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南宁 > 上林县人物

卢愈铭


[公元1940年-1979年]

  卢愈铭(1940—1979),1940年2月出生在广西上林县巷贤镇卢柱村的一个贫农家庭。高小毕业,品学全优。学生时的他就一直羡慕解放军,总是盼望有一天也能当解放军。回乡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思想进步,上进心强,积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和社会公益活动,加入了青年生产突击队和民兵组织,被评为先进基干民兵。
  1959年12月22日,卢愈铭光荣地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一干就是18年。
  1960年3月,卢愈铭被编入广州空军修理所,次年调入空军机场工作。他认真学习文化、政治,刻苦钻研技术,工作积极肯干,是全-士中的姣姣者。连续两年获得连队嘉奖和“五好战士”称号。
  1962年6月,卢愈铭调入某部六连,晋升为上士(给养员)。不久又调到另一个部队六连当班长。1965年10月被派到地方参加广西田东县“四清”工作队,当队员。在地方参政表现较好,受到地方政府表彰。至此,他又连续4年获得“五好战士”称号和4次连嘉奖。1964年初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年底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6年3月卢愈铭晋升为排长,调到某部四连任职。1969年7月调入广东省军区部队晋升为副连长。两年后晋升为连长。1974年1月调任军务股参谋。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他处处为人师表,精心带兵,有效地改变了两任所在连连队的落后面貌,先后获得3次营奖状和5次团嘉奖。
  长期的部队生活铸就了卢愈铭强烈的爱国热情和高度的思想觉悟。他在《自传》中写道:“在革命‘大熔炉’的锻炼下,思想有很大的提高,懂得了我是为谁扛 打仗,懂得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终生最大的光荣;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和在任何时候,我都要把党的利益,革命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摆在个人家庭利益之上。”
  1978年10月25日,卢愈铭结束了18年的军营生活。同年11月转业到上林县澄泰公社市管会任职。职业变了,但他军人的本色没有变。1979年2月,卢愈铭听说要组织民兵支援部队进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消息时非常兴奋。身患严重胃病的他不顾病痛,一口气跑到县工商局找领导,主动请缨要求参战。他说:“我出身军人,上前线打仗最合适,如能批准我上前线,我决不会给祖国和人民丢脸,不打败越寇决不下战场!”
  卢愈铭忠心报国的心愿如愿以偿。2月9日,组织批准他带领民兵去参战,并任命他为上林县支前民兵三连连长。2月14日支前民兵奉命出发。离家前,妻子卢玉芳关爱地说:“你的胃病很严重,怎能上得前线……”卢愈铭对妻子说:“我在部队受党培育教育十多年,保家卫国是匹夫的责任,这点病算什么,无论如何我都要上前线!”卢愈铭带领民兵直奔边境前线龙州县那坡屯,与部队汇合后编为三连支前民兵担架队,负责配合炮兵三团上前线打穿插。接受任务后,卢愈铭认真做好政治思想工作,及时召开参战思想动员会,他对民兵们说:“我们受祖国和人民的委托和信任来打正义之仗,部队打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要经得起各种考验,再苦再累,哪怕是牺牲也要坚决完成战斗任务,为国争光,为人民争一口气!”2月17日清晨,我军火炮齐鸣,颗颗炮弹愤怒地射向敌阵,宣告还击战开始。卢愈铭紧捏拳头,严阵以待。
  17日下午6时进击命令下达,卢愈铭激昂地指挥民兵在雨夜中跟随炮三团在复杂的环境中打穿插。部队是轻装前进,以便快捷打击敌人,而民兵却要抬担架,扛弹药箱,挑其他军用品,以保证作战后勤。卢愈铭除了身负七八十斤重的弹药外,胸前还挂着一枝从越军那里缴获的 ,负担格外重。次日,路经越军12号高地时被阻击,民兵与部队失去联系,卢愈铭凭着多年的军事经验,巧妙与敌周旋,摆脱敌人的追踪,顺利地通过了敌-线,安全地跟上部队,而民兵无一伤亡。
  19日,部队继续打穿插,天气转冷又下着蒙蒙细雨。连续几天几夜的穿插大家已是人疲马累。这时,卢愈铭的胃病发作,压缩饼干等干粮吃不下去,只能喝几口生水。胃痛得钻心,卢愈铭冒着豆大的汗珠,捂着肚子顽强地跟着队伍前进。一天、两天过去了,他终于支持不住,虚晃了几下,倒在路旁草丛里。战友们把他扶起来,搀扶着他走。他说:“我还能走,别管我,不要影响部队前进。”他拣来一根木棍当拐杖,一路走一路呕吐。在三天三夜没有吃一口粮食的情况下,他硬是咬着牙,跟着部队一起不分昼夜地翻山涉水,穿越丛林。他那高大的身驱消瘦了,紫红的脸腊黄了,有神的眼睛深陷了。不少民兵眼看自己的连长病成这个样子,就硬拉他上担架,可他就是死活不依,同志们感动地流下了热泪。民兵指导员韦世奇担心他的身体坚持不了,向部队-建议把卢愈铭转回后方。部队-同意了。但卢愈铭坚持说:“祖国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没完成,战斗这样紧张,连里的事很多,我决不能离开,死也要跟随部队打到底!”卢愈铭的言行深深地感染着全连的民兵,在整体穿插过程中,无论是生病的还是负伤的民兵无一人叫苦叫累,斗志高昂,有力地配合部队的作战行动。后来,这支部队像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切断了敌人的逃路,打了一个个漂亮的胜仗。
  2月28日,我军对谅山的一个桥头和一个山头的两个越军据点发起总攻。转入作战阵地,战斗更加频繁和紧张。炮声隆隆, 声阵阵,民兵是部队战地后勤的保证者,送弹药、抬担架、挖掩体……事事紧迫,样样重要。卢愈铭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身先士卒,样样抢着干。可他毕竟身体太虚弱,又一次昏倒,被安置到连队旁一个稍为安全的地方。部队-命令他安静歇一下,但他躺不下来,他叫指导员韦世奇把连部指挥所移到他的住处,好随时参与作战计划和决策。部队首行长部署作战计划时,看到卢愈铭病成这个样子就犹豫了,不想多给任务。然而卢愈铭却主动请求,说:“为了胜利,只要有任务,我们连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使后勤完全满足部队作战的需要!”
  打穿插,钻入越军后方,我军大部队还在后线,造成穿插部队和民兵常常断粮。炮团-特地给病号卢愈铭送来面条调理身体,但每次都被他暗地里全部转送给其他有病的民兵食用,而民兵战友用罐头盒烧点稀粥送给他,催来逼去他才勉强吃几口。
  3月3日上午,部队命令卢愈铭率本连民兵乘车转移阵地,部队派来两辆汽车拉人,一辆由指导员韦世奇负责带领部分民兵乘车转移,编为车队前车,先走了。连长卢愈铭主动提出押后。当车队进入东溪至高平一线时,突然遭到越军袭击,公路两旁的山腰丛林里有3个越军火力点,同时向卢愈铭乘坐的汽车密集射击,司机中弹牺牲,车上47名民兵部分伤亡,汽车无人驾驶,轮胎被打穿后在倾斜。这时,座在驾驶室的卢愈铭已身中数弹,血流如注……危急关头,他想到转移还没达到目的地,必将影响到部队的作战计划;他意识到一车人还在越军火力范围内,情况危急!必须拼命突围!只懂得一点开车技术的他,把牺牲的司机安放一旁,吃力地用满是鲜血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对在车上的民兵大喊一声:“不要乱,我开车,死也要冲出伏击圈!”在他的指挥下,车上的民兵安定下来,迅速组织火力反击。他拼命开着坏了轮胎的汽车,艰难地冲出火力圈外两百多米。狡猾狠毒的越军集中火力专打“领头雁”,刹那间,又一颗 射中了卢愈铭的胸膛。车上30多名民兵脱险,继续踏上了转移阵地的征途,而卢愈铭壮烈牺牲了。
  战后,为表彰卢愈铭的英勇事迹,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广西军区为他追记一等功。1979年4月19日,广州军区授予他“民兵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同年(公元194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吕士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