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辽阳 > 辽阳县人物

乔恒志


[公元1929年-1950年]
  乔恒志,1929年生于辽宁辽阳郊区八里庄一个雇农家庭。
  乔恒志七八岁时就给地主放猪;12岁进了辽阳城,给一家日本人打杂。由于受不了这家日本人的打骂、折磨,他又到鞍山,靠亲友帮助,进了日本人在鞍山办的昭和制钢所当小工。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这一年,乔恒志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1946年,上级把乔恒志调到医训班学习。他满怀热情,抓紧分分秒秒,刻苦学习战地救护本领,获得优异成绩。1947年,他被正式分配到解放军某部六连担任卫生员。在吉祥堡战斗中,他不仅0完成了战场救护任务,而且出人意料地代理干部指挥两个班战斗,使两个班在干部严重伤亡的情况下,照样打了胜仗。而且他还利用政治攻势亲自俘虏了一个敌人,缴获了一支手枪。
  1948年10月14日,解放锦州的战斗打响了。锦州位于辽西走廊,是东北通向关内的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范汉杰所属第六兵团八个师及骑兵团、蒙古联防指挥部、宪兵、警察、地主武装等10万余人固守该城,妄图坚守待援,作垂死挣扎。东北野战军集中六个纵队和一个炮兵纵队、一个坦克营,围歼锦州守敌。
  14日上午9时30分,东北野战军强大的炮火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锦州守敌发起猛烈轰击。80分钟后,先头部队发起猛攻。乔恒志所在的二营是前卫营,任务是由城北向城中心推进。五连突上去了。乔恒志跟着六连顺突破口直奔神社西南突击。敌人的火力像飞蝗一般密集,通信员牺牲了。一、二排因受敌人火力阻击,没跟上来。六连连长眼珠子都急红了,必须马上设法把一、二排带上来。但通信员牺牲了,派谁去呢?连长犹豫了一下,乔恒志马上喊道:“报告连长,让我去吧!”
  “你……?”连长看了下他,没有往下说什么,很明显,卫生员此刻正担负着繁重的抢救伤员任务;再说,敌人的火力那么猛,能有把握通过-线吗?
  “连长,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乔恒志看出了连长的心思,口气坚决地请求着。
  “好!你去吧,要快!”情况紧急,连长稍加思索,同意了乔恒志的请求。
  乔恒志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就迎着敌人的炮火,弯着腰,冲上去了。
  一、二排很快被乔恒志带上来了。前面,敌人的机枪像暴雨一样疯狂地扫射着,一个战友倒下了,又一个战友负伤了。乔恒志不顾一切,冒着枪林弹雨,紧张地给伤员包扎伤口。“轰!”一发炮弹飞来,炮弹皮划破了乔恒志的手和脖子,血染红了军服。他咬咬牙,简单缠了下伤口,继续给伤员包扎。就这样,乔恒志一口气包扎了40多名伤员。队伍又前向推进了。
  战斗在进行中。敌暂编二十二师一个团死守锦州神社西南,五连久攻未克。师里命令留下部分人员钳制敌人,主力绕神社东过铁路,转头西进,扩大战果。
  乔恒志在突破口处完成救护伤员的任务后,很快到达神社西南。此时连长不在,负责钳制敌人的有本连的二班、八班,还有九班的一个组和两个机枪组。没有干部指挥,几个班、组都在各自为战。敌人在集中火力,疯狂反扑,眼看着有七八名同志负伤倒下了。情况十分危急,如不采取有力措施,阵地就有失守的危险。乔恒志马上摸到二班长毕利阳跟前,问:“连长呢?”
  “不知道。”
  “敌人要反冲锋,现在干部不在,大家沉住气,听我的。”乔恒志稳住了大家的情绪,重新组织了火力,接连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反冲击,守住了阵地。然后他又组织人员将伤员转移到了比较隐蔽安全的地方。
  这时指导员上来了,看到这里仗打得漂亮,部署的井井有条,很满意。他鼓励乔恒志几句后说:“我留在这里,你赶快去找连长,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再看看那边有没有需要护理的伤员。”
  乔恒志带着指导员的命令,迅速穿过敌人的-线,找到了连长,汇报了二、八、九班的情况,然后又投入了紧张的火线抢救工作。
  这一次,乔恒志共救护了56名伤员,主动完成两次火线通信任务,还代理指挥,打退了敌人几次反冲锋。战斗结束后,纵队党委给他记了两大功,并授予他“战斗英雄”、“红色救护员”光荣称号。
  辽沈战役之后,乔恒志又随部队入关,参加了平津战役。1949年夏天,部队进入湖南境内。
  7月12日,部队来到九岭山。国民党白崇禧残部凭借九岭山天险,妄图继续顽抗。乔恒志所在团接到师里命令,担当了攻打九岭山的前卫。战斗打响前,乔恒志跟全团指战员一起,发出誓言“坚决消灭残敌,把胜利的红旗插遍全中国!”
  攻山战斗打响了。那30华里长的登山小路,简直是倒挂在南天门上的天梯。太阳像烧红了的火炉子,烤得人人汗流浃背。马匹受不了了,战士们只好把炮卸下来,扛在肩上,敌人的炮弹不断地落在山道上,火光一闪,一个战士倒下了。快!快抢救!部队突破了敌人九道防线,乔恒志抢救了14名伤员。战斗结束了,乔恒志多么需要和大家一样闭闭眼、喘喘气呀!哪管是一分钟也好呵!可14名伤员的伤势揪着他的心,他又去逐个检查伤员的伤口了,给他们换药,打针,又把一碗碗稀饭端到面前,对伤势过重的,他就亲自一勺勺地去喂。
  有一次,在给伤员换药时,一个叫石俊武的伤员激动地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们,只要我的伤好一点,我就回连去继续参加战斗。”乔恒志分明看到他眼睛里有一簇火在跳动,心里不禁热乎乎的。当夜,他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回去继续参加战斗,”有了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在地主的打骂,日本鬼子的皮鞭下,他都没有流过泪,但是,今天他真的动了感情,心头涌上了一缕甜丝丝的感觉,噙不住的泪水,从眼角淌出来,滚在了枕边。
  两广战役胜利结束后,漏网之敌逃往海南岛,与该岛守敌陈济棠部合并,总兵力近10万人,舰艇50多艘,飞机30多架。蒋介石任命薛岳海南防御总司令。他们在美帝国主义的庇护下,依靠其海空优势,组成所谓“陆海空立体防御”,企图依海据险,长期固守;并与万山、金门、马祖、舟山诸岛遥相呼应,构成一道防卫台湾的海上屏障和作为“-大陆”的跳板。
  攻打海南岛的战斗是相当激烈的。在南定北岭,敌人居高临下,以轻重机枪、手榴弹严密-解放军攻击部队。空中,敌人的飞机不断扔下炸弹,对解放军进攻部队威胁很大,前面不断传来伤亡的消息。
  “营长,我请求到前边去”!乔恒志明知前面有危险,却急着要上去抢救伤员。
  “前面打的正紧,再稍等一等。”教导员很喜欢这个虎实而年轻的救护战士,生怕他发生意外。
  领导的关怀,使乔恒志感到温暖,但前面战士在流血,抢救伤员,是自己的职责。稍微停了一会儿,他“突”地跳出了工事。子弹嗖嗖地从耳边呼啸而过,他利用地形地物,飞快地扑向阵地,后面两名卫生员,也跟着上来了。
  前面是一片方圆数百米的开阔地,敌人火力很猛,地形对攻击部队非常不利,有些同志在这片地土地上倒下了。
  “快!上!”他们三个人在开阔地上被敌人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只好爬来爬去,为伤员包扎伤口。
  战士项中新负伤后,流血过多昏倒了,乔恒志爬到他身边去包扎。刚刚接触伤口,项中新猛然醒过来,警惕地问:“谁?”
  “我……,乔恒志……”
  “小乔!有你在就好。”他说着一骨碌竟坐了起来。
  “快卧倒!”乔恒志猛劲地推倒项中新,一排子弹从头顶飞过,多险呀!乔恒志很快为他包扎好了伤口。一回头的功夫,项中新竟一溜烟似的朝敌人阵地冲过去了。
  要喊回他,显然已来不及了。乔恒志心里纳闷,伤势这么严重,怎么会转眼间就像好人一样,冲了上去,他急得直跺脚。
  乔恒志哪里知道,在战士们心目中,他不仅仅是个救护人员,而且是个英雄,是大家学习的榜样。战士们都知道,乔恒志在澄迈县上遥岭战斗中,曾经拿一支步枪,跟六连突击排冲锋,缴获敌人一门六○炮和一门火箭筒,抓了七个俘虏。还有,一个漆黑的夜晚,乔恒志一个人去团里取药品,路上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拣起来一看,原来是支七九步枪,里面还有三发子弹。乔恒志带着枪和子弹小心地朝前走,突然听到前面有动静,他仔细观察,发现前面足足有一个排的敌人。一个人对付敌人一个排,力量差得太悬殊了。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敌人?不能,决不能!敌人已成惊弓之鸟,乔恒志急中生智,举起步枪对着敌人打了两发子弹,随即大声喊:“一排左,二排右,三排跟我上!”喊完又转个地方向敌人展开政治攻势:“放下武器,交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逃窜的敌人以为落入了解放军的埋伏圈,就一个个乖乖地举枪投降了。乔恒志缴获机枪两挺,长短枪28支,还有部分弹药,敌人真是名副其实的“运输大队”呵!
  乔恒志就是这样胆大心细,临危不惧,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艰巨任务。他的行为像号角一样鼓舞着战士们的斗志。他所护理过的战士,个个都是伤一好转,就像出山猛虎重新返回战场。
  海南岛战役结束后,乔恒志被提升为看护长。为表彰他在战斗中抢救伤员的功绩,军党委批准给他记了两大功。
  1950年9月,是乔恒志平生最难忘的喜庆日子。他作为战斗英雄,参加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乔恒志见到了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见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朱德总司令,见到了中央人民政府刘少奇副主席,见到了政务院周恩来总理、陈云副总理,见到了荣臻代总参谋长……在领袖们面前,在英雄们中间,乔恒志突然觉得自己做得太少,实在太少了。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从零起步。乔恒志觉得自己周身每一根血管都奔流着沸腾的血液,每一条神经都传递着激励他前进的信息。他不善于言谈,也不精于写作,他只能默默地把决心刻在心上,把誓言溶进滚烫的血里,激动的泪里。
  在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召开的时候,美帝国主义唆使南朝鲜李承晚伪军,悍然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了侵略战争。党中央毅然决然地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乔恒志在战斗英雄代表会议结束后,立刻离开北京,赶到鸭绿江边的丹东。当时,敌人纠集了13万余众,分东西两线,向北进犯,叫嚣要在“感恩节”(11月25日)前结束朝鲜战争。面对气势汹汹的侵略者,乔恒志义愤填膺。10月19日晚,他在团出征宣誓大会上激昂宣誓:“我自愿参加抗美援朝斗争,坚决消灭美帝侵略者,为朝鲜人民报仇!”
  这是朝鲜的一个多雪早寒的冬天。路上,细碎的雪片和灰黄的烟尘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片一片的黄雾。空中、地面,到处都弥漫着刺鼻的火药气息。
  部队接到歼灭进犯0洞的敌李伪军的任务。战斗十分激烈。担任看护长的乔恒志先后四次向营领导请求到前线参加火线救护。领导同意了。乔恒志带一个抢救组迎着炮火硝烟,冲到了第一线。
  公路上,几辆汽车中弹起火,熊熊的烈焰,像无数条毒蛇吞噬着受伤的车辆,汽车附近有13名伤员躺在那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上!”乔恒志一摆手,几个人一跃而起,向着烈焰腾腾的汽车冲去。敌人的机枪炒豆似的狂叫着,子弹雨点般的朝乔恒志他们飞过来,但乔恒志毫不退缩,和战友们一起冒着枪林弹雨,坚持将伤员全部抢运下来。
  包扎伤口的时候,从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清脆的枪声。原来是一股被志愿军打散了的李承晚伪军窜来袭扰,情况十分危险。乔恒志叫了一声:“同志们,跟我来!”说着,就带领两个步兵班冲了上去!经过激烈的战斗,打退了袭扰的敌人。
  把伤员送到安全地带隐蔽起来,要通过两公里长的开阔地和-线,没遮没挡,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可死算得了什么呢?抢救伤员的生命要紧,乔恒志果断命令:“过!”
  开阔地上,他们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忽而卧倒,忽而跃进,硬是先后转运了33名伤员。
  紧接着,乔恒志又参加了石仓洞战斗。敌人四架飞机轮番扫射、轰炸。硝烟弥漫,0声震耳欲聋,150米长的开阔地前面,有30多名伤员等待着他们救护。时间就是生命!豁出去了。乔恒志带着两名卫生员又冒死冲上去了。33名伤员又一次得救了。
  1950年11月6日,志愿军向侵占朝鲜博川坪洞的敌人发起了猛攻。
  守坪洞的是美二十四师的一个加强连。敌人的炮火十分密集,呼啸的炮弹、子弹不断地落在担负进攻任务的五-士周围。这时,天空忽然阴云密布,随即飘飘扬扬地降起大雪,顷刻间地面皆白了,这对抢救伤员十分不利。但乔恒志没有理睬这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紧紧地跟随五连,哪里战斗最激烈,就到哪里去。他带着卫生员杨开勤迎着炮火,冒着刺鼻的硝烟,接连抢救了十多名伤员后,又冒着浓烟冲向前沿阵地。不料,就在乔恒志为受伤的战士高德福包扎伤口的时候,两颗炮弹在他身旁接连0。他的小腹、左腹、右腿三处负了重伤,血流如注,生命处于危急之中。然而,他咬紧牙关,拖着两条不听使唤的腿,摸到高德福身边,忍着巨大的疼痛,给高德福包扎。之后,他又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被炮声震醒了。他模模糊糊看见前面不断地闪着火花,火光中,同志们正一个接一个地朝着敌人阵地冲去。此时,乔恒志挣扎着想动一动,可是全身再也不听自己支配了。他急得猛地瞪大了眼睛,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朝他跑来。一定是营卫生所的,他应该去照顾正在前面冲锋的战士。乔恒志想喊,可是全身麻木,声音仿佛像轻飘飘的木屑,刚一出口,就被呼呼的北风,卷得无影无踪了。
  当乔恒志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时,看见卫生员小石正在流着泪为自己包扎伤口。乔恒志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快跟部队前进,替……我……报仇……。”乔恒志牺牲时,年仅21岁。
  1951年1月25日,军党委授予乔恒志“模范共产党员”光荣称号,并决定把他生前所在的卫生所命名为“乔恒志英雄卫生所”。
  (吕永岩)
  [以上内容由"楚帆"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海南岛战役 (公元1950年)
辽沈战役 (公元1948年)
平津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2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秋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