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榆林 > 子洲县人物

庞国兴


[公元1940年-1965年]
  庞国兴(1940~1965),1940年1月生于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庞家沟村一贫苦农民家庭。
  庞国兴7岁时,该上学了,可父亲被侵犯边区的国民党军队抓去当了民夫。母亲气病卧床,双目哭瞎。家里也被洗劫一空。严酷和生活现实,迫使他小小年龄就拿起了放牛鞭、牧羊铲。然而,仇恨的种子已经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发了芽:“长大了,我一定要报仇!”
  1948年秋,庞家沟解放了,苦难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1955年,随着家庭生活的好转,庞国兴终于进了学校。但因家务缠身,他仅断断续续地念了三个学期的书便辍学务农了。
  庞国兴的父亲、叔叔都是石匠。他家也由原来的一眼破窑洞变成了青一色的石头屋。院子里铺的、窑沿里砌的、房上盖的都是青石板。庞国兴生活在这个青石板的环境中,也磨练出了一副“石板性格”:坚强、憨厚、直爽。
  庞国兴虽然个头不高,却有一股不服输的倔劲,看见谁劳动好就专门找谁比试。上山背麦子,他专到远处背;别人一次背两捆,他背三捆、四捆,村上修水渠,他比赛背石头,蹭烂了脊背仍不歇息。
  1959年,征兵工作开始了,一天晚上,庞国兴向父亲挑明了自己的心事: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父亲听了一愣,心想,刚大,就要走?这晚,老俩口商量了半宿。天一亮,父亲把他叫到跟前说:“兴娃子,你去吧,家里的活有爹做。去了好好干。”于是,庞国兴披红戴花,千里迢迢来到了青海
  庞国兴入伍后,被分到第五十五师一六三团九连。这是一个诞生在抗日烽火中的功臣连队,战争年代曾涌现出近百名功臣模范人物。来到这样一个有光荣传统的连队当兵,庞国兴感到很自豪。他各项工作干得都很出色,在战士中威信很高。连里评功评奖,他经常是全票。于是,大家给他送了个雅号,叫“全票人物”。
  1960年,庞国兴所在的五班奉命到海拔4000多米的祁连县野牛沟开采石棉。高原上的气候反复无常,时风、时雨、时雪、时雹。5月,庞国兴和战友们在半山腰较平的石滩上掘坑为屋,铺石为床,开始了紧张的劳动。
  庞国兴不怕高山反应,不怕坡陡路滑,天天超额完成任务,被全票评为“生产标兵”。6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年终总结时,入伍才一年的庞国兴荣立了第二次三等功。
  庞国兴在当战士的三年时间里,先后调过七个班。他调到那个班,那个班的工作就变样。
  一班,原来是个后进班,骨干弱,班长出差。一天,指导员把庞国兴找去,对他说:“支部决定调你到一班当副班长,一班长不在家,希望你能把这个班领导好。”
  到一班后的第一个晚上,庞国兴组织召开了班务会,说:“我没念过几天书,水平低,以后咱们在一起好好干,有啥好点子就提出来……我有个想当,今后咱们要争取当个先进班。”庞国兴的“就职演说”得到了全班同志的支持,人人订计划,个个表决心,还向全连最先进的九班提出了挑战。
  这年年底,一班的同志们在庞国兴的带领下,甩掉了后进的帽子,被评为先进班。入伍二年的庞国兴又戴上三等功的奖章。
  庞国兴刚入伍的那阵子,体重才90多斤,臂力也不大。第一次投弹,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投了29米。1962年5月,部队奉命进行临战训练,连里提出了“苦练军事技术,争当投弹能手”的口号。一天晚上,连长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说在淮海战役中,战士们把手榴弹投进距五六十米远的敌碉堡里,炸掉了最后的火力点,大部队冲上去,取得了战斗胜利。这个故事对庞国兴启发很大。当他看了被兰州军区树为“投弹标兵”的本团干部李元福那精彩的投弹表演,心里久久难以平静:“别人能行,我为什么不行?”他下定决心,苦练加巧练,很快突破了50米大关,考取了投弹能手。
  8月,团里举办特等射手集训队,给九连分了六个名额,条件是平时实弹射击均为优秀者。庞国兴实弹射击有一次是良好成绩,不符合条件。集训队队长范天禄看到庞国兴军事素质基础好,要求参加学习非常坚决,就破格收下了他。
  正当训练紧张的阶段,庞国兴收到家里发来的“母逝速回”的电报。当指导员征求他的意见时,他说:“现在蒋介石企图窜犯大陆,部队随时都可能执行战斗任务,我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岗位,我要用实际行动来悼念母亲!”青海的盛夏,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火辣辣的,地上的浮土足有一寸厚,庞国兴是轻机枪手,练瞄准,一爬就是个把钟头,汗水湿透了衣服又渗入尘土。每次训练,地上总是留下一个湿印子,他也几乎变成了泥人儿。他牢记着一位-讲过的话:“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技术练得精,战时打胜仗。”正式考核那天,天公不作美,阵阵风起,蒙蒙雨。其实,这种滋味,庞国兴在平时训练中早就领教过了。“哒哒哒”四个点射,示靶员报告了“450米和500米目标全部消灭”的喜讯。庞国兴用汗水换来了“神枪手”的称号,实现了他以优异成绩告慰已故母亲的誓言。
  1962年6月,印度当局乘中国国民经济暂时困难和蒋介石叫嚣-大陆的时机,对西南边境悍然发起武装挑衅,入侵西藏领土。10月,中国边防部队奉命进行自卫反击。庞国兴所在的九连担负了夜袭西山口,当尖兵打头阵的任务。
  侵占西山口地区的是印度步兵第四师内号称“悍善战”的“王牌”部队——锡克族第一、第二营,并配属了一个炮兵团。印军凭借着山高林密,涧深水寒,崖峭路险,易守难攻的地形,又构筑了大量的工事,狂吹他们的防御体系是什么“铜墙铁壁”、“固若金汤”;还说用他们二次世界大战的“胡子兵”,对付中国的“娃娃兵”,不费吹灰之力。可是,在英雄的降连面前,印军的牛皮还没有吹起来就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西山口前面有个不大的无名高地,高地后面有印度的炮兵阵地。印军还在无名高地上配置了一个加强连,前沿分布着机枪点。
  经过详细的侦察,团-命令九连这把尖刀,迅速插上无名高地,扫清进攻西山口的障碍。
  在夜暗的掩护下,九连通过险峻崎岖的山道,神速地插到距无名高地大约200米左右的一个低洼地,机枪组、投弹组迅速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带领尖刀排的副连长王元兴细观察了地形选择好突破口,返回来立即组织战斗。他看到机枪组的勇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便控制着兴奋和激动的心情,压低嗓门对大家进行了简短而有力的动员;然后他又到投弹组,检查了每个人的准备情况。庞国兴在组长张益亭的带领下,沉着地匍匐前进。当他们接近敌人阵地时,被哨兵发现了。惊慌的敌人万万没有想到中国军队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他们的眼皮底下,吓得连忙开枪射击,所有的火力点都暴露出来了。战斗在透明前打响,九连连长黄俊铎指挥全-起了冲击,子弹、手榴弹带着仇恨的怒火向敌人飞去;喊声、-声犹如山崩地裂一般,震撼着黎明前的山谷。九连迅速攻占了无名高地。就在九连冲上无名高地,和印军展开白刃格斗的时候,西山口上,印军的榴弹炮拚命地向无名高地倾泻,企图用炮火收复已丢失的阵地。突然,西山口上印军的榴弹炮一声不响了。九连乘机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顺利而干净地扫清了无名高地上的残敌。
  大家感到非常奇怪!连团长解全威也很纳闷:“我还没有调部队去打,西山口上敌人的火炮怎么就哑了呢?”
  是谁干掉了这个炮阵地?是四班副班长、共产党员庞国兴,六班战士、预备党员王世军和新战士冉福林。
  原来,当九-起冲击后,庞国兴和王世军一面投弹,一面用冲锋枪扫射,首先冲上无名高地。他俩发现一股敌人正向西山口逃窜,就紧紧追赶上去,冲出了无名高地,和连队失去了联系。
  新战士冉福林看到庞国兴、王世军穷追残敌,也跟了上去。
  他们三人自动结成一个战斗小组。
  这时,公路两侧山头上的印军向他们射击。他们赶忙隐蔽,简单地交换了意见,做出了战斗分工;由王世军爬上东山,从侧面迂回包抄正在山上射击的印军;庞国兴和冉福林山,从侧面迂回包抄正在山上射击的印军,把敌人的火力都吸收过来。
  庞国兴用冲锋枪打了一梭子弹后,发现印军距离较远,超出了冲锋枪的射程,便从冉福林手中要过了步枪。“砰”的一声枪响,一个正在指手划脚的指挥官模样的印军倒下了。敌人看到长官毙命,都慌忙退缩到山后。庞国兴和冉福林沿着公路迅速向前追击,拐过一个山弯,前面的情景使他们大吃一惊:离他们不远的前方,印军的三门榴弹炮正在疯狂地向我军射击。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敌众我寡、生死存亡,端起枪就向敌人炮阵地猛扫。这时王世军也从东山上打了下来。两面夹击,印军丢下火炮逃跑了。他们占领了炮阵地。此时,他们看到沿公路向南逃跑的印军中,裹着两辆普车,后面还有一辆牵引车拉着火炮。
  “吉普车上一定有大官,追!”庞国兴发出命令。
  被中国军队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吓破了胆的印军,扔下车上的东西,开足马力,匆匆逃命。庞国兴他们用子弹“欢送”了一阵,便把印军丢下的地图、望远镜带上,把其它物资集中到一起。冉福林找了一片纸,拿起铅笔写道:“兹收到印军新任盍队长送来的……接收人:庞、王、冉。”尔后,他们爬上一个高坡,又一个印军榴弹炮阵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打!”他们居高临下,打得印军懵头转向,搞不清来了多少中国军队,便匆匆炸坏了四门榴弹炮,沿着公路逃跑了。乘0的烟雾,三位勇士冲下高坡,占领了敌第二个榴弹炮阵地。
  庞国兴举胸前的望远镜向南观察,发现前面有一个印军指挥所,集结了许多印军。他们合计着怎样继续打下去,突然一阵枪响,他们身后的山头上下来了一股敌人,足有200多人。庞国兴等远离部队,情况危急。机智沉着的庞国兴一挥手,他们迅速跨过公路,隐蔽到公路旁的森林中。
  雪山顶上红日越升越高。可是,这片森林却是阴沉沉的,庞国兴等人警觉地搜索前进。从昨天开始进攻到现在,他们整整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喝水,更谈不上休息睡觉了。长时间的战斗,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冻饿难忍。他们从树枝上抓下积雪,边吃边交谈着情况。
  王世军对庞国兴说:“你是正式党员,又是副班长,我是预备党员,小冉正在争取入团,现在咱们远离部队孤军深入,你就当组长吧……”
  小冉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实际上,庞国兴早就当了组长。在这严峻的时刻,他没有推辞。“对,现在我们虽然和连队失去联系,但同志们一定会打过来的。遇上敌人多,咱们就打游击,敌人少咱就干掉他,继续配合部队反击!”
  在森林里休息了一会,他们又去寻找新的战机。
  他们走出森林跨上公路,看到公路旁有一顶帐篷,就分散接近过去。快到跟前时,突然从树丛中打来了一排子弹。他们立即卧倒,同时开枪还击,消灭了三个敌人。
  庞国兴意识到可能还有敌人钻入树丛,就叫小冉用刚刚学会的英语进行喊话。小冉正喊得起劲,忽然,西山上响起了机枪声。他们发现西山顶上又冒出一股印军,正向中国军队主力射击。庞国兴叫冉福林监视敌人,叫王世军注意观察公路上的情况。他举枪瞄准,随着枪响,敌军官应声倒地,其他敌人便吓跑了。
  庞国兴等人向西山冲击,占领了制高点。
  解放军主力打过来了。他们三人高兴地大声喊,脱下军帽用力摇晃着……
  庞国兴、王世军和冉福林又回到了战友中间。
  这次战斗,庞国兴战斗小组孤胆深入敌纵深15里,打了五仗。攻占了敌人两个炮兵阵地,击毙敌一、二级准尉以下官兵七名,缴获火炮七门,炮对镜、望远镜各四付,推土机、汽车四台,为主力部队开辟道路向敌纵深发展做出了贡献。战后,兰州军区司令员张达志、第一政治委员刘澜涛签发了给庞国兴荣立一等功的命令。1963年8月26日,-发布命令,授予庞国兴“战斗英雄”称号。
  1963年9月,庞国兴被提升为排长,授予少尉军衔。10月,庞国兴作为国庆观礼代表,受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
  12月,庞国兴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65年9月18日,庞国兴不幸因公殉职,时年25岁。
  (王智华傅文浩)
  [以上内容由"一笑而过"分享。]


同年(公元194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6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潘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