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福建省 > 泉州市 > 安溪县人物

谢济川


[公元1880年-1925年]

  谢济川,名绍箕,号连辉,安溪县永安里后垵乡(今城厢乡砖文村)人,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父谢泰阶,重气节,喜为人排难解纷,声闻远近。民国初,黎元洪总统曾颁给“义声载道”匾额。
  济川自幼聪敏好学,名列前茅。宣统三年(1911),毕业于福建工业专门学校。他身材魁梧,性格豪放,胆识过人,鲠直敢言,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同辈皆惊叹其果敢。民国元年被选为福建省议会议员。
  民国初,济川在泉州(今鲤城)从事教育工作,其学识和风范深得当地人士尊敬。民国5年与陈昌侯创办“私立泉州中学”(今泉州六中),还兼任省立十一中(今泉州五中)舍监(训育主任)。物色优秀教师,制定学校规范准则,皆赖其擘划经营。日夜操劳,培养不少出色的学生。
  10年(1921),安溪县长巢学厚复办县立高等小学,要找一个资望较高的人当校长。有人推荐济川,巢遂驰函致聘。济川念切家乡,辞去泉州教职,回乡赴任。巢学厚系一内贪欲而外好名的政客,如遇讼案,侦知其人有资财,即加以“通匪”、“庇匪”罪名,进行0。对教育经费更是上卡下勒。济川对此极为厌恶,每每直言不讳。巢曾夸县长操县民之生杀大权,暗示济川就范,济川不以为然。巢学厚认为济川已成为自己仕途中的一大障碍,决意除去。但顾忌到济川为人刚正,又有省议员身份,隐而未发。先是罗织乡人“从匪”罪名,滥捕其亲邻。济川明知巢学厚此举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不吐不快,还是去找巢学厚,痛斥其-害民。巢以“袒护罪犯”为名,乘机将济川拘押。地方人士纷纷请释,巢均不许。泉厦亲友闻讯,交相向省方控诉。翌年春,省府逼于社会压力,乃把巢调离安溪,改派许适继任,并授权处理该案。许适至县,当即释放济川。通过核查,证实该案系出于巢学厚罗织,被滥捕者得以全部开释。
  11年春,济川携眷赴北京,旋任农商部咨议,在京数年,眼见军阀纷争,干戈不息,官场腐败,与其素志相违。愤然作《京华感怀》:“濡滞京城更葛裘,飞擎台观任嬉游。望门似我怀张俭,浪迹伊谁识马周。云本无心空出岫,世方多难强登楼。不如归去躬耕好,风月蓝溪认旧俦”。
  14年春,济川携眷南归。当时民军第三旅长兼安溪县长陈铮很器重他,得知他归来,即推任为安溪中学校长。济川觉得重登教坛,驾轻就熟,欣然接受。时驻漳平的民军第二旅旅长杨学良闻讯亦致函济川:有漳平县长和旅参谋长两职,任选其一,或两者兼之。济川婉谢曰:“某本不文不武,两职均非其选,幸另柬贤才。”同年5月,南安民军旅长陈国辉率队进攻安溪县城,陈铮仓皇撤出。国辉进据县城,占明伦堂(中学校址)为旅部,教育经费充作军用,逼令中学停办。济川以学校系育才净土,超越派系,经费不应挪用,学校更不能停办,据理面争。陈国辉不与理会,命卫兵驱出。六月中旬,陈国辉在明伦堂庆祝寿辰,其幕僚事先示意地方人士要为其贺礼献颂。济川独不往贺,陈国辉十分不满。陈国辉对安溪文人不为己用,常有匿名文章,控告于省府,或投稿于厦门报刊,所言皆切中要害,耿耿于怀。他疑心是李爱黄、谢济川、林伯苑、叶采真等人所为,寻机打击,已非一日。同月下旬,陈国辉进攻陈铮老家东溪得手后,即派队围捕谢济川。亲友惶急,自动筹集千金以赎身,陈国辉嫌少。邑绅周春光于中斡旋,陈国辉言及济川曾写信给陈铮,信中有国辉“摧残教育,勒令安中停办,占夺明伦堂作丧幕”等内容。周春光请会见济川,陈国辉允许,准其在窗外交谈。济川听过周春光的介绍,知是陈国辉蓄谋加害,遂不与辩解,慨然口授联文曰:“大丈夫争公理尚直道;真名士甘任谤不受怜”。周春光含泪而出。
  民国14年(1925)8月下旬,陈铮、杨学良林桂清诸部合攻陈国辉。激战十多天,陈国辉不能敌,于9月20日凌晨退出安溪县城。临行前将谢济川 杀于县城北门桥头。


同年(公元188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詹廷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