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南阳市 > 宛城区人物

彭宠


[][?-29年]

  彭宠,(?-29年),字伯通,南阳郡宛县人。王莽政权时期曾任大司空士,刘玄称帝后任命他为渔阳太守。刘秀、王郎争夺河北时,彭宠经过两三考虑决定归顺刘秀,并为刘秀平定河北提供将领、士兵、粮草,立下大功,后因幽州牧朱浮构陷,失去了刘秀的信任,公元26年(建武二年)起兵反汉,自称燕王。公元29年(建武五年),彭宠被家奴杀死,首级被献给刘秀。
  镇守渔阳
  彭宠出身官宦之家,他的父亲彭宏在汉哀帝时任渔阳太守,因为不肯依附王莽,与何武鲍宣一起被王莽杀害。
  彭宠少年的时候,就在南阳郡做郡吏。王莽地皇年间,朝廷从四方招募来的优异之士,授予官爵,称为元士。彭宠由于才能卓越,被推荐到长安做到大司空士。
  公元22年(地皇三年)四月,彭宠跟着主将大司空王邑去宛城平叛,围剿舂陵军。昆阳之战惨败之后,彭宠跟着王邑逃到洛阳(今河南洛阳)。惊魂未定之际,彭宠突然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有人告诉他说,他的胞弟也参加了宛城汉军。彭宠吓的心惊胆战,担心自己遭受连累,就与同乡人吴汉一起逃出洛阳,到渔阳郡寻找父亲彭宏以前的老部下,以求暂时安身。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地皇四年)九月,刘玄攻破了洛阳,派遣南阳人韩鸿为使者,到北方各地招降。彭宠听说后,就叫上吴汉一起去见韩鸿。于是,他们二人立即从渔阳出发,一起去拜见这个老乡,想为各自谋个一官半职。韩鸿渡过黄河到了河北,到北州各郡去宣慰。他没想到在北边能够遇到同乡闾人,三人一见面,谈得很投机。再加上韩鸿以前在南阳也听说过彭宠的名字,知道他有才干,于是就向刘玄举荐他们二人出来做官。不久,刘玄准奏,下诏任命彭宠为偏将军,行渔阳太守事(代理太守职务),又任命吴汉为渔阳郡的安乐县令,作为彭宠的属下。就这样,拿着刘玄的任命书,彭宠继承父业,做了渔阳太守。彭宠很有才干,到任后整饬武备,抚慰军民,渔阳郡很快就安定了下来。
  归顺刘秀
  连环画《铜马皇帝》插图
  连环画《铜马皇帝》插图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十月,刘玄遣刘秀行大司马事北渡黄河,镇慰河北州郡。十二月,刘秀到了蓟地,以书信招彭宠来相见。彭宠准备好了牛和酒,准备去拜见刘秀。这时却传来了王郎在邯郸称帝的消息,王郎派遣的将领到了上谷郡和渔阳郡来征发两郡的突骑(汉朝用来对抗匈奴等少数民族的精锐骑兵)。彭宠身边的一些亲信、亲属畏惧王郎的滔天势力,都劝说彭宠归顺王郎,只有吴汉劝说彭宠支持刘秀。恰好上谷太守耿况也派功曹寇恂到彭宠处,共同谋划归从刘秀。彭宠就发步骑三千人,以吴汉行长史,及都尉严宣、护军盖延、狐奴县令王梁,与上谷军合军向南,最终在广阿与刘率领的部队会师。
  刘秀为了感谢彭宠的援助,封他为建忠侯,并赐号大将军,让其继续担任渔阳太守。彭宠看到刘秀如此慷慨地施恩进爵,也很感激。刘秀率领诸路联军与王郎在钜鹿、邯郸等地作战期间,不遗余力,紧密支援。征集渔阳郡所属各县的粮食物资,源源不断地运输到前线。可以说,彭宠在平定王郎叛乱的过程中,他与上谷太守耿况一样,虽然本人没有直接上阵参战,然而他们二人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彭宠不仅出兵,而且出钱、出粮,为刘秀平定河北立下了汗马功劳。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五月,刘秀斩杀王郎,控制了河北的局势,为了防止刘秀在河北的发展,刘玄任命苗曾为幽州牧,韦顺为上谷太守,蔡充为渔阳太守,一起去北边诸郡去上任。这样一来彭宠的渔阳郡太守就做到头了,可韦顺、蔡充刚到北方不久,就被刘秀的大将耿弇给杀了,耿况和彭宠就接着做自己的太守。
  受诬叛乱
  公元25年(更始三年)五月,刘秀在追剿铜马流民军残部的过程中,进驻蓟县。为了统一幽州十郡的指挥领导,刘秀下令:任命朱浮为幽州牧,旨在对北部边陲加强控制。彭宠听说后,连忙前来拜见刘秀。彭宠自以为功劳大,期望甚高,但刘秀接见他的规格待遇都没有达到他设想的那样,因此彭宠心怀不平。
  刘秀知道后,以此问幽州牧朱浮。朱浮回答说:当初吴汉等人率领幽州突骑来增援的的时候,大王您为了表示感谢,曾经馈赠给彭宠很多衣服、马车、佩剑,还称呼其为北道主人。彭宠指望着与大王见面后,您能够紧紧握住他的手,愉快地交谈。而大王您没有给予他这种礼遇,所以他就很不满意呢”
  朱浮又说:“以前王莽做大司马的时候,少府官员甄丰(字长伯)每天早晚都到王莽的宅子里去议事。因此,人们都戏谑地说:‘夜半客,甄长伯。’等到王莽篡位后,疏远了甄丰,甄丰因此愤愤不平,最后获罪被诛而死。”刘秀听了这话之后,哈哈大笑,对朱浮说:“不至于吧!”
  公元25年(建武元年),刘秀即皇帝位,当初彭宠派来增援刘秀的吴汉、王梁都位列 ,而彭宠独没有加升,更加怏怏不得志。叹道:“我的功劳应当封王,现在却成这样,陛下忘了我吗?”
  彭宠求封无望,深感英雄无用武之地,只好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北方各郡,因为战争的破坏,民生凋敝,残破不堪。只有彭宠治理下的渔阳郡,没有遭到大的兵燹,经济比较富裕。另外,渔阳郡靠近大海,矿藏富足,西汉时期就设置有盐铁官。因此,彭宠鼓励郡中诸县煮盐冶铁,然后到各地去贩卖。把卖来的钱有买成粮食、珍宝囤积起来,日子过得非常富裕。原本彭宠即使不能更进一步升官升爵,却也能在渔阳做个一方土皇帝,但幽州牧朱浮与彭宠不和,多次诬陷构害于他。
  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刘秀下诏征召彭宠入京,彭宠认为是朱浮在刘秀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彭宠就写信给老部下吴汉、盖延,要他们两人在刘秀面前为自己辨白冤枉。同时,他上疏朝廷说:“陛下要臣去洛阳去也可以,但是陛下必须答应臣一个条件!幽州牧朱浮再也不能继续任职了,臣要和他一起到朝廷中去对质!”刘秀看到彭宠的奏章后很不悦,认为彭宠实在是不象话,居然胆敢干涉朝廷官员的任免,还与自己讨价还价。因此,刘秀严词驳回了彭宠的提议,命令他立即动身,不得延误时日!
  接到了刘秀的诏书之后,彭宠犯了愁,越发地感到不安,举棋不定。自己究竟何去何从,一时拿不定主意。正在彭宠愁眉不展之际,他的夫人发话了。这个女人性格刚强,见到丈夫莫名其妙地受这么多窝囊气,也为丈夫感到愤愤不平。于是,她就私下劝彭宠不要去洛阳,她说:“如果夫君应征去了洛阳,您不仅会受制于人,而且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好端端地呆在渔阳多好!这么富裕的地方做官,跑到洛阳去做什么?!”彭宠还是心乱如麻,拿不定主意。于是,他又和手下的属吏们商议。这些官员对于朱浮的所作所为也是非常不满,极力劝说彭宠不要奉诏应征。
  刘秀看到彭宠迟迟不动身,就派彭宠的堂弟子后兰卿劝说他去洛阳。他越发怀疑其中有诈,所以彭宠下令将子后兰卿截下,不许他回洛阳。他集合了渔阳境内所有能够调动的军队,任命手下的亲信属吏任命为大将,正式举旗反叛!举兵之后,彭宠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朱浮把守的蓟县。誓师完毕之后,他亲率大军两万,南下对蓟县展开了猛烈攻击,将城池围困的如同铁桶一般。
  在围攻蓟县的同时,彭宠还分兵掠取广阳郡、上谷郡、右北平郡。又自以为与耿况都有重功,而恩赏都微薄,几次派遣使者去诱说耿况一起起兵反叛,但耿况不接受,还多次斩杀彭宠的使者。
  公元26年(建武二年)秋天,刘秀派游击将军邓隆援救蓟县的朱浮。听到邓隆率领汉军万余人北上的消息,朱浮离开了蓟县出镇卢奴,准备接应邓隆北上。可是,邓隆到了幽州境内后,却将军队驻扎在潞城之南,与朱浮相距百里以上。他的设想是,与朱浮一南一北,伺机与彭宠决战。即便不利,也可以相互倚为声援。部属完毕之后,邓隆派信使火速南下,飞驰洛阳禀报军情。刘秀听完信使的汇报,拍案大怒,厉声责问信使:“邓隆真是个混帐!两军相距百里之遥,如何相互支援?!等你回去之时,邓隆早就被击破了!”果然不出刘秀所料,彭宠以主力临河围困住邓隆,然后派三千轻骑兵迂回到邓隆军背后,前后夹击,邓隆军大败,全军溃败。朱浮在雍奴听说邓隆军被围,急忙出兵驰援。由于雍奴城距离潞城太远,走到途中,邓隆军已经溃散,于是收军回城。从此,朱浮在蓟县、雍奴坚守一线,与彭宠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对峙。
  由于刘秀正在东、西、南三线苦战,抽调不出兵力增援北方,局势开始朝有利于彭宠的方向发展。公元27年(建武三年)春,彭宠攻拔右北平、上谷数县。派遣使者以美女和带彩的丝织品贿赂匈奴,要与匈奴结好和亲。匈奴单于使左南将军七八千骑,往来为游兵以援助彭宠。又南结交张步及富平获索各豪杰,都与他们相交为质互相联合。于是攻拔蓟县,自立为燕王。
  家奴弑主
  连环画《铜马皇帝》插图
  连环画《铜马皇帝》插图
  在消灭了西线的赤眉军之后,汉军主力开始北上平叛。公元28年(建武四年),刘秀命令建威大将军耿弇为主将,率领诸将乘胜前进,出兵北上围剿彭宠叛军。彭宠见势不妙,急忙派使者连夜北上,携以重金延请匈奴单于出兵相助。果然,匈奴派两个王引起兵南下助战。彭宠派遣弟弟彭纯率领二千多匈奴骑兵为一路,自己率领数万兵马为另一路,分别进攻汉军。匈奴骑兵经过军都的时候,被上谷太守耿况知道,他立即命令儿子耿舒带领上谷突骑狙击匈奴骑兵。双方接战,匈奴大败,两个王都被杀死。彭宠恐惧,放弃了蓟县,率领主力撤回渔阳。
  公元29年(建武五年)春,随着汉军的重兵压境,彭宠的压力越来越大,不但军政方面有麻烦,他的家中也一直麻烦不断。先是彭宠的妻子连续不断地做噩梦,接着,府中也陆续发生一些怪事:府中的有些东西或是莫名其妙地失踪,或是无缘无故地损坏。他派人请来一些卜者、相师到自己府中来察看。这些术士们在仔细勘验了王府之后,都说:“大王!依小人勘查,王府之中隐隐有杀气。近期,可能会有歹人趁机作乱,还望大王小心戒备才是!”但当时,彭宠在渔阳城中并无亲信侍卫。堂弟子后兰卿倒是一个有勇有谋之人,此刻却不在城中。原来,他一直在洛阳做人质,而且是彭宠反叛之前,被刘秀派回来劝说彭宠应征入朝的。因此,彭宠一直对后兰卿很不信任。为了防止后兰卿有变化,一直令其在外带兵,不许他留在身边。因此,在渔阳城中除了渔阳正规军之外,王府周边彭宠并无亲信护卫。
  由于前线频频失利,再加上家中“闹鬼”,彭宠心烦意乱,更加焦躁不安。他为了祈福避凶,以求心安,他闭门谢客,躲到了府内一个偏堂里面持斋养神。此刻,彭宠身边除了极少数负责照料生活起居的贴身奴仆、丫鬟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就连彭宠之妻也很难见到他。
  彭宠身边的苍头(家奴)子密联系了另两个苍头,密谋杀了彭宠,提着他的脑袋去向汉军邀功请赏。一天中午,彭宠在斋堂里读完了道书之后,有些疲倦,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子密见时机已到,心中大喜。急令同伙一拥而上,将睡梦中的彭宠-在床上,用布堵上他的嘴。然后跑到门口告诉守门的卫兵:“大王有令!今日正在持斋戒养神!任何人都不得以公务为由打扰!违者治罪!”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子密又假传彭宠之命,将彭宠身边的贴身奴仆、丫鬟们全都-了起来,分别安置在别处的角落里。安顿停当,子密又令一个苍头以彭宠的名义召彭妻入见。彭妻一进卧室,就看到丈夫被绳捆索绑,坐在一个角落里。彭妻大惊,彭宠急忙对妻子使了一个眼色:“去到内室,找些金银细软,速为诸位将军置办行装!”
  于是由两个苍头押着彭妻进入了王府密室,前去搜刮彭宠的财宝细软,留下一个苍头看守彭宠。狡猾的子密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窗棂后面0。
  彭宠一看子密走了,悄悄地看守他的苍头说:“孩子!你过来!”看守道:“何事?”彭宠叹了口气说:“以前本王对你如何?”苍头低下头,默然不语。彭宠觉得有门,趁机道:“孩子!你是我平常最亲信的心腹之人啊!如今,不过是被子密所胁迫罢了!虽然你对我这样,本王不怪你!如果你解开绳索,等本王出去,就把女儿嫁给你为妻,府中的所有财物都归你所有!你看如何?”
  看守苍头动了心,犹豫了一下。看看四下无人,就准备动手解开绳索。不料,看守苍头还是有些心虚,猛一抬头却看见子密在窗棂边上冷冷地看着他。看守苍头吓得一哆嗦,再也不敢解绳子。
  过了一会,苍头押着彭妻,带着一大堆的金银细软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子密令他们将财宝都堆放到斋堂的侧房里。子密对彭妻道:“去找一些缣绸,缝两个大包!”彭妻遵命,连夜用缣绸赶制了两个大包。子密令人将所有的财宝装进缣包里,又命手下将彭妻捆起来,嘴上也堵上破布,禁止他出生。子密又命人找来了六匹马,以备逃走之用。
  到了晚上,子密命人解开彭宠身上的绳索,拿刀威逼彭宠,让他在缣绸上给各处守门士兵写一个手令。彭宠道:“怎么写?”子密森然道:“今特派子密等人至子后兰卿所,迅速开门放行,不得稽留!”
  在子密威逼之下,彭宠不得不照办。他刚刚写完,子密与三个同伙手起刀落,将彭宠夫妇的脑袋全部砍下!随后,将二人的血淋淋的首级装到了缣囊中。然后每人骑一匹马,连夜离开了王府。由于他们拿着彭宠的手令,一路上畅行无阻,直奔南面的洛阳而去。
  次日,彭宠手下的官员们发现阁门紧闭,无法不开。大家慌了,知道肯定出了大事。为首的官员立即命人逾墙而入,却看见了彭宠夫妇的血淋淋的尸体。官员们大惊失色,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尚书韩立等人拥立彭宠之子彭午为燕王。没过几天,国师韩利发动了政变,带兵杀了彭午,并灭了彭宠的满门宗族。韩利又派人到涿郡向汉军请降,将彭午的人头送给汉军的征虏将军祭遵
经历历史事件:

东汉统一战争 (公元25年--公元36年)

同年(公元29年)去世的名人:
任光 (?~29) 东汉云台二十八将 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

下一名人:李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