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 > 衡阳 > 衡阳县人物

欧阳广平


[公元1974年-1995年]
  欧阳广平,1974年11月出生于湖南衡阳县金溪镇两冬村。1982年,欧阳广平入小学读书。
  1992年3月,欧阳广平初中毕业,不久便被招工到衡阳县邮电局当了一名外线工。在短短的一年零八个月工作中,他通过勤学苦练,成为同行0类拔萃的技术尖子,先后三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
  1993年5月,洪水肆虐潇湘大地。欧阳广平所在的工程队为了抢时间,决定冒着洪水架线。当他们架线至洪市镇时,被一条50米宽的河拦住了去路。工程队领导决定派人借助一条钢索滑到河的对岸,把线架起来。眼望奔腾的河水,长长的钢索,大家面面相觑。见此情景,欧阳广平不容分说,把几十斤重的挂钩和器材往肩上一背:“我先上!”欧阳广平以惊人的胆略和毅力,到达了河对岸,为这次架线扫清了“拦路虎”,0完成了任务。
  邮电局在当时称得上是个热门单位,由于行业自身的优越性,所以在邮电部门曾一度存在着严重的行业不正之风。欧阳广平对此深恶痛绝,无论何时何地任何情况下,他都未利用工作之便索、拿、卡、要,即使客户真诚相邀相送,他也予以拒绝,保持自身的清廉。
  欧阳广平从事的是外线工作,赴外施工多,与城乡群众打交道的机会也多,常常会遇到一些摩擦、纠纷。每当出现这种情况,欧阳广平总是主张以理服人,平心静气地给群众讲道理,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有一次,工程队施工架线到一个村庄,因故与当地群众发生利益之争,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小年纪的欧阳广平站了出来。他首先劝阻工程队的同志不要冲动。然后,又冒着被训斥甚至挨打的风险,转身来到正在火头上的农民之间调解。经过欧阳广平一番苦口婆心的解释劝说,农民们的气消了,一直紧攥的拳头松开了。一位年岁稍大的农民拍拍欧阳广平的肩膀,对大家说:“这伢子人虽小,可说的话却在理呀!”
  欧阳广平参加工作后,每月连工资加补助将近500元,但他从不乱花一分钱。不过,他又不是一个“抠”门儿的人,更懂得钱该如何用,怎么花。有一次欧阳广平破天荒地开口向姐姐要钱,又不说清原因。姐姐不解地问:“你刚发工资,怎么就没钱了呢?”她担心弟弟跟人学着乱花钱,就拒绝了他的要求。后来才知道,原来欧阳广平在一个工地施工时,住在一位老乡家,得知老乡的小孩正生病,家庭经济困难,便把身上的钱全部给了那位老乡。
  1993年征兵工作开始,欧阳广平主动报名参军。
  经过三个多月的新兵训练,全连70多名新兵,他的训练成绩始终名列前茅。1994年春节前后,新兵训练结束。欧阳广平要求组织将他分到工作十分辛苦的柳河场站通信连外线班。就这样,欧阳广平成了一名光荣的通信战士。
  欧阳广平常说:“要么不当兵,当兵就要当个好兵。”为了提高业务技术水平,他用自己积攒的津贴费,购买了《电子基础》、《电工学》、《电话学》、《通信线路教材》、《电缆技术》等10多种专业理论书籍,课余见缝插针,有空就学。为练硬基本功,他在零下30°C的室外徒手练接线。有时手被铁丝沾住,拉下了一道道血口子,他用布一缠继续练习。连队训练器材短缺,实际操作只能在执行任务中进行,所以每次检修线路,欧阳广平都不放过机会,班里四个人,其他三人轮流外出检修线路,惟独他次次不落,而且每次都争着上杆。功夫不负苦心人,欧阳广平的业务技术提高很快,分到通信连一个月,就具备了独立工作能力。外线工作有时一天要走上百里路,需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从小就热爱体育运动的欧阳广平,虽然入伍前曾多次在市、县获得跑步、跳高比赛好名次,但为适应工作需要,他仍然不间断地强化训练,坚持跑步、打球、练单双杠,还用废弃的电缆铅自制了一对哑铃,规定自己每天举50次,每晚临睡前做50个俯卧撑。特别是为了训练徒手攀登线杆,几个月间就磨破了四双胶鞋,他甚至连吃饭站队前那几分钟时间都不放过,也要爬上爬下练几次。通过刻苦训练,近10米高的电线杆,他八秒钟就能爬上去,创下了该场站历年新兵爬杆最快的纪录。分到通信连刚半年,他就在全站岗位练兵大比武中夺得通信外线专业第一名。
  欧阳广平对待工作始终保持着火一样的热情,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而关心爱护战友同样真挚细腻,体贴入微。1994年8月,战友谢文病倒了,欧阳广平主动承担起护理工作,每天为他打水、喂饭、送药。为给谢文补养身体,他还自己掏钱买来麦乳精、水果和鸡蛋等。为他人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而他自己却一直十分俭朴,从不乱花一分钱。他的一条短裤破了两个洞也舍不得扔掉。欧阳广平不仅自己节俭,还常常劝导身边的战友要艰苦朴素,同班战友汪宏伟外出学习前,叮嘱欧阳广平把他家寄来的1000元钱寄到他学习地点,但他迟迟没有收到。三个月后他学习结束回到连队,欧阳广平递给他一张1000元的存折。原来欧阳广平担心小汪到了大城市乱花钱,便将汇款存进了银行。
  通信连的官兵都知道欧阳广平有一股迎难而上的劲头,苦活、累活、险活,他总是抢在别人的前面。1995年刚开春,外线分队一行七人换季检修线路,途中要经过一条10多米宽没膝盖深的河。当时河水刚刚化冻,寒冷刺骨。欧阳广平自告奋勇,最先下河试水深。脚刚一接触河水,立刻被冻麻木了。他赶紧回头对战友们说:“水太凉,你们都别下水了,我背你们过河,否则大家脚冻僵了,谁也爬不了杆,没法完成任务。”上岸后,欧阳广平不容分说,首先背起班长谢广过河,连背两人后,他冻得走路都直打晃。代理分队长秦树利实在不忍心让他背,赶忙走过来为欧阳广平揉脚。恰在这时,过来一辆牛车,热心的老乡心疼欧阳广平和他的战友们,就用车把其他三名战士送过了河。
  1995年7月29日至31日,吉林省柳河地区连降暴雨,出现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突如其来的暴雨造成山洪暴发,冲毁了村庄和房屋,殃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也对军营和军用机场设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7月30日凌晨6点,柳河场站通信连首先接到抗洪护营命令,官兵们立即出动。当时欧阳广平被安排在连队值班,但他主动找领导请战,要求参加抗洪抢险。他对连队干部说:“我身体素质好,还是让我去吧,什么重活累活我都能顶得住。”得到批准后,欧阳广平马上跑步赶到军营门口。这时洪水已涌进营院,涨到齐腰深,并将一块田地里的杂木、树枝和豆角架冲积在一起,挡住了洪水的去路,导致洪水不停地上涨。排水刻不容缓!欧阳广平见到这种情况,毫不犹豫地第一个跳下水,挥动双臂左右开弓,在齐胸深的水中奋战了一个多小时,将杂木、树枝清理干净,疏通了排水道。这时虽然洪水稍有回落,但洪流仍在不停地冲击着房基,欧阳广平所在班奉命筑沙袋墙保护房基。当时大家已是十分疲惫,抬沙袋都是两人抬一袋,可欧阳广平却凭着自己过人的体力,咬紧牙关坚持一人背一袋。100多斤的沙袋把肩膀磨红了,他就改用双手抱着走,后来实在抱不动了,他只好拖着沙袋在水里一步一步退着走。连队干部几次安排人替换他回去吃饭,他都不肯,一次次把机会让给其他同志。现场指挥的场站政委赵飞燕看到战士们一个个冻得脸庞发青,嘴唇发紫,便让人买来两瓶白酒为大家御寒,可酒瓶几次传到欧阳广平手里,他都转手让给别人,直到大家都喝过了,他才喝一口;就这样,欧阳广平一个人从50多米远处背了20多个沙袋,和战友们战斗到中午1点多钟,直到控制了水势,护住了营房,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连队。这时的欧阳广平,真想伸展四肢往床铺上一躺,哪怕只小憩一会儿。可他衣服没来得及换,饭没顾得上吃,连队又接到抢救营院高压输电线杆的任务。
  由于高压变电器电杆护体被洪水冲走,变得摇摇欲坠,如果电杆被冲倒,不仅会造成整个营区和机场全部断电,而且还将危及官兵的生命安全。当时洪流很急,100多斤重的沙袋扔进洪水中,转眼就会不见踪影。眼看着一个个沙袋扔下去丝毫不起作用,欧阳广平心急如焚,他找到指导员王喜栋说:“让我先下水想法把沙袋固定住,如果没危险,大家再下来。”说完,他找来一根木棍,请岸上的同志拽着,摇摇晃晃一步步试探着走进洪流中,勇敢地当起探险人。见欧阳广平在洪流中稳稳地站住了,战士唐义峰、刘文刚紧跟着也下了水,三个人手挽着手组成人墙,岸上的同志一袋一袋递过沙袋,他们一袋一袋在水中垒好,并用身体死死顶住。一直到下午5点多钟,高压线杆终于保住了。至此,欧阳广平已连续奋战了10多个小时,饭却没顾上吃一口。
  7月31日7时30分,因为通信线路被洪水冲断,部队与上级失去联系,欧阳广平和两名战士奉命检修线路。行进途中,他看到两名同行的战友连续抗洪抢险十分疲劳,就把这两名战友用的脚扣、铜线、被复线等30多斤重的工具,一股脑儿全背在自己的肩上。其实,30日他在洪水里泡了一天,已经患了感冒,没走多远就全身冒虚汗,但他半点没有声张,坚持走在最前面。当走到距营区六公里远时,他们三人分成两组,欧阳广平带领战士汪宏伟往三源浦方向查线。山洪过后,山路很滑,汪宏伟不慎摔倒,扭伤右脚,行走困难,于是欧阳广平一面连背带扶和汪宏伟一起艰难地往前走,一面检修线路,翻了座山头,走了三公里多山路,排除了四个故障,0完成了这段路的检修任务。接着,他又和前来接应的同志查寻检修完另一个方向的12公里线路,下午1点多钟才回到连队。
  特大山洪使部队通信设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柳河至沈阳长春东丰、三源浦共五条长途通信线路全部中断,上级命令立即抢修,尽快恢复通信。欧阳广平刚吃完午饭,连长又集合官兵出发抢修线路。到达目的地后,欧阳广平和大家一起在没膝盖的烂泥中挖坑、抬杆、立杆,胶鞋陷在泥里,他就光着脚,脚被乱石划破流血也全然不顾。到傍晚5点钟的时候,已竖起了六根电线杆。当时现场架线专业人员只有三人,欧阳广平自告奋勇一个人承担了五根线杆300米电话线的架线任务。
  第三天,就是1995年“八一”建军节,部队没有休息。7点40分,欧阳广平和战友们在通信营工程师王伯让、连长张孚明的带领下,驱车前往东丰方向抢修线路。车行至15公里远的一条河边,发现桥已被洪水冲断,无法通行,欧阳广平纵身跳下车,向连长提出自己下河试水深。获准后,他卷起裤腿就下了河,又一次当起探险人。然后越走越深,实在无法通过,连长只好决定先改道抢修其他线路。
  9点40分,他们来到柳河县城关伊通河畔陈家村,发现有12根电杆被洪水冲倒,连长便组织大家从淤泥里挖线杆。骄阳似火,烤得人喘不过气来,欧阳广平索性把衣服和鞋子都脱了,甩开膀子干了起来,脚被石块扎出了血,手上磨出血泡,也不肯歇歇手,一干就是三个多小时。午饭临时在一位老乡家吃,欧阳广平又不辞辛苦,利用饭前间隙,到500米远的压水井挑了三担水,把老乡家的水缸挑满。
  由于电线杆仅挖出六根,另外六根被洪水冲走,线路一时难以恢复,连队干部研究决定?过50多米宽的伊通河,由南向北架线紧急沟通。当连长和大家商量过河人员时,10多个战士都举起了手。欧阳广平在连续三天与洪水搏斗已经筋疲力尽的情况下,仍然强打精神,报告说:“连长,让我去吧,我水性好,架设也是我的专业。”连长最后挑选了欧阳广平等三名水性较好的战士同他一起过河。13点30分,连长选择好地形后,大家开始过河。身高181米的连长张孚明走在最前面,身后依次跟着战士欧阳广平、田鹏祥和田玉红,四个人在齐腰深的洪水中探索着一点点前进。当他们走过河宽三分之二远时,张连长猝不及防脚下一滑,突然落入滔滔洪水中。情急之下,紧随其后的欧阳广平猛地探身上前搭救,结果自己也跌入水中,被湍急的洪水卷走。后来,连长在下游10多米远处浮出水面,被赶来的战士扶上岸,幸免于难,而欧阳广平却不见了踪影。14点10分左右,在下游1000米处浅滩上,大家找到了壮烈牺牲的欧阳广平。
  “时刻牢记使命,时刻想着他人。”欧阳广平用短暂的青春年华和一腔热血实践了自己的诺言。
  欧阳广平牺牲后,1995年9月1日,沈空党委批准他为烈士,为他追记一等功,并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1995年9月12日,吉林省委、省政府授予他“抗洪抢险勇士”荣誉称号。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空军报》、《吉林日报》和《湖南日报》等十几家新闻单位,将他的英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军营内外。巍巍长白山垂首为烈士默哀,滚滚伊通河永世记载着烈士的英名。
  (陈丽华廖怡贤)
  [以上内容由"猪母狼马上的冰雪"分享。]


同年(公元197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蒲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