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 > 南京 > 江宁人物

沈秋水


  秋水,原名沈慧芝,原为晚清上海滩的雏伎,成年后被一皇室贝勒重金赎走,携往京城。几年后,贝勒爷病故,于是席卷了一些财物重回上海滩。据说当她到上海后,直至一故友家中,故友见之喜出望外,立即拉她外出就餐,将她的财物交给当时在座的朋友代为看管。等他们兴尽而归时已是深夜,那朋友还守着财物,独坐以待。因此,秋水认识了那个朋友――史量才,也开始了她的后半生的爱恨情仇。
  沈秋水作为史量才的第二位妻子,对史量才的辅佐可从望平街上一位资深老报人胡憨殊的《申报与史量才》著作中一句话得知其举足轻重:“若要说起上海报业和报人的前尘往事,为举世人士所共知的,在报业莫如《申报》,在报人莫如史量才。谈中国报纸必谈《申报》,谈《申报》必谈史量才,谈史量才必谈沈秋水。”
  传说中,史量才买进《申报》的重金得力于沈秋水。
  秋水擅长鼓琴度曲,与史量才高山流水,视为知音。史量才给她改名为秋水,秋水以身相许后,成了史量才的二太太,并将所带财物也全部给了他,由此史量才购进《申报》《新闻报》,一跃成了上海报业的泰斗。可是秋水的幸福没有维持多久,史量才有了外室,也是个能帮助他事业的才女,并为他生了个女儿。说到史量才,这个男人也真是好命,遇到了三个成就他事业的女人,其一是正室,也是个才女,帮他创办了上海女子蚕桑学校,开始了他的事业,还给他生了儿子;其二是沈秋水;其三就后来的外室。三人中只有沈秋水无儿无女,将自己的所有都托付给了史量才,也全心全意地依附了他,当她知道了史有了外室后,想必心里的孤独愁苦是难以言表。大概是史量才觉得自己的所作于秋水不公,就在杭州西湖边葛岭山下建了别墅送她,并亲手写了“秋水山庄”的匾额。
  女人总是最傻,也是最容易受感动的,当秋水来到西湖边看到了秋水山庄,所有的委屈和不平都被付之西湖。后来她经常住在秋水山庄,也许只有在秋水山庄,她才能忘却烦恼,真正做个秋水伊人。
  1934年,史量才在与秋水由杭州回上海的途中,被特务暗杀,秋水亲眼见了爱人死在身旁。据说,在史量才的灵堂上,秋水白衣素服,形容憔悴,抱着史量才最喜爱的七弦琴,弹了一曲《广陵散》。乐曲将终时,琴声突然激昂,“蹦”的一声琴弦断了,秋水抱起琴走到火钵,将琴投进了火中。《广陵散》绝,知音不再!
  后来,秋水离开了秋水山庄,也离开了史家,独自一人,焚香诵经,了此余生。
  [以上内容由"chiwei"分享。]


沈秋水相关
人物关系:
丈夫:

下一名人:段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