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 > 忻州 > 原平人物

续范亭


[公元1893年-1947年,爱国将领]
  
续范亭
  续范亭,名培模,字以行,号恕人,1893年11月27日出生于山西省崞县(今原平市)西社村一个中农家庭里。
  续范亭童年入私塾,后到族兄续西峰办的宏道镇两级小学堂读书。1909年考入太原陆军小学堂,就在这一年他加入了中山组织领导的同盟会。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全国各地纷纷响应。族兄续西峰在崞县一带秘密筹办忻代宁公团,并约续范亭参加起事,续范亭从太原赶回宏道镇,续西峰把他编入宁公团。他们四处招兵买马,仅十余日,便招募新兵2000余人。1911年11月28日(阴历十月初八),续西峰率部北上,攻取大同。年仅18岁的续范亭,被任命为镇远队队长,率领一营为前锋。大同空虚,续西峰率部昼夜兼程,3日步行500里,迅速将大同包围,12月5日攻入大同城内。不数日,清兵援军赶来,将大同围住,攻城势大,续西峰率部坚守40余日,此时,在上海南北议和,大同双方也随之议和。续部改编为一协三标,续范亭仍任镇远队队长。
  1912年春节,宁公团回到忻州城内,阎锡山下令解散,续范亭回到故里,在宏远镇小学堂教书。但续范亭心怀大志,于1913年考入保定陆军中学,不久,辗转到了陕西华山,在陕西名儒郭希仁华山讲学处居住。陕西的革命志士相继而来,共谋革命大业。
  1915年,袁世凯加紧了称帝的活动,华山志士分赴各地组织讨袁力量。续西峰同井勿幕赴日向中山请示,续范亭留陕西渭北与邓宝珊董振武、张义安等人率部向西安进军,赶走了袁世凯的爪牙陆建章。同年末,云南蔡锷唐继尧护国军宣布讨袁。续西峰、续范亭、李岐山等人组织西北护国军,计划先讨伐袁世凯的山西走狗阎锡山,然后会同川滇军直捣北京。他们率领护国军渡过黄河,连克山西的猗氏、临晋、万泉、荣河四城,乘胜北上。阎锡山闻报,派兵在虞乡城一带设伏,义军一到那里即被包围,一夜间大部被冲散,牺牲甚多,义军余部渡河回陕。此举虽然失败,但震动华北,成为北方讨袁的旗帜。
  1917年陕西靖国军总司令于右任,特约续西峰、续范亭到三原策划,续范亭任靖国军第四路军参谋。1921年,靖国军在冯玉祥的第十一师的配合下,消灭了陈树藩部队。1925年,续范亭在北京西山养病,正遇孙中山逝世,待丧事完毕,他又赴保定,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二混成支队参谋长。1926年,任第六混成旅旅长,率旅进入晋北,克广灵、应县等城,经过千辛万苦,8月间与冯玉祥部在绥远省五原会师。冯玉祥到西安后,认为续范亭是不可多得之人才,再三请他担任国民军军政学校校长。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全国处在-中。续范亭抱着忠于孙中山-的想法,于1928年赴南京,企图劝蒋改弦更张,但两次谒蒋未果,蒋笑他迂腐书生气。蒋介石骋他为参议,他拂袖而去,返故里为民。九一八事变后,续范亭决心抗战,于1932年到达甘肃兰州,就任兰州绥署中将参谋长。
  1935年日本窥视华北,蒋介石政府屈辱-。这年秋末,续范亭约刘定庵等几位老友,从兰州南下到南京,欲谒见蒋介石,呼吁他抗战。这时,国民党正在南京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续范亭等以为当前国难深重,抗战应摆在第一位,国民党在这次代表大会上会改变政策,谁料恰恰相反,南京一派糜烂腐败气象。所谓出席代表,只顾争选票,当中央委员。续范亭他们居住的国民饭店,经常有人敲门,误以为他们也是代表,要求投他一票。续范亭怒火中烧,当面大骂:“你比当年北洋政府猪狗议员贿选更无耻,商女不知-恨!”
  代表大会过后,续范亭等人拜访一些老朋友,总想议论时局,但老友们有的摇首哀叹,有的沉默不语,也有的为蒋介石不抗战辩解。看法不一,引起纷争。续范亭经常和人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一腔抗战热血,遭到冷遇,从此他心思日沉,闷坐无语,有时提笔作诗,似怒似泣,如醉如痴。他约老友赴中山陵瞻谒孙中山总理遗容,途中又遇“男的长袍,女的短袖,不是行尸,便是走肉”(续赴陵园诗),极为震怒。当时,南京的政治气候正如南京的天气一样,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寒风劲吹,细雨不住,终日难见晴天,使人郁闷,憋得喘不上气来。续范亭作《哭陵》诗,悲愤地写道:
  谒陵我心悲,哭陵我无泪。
  瞻拜总理陵,寸寸肝肠碎。
  战死无将军,可耻此为最。
  ?颜事仇敌,瓦全安足贵?
  一天傍晚,续范亭上街买一把匕首藏在衣内,吃饭时他独自狂笑狂饮,情绪反常。
  12月26日,天气阴沉,寒冷逼人。续范亭坐立不安,在地上徘徊,突然向人们说:“诸位,我找于右任先生谈谈。”出门上车,直奔东门外中山陵。老友刘定庵觉得不对,便打电话询问于右任公馆,回答没见。出租车司机说:“那先生乘车到了中山陵,许久不见来,现在陵园已关了大门。”刘定庵等人乘车急驰中山陵园,正要分头去找,忽见陵园卫队人员搀扶着续范亭走下台阶。只见他面色苍白,衣帽不整,因流血过多,已昏迷不省人事。卫生人员交给刘定庵一把匕首,人们才明白他是来此自杀。既然是自杀,一定有遗言,忙掏他的口袋,发现几张血迹斑斑的白纸,有几首绝命诗:
  赤膊条条任去留,丈夫与世何所求?
  窃恐民气摧残尽,愿把身躯易自由!
  剑有锋芒刃,士有智勇仁。
  自古人与物,体用若君臣。
  霍夕小匕首,锐利似军兵。
  无求绝东海,宁肯刺国人。
  三岛切腹士,东海大和魂。
  悲壮牺牲者,不出王侯门。
  宇宙谁为贵,大地我独尊。
  无畏精神在,身死国犹存。
  灭却虚荣气,斩删儿女情。
  涤除尘垢洁,为世作牺牲。
  他在剖腹自杀前写的《告民众书》说:“余今已绝望,故捐此躯,愿同胞精诚团结,奋起杀敌。”
  续范亭壮举,使蒋介石南京政府十分震惊,严令不得发表新闻,但上海的几家晚报抢先发表,中央社不得不当晚发出新闻,《中央日报》也不得不发表续范亭因忧国忧民,在中山陵剖腹自杀的重大新闻及有关评论。全国各大报馆相继以显著位置进行了详细报道,并附刊照片、简历、绝命诗等。《救国日报》评论说:“自杀,原是弱者所为,但是,在那举手自杀之一刹那间,若没有十分勇气,也是不成。况且生为男子,遭遇国难无路请缨,悲愤不已,欲藉自杀,以警醒国人,其用心之苦,其举动之壮烈,真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续范亭在南京中央医院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电、慰问信。冯玉祥亲自到床前慰问,杨虎城、邓宝珊也都派人协助抢救,宋哲元来信慰问,张学良亲自到医院探望。
  老友杜仲芻也来医院探视,因来人太多,医生谢绝。杜说:“好好,我不进屋,您开个门缝,让我看一眼就走。”医生见他偌大年纪,探友心切,便满足了他的要求。杜仲芻果然从门缝中看见老友已奄奄一息。于是他老泪横流,泣不成声,转身而去,来到玄武湖边,?嗵一跳,含恨溺水,悠悠而去。续范亭自杀,杜仲芻自溺,声炸华夏,是对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妥协-、坚持内战的反动方针有力的揭露与抗议,激励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
  1936年春初,续范亭走出医院,为调理身心,在老友刘定庵、夫人许玉侬及爱女小侬(续磊)陪同下,漫游江南风光。遂由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等地,最后定居杭州香山精舍(一小庙)。过去续范亭是个颇信佛学的人,对佛学有过研究,认为世界上任何的坏人都能感化而转变。他在养病时,感到“愧我空留一点血,依然国难又秋深”,在养病时曾去苏州报国寺拜访全国著名的佛教徒印光大师。印光劝他学佛,莫参加政治斗争,并赐名慧范。在三次畅谈中,续范亭提出意大利法西斯侵略阿比西尼亚(即埃塞俄比亚),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佛学该如何解释?印光大师只吞吞吐吐地说,这是“劫数”,“大劫难免”。续范亭认为印光之论点虚幻无为,因而舍弃了佛学,转而从读书中寻求答案。
  他爱读书,想法找到一些马克思、列宁的书阅读,逐步了解到了共产党关于消灭阶级、消灭压迫、全世界走向大同的道理;他想起在兰州为官时曾见到过中国共产党的《八一宣言》,他同情红军“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合理主张。这时,他经过深思熟虑,对老友说:“看样子不做佛教徒,便做共产党了!”读书是读书,但时下最紧要的还是抗日,因为鬼子兵正在烧杀,正想扑向我华北。1936年九一八事变纪念日这天,续范亭赋诗《国难日有感》:
  乡邦不可问,有家若无家。奔驰三十载,国危空咨嗟。
  北守贺兰缺,西征入流沙。未遂区区志,苍苍鬓已华。
  黄金身外物,美女雾中花。我惟爱宝剑,干将与莫邪。
  我亦爱名马,骐骥与骝骅。剑马求不得,狂歌走天涯。
  江南苏杭,胜似天堂。然而,每想起“山外青山楼外楼,杭州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当汴州”的诗句时,顿觉心神不安:日军蹂躏我东三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怎能安然享福,七尺男儿,怎对得起江东父老!
  这年深秋,杨虎城将军参加了国民党五届二中全会后,来杭州探望他,并请他出山到西北共事,他慨然答应,于11月间由杭州乘车北上,“西湖拜别从军去,征讨将军遂犬戎”。
  续范亭回到西安十余天后,便发生了“西安事变”,他很激动。当何应钦要进兵潼关,轰炸西安时,他十分愤慨,声言“若使何应钦当国,吾将蹈东海死!”
  12月27日,中国共产党派出以周恩来为首的代表团到西安,协助解决事变问题,续范亭要求会见周恩来,经南汉宸引见与周恩来会面。续范亭问:“为何释蒋不杀?”周恩来解释“反蒋抗日”与“逼蒋抗日”两种政策的得失利弊。周恩来说:“报私仇,蒋介石-共产党人何止千万,杀之亦不足以平宿恨;为大局,联蒋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可成,共同抗日,民族危亡可救。”续范亭豁然开朗,深深佩服共产党的光明伟大,要想拯救中国,惟有共产党了。从此他坚定了拥护共产党的信念。
  “西安事变”后,东北军、西北军的处境都相当困难了。山西阎锡山对“西安事变”态度暧昧,现下又高唱守土抗战的高调。杨虎城请续范亭作为自己的代表,到太原看看阎锡山的态度究竟如何?他到太原后,阎锡山仍然唯唯诺诺,不久,杨虎城被蒋介石胁迫出国,续范亭便留驻太原。七七事变后,阎锡山委任续范亭为二战区长官部高参。当时,日军大举南进,大同失守,直逼长城线上,在续范亭的建议下,他跟阎锡山亲到前线指挥。日军坂垣师团已经攻平型关,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出其不意地在灵丘消灭了坂垣师团一部。但是,正面的晋绥军郭宗汾部,为保存实力,不战而逃,致使日军冲破了茹越口。续范亭非常气愤,力主严惩民族败类。
  1937年9月,国民党军大退却,八路军挺进山西前线,并号召全民抗战,开展总动员。在共产党的倡议下,在太原成立了一个统一战线组织——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简称动委会),续范亭为主任委员,八路军代表为邓小平彭雪枫程子华南汉宸。阎锡山虽然同意成立“动委会”,但只准在他指定的区域内活动。“动委会”在敌后建立抗日力量,收编了一些国民党的溃兵,续范亭将这些人编成二十五个支队,阎锡山闻之,命他缩为八个支队,拟定他在晋西北较贫瘠的岢岚、五寨、神池河曲保德五个县内活动,并任命续范亭为山西第二区保安司令,续范亭为抗战大计,不计较一切,致力于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1939年1月,续范亭接到阎锡山的指令,参加了秋林会议。阎锡山在会上大讲“一切为了存在,存在就是真理”等谬论,续范亭当面驳斥,大声疾呼:“只有坚持抗战,中华民族才能存在”。会上斗争十分激烈,续范亭慷慨陈词,痛哭流涕,弄得阎锡山十分尴尬。阎锡山说续范亭是“背着棺材抗战”。
  1939年7月,阎锡山下令解散“动委会”,取消山西第二区保安司令部,将续范亭的几个支队缩编为陆军暂编第一师,续范亭任师长,郝梦九(旧军官)任政治部主任,张希钦任参谋长。续范亭对阎锡山的阴谋有察觉,便着手整编部队,请求八路军派来一批政治干部。阎锡山对暂编第一师更加忌恨。他收买了郝梦九和四十四团团长冀聘之,在暂一师内制造“磨擦”挑动四十四团哗变。续范亭非常气愤,率两个团将四十四团包围,冀骋之带了十余人越墙而逃,全部官兵胜利归建。
  1939年12月,阎锡山制造了“晋西事变”(亦称“十二月事变”),以六个军的兵力,并与日军勾结,向山西新军发动了进攻,企图先在晋西消灭决死二纵队和二○九旅,然后消灭晋西北、晋东南的新军。事变发生后,新军各部在八路军的援助和广大群众的支持下,对-顽固军的进攻进行了自卫还击。12月26日,阎锡山的亲信赵承绶在晋西北兴县蔡家崖召开极端秘密的紧急军事会议,并请续范亭参加。会上,赵承绶传达阎锡山的密令:在消灭决死二纵队的同时,“要饿死八路军,困死八路军”,消灭八路军一二○师在晋西北的部队及其地方武装。续范亭听到此处,义愤填膺,当会议具体部署兵力时,他乘赵承绶等围着案子看地图之机,悄悄离开会场,直奔史家庄八路军三五八旅彭绍辉部。他见到旅政委罗贵波,将阎军军事会议情况全盘托出。当时,该旅只有一个团在身边,罗贵波十分焦急,续范亭当即表示,把暂一师拉上去顶住。罗贵波同意。续范亭当即回到暂一师师部,立即发布命令,令该师战斗力最强的三十六团星夜出发,配合三五八旅反击顽军。
  中共-就晋西北-“摩擦”斗争的情况分析,认为武装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是,赵承绶在没有公开打我们之前,还是要争取一下,使他的反动行动迟缓一点,有益于抗日-大局。晋西北党委商请续范亭出面,向赵承绶建议,再开一次会议,“以消除误会,加强团结”。为了大局,续范亭毅然接受了这个建议,赵承绶也因为军事上尚未准备好,见八路军已有准备,企图行动上再迷惑一下八路军,也同意举行这次会议。当续范亭决定前往兴县赴会时,各方人士都担心他的安全,说这次会可不是“团结会议”,而是“鸿门宴”,凶多吉少,绝不能上当。但续范亭说:“我是新军创始人之一,前去赴会,义不容辞。我看透了他们,他们不敢怎么我续范亭!”他和三五八旅政治部主任刘惠农等毅然上路。会期两天,他在会上讲了半天团结的话,会后安然而归。
  归队以后,准备反顾。他率两个团先抢占了有利地形赤坚岭,八路军七一四团和决死四纵队也先后到达赤坚岭,这是晋西北抗日武装力量的大会师。各部队负责人共同决定,成立晋西北抗日拥阎讨逆总指挥部,共推续范亭担任总指挥,罗贵波担任政委,直辖决死二纵队,决死四纵队,暂编第一师和工卫旅。1940年元旦,总指挥部下令向赵承绶、郭宗汾部进行反击。以赤坚岭为基地,分左右两路行动。续范亭为了民族利益,同十多年的老友赵承绶开战了!不久,贺龙率师由冀中回到晋西北,在临县与他会面。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艰苦奋斗,创建、巩固和发展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1940年初,成立了晋西北军政-合委员会,贺龙为主任委员,续范亭为副主任委员。后成立晋西北行政公署,续范亭被推选为行署主任,同年11月,晋西北军区成立,贺龙为司令员,续范亭为副司令员。
  1940年冬,日军开始冬季大“扫荡”,续范亭率领行署机关人员日夜转战行军,积劳成疾,胃病、肺病俱发,终于病倒。次年5月,渡河到了延安,经医生检查,发现肺部大部溃烂,立即被安排到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治疗。当时,解放区被敌人-,药品奇缺,毛泽东派人将自己的药品送来。周恩来、彭真等人都设法从敌占区给他购买药品。1942年延安整风时,续范亭赋诗表达了革命到底的决心:“老汉当益壮,穷汉当益坚。卷土重来再奋斗,革命未成敢息肩?”这年7月,朱德总司令到枣园看望他,请他和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诸位老人到延安城东南90里的南泥湾休养,半年后大见成效。1943年,回到延安附近的少陵川口梅园,并把他夫人许玉侬接来照顾,不久,便可骑马行走了。
  这年五一节前,续范亭度过了他一生难忘的一天。这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毛泽东邀请续范亭和几位同志到他家小宴。饭后,他坐在毛泽东身旁,畅谈身世,讨论大局。续范亭问毛泽东年岁几何?毛泽东回答已满50周岁。续范亭感叹地说:“三十年奔走无成,见到如此领袖,使我心悦诚服,中国革命从此再不会走冤枉路了。”即席赋诗一首:
  半百年华不知老,
  先生诞日人不晓。
  黄龙痛饮炮千鸣,
  好与先生祝寿考。
  1943年7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三次-0,调集重兵,进逼延安。续范亭强撑病体,写下了《警告中国抗日营垒内的奸细分子》一文,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编者在按语中说:“我们读了范亭先生的文章和这封信,心里非常感动……血泪之言,不敢更动一字,以存其真。”1944年他在病中又写了著名的《寄山西皇帝阎锡山的一封五千言书》,痛斥阎锡山出卖民族,压迫人民的罪行。他写这篇文章时,一面流泪,一面吐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汗流如雨。他说:“那时候又气愤又痛苦,按身体情形,本来是应该搁笔的,可是我搁不下来。”在此期间,他还写了《三年不言之言》、《忠告国民党当局及其策划者》、《号召山西人民推翻万恶无耻军阀阎锡山》、《抗战六周年感言》、《寄晋西北同胞及诸同志》等多篇文章。医生多次劝他暂停写文章,告诫他劳累对病没好处。他说:“你们看,我躺在床上,不能走,不能喊,不能动枪杆子,如果再不动一下笔杆子,难道我就不抗战了,袖手旁观吗?”
  1945年,延安成立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筹备委员会,他被推选为副主任委员。
  1947年3月,胡宗南进攻延安,陕甘宁边区党政机关分散撤离,续范亭先后移至绥德、山西临县。来回行军,路途劳顿,生活艰苦,从5月中旬起,他的病情逐渐加剧,气喘吁吁,咯血不止,至8月末,下肢开始水肿,渐及全身,饭食不进,延到1947年9月12日与世长辞。
  续范亭在临终前,向党中央、毛泽东写了一封遗书,请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写道:“范亭自辛亥革命以来,即摸索为民族和人民解放的真理,奋勇前行,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认清了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道路,才是中华民族彻底解放的道路。”“屡欲请求入党,作一名革命军的马前卒,以终余年,但已久病床褥,迄未提出……在此弥留之际,我以毕生至诚,敬谨请求入党,请中共中央严格审查我的一生历史,是否合格,如承追认入党,实平生之大愿也。”党中央立即接受请求,追认续范亭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续范亭逝世后,解放区的干部与群众十分悲痛。9月18日,召开追悼大会,举行安葬仪式,党政军民千余人送葬。毛泽东从河西派人送来花圈,并致挽辞云:
  为民族解放,为阶级翻身,事业垂成,公胡遽死!
  有云水襟怀,有松柏气节,典型顿失,人尽含悲!
  全国解放后,山西省人民政府将续范亭遗体移放在太原双塔寺烈士陵园。1958年,他的老友南汉宸费尽周折,搜集其诗文,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续范亭诗文集》,并作序传世,以志追念。
  (史庆冉)
  [以上内容由"七月七"分享。]


续范亭相关
经历历史事件:
平型关大捷 (公元1937年)

同年(公元189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徐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