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 > 石家庄市 > 正定县人物

王零余


[公元1907年-1947年]
  王零余,又名王庆昌,1907年出生于河北省正定县高平村一户农民家庭。1928年在正定师范学校讲习班读书时,先后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曾任共青团正定县委宣传委员。因参与组织领导正定县的反-污吏、土豪劣绅的斗争,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通缉,遂转移到石门(今石家庄市)以画像为掩护,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后因身份暴露,于1933年投奔东北军何柱国骑兵第二军十师当兵。1937年10月,何部从雁北撤退时,王零余便脱离该部,辗转到达偏关县城寻找中共组织。1938年春,中共晋绥边特委审查了他的历史后,任命他为偏关第八支队副支队长,并恢复了他的党组织关系。
  当时,山西牺牲盟会特派员、雁北战时工委会宣传组组长李林,在偏关组织游击队——第8支队,并任支队长、政治处主任。王零余同李林一起,壮大和训练队伍,宣传发动群众,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了一小块抗日根据地。同年5月,雁北支队挺进平西后,晋绥边特委于7月间将在雁北地区活动的 第五支队、第六支队、第七支队、第八支队合并,成立雁北独立支队,并经八路军一二○师批准,授予第一二○师独立第六支队番号,支队长刘华香,政治委员姜胜(后胡一新),政治部主任李传珠,下辖一个骑兵营,两个步兵营。王零余任骑兵营营长。主要活动在广袤千里的西雁北地区,包括同蒲路以西、雁门关以北的平鲁、朔县、左云、右玉四个县和大同、怀仁、山阴三个县的部分地区以及绥韵部的丰镇、凉城、和林、清水河等县。独立第六支队一诞生,就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拼杀。特别是骑兵营,是一支铁骑劲旅,它转战长城内外,频繁作战,屡建战功。营长王零余(人称王老虎),中等身材,长得粗壮,两肩宽阔,胸围丰满,显得有力量,有活力。高凸的颧骨,粗糙黝黑的四方脸盘,显示他饱经风霜。两只圆眼炯然有神,透出机灵和智慧。落座谈话,腰板直挺,仪态端庄,谈吐沉着,不苟言笑,显示出军人的气质与风度。他很有军事素养,骑射拚搏,有智有谋,作战勇敢,是难得的骑兵指挥员。
  骑兵营组建时,兵员、战马均不足,武器装备也少而差。但王零余面对疯狂的日军,敢于碰硬,以少胜多。
  1938年9月,骑兵营奉命护送绥南工作团到长城边二十边村,全程50公里。经过一天急行军到达目的地后,为转移敌人视线,他们又东进袭击50公里处的大同口泉镇以西的长流水敌据点,激战半小时,歼敌90余人。稍事休息后,他们又赶回二十边村,随即驰往右玉南,途中又袭击了一个火车站的日伪军。
  1939年2月,趁凉城脑包据点的伪军头目在家办丧事之机,骑兵营在夜幕掩护下袭击了敌据点,毙敌七人,缴获步枪九支,战马35匹。
  1939年4月,在晋北左营小堡子伏击掩护修筑公路之日伪军,毙日伪军三人,俘虏五人,击毁汽车一辆。
  ………………
  这些战斗的胜利,锻炼了骑兵营指战员,增强了敌后人民群众抗日必胜的信心。中共晋绥边特委和第六支队部为骑兵营举行了祝捷大会。从此,当地人民群众称王零余为“王老虎”,他的事迹纷纷传扬开来。
  骑兵营在王零余的指挥下,越战越强,越打越精,发展到能全歼一人据点之敌。1940年3月,日军从左云、右玉、平鲁井坪、朔县岱岳出兵共2000余人,向雁北抗日根据地发动第八次围攻。同月20日,骑兵营在步兵二营五连配合下,在平鲁战沟村一举歼灭日伪军100余人。6月间,骑兵营袭击绥南和林县(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和林格尔县)黑老窑子敌据点。王零余指挥部队,在朦胧夜色下,登梯攻进土围子,全歼守敌,俘60余人,缴获步枪30余支,轻机枪三挺,战马60余匹。骑兵营仅牺牲一名班长。9月间,王零余又率骑兵营袭击了沙城敌据点,群众编歌谣以赞之:
  九月初三出南门,
  日本鬼子占沙城。
  二营三营压山头,
  骑兵营溜坪走。
  王老虎喊一声“冲锋,杀!”
  鬼子害了怕。
  指挥官上场点胡麻,
  一枪撂倒他。
  鬼子驮上尸体和伤兵,
  连夜逃回平鲁城。
  从1938年至1940年,骑兵营在雁北、绥南地区作战近百次,毙伤俘敌近千人(其中俘虏300余人),曾全部或大部歼灭常流水、厂汉营、各臭沟、脑包、拉风塞、东门沟、杀虎口、黑老窑、井儿沟、杨树坡等据点之日伪军。骑兵营在战斗中成长壮大,由组建时的两个连135人(马),发展为四个连350人(马),成为晋绥边的一支铁骑劲旅,威震敌营。
  1941年7月,王零余调到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党校学习半年。翌年1月结业后,被分配到兴县李家湾抗日军政大学七分校五队任军事教官,负责骑兵技术、战术训练。当时,分校处于反“扫荡”战斗环境,必须以极大的力量克服物质困难,经常要组织人员到百里外去背粮、背炭,背回来的黑豆等杂粮还要推磨拉碾加工,王零余总是带头参加。由于日伪军经常袭扰、“扫荡”,学校多次转移。1942年2月初,日军加紧对黄河东岸地区的“扫荡”,八路军一二○师命分校西渡黄河,到陕甘宁边区坚持教学。王零余同学员们边战斗,边教学,直到取得反“扫荡”的胜利。
  1943年1月,抗大七分校及附设陆军中学,奉命从晋西北敌后迁往陇东合水县。路经陕北的绥德、清涧到延安时,王零余受到毛泽东朱德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接见。-们高兴地说:“辛苦了!辛苦了!咱们的‘老虎’回来了!”毛泽东握着王零余的手,哈哈大笑,风趣地说:“我和老虎握了手!”逗得在场的同志都笑了。
  1943年4月,王零余回到晋绥边区,担任塞北军分区骑兵大队大队长。
  骑兵大队,是1942年10月下旬由原独立第六支队骑兵营改称的。自王零余调离骑兵营后,这支铁骑一度遭到挫折,减员较多,战斗力下降。全大队只剩140余人(马),编为两个不满员的中队。王零余回到骑兵大队后,与政治委员谷奇峰一起,深入中队、小队,通过会议和个别谈话,为干部战士鼓劲,使大队恢复元气,重振军威。
  这年夏天,右玉县东西山部分游击根据地相继成为敌占区。到了深秋,雁北、 绥南各据点的日伪军不时地对骑兵大队实施围攻、追击。骑兵大队从右玉县中心堡突围后,伪装成敌防共一师的骑兵,越过苍头河,直奔牛心山脚下的甘泉庄。早已翘首企足的村里群众,都高兴地呼喊:“王老虎的骑兵来了!王老虎的骑兵来了!”
  王零余率领骑兵大队,孤军深入敌占区,是奉塞北工委命令,要搅乱日伪所谓“施政跃进运动模范区”,给左(云)右(玉)凉(城)地区坚持抗日游击战的武工队壮声威,打击汉奸、特务,鼓舞群众的抗日情绪。不料,中午12时许,在村外警戒的哨兵匆匆跑回来报告:一支约几百人的骑兵部队,正从村西向我驻地奔来。
  沉着、老练的王零余心中有数:在此时此地,拥有上百名骑兵部队的,只有他这个骑兵大队。杀奔这里来的,无疑是敌骑兵。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一面命令全队紧急集合,作好战斗准备,一面同谷奇峰策马赶到高地上观察敌情。他说:“敌人行动这样快,是有来头的。你看,在西南方向部署的兵力最多,这是怕我们从那里溜掉,右玉至左云公路要道上必有伏兵。我们应向东北方向转移。老谷,你带部队先行撤离,我带一个排断后掩护。遇有不测情况,相机行动,能打则打,不能打就走,绝不能让敌人缠住。”于是,王零余率领骑兵大队,在长城内外的广阔原野上,同敌人周旋八昼夜的游击战开始了。
  当日下午4时许,骑兵大队撤出甘泉村,驰至左云县北口焦家窑。王零余向全大队同志讲:“我们现在还没有摆脱敌人,他们一定会继续追击围攻我们。但这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忽南忽北,忽东忽西,迂回穿插,声东击西,同敌人兜圈子,就能变被动为主动,变劣势为优势,胜利完成工委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敌之行动,为王零余所料中。晚7时许,敌骑兵与各据点伪军纷纷向焦家窑扑来。王零余、谷奇峰率骑兵大队,一面向敌人还击,一边策马向东北方向急驰,于深夜12时在右玉东马头山下的山坳里露天宿营了。
  塞外的深秋,已经冷了。仍着单衣的战士们浑身直打哆嗦,只得紧贴马身温暖身体。第二天,红日刚冒出山,大队跃马越过外长城,出敌不意地袭击了丰镇平川区后营子村伪警察所,俘敌三人,缴获步枪三支,战马三匹,并向群众作了抗日宣传。当跟踪之敌在下午4时赶来时,骑兵大队已向长城内驰去,并于晚间穿越大(同)左(云)公路,到达左云城南之马道头一带。第四天晚上,又从右玉东山沟北出外长城,驰至托(克托)和(林)清(水河)交界的三波罗村。第五天,又南进右玉西山之丁家窑。第六天,再返右玉东山沟。
  骑兵大队在敌占区忽儿东、忽儿西地兜圈子,每日行程二三百里,把跟踪追击之敌骑兵拖得疲惫不堪,各据点之敌惶惶然日夜不宁,汉奸、特务整日龟缩在据点里不敢轻举妄动。我武工队趁机处决了几个作恶多端的密探和叛徒,鼓舞了群众的抗日热情。
  骑兵大队经过五昼夜行军作战,人困马乏。许多战士在行进中伏马鞍打盹,有些战马精疲力竭,一旦跌倒,再也站不起来了。每个战士仅剩三五发子弹,手榴弹也所剩无几。王零余决定,撤出敌占区,尽快返回朔县西山区游击根据地休整。
  撤出敌占区,通过敌人多道-线,绝非易事。就在骑兵大队将要启程的下午,敌骑兵又从右玉西山区跟踪至东山区。下午4时许,双方在张家窑村发生激战。一会儿,天气骤变,浓云密布,雷电交加,下起瓢泼大雨。王零余趁雨雾笼罩大地,即率部撤出战斗,顺山势南驰。王零余部已经走出很远了,张家窑村仍不断传出密集的枪声,原来敌人互相接了火。
  第七天下午,骑兵大队向平鲁进军途中,经上梨村时,遇上敌特务队长吴贵带领四名警察正在村里活动,即被骑兵大队活捉,缴获手枪一支,步枪四支,战马四匹。被俘的警察惊奇地说:“听我们当官的说,你们在右玉东山打没了,没想到你们突然来到这里,真是神兵啊!”到第八天早晨,他们胜利到达游击根据地的下水头村。乡亲们看到王零余满脸胡茬,两眼充满血丝,谷奇峰面黄肌瘦,好似染过一场大病,心疼地说:“几天没见面,你们的马毛长了,人变相了,我们简直不敢认了!”
  骑兵大队在敌占区纵横驰骋8昼夜,马不卸鞍鞯,人睡不解衣,行程2000余里,战斗14次,经过右玉、左云、凉城、丰镇、大同、怀仁、和林、清水河、平鲁、朔县等十个县境,将日伪“施政跃进运动模范区”搅得日夜惶恐不安,充分显示了王零余的军事才能和指挥艺术。
  1943年12月,王零余奉命回偏关,参加中共塞北工委的整风运动,担任一分队队长。运动转入甄别和生产阶段后,他带领全分队30余人,开垦荒地。开头几天,许多同志不习惯使用镢头,两手打满血泡,进度很慢,与上级要求的日垦指标差距较大。为此,大队部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提高垦荒效率,以便不违农时地播种。会上,王零余提出全分队人均日垦三分梢林荒坡地,并向各队、组挑战。第二天,他们采取措施,做到了人均日垦32分荒地。别的队、组询问“你们咋垦的这么多呢”时,王零余说:“开荒生产,也须讲战略战术。前几天,我们是一镢头一镢头地挨着开挖,费力 大,效率低;后来,我们观察地形,利用坡度倾角,实行隔离开挖,两面先挖完,中间再来个泰山压顶,这样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有的同志赞扬说:“王营长不只带兵打仗有名气,开荒生产也是劳动英雄哩!”
  1944年6月,王零余被调到塞北军分区司令部管理科任科长。翌年8月,日本投降后,他受命带一个工作组,配合雁门军区第六军分区十二团北上出击受降。收复左云县城后,王零余率工作组,即同有关人员召开各界人士座谈会,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很快安定了人心,商号陆续开业,衰微萧条的左云城又活跃起来。他又组织力量,登记、集训一般伪方人员,并拘捕了民愤极大的汉奸、特务张钱术、姚伯文等人,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这些工作,为晋绥五地委和雁门区党委机关进驻左云县城创造了良好条件。
  1945年9月,王零余调任雁门军区第五军分区独立二团团长。他和政治委员张宗文率部与拒降的日伪军作战,先后收复了大同近郊的几十个日伪军据点。1946年6月,蒋介石发动了大规模的全面内战。7月底,晋察冀,晋绥军区部队发起大同战役。独立二团在王零余等指挥下,从云岗出发,先后攻克小站、五里铺、马军营、晋北学院,一直打到大同城下,歼敌300余人,缴获大批弹药。在战斗中,他亲临第一线,指挥一门山炮摧毁敌之几个重要目标。8月16日,因战局变化,他们奉命撤除了对大同的包围。
  1947年春,王零余调任绥蒙军区第五军分区补充团团长。3月间,他带领部分干部战士到五寨、神池一带动员新兵。30日上午,王零余带领一个团的新兵行至神池县南辛庄村,突然遭到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扫射,新兵顿时陷于慌乱。王零余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骑马沿路往返奔走,指挥新兵疏散隐蔽。新兵都安然脱险了,王零余却负了重伤,经抢救无效,于3月31日凌晨停止了呼吸。时年仅40岁。他的遗骸于1954年安葬在石家庄市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高星炎刘福斌石魁)
  [以上内容由"lemony95"分享。]


同年(公元190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王克勤 (19201947)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安徽省阜阳

下一名人:汪东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