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云南 > 玉溪人物

熊从周


[公元1878年-1946年,熊从周 ]
  熊从周,字心畲,1878年5月4日出生于云南省新兴州玉溪桃源乡麻栗树村。父亲熊玉柱,清朝进士,儿科医生。熊幼年读私塾,刻苦好学,成绩优秀,是清朝文生。
  清朝末年,熊从周在玉溪大营街开中药铺,为群众治病。
  1911年(宣统三年),中山先生发动辛亥革命,在武昌起义,云南于9月9日夜响应起义,推翻了清朝在云南的统治。全滇光复后,政局统一,地方秩序恢复如常。这时四川同乡会向云南省政府请求派兵援助,拯四川人民于水火。云南都督蔡鄂派出两个梯团,熊作为军医随第二梯团长李鸿祥开赴泸州援助四川。四川平定后回滇。
  1914年4月,熊任云南盐津县县长,同年秋云南民政长(省长)李鸿祥赴京任-顾问,熊从周陪同北上。
  1915年,袁世凯称帝,李鸿祥、熊从周离京赴粤,参加广东军北伐讨袁。
  1916年6月,袁世凯忧郁而死,黎元洪继任总统,李鸿祥、熊从周认为护国之役已偿,乃离粤北上,熊受李之托往来于京、沪、粤之间,从事联络工作,直到1921年才离京回滇。
  1922年,应顾品珍之请,熊到新平县当知事(后改为县长),此时,正是军阀混战,土匪猖獗,民不聊生。为安定民心,他亲自带领人民高筑城墙,加固碉堡,以防匪患骚扰。
  为减轻民负,他把诉讼费由原来的3.6元(银元)减为1.6元。县理材科长陈举廷-公款,熊查出后,勒令其当众交出赃款。人民口碑载道,称颂不已。对重大案件他绝不假手于人,亲自坐堂审问,作出公正判决。仅半年时间,处理冤案数十件,新平县父老乡亲称他为“熊青天”。
  熊从周对农田水利建设更是关心,他亲自与水利会长雷宝琨察看水源,并捐献50元滇币作为修水利的基金。他还发动群众挖了一条全长两公里的地龙大沟灌溉县城东南良田,为新平人民栽下了幸福桩。
  半年后熊调离新平。临走时,当地父老依依不舍,为纪念他的功绩,立下“去思碑”一块,上写:“歌功垂石上,遗爱在人间”的对联。
  是年,唐继尧返滇,顾品珍因督战阵亡于陆良天生关,李鸿祥、熊从周被迫离滇赴粤。
  1926年,中共党员王德三在广州黄浦军校任政治教官,为北伐培养革命力量。熊从周此时与王德三相识,得到王的帮助,于1927年参加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经香港、河内回滇。这期间,他亲眼看到蒋介石背叛革命,疯狂-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使大革命遭受失败。在革命垂危之际,他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愿为党为人民做出贡献。1928年经唐用九介绍在昆明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书记王德三同他谈话作为秘密党员,单线与王德三联系。
  1928年熊任云南临安(今建水)县长,滇南地下党负责人杜涛住在县政府内,熊从周接到省政府缉捕共产党分子杜涛的密令,便暗地通知杜离开县府。中共迤南特委派马逸飞到临安工作,熊接到国民政府的通缉令,即通知马迅速转移。地下党员陈西美在临安病故,熊暗地为他立了“义士刘伯坚碑墓”(熊从周用刘伯坚作为陈西美的假名)。当得知其子女无人抚养时,熊又将其儿子带出抚养成人,二十年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八支队,在一次战斗中牺牲。
  临安土匪头子李绍忠,多年在滇南一带为非作歹,抢劫良民,欺压妇女,闹得人心惶惶,人民不得安居乐业。为了惩治匪首,安定民心,熊从周化装行医,背着药包走村串寨,访贫问苦,帮助群众治病,并与匪首混熟。一天,熊告诉李绍忠说:“你来县衙门找我,不必带人。”李进了县衙门才知道他是县长。熊叫人把他扣下,依法处决了这个罪大恶极的匪首,并教育其胁从匪众,使他们改邪归正。
  1928年12月,熊从周调任陆良县长。临走时,建水人民依依不舍,赠给他“万民伞”一把(布伞是由众多妇女刺绣而成,每个妇女只绣一个柳叶在伞上,故起名“万民伞”),清水一盆,镜子一面。其意是熊从周为官清正廉洁,清如水,明如镜。
  熊到陆良后,中共云南省临委先后派党员吴永康王启瑞、赵光明(杨东明)、康建侯、徐文烈、丁锡禄等到陆良,先建立支部、特支,后成立中共陆良中心县委,以陆良城区、马街、三岔河、旧州等学校为据点,秘密进行建党、建军和-工作,为在陆良进行革命武装暴-动作准备。
  1930年7月3日晚,经中共云南省委同意,陆良党组织举行武装暴-动,把原秘密聚集的各据点地下武装,编组为红军第三十八军,板桥、旧州为一路,按计划摧毁了板桥公安努局、旧州团防部两据点,首战告捷,向县城挺进。但三岔河那一路部队因突有意外,敌情变化,未能完成任务和会师古县城,致使暴-动失利。曲靖县长段克昌听到陆良暴-动,星夜派人上昆报告龙云,声称:“共产党在陆良暴-动,请主席发兵进剿。”龙云半信半疑,电询熊从周,熊接电后沉着复电:“旧州事件,系私人仇杀,限一星期,办毕具报,不必兴师动众。”
  暴-动失利时,反动当局纷纷出动-围剿,熊从周一面暗地通知参加暴-动人员转移外地,一面假意公开张榜悬赏缉拿。另有少数武装人员被当地反动势力抓捕送县,熊亲自坐堂审问。在审讯中,其中一人叫马小敢(回族),他一口否认参加暴-动,熊借口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另一人叫方懋图(保董),他勾结反动分子杀害组织指挥暴-动人员之一的方鹤鸣,熊判其陪杀,秘密安排执-官将其击毙。这样,熊既保护了大批地下党员和革命志士,又惩治了坏人。最后熊又以“无名散匪假借共产党之名,行抢劫报仇之实”的托词上报龙云。龙云传令嘉奖,并于1931年1月将熊调任昆明市市长。
  熊在昆明任市长期间,正值国民党反动派-清党高潮,大批共产党员被捕入狱,中共云南省委遭敌破坏,眼看许多优秀共产党员就要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身为市长的熊从周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直接参与“审理”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青年的案件。他暗中销毁证据,以“证据不足”、“误捕”等为由,将一批被捕的地下党员释放。未能直接参加审理的,仍通过多方面的友人关系进行营救,程杲、李希白、徐文烈、周子安等中共党员,都是熊从周秘密活动,取保释放的。
  1935年熊与唐用九到个旧办锡矿,他为工人被资本家活活打死而愤愤不平,东奔西走,带着工人的要求和呼声,与厂炉商协商,筹集资金盖会馆,为工人伸张正义。
  1939午3月,省工委派吴玉夫到个旧开展抗日宣传,他与熊以周、唐用九等取得联系,团结厂炉商积极开展抗日宣传活动。为了控制宣传舆论工具;熊从周以厂商的身份到昆明找龙云,要求把1932年被个旧县党部抢去的《曙光报》交给个旧锡矿商主办,以合法斗争方法获龙云批示:“自即日起,《曙光报》由个旧锡矿商主办,县党部停刊,但不作移交。”
  《曙光报》夺回后改为《曙光日报》,熊从周主持成立报社董事会,苏辛农任常务董事兼名誉社长,黄砺汝(个旧县参议长)、蒋天明、李焕龙等任董事。主任张天虚,副刊黄洛峰,经理部主任赵国徽。省工委还派李剑秋、吴玉夫等来报社工作。他们还以报社的名义建立了蒙自、开远、个旧、文山、建水、石屏、龙武七个县的通讯网,使这七县的民主进步力量得到巩固和发展。
  《曙光日报》揭露了国民党对内-,镇压抗日民主力量,对外妥协消极抗日的罪行。熊从周曾用化名撰写评论发表抗日救国文章,同时,在商会,在工人中,在个旧教育局召开的-上,宣传抗日。此外,还到昆明把李公朴先生请到个旧,召集个旧各界人士数百人在文庙-,由李公朴先生作抗日演讲。他和孙仲宇还发起组织“新生剧社”演唱京戏,其经济收入捐献给抗日救国会。
  1944年,熊从周第二次出任陆良县长。此时他已66岁高龄,但其精神不减当年,一上任就着手完成他原在陆良尚未完成的事业。他带领人民完成修建新坝大闸、开挖罾沟戛古河、西桥炸滩、治理南盘江等水利工程,为农业增产打下了坚实基础,人民称颂不已。他倡导教育,宣传民主,并兼任陆良县中校长,创办高中,延揽人才,使陆良县中这块阵地一度被共产党所控制。他通过其孙熊复来(现名熊翔)从昆明请来大批进步青年(有的是中共地下党员)到陆良县中任教,在他的支持下,成立了学生自治会,民主管理学校;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大力宣传共产党的“坚持抗战,反对妥协;坚持团结,反对0;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政治主张;在进步学生中,组织秘密读书会“星火社”,阅读《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大众哲学》等著作;办墙报,唱抗日歌曲,编演抗日话剧等,把学校办得朝气蓬勃,得到社会的好评。
  当日军打到广西,国民党军队节节溃败,桂林柳州沦陷,贵州独山告急,云南处于日军威胁之时,熊从周与地下党员冯契前往路南圭山一带调查了解情况,宣传抗日,宣传民主。他们和圭山地区兄弟民族上层人士建立了联系,拟在圭山地区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
  抗战胜利后,熊从周想去解放区观光,以了却他平生的夙愿,但因于内战爆发,他的夙愿未能如愿以偿,他经常购读《新华日报》、《群众》杂志及其他民主刊物,了解解放区和-的消息,经常和进步青年接近,找县中教师刘国志、董大成等中共党员一起学习,促膝谈心,对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著作,极为赞赏。他不顾年高和公务繁重,经常出席县中举办的周会和各种纪念会。每次到会都要向学生讲话,斥责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祸国殃民的罪行,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他谆谆教导学生:“要提高觉悟,认清形势,学习‘一二·一’运动的民主革命精神,要加紧学习,造就自己,将来为建设新陆良,造福人民出力。”
  为建设新陆良,他还利用县中放寒假的机会开办乡镇人员训练班,准备在县内试行“二五减租”等进步措施以革新县政。
  在政务方面,他尽力减轻人民负担和疾苦。他曾创办食盐平价公卖,以赚取款项,充作地方行政经费,免课人民。省政府分派陆良的军米,他强行分给豪绅负担,违抗县令者则被关进监狱。对于乡镇招待及馈赠礼物,他一概谢绝。他主张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要官官相护和刑不上大夫。有一乡长送他50万元(旧币),结果钱被充公,人被投牢。然而,他的生活十分简朴,不喝酒,不吸烟,一件长衫,一双布鞋,一根捌杖是他下乡的忠实伴侣。他虽然当过几任县长,但依然两袖清风。
  他的夫人方尚清远道从老家来陆良探望,不几天他就对她说:“你来陆良看看风光,但不能久住,这里是官府之地,久住必有弊端。”老伴在他的劝告下只好回玉溪居住。
  1945年,驻陆良飞机场的美军,经常出入县城及附近乡镇,淫辱妇女,人民十分痛恨。熊从周便令其孙熊复来以政府名义起草一个照会,发给驻陆飞机场美军基地司令部,要求严肃军纪,约束官兵。美军司令部长官亲自驱车来到县衙门会见熊从周,承认错误,表示愿意约束他们的士兵。可是美军仍然乱七八糟,胡作非为。熊从周便下令把作风不正当的妇女抓起来,凡是从外地带进的伎女统统赶出县境。美军对这事很恼怒,就开着卡车硬冲进县衙门大院,熊从周派熊复来出溪交涉无效,便派保卫队将美军强行赶出门外。以后有一个美军地勤人员欲0一妇女,该妇女逃至县衙门内躲避,美军尾追而至,熊从周仍派熊复来劝阻。这个美军士兵不但不听,还蛮横地打伤保卫人员,熊复来忍无可忍,即开枪将他击伤,并命令保卫人员把他捆起来痛打一顿,然后打电话给机场美军,叫他们来带走。从此以后,美军不敢再来县城为非作歹了。
  1946年,陆良革命形势的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派特务时常搜集有关地下党活动的情报,并闯进县中恐吓师生,撕毁学校墙报。一次特务发现墙报上转载民主人士张奚若写的大骂蒋介石文章,便向国民党省党部告密说:“熊从周伙同其孙熊复来窝脏共产分子,把持陆良中学,宣传-,笼络人心,搜集0,图谋不轨。”同时,派出军队包围县中,扬言要抓共产党分子。熊从周得知后出面顶住,保护了地下党员全部安全转移。熊从周忠心耿耿,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然而,国民党反动派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同年7月14日,即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被害的第三天和闻一多先生被害的头一天,熊从周也被国民党特务借炖食草乌除风湿中毒,行抢救的手段,将熊从周毒害致死。
  熊从周被害后,陆良人民沉痛哀悼,为他立了纪念碑。在隆重的追悼大会相送葬仪式上,数万人民群众为失去一位好县长而泣不成声,悲愤不已。1986年中共曲靖地委批准,追认熊从周为革命烈士。
  中共陆良县委史志办公室
  (根据侯旁岳、熊翔、唐用九、骆彪等回忆资料,1946年9月《新华日报》登载的远思的文章《记陆良县长熊从周》一文,郑浩廷整理)
  来源:曲靖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以上内容由"小样就说你"分享。]


同年(公元187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徐永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