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十堰市 > 房县人物

任世鸿


[公元1913年-1948年]
  任世鸿,1913年出生在湖北省房县军店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就给地主放牛,受尽了封建地主的剥削和压迫。1931年,红军打到他的家乡,任世鸿毅然告别双目失明的母亲,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编入红三军鄂西北独立团第九连。
  1935年长征开始前,他被调到师保卫队,负责师领导的安全。他所在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第六师,是最后一支离开湘鄂川黔苏区的长征队伍。11月,他们突破敌人130多个团的重重包围,一路斩关夺隘,战胜敌人数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他们行进到云南普渡河渡口时,前有云贵敌军挡住去路,后有敌军紧紧追来,全军面临被敌前后夹击的危险境地。总指挥部命令红六师撤退15公里,杀他个回马枪,阻止敌军追击,掩护全-移。任世鸿根据师-的命令,跑步赶到第十八团,令其后卫变前卫,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到六甲地区,阻止敌人。红六师一到六甲地区,就与蜂拥而至的敌前卫旅遭遇,师长郭鹏在指挥部队撤退时受了伤,任世鸿为了保卫师领导人的安全,一人扼守一个道口,以猛烈火力阻击敌人,掩护师领导机关和部队安全移动,终于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此后,在抢渡金沙江、翻越大雪山、通过草地等极其艰苦的情况下,任世鸿都能以坚定的意志、革命的乐观主义和阶级友爱的精神,保卫领导机关,完成艰巨任务,随军走完了长征路。
  抗日战争爆发,任世鸿随部队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在陕西省淳化县城东北的爷台山反顽战斗中,身为营长的任世鸿亲临第一线,率领第六连(即后来全国闻名的“硬骨头六连”)隐蔽爬上悬崖,直插到爷台山主峰,将国民党号称为“党卫军”的第四连(该连曾在江西“围剿”中央红军时受过国民党的奖赏,自诩为“常胜军”)及其第三营营部和配属分队全部歼灭。
  在抗日战争大-战斗中,任世鸿率领的第二营参加了晋西离石战斗,击毙敌首何焕之,俘敌少将主任以下官兵1400余人,一刀割掉了晋西北的一块“毒瘤”。战后,任世鸿所带的营被评为战斗模范营。
  1947年3月,蒋介石纠集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等集团,共30多万军队,兵分五路向陕甘宁边区大举进攻,妄图一举攻占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一口吃掉人民解放军总部。
  面对凶猛的敌人,只有两万余人的西北野战兵团,在延安南线与胡宗南集团15个旅进行了七昼夜的顽强阻击后,主动撤离了延安。
  我军撤离不到一个星期,作为总指挥的胡宗南十分得意,趾高气扬,虚报战功,大肆吹嘘攻占延安取得了“辉煌胜利”。为了沉重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我军决定在延安东北方向的青化砭一条山沟里布下口袋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运动战术,先吃掉一部分敌人。3月25日,任世鸿率部与敌第三十一旅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活捉敌少将旅长李纪云,取得青化砭战斗的胜利。
  接着,我军又于4月中旬进行了羊马河战斗,消灭了敌一三五旅,活捉敌旅长夏宗禹。
  半个月后,我军又发起蟠龙镇战役,并取得战役的伟大胜利。
  青化砭、羊马河及蟠龙三次战役,胡宗南主力被我军牵着鼻子到处“武装-”,处处扑空,处处挨打。
  严冬过去,春天到来,陕北军民喜气洋洋地欢度1948年春节。经过土改翻身和整定运动后的军民,心情无限喜悦,村村镇镇玩龙灯、扭秧歌、唱秦腔,热闹非凡。然而和陕北欢快的气氛相比,国民党盘踞的西安这座古城却是一片残冬的气息,凄凄凉凉,死气沉沉。
  春节一过,西北野战军发起宜川战役,由此揭开了1948年西北战场战略-的序幕。
  宜川,西临洛川,东濒黄河,北通延安,形成了咸(阳)榆(林)公路上的三有地带,是战略要地。胡宗南在这个小山城里部署一个旅的兵力把守。西北野战军一夜之间突然包围宜川,摆开一个围城打援的大阵势。
  任世鸿所在的第一纵队负责兜底,待敌援军全部进入我伏击圈后,立即断敌后路,尔后由西向东围歼敌人。这时,担负南面合围的部队由于受阻尚未赶到,整个南边还全部敞开着,公路两侧的高地被敌人占领。特别是瓦子街东南山,是这一带的制高点,如不迅速占领,堵死这个大缺口,援敌就会顺着南边山下的公路全部逃掉。
  第一纵队司令员贺炳炎、政治委员廖汉生审时度势,急令第三五八旅攻占东南山,彻底堵死敌军南逃去路。此时的三五八旅,一个团被调去向洛川方向警戒敌后续部队,一个团被纵队拿出作预备队,手头只剩下任世鸿这个团。这样,原来一个纵队的任务,现在要一个旅去完成,而这个旅实际上只是一个团。旅长黄新廷、政治委员-二话没说,立即通知任世鸿前来领受任务。任世鸿一到指挥所,几位领导人急切地向他交待了任务,纵队政治委员廖汉生特别强调,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拿下东南山,彻底堵死敌人逃路,不然整个战役就前功尽弃。“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任世鸿斩钉截铁地答道。接着他又坚决地说:“请-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任世鸿回到团部,和团其他领导认真地研究了敌情和兵力使用,随后就带领部队跑步前进。他们爬上山坡,正赶上我军独立第一旅第六团与敌争夺东南山最西端的前哨阵地。于是他马上命令迫击炮就地射击,支援第一旅第六团。同时命令第二营第六连从第六团右翼进入战斗。第六连勇0入敌侧后,一举夺下敌前哨阵地,将独一旅第六团部队换下。
  他指挥部队夺下第一个阵地后,控制了西边的一条山梁,有了立足之地,但这一阵地既没有纵深,又展不开兵力,更不能堵住敌人。任世鸿仔细观察各阵地,发现东南山巍峨高峻,与瓦子街北山遥遥相对,似两扇大门,居于瓦子街公路的南北。它连绵起伏共有五个山头。敌军把五个山头编为一、二、三、四、五号阵地,敌军、师、旅的指挥所分别设在五、四、三号高地后面。二、三号是这一带的制高点,山脚下就是敌人的营地。任世鸿决心堵住口子,发起进攻。
  为了拿下二号阵地,占领制高点,彻底堵死敌人的逃路,他果断地指挥第六连实施正面冲击,第四连从左翼攻击敌右侧背,三营从右翼实施迂回。战斗发起后,阵地上成了一片火海,地上积雪被炮火化成泥浆,灌木丛被炮火打得熊熊燃烧。我突击部队勇猛冲击,不怕伤亡,反复拼杀。第六连连续冲击数次,与敌展开肉搏战。特等战斗英雄二班长刘四虎端着刺刀冲入敌群,一连刺杀七个敌人,最后他被十几个敌人围住,连刺十余刀,倒在血泊中。当任世鸿从望远镜里看到刘四虎冲上二号高地后,禁不住大声喊道:“好样的,冲上去了!”同时他又命令部队:“冲上去!快冲上去!打到哪里就贴到哪里!”又命令第三营赶快插过去!经过连续冲击,我部队伤亡很大,第二营副营长阵亡,第三营营长负伤。第六连只剩下13人,副连长胡开珍把这13个人组成一个班,继续冲击。最后,在第五连、第八连协同下一起攻占了二号高地。
  我军占领二号高地,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受到了严重威胁。敌军立即调来大量后续部队,全力进行反扑,妄图夺回二号高地,打开缺口,突围逃跑。任世鸿敏锐地预料到这一情况,当即命令部队改造加固工事,重新将兵力火力配置作了调整,并分工几位团领导亲自到一线,用逐次增兵办法,大量杀伤敌人,粉碎敌人的反冲击。
  在团长任世鸿、政治委员徐文礼等指挥下,全团指战员同仇敌忾,不怕伤亡,英勇拼杀,从中午到黄昏,先后在二号高地上连续打退敌人大规模的反冲击20多次,二号高地牢牢控制在我军手中。入夜,敌人仍不甘心自己的失败,采用夜袭手段,继续向二号高地发起进攻,结果一次次地被我军粉碎。次日拂晓,我南线合围大部队已赶到,像一扇大铁门似的,将敌人企图南逃的去路彻底堵死。
  经过一昼夜血战的指战员,滴水未进,粒米未入,饥饿,寒冷,劳累,伤痛一起向他们袭来。当炊事员冒着风雪,把一桶桶煮包谷粒和煮黑豆送上阵地时,早已冻成了大冰块。阵地上既没有干柴,又不能生火,急得炊事员们团团转。炊事员吆喝了半天,只有六个能动的战士围到行军锅边来,连长,指导员,排长们,那一张张众多熟悉的面孔都不见了,炊事员看着一大锅饭,伤心地大哭起来。任世鸿、徐文礼看到这一桶桶冻硬的煮包谷和煮黑豆,心里也很难过。他们实在不忍心让大家吃这些冻玩艺儿,但在这天寒地冻、人稀地薄的黄土山野里,到哪里能弄得吃的呢?于是,他俩各抓了一把冰碴似的包谷带头放地嘴里,一边吃一边动员大家:“来,同志们,我们克服困难把它吃下去,吃饱了好去消灭敌人,明天活捉了刘戡,可以吃到大米白面。”接着战士们用刺刀、铁锨,把冻硬的包谷黑豆砍了下来,你一块我一块地啃着。入夜,王震司令员来到阵地上,他一见到这壮烈的场面,心情格外激动,紧紧地握着任世鸿的双手说:“你们打得英勇顽强,部队太疲劳了,派第四旅来接替你们。”任世鸿急忙说:“司令员,请放心,我们还能打,不彻底消灭敌人,决不下阵地!”
  王震司令员和其他几位在场的领导人,都被任世鸿顽强的战斗意志所感动,十分赞赏地说:“好样的,要的就是这个劲头!”出于对部队战斗积极性的保护,几位领导人同意了任世鸿的请求。决定给他增加些兵力,任世鸿却说他的一营还没有大动呢。是的,尽管战斗如此激烈残酷,一营这只铁拳头还始终放在那里,不到最关键时刻,任世鸿是不会轻易动用它的。每次战斗都保持有坚强的预备队,保持有足够的后劲,这是任世鸿指挥打仗的一个重要特点。
  3月1日拂晓,接到彭德怀副总司令发布的总动员令,要求各部队当日解决战斗,全歼敌人。任世鸿和其他几位团领导人分头向部队作了传达,指战员受到了极大鼓舞,任世鸿趁热打铁,指挥第一营迅速将第三号高地东南侧的敌人肃清。接着,在第七一六团的配合下,将第三号高地以南敌之前进阵地攻克,趁势夺取了三号高地。尔后向敌纵深发展,迅速夺取了第四、五号高地。与此同时,友邻部队也由东西两侧发起冲击,一举攻下了四号高地,敌整编第九十师师部全部被歼。敌中将师长严明在混乱中被击毙。四号高地被我攻占后,五号高地全部暴露在我军面前;山包上一座土寨子周围布满了火力点,寨内挤满了垂死挣扎的敌人,疯狂地向外猛烈射击。此时,我四面合围的各路纵队都发起了总攻。冲锋的军号声,冲杀声,飞机的轰鸣声,震天动地。成群成群的敌人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逃散,被我军团团围住,缴械投降。任世鸿率领部队一股劲往敌人心脏里钻。他边跑边喊:“冲进寨子去,活捉刘戡!”战士们随着他的喊声,勇猛地向寨内冲去,就在他将要跃上寨墙时,猛然间敌军一梭子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他猛烈倒下了。
  正在勇猛冲击的战士们,看到团长倒下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更加勇猛地跃入寨内,将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部砸了个粉碎,中将军长刘戡,在混乱中自杀身亡,他的三万余人马,在战士们“缴枪不杀”的喊声下,一个个跪下投降。
  而任世鸿虽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
  任世鸿牺牲后不久,邯郸的新华广播电台发表消息,向全国介绍了任世鸿的英雄事迹和他指挥作战的特点。彭德怀副总司令在两次通令中嘉奖了第七一四团,并亲笔题词:“每次都能完成战斗任务,证明你们是英勇善战的!”1949年2月,全军统一整编时,彭德怀副总司令又根据第一纵队的报告,指定第七一四团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抗美援朝时期,该团被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称为“天下第一团”。任世鸿的名字和他所创造的战绩,将永远刻在“天下第一团”的辉煌战史上。
  (蔡维汉王书洪)
  [以上内容由"流心"分享。]


任世鸿相关
同年(公元191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荣耀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