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安康 > 紫阳县人物

文子仪


   文子仪(?~1936) 本名德元,六道河人,未曾入学读书,以农务、割漆和背脚(尺力运输)为生。食量特大,酒量尤甚,人称“文八壶”。六道河毗连八道河,境内大山耸峙,峡谷幽深,森林密布,路径曲折,历来为大小股土匪出没之地。一次,王三春部在六道河劫掠,文子仪独身杀死匪徒2人,遂以勇猛而闻名。当时,不少地方组织大刀会反抗官府,拒交粮款;但也有少数歹徒假大刀会之名,行-掳掠、扰害百姓之实。大刀会中有一个叫诸葛丹(人称诸老师)的小头目从六道河过路,闻文子仪之名,强邀入伙。文在其部下不久,发现诸葛丹所为与土匪无异,便与众弟兄密议,将其杀死,会众解散。文子仪归家后,受保长刘伦山之请,就任六道河民团队长。先同八道河民团陈三团长一起,打跑钟人杰驻双河摊派粮款的驻军;后于民国二十年(1931)同徐贯之合谋,围击韩世昌部下于高桥。文得枪50余支,进而升任双河民团团长。文子仪用严杀维持社会治安。大至-的强盗,小至拿人一针一线的小偷,文知道后,都必杀无赦。当时常有外地商人结伙到六道河一带做鸦片生意,称为“烟帮”。有5个烟贩从四川翻界岭到六道河,在界岭大梁上被抢,登门求文子仪。文说:“你们不要走,不出3天,我把抢匪捉来杀给你们看”。第三日,文子仪果然捉来3人,当着烟贩的面杀在六道河刘家院子。有个农民偷了邻居一张簸箕,也被砍了头。在文任民团团长期间,上至界岭大梁,下到汝河嘴,极少有抢劫事件发生。同时,文对部下也能加以约束,使扰害老百姓的事发生较少,故能得到农民及商旅拥戴。二十二年(1933),文在双河塘大摆筵席,恭贺“德政”,名曰“德政酒”。紫岚两县政府派专人前往恭贺,安康督察专署所送金字匾额上 书“惠及商旅”4字。文子仪出身农民,家中是佃户,颇知农民生活的艰辛,得势后不买田地,不置家产,只与手下人大吃大喝;对于县政府所派粮、税,也抗拒不交。二十三年(1934)县政府派邓某到双河塘接洽税收问题。文的干亲家、民团副团长陶秉恒想染指此事,企图从中渔利,怂恿文答应,不可抗拒政府。文不听。某日,文、陶同在西河罗家喝酒,陶又提及此事,文坚执不许。陶借酒发牢骚说:“这么个小事情,亲家也不赏脸。你亲家爱杀人,总不能杀我。正数我陶家人你也杀不完!”文拍案而起说:“我就要杀你这没良心的0!”马上将陶推出去,杀在罗家场院边。文手下团丁大多数为临时征集的农民,无事都回家生产。职业性的只有几十人,且无薪水,吃住都在文家。农忙时帮文开荒种地,遇有要事时又为文团练中骨干。文子仪能留心地方公益,双河塘居民夹水分布于东河两岸,每遇河水暴涨,河两岸居民相距咫尺不 能渡,只得望河兴叹。文子仪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筹资,组织人力跨东河修建单孔石桥,抱病命李文卿督工。桥于次年6月竣工,至今居民称便。二十五年(1936)10月,国民党第五十一军刘茂恩部在川陕边界“剿共”返陕,途经六道河赵溪河境。文手下兰国成带人乘其夜宿,杀死15名掉队士兵,1人逃脱往紫阳军部告状。刘茂恩即派出一连兵力往捕文子仪。29日晚包围双河塘捉住文的师爷、侄女婿阮连三,由阮带路乘夜进六道河捉文子仪。拂晓抵文宅,文束手就擒,当即押往紫阳。文被捕后,曾有不少到过双河一带的商人联名保释,未获允许。不久,被杀于西安郊区三桥镇。文子仪死后,双河土匪蜂起,仅文家就前后被抢过9次,至三十六年(1947),胡宝安任双许乡代理乡长时,枪毙了李文卿、陈直卿、胡翰昌等人后,才稍平息。
  [以上内容由"再露切断你"分享。]


同年(公元193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徐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