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临沂 > 蒙阴县人物

王忠


[公元1966年-1985年]
  王忠,1966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蒙阴县巨山乡曹庄村一户农民家庭。1984年1月,入伍来到济南部队某部第六连当战士。
  王忠在军营里对自己要求很严。他是部队的训练尖子和劳动积极分子。1984年,除了艰苦紧张的训练、执勤外,部队生产任务也很重,挖土整地,沤粪施肥,春播秋种……这些,都需要实实在在的一个“干”字,王忠毫不吝惜地洒下了自己的汗水。有一次,他们从粪池里挖肥出来,由于臭味刺鼻,有的小伙子干不了多会儿,就跳出坑来换换气。王忠却一干到底,累了就把衣服一脱,光着膀子一锨一锨地往外送肥,一个人干了几个人的活。
  为了提高军事素质,适应实战需要,他早起晚睡,勤学苦练,从难从严要求自己。他在枪筒上悬挂砖头,一块、两块、后来竟增加到四块,为的是增强控制枪身的稳定性,提高射击技术。无论是在凛冽的寒风中,还是在灼热的暴晒下,他一练就是几个小时。他每天比别人早起一小时,举杠铃,挥哑铃;中午投掷三五十下手榴弹;熄灯号吹响后,他还要在床上做完200个“俯卧撑”。连里干部和战友们见他的右膀子肿得像个发面饽饽,吃饭时手发抖,连筷子也拿不稳,不禁心疼地责备他,他却笑呵呵地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嘛!”
  王忠深深懂得“笨鸟先飞,瘸人早行”的道理。他认为自己基础差,练兵就该多下苦功夫。在架设电话线的训练中,他一次又一次练习跨越障碍(水泥板制的矮墙)。有一次跨了个空,膝盖上的皮被刮掉一大块,血淋淋地露出了肉,但他仍坚持训练。就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成了令人称赞的“尖子”。
  1985年1月,部队接到赴滇参战的命令。王忠这个平时不大言语的小伙子,第一个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请战书。他写道:“到南疆战场上,俺一定要用鲜血和生命,来保卫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多杀敌,多立功,给家乡争脸,给人民争气。当祖国母亲需要的时候,俺会舍出一切,直至生命;就是钢刀架在脖子上,俺这热血滚滚的身子也是祖国的!”
  部队进入战区后,第六连负责坚守老山最前沿的221、111、142、146、左6号等高地。这里,与越军阵地犬牙交错,情况复杂;越军在山上,我军在山腰,最近哨位相距只有十几米,双方说话、咳嗽声都能听到。王忠这时担负全连8个高地的电话通信保障任务。在战场上,架线兵与战斗人员相比,任务有时更艰巨:凡越军炮火重重-的地段,也是我电话线必经之处。战斗愈激烈,敌炮火愈猖狂,我架线兵的活动也愈困难。王忠在战地3个多月,往返架设线路248公里,接通线路832次,有力地保障了连指挥所与各高地的通信联络。
  1985年5月31日黎明,越军乘第六连刚上阵地接防之机,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发起全面反扑。坚守在前沿8个高地的第六连指战员,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战斗激烈而残酷,连指挥所与诸高地的电话线路不时被炸断。王忠不顾生命安危,连续外出查接线路。一次,他刚走出不远,突然空中传来轰轰的响声,“不好!敌人-了。”随即,一排炮弹闪电似的落在了王忠身旁。飞起的碎石、泥块,劈里叭啦地砸在他的头盔上、脊梁上;震耳欲聋的0声,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呛人的硝烟,像一把涂了辣椒油的刀子,刺得他鼻孔火辣辣地痛。“龟孙子们,猖狂什么?”王忠一边怒骂着,一边借着火光检查电话线路。
  突然,王忠发现附近有一条电话线路被打断了,线头挂在树杈上随风飘摇。只见他毫不迟疑,纵身跃起,顶着呼啸的炮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只用十几秒钟,飞快接好了线头。谁知,他刚跑出不到150米,越军打来的一连串重型炮弹,在线路周围炸开了。巨大的震动,好像要把整个山头抛起来,随即扬起一层厚厚的泥土,把他重重地埋了起来。王忠心系线路安危,迅速爬起来,抖落了身上的泥土,来不及抹去脸上的泥浆,急速地观察线路。他发现连指挥所通往142号高地的那条线路,被打断成三截:这条线路是中枢神经,它关系着指挥的畅通和战斗的胜利啊!
  王忠不顾一切,猫着腰扑向了第一个线断头。当他刚把两个线端拉在一起,一发炮弹落在了他的左后方。王忠只觉左大腿一阵麻木,一块弹片嵌进了他的大腿。立时,鲜血顺着破碎的裤片流出来。
  疼痛险些使他昏迷。他强忍着剧痛,牙一咬,用手指抠出了弹片。他侧卧在地,斜着身子捏紧了线头……他终于接好了这个断头。
  还有两个断头要接。这时王忠的腿伤严重,行动不便。“爬!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保证线路畅通。”战前的誓言又在他的耳边回响。
  爬,这是意志的拼搏,血的考验。“怕虎不是好猎手!”他咬着牙,用脚蹬,用手爬,一寸一寸地向前挪……
  断开的线头全部接上了。连指挥所与各高地的线路沟通了,上级-的决心和部署,通过线路传到了前沿阵地。而王忠却在昏迷中被战友们送进了后方医院。
  奔驰的骏马离不开草原,拚搏的勇士离不开战场。王忠这个闻惯了硝烟,听熟了炮响的军营男子汉,从出生入死的前沿阵地,来到和平安宁的后方医院,心里反而觉得很不踏实。他在医院刚住了十几天,伤口还没有痊愈,就心急火燎地找医生,要求提前出院。被医生拒绝后,王忠拿出了“绝招”,在一个寂静的黎明,悄悄地溜出了医院大门,搭上了往前线运送弹药的卡车。当医院工作人员早上查房时,找不到王忠,只见床上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医护人员待俺像亲兄弟,住进医院,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我决心早些出院,回到战场去拚搏。等着吧,俺一定要把军功章寄给你们!”
  王忠下了卡车,拄上木棍,提着手榴弹,一步一步地向连指挥所挪去。他腿上的伤口,经堑壕里的臭水一泡,刺痛钻心。汗水和着泥水,全身都湿透了。通往前沿只有十几华里,他却走了五六个小时。当连指导员辨认出王忠时,问他:“伤口好了没有?”他嗫嚅地说:“俺舍不得阵地,离不开战友,伤口不痛俺就跑回来了!”无需再作解释。指导员扶王忠坐下,爱抚地用自己的毛巾为王忠一点一点地擦去脸上、胳膊上、腿上的泥土,双眼溢出了泪珠。是啊!有这样好的战士,还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能克服,又有什么样的仗打不胜呢?
  战友们说,架线兵的职责就是在枪林弹雨中奔波,而王忠每在弹雨中奔波一次,都如同闯过一道“鬼门关”。在他的心目中,只有一个信念:为了祖国,舍得青春最幸福;为了胜利,洒尽热血最光荣。战友们敬佩他:“活像一架钟,只要能转动,永远不停歇!”
  1985年8月7日,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刚才还震耳欲聋的炮声,这时也渐渐沉寂下去。王忠如往常一样,从前沿查线回到连指挥部,全身像散了架,刚想坐下歇歇,见通信员小李要带病去放警戒。王忠知道小李已经发烧几天了,便站起身来,把小李的枪揽了过来,要替他去放哨。小李不让,说:“你累成这个样子,伤口也没全好,哪能让你替我?”王忠生气了:“难道你信不过我?等你病好了,我保证不再替你。”小李被王忠的真挚情谊感动了,含泪点了点头。他背靠洞壁,一直望着王忠提枪出了洞口。
  王忠来到洞外一块岩石下隐蔽起来。这时,天已昏黑,雨已停止,视野逐渐模糊。
  突然,越军射来几发冷炮,带着凄厉的声响飞来,一块巴掌大的弹片刺进了他的胸口。王忠顿时倒在了血泊中,光荣牺牲。
  王忠牺牲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员,并追记一等功。
  (马泽民鲁民)
  [以上内容由"光化人"分享。]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6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