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成都 > 郫都区人物

任先成


[公元1950年-1994年]
  任先成,1950年12月25日出生在四川省郫县。1971年参军入伍,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退伍回乡后担任村民办教师,1983年1月任乡文教干事,1984年4月任公安特派员和驻乡民警。
  1987年9月,在基层干了多年乡公安特派员的任先成被转为正式人民警察。当时,郫县-领导找他谈话说:“当警察十分辛苦,而且还有生命危险。”任先成听了后动情地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是党和人民送我读书、当兵、安排工作,现在又转为正式干警,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工作,决不辜负党和组织的信任。苦,我不怕,再苦再累我吃得下,如果有一天,人民的事业需要我去献身,也决不后退半步。”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多年的公安工作生涯中一直以自己的实际行动,默默无闻地履行着这一誓言。
  1993年8月,郫筒镇派出所搞户籍内勤工作的女同志生小孩,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同志来接户籍内勤工作,所里叫任先成在户籍室工作一段时间,他二话没有说,第二天就到所上开始新的工作,在短短两个月的工作中,每天风雨无阻地骑自行车从10多里的农村赶来,很快就熟悉了户口-管理工作。当这位女同志回所上班后,他又回到了艰苦的德源乡工作,仍然没有半句怨言。事后,有些干警问任先成:“老任,你早就想调回所里,我们都以为你这次搞户籍工作就可以留下来了,结果你还是回乡头,你太老实了。”他却说:“想调回来的人多,所里也有难处,以后再说吧。”
  1993年11月初的一天,彭县谭家场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赶车走错地方,当这位小女孩找到郫筒镇派出所已是深夜11点多,任先成接待后考虑到她的父母可能着急。马上和副所长杨俊一起驱车赶到彭县谭家场,到女孩家时已是凌晨2时许,女孩的父母找了许多地方没找着正急得团团转,见他们送回了女儿,全家人都要给杨所长、任先成跪下感谢,并热情挽留他们吃饭,他们却说:这是我们人民警察应尽的职责。第二天,女孩的家长给所里送来一面锦旗,并拿出200元钱表示感谢。任先成说:锦旗我们收下了,但钱我们不能收。
  任先成的妻子一直在农村,1993年农转非,在一家福利厂做临时工,上有83岁的0亲,下有一位还在校读书的儿子,他每月的收入只有400多元,家里惟一值钱的就是一部“飞跃”牌彩电,住房还是解放初期分的旧房,家具也是结婚时的。他经常诙谐地对妻子说:只要房子不漏雨,有饭吃,就可以了。当群众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却慷慨解囊。一次,德源乡有两家人为争灌用水发生打斗,任先成立即去调解,耐心做好工作,并自己掏出20元钱为伤者付了医药费。平城村有个姓李的村民,家庭十分困难,有一年农忙期间为用钱十分着急,任先成听说后带他到信用社,用自己工资担保,为他贷了一笔钱,解决了他的困难,贷款期的利息,也是任先成帮忙付的,一付就是三年时间。用任先成的话来说:“都是乡里乡亲,人家屋头比我还困难,做点好事,帮点忙算不了什么。”
  任先成担任公安特派员,在驻乡担任干警以来。亲手抓获处理的各类违法犯罪人员200多名,但他认为,打击处理仅是一种手段,更主要的是帮助教育改造好人。在德源片区,经过他帮助教育走上正路的失足青年有20多人,一些原来偷鸡摸狗的,如今改好成为了种花种菜的专业户;一些判刑回来的,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守法公民。如柏林村有两兄弟,都是因-判刑的-释放人员,父亲过去喝酒成瘾,如今长期卧床,母亲也离婚改嫁。他们回来后住房、生活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就在他们俩弟兄处于人生的十字路时,他获得这一情况,主动找乡上几个建筑队、乡民政助理员、村干部商量,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当时就有人说:先成,人家妈、老汉都不管,有你啥子相干,你做好事,他们还不一定就记的到你。任先成说:“如果这些人我们不管,肯定又会在社会乱整。到时候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在任先成帮助和努力下,为徐氏俩弟兄修了两间房子,添置了农具,他们有了基本的生活条件。如今,哥哥已经成家立业,弟弟也在当地开了一个代销店。徐家俩弟兄感动地说:“如果我们再在社会上乱整,不仅对不起父老乡亲,更对不起任公安了”。
  他在所里10多名干警和20多名治安联防队员面前,似一位大哥哥一样。农忙季节到了,他叫其他同志先回家搞收割,却顾不上自己家的农忙,每年家里的田都是请人帮助收割。由于任先成工作成绩突出,曾先后多次受到市、县-嘉奖,1993年还被县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
  任先成情系公安工作,情系人民群众的利益,情系一方的平安,淡泊物质生活。是不是说,他不需要钱,或者是说他没有挣钱的门道。恰恰相反,他的家庭经济较为困难,如果稍微动点脑筋,就可以捞到一些好处。
  1994年4月的一天,有两名都江堰的小青年偷开了别人的汽车,在德源的公路上同一棵大树相撞,受了重伤,被任先成送进医院抢救。事后,两名青年的家长赶来,对任先成非常感谢。他们分别拿出500元钱要感谢任先成,他却拒绝说:你们回去把娃娃管好,今后再不要出来肇事就是对我们当公安的最大感谢了。
  有一次,郫县德源供销社的化肥、烟酒被盗。根据现场的线索和群众反映的情况,任先成很快查出了几名重大嫌疑人员,缩小了侦察范围,使该案得以及时破获。
  任先成对犯罪分子嫉恶如仇。1994年4月,一起入室-现金3000元的案件,经排查是一个叫彭某的人所为,任先成主动提出来说,这个人我知道,我负责抓。事隔两天,他将彭某抓回,依法处理。事后,才知道彭某是他的一个侄儿。还有一起-案件,-犯的父亲是一位乡干部,和任先成很熟悉,又是乡邻。这位干部找到任先成说情:“老任,能不能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放我娃娃儿一下,我负责教育好。”但任先成严词拒绝。事后,有人问他是怎么想的,他坦诚地说:“人人都有三亲六戚,有些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相互都有照应。他们找我,我也是很为难,这几年也得罪了一些人,但我想到吃了人民的饭,就要为人民办事,况且我们当警察的如果是亲朋好友就放了,认不到的就处理,那这个社会治安怎么搞得好,警察的形象也就始终提不高,所以,从大局出发,我就管不到那么多了。”
  1994年7月,郫县红光镇、三道堰、郫筒镇先后发生多起-案,犯罪分子持刀在成灌公路专门抢劫进城卖菜的农民,打伤、打残多名群众,共抢走现金1000余元。据查,德源乡的郭某有较大的嫌疑,任先成通过在群众中调查,很快地摸准了郭某等人的动向,与受害人提供的有一罪犯有伤的情节吻合。经过审查,及时侦破这一起六人抢劫团伙,一举破获了32起-案。
  1994年11月20日,这天是星期天,早上8点钟,任先成与往常一样来到所里,先处理完日常事务后,又独自一人到乡下调解一起治安纠纷案件。下午3点钟回到所里后又与大家一起到郫筒镇工业开发区处理斗殴事件。晚8点,任先成同何孝云到三道堰缉拿窝赃犯王某,当他们将王某带走时,王某的弟弟手持一把1米长的铡刀,强行阻挡,扬言:“谁敢带走我哥,我就砍死他!”面对铡刀,任先成毫不畏惧,果断地叫其他同志带走罪犯,自己断后,并严厉指出这种行为是犯罪,令其放下凶器。
  晚10点30分,任先成和何孝云刚刚把抓获的窝赃犯押回到郫筒派出所,这时举报电话急促地响起来:“郫筒镇东镇岷阳巷郭绍明家有人聚赌,请你们来。”“好,我们马上赶到。”站在电话机旁的联防队员周小兵放下电话,向任先成汇报了情况。任先成安排说:“孝云留在这里审问窝赃犯,裴正宇、刁安志、高克洪、周晓兵和我去抓赌。”
  初冬的深夜显得格外的沉寂,任先成等一行五人在岷阳巷口下车后,借着微弱的月光,几经曲折来到小巷深处郭绍明家。“就是这里。”周晓兵小声说。“裴正宇和刁安志、高克洪由右门进入院内,我和周晓兵把住左门接应,别让他们跑了!”任先成说道。
  “笃!”“笃”!裴正宇轻轻地敲了敲门。门慢慢地打开一道缝隙,有人从里探出了头问:“谁?”还未等开门人反应过来,裴正宇等三人向内一拥而入,“不许动,我们是派出所的!”霎时间,围在院里三张桌子上的10余名赌徒怔住了,机智的刁安志迅速绕过去打开左门,任先成和周晓兵随即进入了院内,“都不许动”!这时高克洪听到里面房间还传来麻将声,便立即走过去,推门而入,看见有郫县屡有劣迹的杨××、温××、徐××等人和一个个头不高的小伙子正全神贯注于“围绕”之中,“都不要动!”高克洪上前按住正要起身的徐××,“把赌金放在桌上!”他又用手指了指那个小伙子,小伙子看了高克洪一眼,缓缓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同时将手伸向腰间,这时,正在院内抓-犯的刁安志见有人想溜,便举枪迎了上去,“喂,你站住别跑!”突然,小伙子拨出一支“六·四”手枪迅速上膛后对准了刁安志,喊到“站开!”在这紧要关头,和小伙子有五米远正欲朝里房走去的任先成见状后,大叫一声,“他还有枪!”并快步向那个小伙子靠拢,小伙子赶忙调转枪口对准了任先成,说时迟,那时快,任先成没有丝毫的迟疑,一个箭步扑了过去,抓住了小伙子持枪的手,展开了夺枪搏斗,突然,枪响了。只见任先成摇晃了一下,又死死地抓住歹徒持枪的手,用力把枪口压向地面,避免了再伤及别人。与此同时,裴正宇、刁安志、高克洪一齐冲上前来,和任先成一道将罪犯压在地上,歹徒被制服了。此时,任先成已倒在血泊之中,殷红的鲜血正汩汩而出,胸前的衣襟被染红了一大片。晚23时30分,呼啸的警车将任先成送到了温江县人民医疗,24时任先成在手术台上心脏停止了跳动。
  任先成牺牲后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省、市、县的各级领导先后赶到郫筒派出所对任先成家属进行慰问。数以万计的干部、群众众自发地到英雄灵堂前表达敬佩之情,不少青少年将亲手扎制的花圈送到灵堂。
  1994年11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任先成为革命烈士,1995年1月12日-追授他为“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
  (戴寒冬)
  [以上内容由"xfwjd"分享。]


同年(公元195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任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