,无微不至地关心同志。他真正做到了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他不仅从不要任何照顾,而且他还把自己应得的最低待遇让给别的同志。每逢部队发衣服,他都是让别的同志先拣好的穿,大家领剩下的就是他的。每逢在战斗中缴获了烟卷、饼干一类胜利品,他都是先给警卫、后勤、通讯等战士用。一次,他看见电报员没有大衣,他立即把发给他的大衣让给了电报员。行军打仗中,他时时起模范作用。每到宿营地他经常进行劳动,锯木头、劈柴、生火等活计他都亲自带头干。他的态度是比较严肃的,但大家都愿意接近他。在他身边战斗过的同志回忆起这些事迹,总是赞佩不已。
  为了维持部队的最低给养,同时,又减少群众的负担,亨植领导大家采取自力更生的办法,自己动手解决一部分吃饭问题。他带头在深山谷地开垦一小块一小块荒地,种上土豆,夏秋之交即可早收到手。他和大家一道精心侍弄庄稼,还起早贪晚地认真看管。防止野猪进地祸害。当年老战士回忆起来,都说他是不知疲乏的人。
  每当部队攻占一个地方,缴获到物资的时候,他不只是考虑队伍的需要(尽管部队物资很缺乏),还总要拿出一部分钱、粮、物分给贫苦群众。
  丰乐镇战斗胜利后,十二支队预定袭击肇东宋站车站,因伪甲长告密,支队遭敌人突然袭击,队伍被冲散,许亨植只带10余个同志突破敌人包围,返回铁力县山里三路军指挥部所在地。他回到山里,建立了一处密营,继续在当地坚持抗日活动。
  1941年秋,抗联三路军党委决定许亨植到九支队,并把支队编成三个小分队,秘密开展群众工作。在亨植领导下,经过一年努力,工作开展得很顺利。三个小分队都在自己活动地区发展了一批党员和抗日救国会员,建立了许多抗日救国会组织,积蓄了新的抗日力量。
  1942年7月下旬,许亨植和他的警卫员陈云祥,到巴(彦)、木(兰)、东(兴)地区一个小分队检查工作,他在这里认真听取了小分队负责人的汇报,详细了解了小分队在头道河子、二遭河子等山边炭窑发动群众,秘密建立抗日组织,发展近百名会员的工作情况。他对小分队在敌人疯狂“讨伐”镇压的情况下所取得的成果,感到很满意。这时,敌人又进山“讨伐”,形势不允许他在这儿长时间停留,于8月2日,他和警卫员在王兆庆护送下出发,为了避开搜山的敌人,他们在人迹罕至的山林荒谷中穿行。走了20多里路,到少凌河河套,露宿在这里。
  第二天(8月3日)清晨,警卫员陈云祥点火做饭,因地势低洼,炊烟散的很慢,被正在"讨伐"搜山的伪警察队发现并包围起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终因敌众我寡,亨植和警卫员突围未成而壮烈牺牲。亨植牺牲时33岁。
  许亨植为民族解放事业,忠心耿耿,奋战一生,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的光辉形象和功绩令人永远缅怀、悼念。
  [以上内容由"冰の精灵"分享。]


许亨植相关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吕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