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 > 来宾 > 武宣人物

韦天强


[公元1909年-1948年]
  韦天强(1909—1948),原名世刚,字近仁,曾用名文耿、永仁,1909年10月18日出生在广西武宣县东乡上平岭村一个农民家庭。
  韦天强从小就受到革命的熏陶。他的家乡——武宣东乡是个富有革命传统的地方。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就是在东乡称天王的。当年东乡许多农民跟随西王肖朝贵(东乡人)投奔太平军,太平军几番转战于东乡,给予清军沉重打击。大革命时期,东乡的农-动搞得热火朝天。这些革命事迹和斗争活动使韦天强深受教育。
  1922年至1924年,韦天强在东乡读高小。那时候-、反对-条约的运动遍及全国,他常参加街头演讲和演戏等宣传活动。
  1925年至1927年,韦天强在武宣中学第五班读书,毕业后不再升学。从1928年至1938年,他先后在本村小学、妙皇中心校和东乡中心校任教师。
  韦天强在本村任教期间,与本乡上武兰村一个在北京读书回来的姓梁的同学交往甚密,梁的家里有很多进步书刊,他几乎每周的周末必到梁家住下看书,从此,思想日益进步。1937年1月,他在东乡中心校任教时,由武宣中学教师覃秉寿(中共党员)介绍,在武中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春,中共广西省工委委员黄彰到武宣,建立中共武宣县工委,韦天强任宣传委员。不久,韦天强在东乡介绍刘德明和潘亚德入党,建立中共东乡支部,并任支部书记。
  七七事变后,国共合作,韦天强积极订阅共产党的报刊《新华日报》、《群众周刊》等,大力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曾把周恩来的演讲词《过去与将来》抄贴在东乡乡公所门边墙上,给人民群众观看。并向学生和群众讲述沦陷区人民的悲惨情景和义勇军在东北、十九路军在上海英勇抗日的事实,激发人们的爱国抗日热忱。
  1938年底,韦天强和弟弟世常、世宽考取广西学生军,为抗日救国而投笔从戎。临走时他作诗数首告别乡亲,有一首是这样写的:“故乡诚可爱,亲朋情更深。为了民族故,献上我青春。”另两首立下这样的誓言:“愿将世界重新造”、“誓将捷报慰乡亲”。
  韦天强在学生军第二中队任第一班长,党内任第二中队支部书记,是学生军地下党的一个重要骨干。在学生军中,他积极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团结广大爱国青年,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他对同学十分关心体贴,每次行军,他都帮体弱的同学背武器行李。他对同学的政治进步尤为关心,当时生活书店在桂林发行很多进步书籍,他买了不少《论持久战》等毛主席著作并组织同学们阅读,对同学进行启发诱导,使大家树立抗战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国民党广西当局不容许学生军变成真正的抗日队伍,于1941年4月下令将学生军解散。韦天强经党组织安排,与一批同学参加广西省第二期合作人员训练班学习,并担任合训班党总支书记。9月,训练班结束后,他与党员-芳和一些进步同学共10多人分别到柳城县政府任合作指导员。这些党员受柳州特别支部领导,特支指定韦天强负责组成柳城党的核心小组。在柳城期间,韦天强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在国民党统治区实行“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方针,既不轻易把党组织和党员的身份暴露,又积极进行党的活动,宣传发动群众。他在县城成立了“学生军同学会”,把学生军的进步青年团结起来,当时的柳城中学校长倾向进步,也参加了他们的活动,韦天强等经常下到凤山、沙埔、东泉、太平等地发动农民组织信用社、供销社,帮助农民办理贷款,解决生产生活困难,很受农民欢迎。他们在农村向农民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给青年学生看《新华日报》和《论持久战》等进步书刊。
  1942年7月,桂林发生-的“七九”事件,中共广西省工委负责人被捕。不久,柳城当局也乱抓人,韦天强得到通知后,即从沙埔赶到东泉,向党员-芳交待工作后,立即撤离柳城,刚离开柳城,国民党政府就通令缉拿他。韦天强转移后直回家乡。
  在隐蔽期间,遇到的困难不少。但是,他对革命仍满怀信心。
  1943年4月,韦天强离开家乡,到修仁县西元乡三江圩崖头村他堂叔家隐蔽活动,后到庙村廖时全家住下。在那里又与上级党组织接上关系,改名“文耿”,以教书为掩护,继续进行地下革命活动。党内职务是修仁县党支部书记,支部由省工委桂东特派员黄嘉直接领导。他白天和廖时全合伙杀猪卖,夜时开夜学班,教的学生有庙村、崖头、孔雀、平步、寨觉、寅子等村廖、韦、李、徐四姓的青年农民10多人。三江是偏僻、穷困而且危险的地方,土匪经常出没,韦天强住的是茅棚,吃的多是杂粮,行的是崎岖山路,书报很少看到。但他从不计较这些,而是服从组织安排,党指向哪里,就安心在哪里。由于他的工作出色,使地下活动能从修仁至广平至三江连成一片,打开了一个很好的局面。1943年下半年,经当时在四排小学任教的韦纯束介绍,韦天强到四排小学任教师。
  1944年春,韦天强离开四排,到贺县狮洞中心校任教师。5月,省工委派黄嘉到贺县,把在贺县的党员组织起来,建立武装,发动群众抗日,黄嘉找到党员路伟良和韦天强,传达省工委的决定后,即在狮洞中心校建立贺县特支,韦天强任特支书记。不久,韦天强发展了小学教师黄菲等人入党,建立了鹅塘小学党支部。
  1946年4月,韦天强领导中共鹅塘支部在鹅塘发动群众开展反内战反饥饿反破孩的斗争,五六百名群众挑着箩筐到乡公所要粮,迫使乡长开仓拨出3500公斤稻谷分给群众度荒。
  1947年6月,钟山英家举行六五-,-失败,叛徒供出贺县党的组织情况,韦天强不能在贺县继续活动下去,便于7月13日撤离贺县经梧州回武宣东乡。他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派人通知在来宾南泗教书的三弟世宽回来,商量购买0组织游击队搞武装起义的事;接着派世宽到通挽与地下党武宣县工委书记韦敬礼取得联系。同时派大弟世祯到大片塘了解国民党桂(平)武(宣)联防办事处骨干陈兰祥的思想倾向,想争取他起义。9月29日,廖联原在贵县龙山举行了中秋起义(队伍叫达开纵队),韦敬礼率领游击队参加(队伍叫一二一纵队),韦天强闻讯,即派世宽到桐岭去见廖联原和韦敬礼,商量起义事宜。几天后,韦天强接到一二一纵队任他为第十二支队队长兼政委的派令(派令同时任刘铁民为副支队长),于是召开骨干会议宣布第十二支队成立,并布置分头做好解放东乡的准备工作。他和父亲商量后拿出家中稻谷2500多公斤解决游击队伍的吃饭问题。起义前夕,他把参加起义的五个弟妹召来说:“三国时徐庶跟随刘备,反对曹操。后来曹操抓了徐庶的母亲,徐庶只好离开刘备去投曹操。我们起义后,若是敌人用曹操对付徐庶的办法来对付我们,我们怎么办?”经过讨论,大家说:“宁可牺牲父母妻儿,也不向敌人投降。”10月25日晚,韦天强率领第十二支队100多人一举攻下了国民党东乡乡公所,东乡解放。10月23日攻打三里,不克。于是,武宣反动当局立即派兵对游击队进行围捕,并纵火烧韦天强和其叔家的房子大小共45间。游击队寡不敌众,只好转移峡江一带隐蔽。11月中旬,省保安副司令莫树杰亲率保安团到武宣东乡“围剿”,悬重赏捉拿韦天强。贴在三里街上的告示写着:“咱们出重赏,捉拿韦天强,谁人能捉到,赏钱五万大洋。”12月23日,副支队长刘铁民被敌杀害并割头游街示众,惨不忍睹。韦天强对敌人怀着深仇大恨,他对战友们说:“只要我们没有死绝,敌人就莫想太平无事。”
  这时,省工委桂柳区特派员陈枫得知韦天强在东乡领导武装起义失败后的困难处境,便派人通知他转移柳州
  1948年3月22日,韦天强离开家乡取道中平、里雍到柳州,接受上级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后,便前往柳北。柳北地下党交给他的任务是到桂黔边界的贵州省从江县宰便区工作。因宰便区禹甸乡有个年收两千担租粮的大地主莫御,掌握一批人枪,是个地方实力派。为了开辟桂黔边游击根据地,扩大未来武装斗争的回旋余地,并争取同盟者,削弱敌人营垒的力量,根据上级指示,柳北地下党先后派得力干部到宰便做莫御的-工作。4月,上级决定韦天强协助做好争取莫御,开辟宰便区工作。韦天强愉快地接受任务。5月2日韦天强和朱世琪前往宰便,次日途经罗城县三防区杆洞乡时不幸遇敌被捕,朱世琪拒捕被枪杀牺牲,韦天强被押解到三防区公所关押。反动区长对他进行严刑逼供,他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始终坚守党的机密。他严正地告诫敌人说:“我们革命者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要打要杀,任由你们。但是解放大军就要渡江南下,全国很快要解放。你们是继续与人民为敌,还是转过来拥护革命?你们如拥护革命,以往的一切,共产党和人民是可以宽大的。你们何去何从,现在是到选择的时候了。”反动区长对他用刑越来越残酷,他终因刑伤过重,于5月5日凌晨在三防区公所监狱壮烈牺牲,时年39岁。
  韦天强和朱世琪牺牲后两个多月,仍在宰便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文纵,回到广西永乐向柳北地下党领导人汇报了二位烈士遇难的经过。当时正在永乐溪滨寨参加桂柳区工委武装斗争干部学习班的同志们,包括代表区工委来指导学习的路,桂北来的阳雄飞、陈亮、付一平、诸葛鑫,桂中来的韦章平、林立、都宜忻来的莫江北,柳北来的莫矜、谢之雄、林润葱、韦克、文纵等领导人全体起立,向韦天强、朱世琪二烈士默哀。
  后来柳北游击总队司令兼政委莫矜曾写诗两首悼念韦天强和朱世琪二烈士:
  韦朱大斗共商行,为辟新区上宰便;
  痛恨三防遭敌害,惊闻噩耗悼英年。
  慷慨牺牲为自由,韦朱临难未低头;
  烈士精神垂不朽,誓承遗志报深仇。
  莫矜说:“韦朱两同志一贯忠于人民革命事业,坚决执行党交给的任务,他们在牺牲前始终坚贞不屈,坚守党的秘密工作条例,丝毫不泄漏党的机密,因而整个柳北地区没有为此而受损失。他们这种对党忠诚至死不渝的革命精神,是值得学习的。”
  1964年4月,中共武宣县委作出决定,追认韦天强为模范共产党员。
  (黄业基)
  [以上内容由"猪笼鸡"分享。]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吴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