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 > 南宁 > 横县人物

陆天桂


[公元1959年-1979年]
  陆天桂(1959-1979),1959年出生于广西横县苏安村一个农民家庭。壮族。他从小就受到革命英雄主义的熏陶。他的故乡解放前曾是一个英雄云集的革命游击根据地,很多革命前辈在和反动派斗争中光荣牺牲了,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篇章。他的父亲、老游击队员陆登珍就经常给他讲述革命前辈为了争取人民的翻身解放、自由和幸福,同反动派进行生死搏斗的生动故事。
  8岁那年的清明节,陆天桂的父亲用松枝扎了个花圈,带他一道上山为烈士扫墓。在烈士墓前默哀后,父亲对他说:长眠在这青山下的是中共横县地下党的领导人黎德均。黎伯伯为了解放苦难深重的穷乡亲,在和反动派搏斗中不幸被捕。敌人对他进行毒打,并用刀威逼,要他说出地下党的情况,可黎伯伯死也不向敌人说出半点情况。后来,凶恶的敌人把他-在板台上,在他的10个手指上钉上竹签。黎伯伯硬是咬着牙顶住,不在敌人面前低头。狼心狗肺的敌人又用刀把黎伯伯的肚子剖开,割下心肝,然后把黎伯伯的头砍下,拿去示众……
  年幼天真的陆天桂流着眼泪说:“黎伯伯说出几句话就可以死里逃生了,但他为什么不说呢?”
  “如果他说出几句话,就会有更多的同志被杀害。黎伯伯是为了党的利益,为了保护革命同志,用个人的痛苦去换取大多数人的安全和幸福呀!”
  自那以后,小天桂终于懂得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活在世上,就要像英雄那样,用个人的痛苦去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
  本村有一位烈属王大妈,她的儿子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眼下她年老体弱,生活需要人照顾。为使老人安度晚年,陆天桂每天放学后都替她打柴、挑水,像照料自己的亲妈一样。腊月的一天,王大妈病倒了,陆天桂请来医生诊断后,医生说要到10公里外的圩上才能买到药。陆天桂二话没说,拔腿就往圩上赶去。回来时,天不停地下雨,陆天桂宁可自己受淋,也不让药被浇。王大妈见到后心疼地说:“天桂,你为什么光着脚板,却把药放进胶鞋里去呢?”
  陆天桂说:“王大妈,药被打湿后可要失灵的呀,现在你病了,你吃下这药才能很快治好病啊!”王大妈心头一热,老泪横流。
  陆天桂在学校里学习好,办事说一不二,所以同学们都很信任他。在闲暇的时候,他经常召集一帮小朋友,来到村中的榕树下,听老人说书,讲英雄的故事。读小学4年级那年,他从课本上读了黄继光用身体堵敌堡枪眼的英雄事迹后,深受感动。一天放学后,他约陆镇安等几位同学,用竹杆制成几支喷水枪,在村边的荒坡上,用泥块搭起了个“敌堡”,然后叫同学们持水枪守在堡里,自己却束起腰带,冒着堡里喷出的水花,模仿黄继光向“敌堡”冲杀的姿势,心里想的是要做一个像英雄那样的人。
  1976年秋,陆天桂中学毕业。他怀着建设家乡、改变家乡落后面貌的宏愿,回乡参加生产劳动。当时,队里只种粮食,不抓多种经营,而且在这偏僻的山村里科学种田又没有得到推广。因此,粮食产量徘徊不前,社员的收入很低。面对这种贫穷落后的情况,陆天桂心想:科学种田,施肥改土;向山取宝,变石成财。他把自己学到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乡亲,和乡亲们一道科学种田,提高产量。他还大胆地向队里提出了烧砖烧瓦、开发矿源等靠山吃山的建议,使队里生产的门路多了,群众生活得到初步改善,昔日的穷乡僻壤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乡亲们都感慨地说:陆天桂给咱村里想了富裕之计,栽下了致富之花。
  陆天桂无论走到哪里,都给群众留下难忘的记忆。1997年春的一天,他患重感冒病倒在家,社员韦家振的女儿家里不慎失火,连声呼喊。他闻声迅速赶往现场,迎着飞卷的烈火踉跄地冲进屋中,把小孩救出后,又用盆把水泼向火心,扑灭了大火,保住韦家振100多根准备扩建新房的木料。群众的生命财产得救了,而陆天桂却被大火烧伤了。同年腊月的一天,村里的水库突然漏水了,乡亲们无不为天冷不能进行堵漏而发愁。水是农业的命脉啊!如不及时把漏洞堵住,来年的春耕势必要受到影响。陆天桂迫不及待地找来了几位壮实的后生,赶往水库。他们顶着呼啸的北风,光着膀子潜入透骨冰心的湖水,和寒流拼搏了半天多的时间,终于堵住了漏洞。陆天桂跟后生们一样,身体被冷水泡紫了,但他看到保住了水库,心中像灌满蜜糖似地甜透了。
  正当陆天桂满怀信心地建设家乡,和乡亲们描绘致富蓝图的时候,越南军队侵袭我边境的消息频频传来。每当他从报上看到这样的消息,总是怒不可遏地挥着拳头说:“他们太猖狂了,总有一天我也要去教训他们!”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他肩挎钢枪,投入了支前队伍的行列。出发前,乡亲们都对他说:“到了前线好好地干,狠狠地打,打出当年游击根据地的威风来!”陆天桂点头说:“放心吧!我决不会给壮族人民丢脸,一定要把杀敌立功的喜报给你们寄回来!”
  陆天桂自幼就立志做一名像英雄那样的人。眼下,越军不断枪杀我边境人民,他怎么不想杀敌立功呢!他的心早就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然而,对越自卫还击战已经打响3天了,陆天桂所在的民兵担架连还在猫耳洞里待命呢!火线上不断地传来边防部队攻克敌阵地的捷报,他真有点忍耐不住了。听着阵地上传来震耳欲聋的炮声,他恨不得变成了发呼啸的炮弹射进敌阵地。
  太阳西沉,夜幕徐徐下降。陆天桂回头远眺,朦胧的夜雾中,祖国的村庄和田野映入他的眼帘。然而,一个令人痛心的情景,仿佛又展现在他的面前:
  几天前,他和几位民兵来到一个洞顶滴水、洞底凹凸不平,没有半点阳光的山洞里看望避难的边民。在那阴暗潮湿的洞里,挤满了人,年老的大伯们都在地上躺着。一位大妈捧着一件血衣说:“是那帮没有人性的侵略者,把我那个在井边玩耍的孙子打死了。民兵同志啊,你们可要严惩这帮强盗,给我报仇啊!”一位10来岁的小女孩走上前来,拉着陆天桂的手说:“民兵叔叔,侵略者把我们的学校炸坏了,叫我们怎么学习呀!”说着,大妈和女孩都流下泪……
  泪水湿透了边疆人民的衣裳,也湿透了支前民兵们的心。民兵们满腔愤怒地说:“他们简直不让我们边疆人民搞生产!”“他们真想把我们边疆人民毁灭干净!”“他们太残忍了!”……
  在这以后,他上战场杀敌的心情更急切了。而现在只闻枪声,未能上阵,怎不叫他心急如焚呢!
  “请战去!”身边的陆静安再也按捺不住,大声提议。
  “再耐心等等吧,任务很快就会下达的。”陆天桂强忍着急躁,安慰战友们说:“在前线,可不能像在家里那样随便呀,我们面对凶残的敌人,一定要有铁的纪律,听从指挥。”
  任务终于下达了。上级命令他们火速往339高地运送弹药,配合九连作战。陆天桂和民兵们扛起弹药箱,像离弦的箭飞出猫耳洞。
  夜深了,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连绵的群山像罩在黑幔帐里。民兵在雨雾中艰难地跋涉,穿过了茂密的森林,又走进满带勾刺野藤的灌木丛。陆天桂走在队伍的最前列,为战友开辟通道。有时猫着腰走,有时跪着爬,一手扶着肩上的弹药箱,一手把挡住通道的野藤拉开,手被野藤割伤流血了,他半点不哼,硬是一个劲地前进。
  再过一个山坡就要钻出木丛啦。这时细雨飘飘,泥土油滑,疲乏的陆天桂脚跟一闪,右脚的军鞋掉了,他趔趄几步,幸好一棵大树挡住了脊背,才没有滚下坡去。这时,被踩掉的石头向坡下滚去许久才听到回声。
  走在后面的陆镇安听到弹药箱的撞击声,快步追了上来。
  原来走了大半夜,大家还不知道陆天桂扛了两箱弹药:“来,给我一箱,让我替换你一下,陆天桂微笑着摇摇头,把陆镇安推开,然后擦脸上的汗珠,打着赤脚,又向前走去……黎明时,民兵们终于把弹药送到了目的地,交给正在攻打339高地的九连指战员。“军饷”一到,战士们的情绪更高了。阵地上硝烟弥漫,弹片纷飞,枪声、手榴弹的0声响个不停。
  下午,部队奉命撤下来待命,打算在次日6点钟前拿下这个高地,为大部队挺进谅山扫除障碍,开辟通路。
  为了不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这时,连-决定派出战斗小组不断袭扰敌人。
  陆天桂觉得这是参战的好机会。于是,他去请战:“指导员,让部队的同志休息休息吧,袭扰敌人的任务交给我们民兵!”
  指导员一看,站在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魁梧、两眼炯炯有神的民兵战士。他想,民兵们连夜跋涉运送弹药到阵地,够辛苦了,也该休息一下。于是,他对陆天桂摇了摇头,把袭扰敌人的任务交给了一班长和两名战士。
  正当陆天桂请战不成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他看到战士们的嘴唇都干裂了,有些还摇摇空水壶,吃力地嚼着饼干。
  陆天桂焦灼不安地看着,心想,我不能直接参加战斗,就去找水给战士们喝,这也不是为了战斗的胜利吗?他眼珠一转,便从几个战士手里抢过七八个水壶,飞步奔下山坡。
  “轰轰!”越军的两发冷炮在峡谷里猛然0,几棵大树连根拔起,在寂静的山谷里发出“喀嚓喀嚓”的断裂声。
  陆天桂伏在一个小土坎上,等0声刚停,便一跃而起,弯着腰,沿着山脚,拨开低矮的草木丛,竭力寻找水源。可是,整个山谷几乎都找遍了,连一点水的痕迹也没有找到。
  难道就这样空手而回吗?不能!又饥又渴的战士们夜里还要战斗啊!想到这里,他紧了紧裤带,又继续细心地来回寻找。突然,微弱的流水声隐隐约约地传来,陆天桂循声找到一壁岩石下,只见泉水不断地流着,他那一直紧绷的脸才露出了微笑。
  敌我双方一场殊死的拉锯战正在激烈地进行。敌人的炮火猛烈,我们冲击的一些战士倒下了。
  “指导员,让我们也参加战斗吧!”陆天桂憋不住了。但是,指导员指挥战斗顾不上回答。陆天桂站在旁边就三番五次地要求,指导员这才点了点头。
  陆天桂果断地抽调了18名民兵投入战斗,由他带领3名民兵,直插主峰山腰,配合正在那里战斗的一班长偷袭主峰上的敌指挥所,其余14名民兵跟随九连正面攻击。
  陆天桂战斗小组凭借夜幕掩护,灵活地从右侧2号高地摸索前进。他们悄悄地往上攀行的时候,陆镇安踩翻了一块被炮弹炸松了的石头,石头滚了下去。敌人如惊弓之鸟,猛然开枪射击,子弹不断地在陆天桂他们身旁掠过。民兵们因敌火力密集不能前进。陆天桂顺手抓起一块石头扔到左侧,石头往山下滚,愚蠢的敌人立即转移火力。他们摆脱了敌人的火力,巧妙地向右迂回,摸上山腰,和一班长会合了。
  一班长指挥着这个由战士和民兵组成的战斗集体,悄悄地向山顶的敌指挥所插去。当他们前进到离敌指挥所只有几十米远的时候,意外的情况发生了:侧翼一个暗堡里的敌人发现了他们,轻重机枪猛然开火,严密-了他们前进的通道。
  战士和民兵立即改变战术,变偷袭为强攻。霎时间,几支枪同时射击,但是,由于地形的限制,他们的火力仍然没有压倒敌人。
  “我去炸掉它,你们掩护!”一班长对陆天桂说着,便拿起几颗手榴弹翻身滚进草丛,向前扑去。但是,由于敌人机枪仍在疯狂地射击,一班长接近不了敌暗堡。
  陆天桂想,要攻下敌指挥阵地,就必须让一班长尽快甩开敌火力网,把这个钉子拔掉。怎样才能使一班长摆开敌火呢?”暴露自己,把敌火力引开!”陆天桂拿定主意,就端起自动步枪,“叭叭叭”几个点射后,跃身朝另一个方向冲去,只身暴露在敌堡前。敌人发现猛虎般向前扑来的影子,便集中火力向陆天桂射击。就在陆天桂引走敌人火力时候,一班长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敌堡前,向敌堡投进了几颗手榴弹。
  “轰隆!轰隆!”在震耳欲聋的0声中,敌堡变成了哑巴。
  枪声一停,陆镇安飞步向前,一把抓住陆天桂的手,关切地问:“受伤了没有?“没有。”陆天桂微笑地摇摇头,若无其事地指着衣服说:“就这儿烧了个窟窿。”
  天将拂晓,为了争取时间,战地上这个由战士和民兵组成的战斗集体,又分开了,班长和陆天桂各自带领一个小组,兵分两路左右夹击,逐步靠近敌指挥所的暗堡。
  狡猾的敌人发现了他们,暗堡里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陆天桂和一班长各自带领的小组密切配合,一攻一守,顽强地同敌人战斗。班长带领两名战士向敌堡里投出了几十颗手榴弹。但是,敌人的火力还是把他们压得抬不起头来。他们正要改变打法,跃出土坎,突然又被一阵火光吞没了。一位姓黄的战士双腿被打伤,用纱布包扎后,蹲在坎上,继续向敌堡投掷手榴弹。另一位姓梁的战士,手、腿都被弹片击伤,仍忍着疼痛,继续紧握机枪,向敌堡扫射。
  陆天桂卧在荒坡上,紧张的战斗使他无法和同志们联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他记不清打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手里的自动步枪子弹已经打完了。于是,他把自动步枪放在一边,拿起手榴弹继续向敌堡掷去。他越打越起劲,根本不顾子弹在身边的泥土里乱钻、乱跳,而是仰着头、叉开腿,把一颗颗手榴弹向敌堡轮番投去……
  就在这时,担负正面攻击任务的同志用火力支援他们来了。趁着空隙,陆天桂纵身跃到离他不远的陆镇安身边,急切地问:“怎样?”陆镇安迟疑地说:“好像一班长他们受伤了。”陆天桂来不及多问了,拉着镇安和另外两名民兵说:“快,我们到一班长那边去!”
  两名战士受伤后,班长独守一方,向敌堡打了很多枪。后来,他也负了重伤。陆天桂一看,一班长和另两名战士的伤势都很重,不能动弹了,情况非常危急,使他来不及多考虑了。他对陆镇安和另外两名民兵说:“你们把一班长他们背下山去。”陆镇安说:“那你呢?”“我去炸掉它!”陆镇安指着敌堡说:“你一个人怎么能……”“镇安啊,我们要为整个战斗的胜利争取时间,把自己的一切献给祖国!”他激动得握着陆镇安的手又说:“请把我的入党愿望转告党组织。”说完,便拿起手榴弹,弯着腰,利用草丛和土堆敏捷地向敌堡冲去……
  陆天桂在弹雨中穿行,身中数弹,昏迷过去了,不久,又在昏迷中苏醒过来。他咬着牙,猛地将双手往地面一撑,想使右腿往前靠拢,再次站起来冲锋,可是,右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不听他指挥了。他的腿鲜血直流,疼得钻心。他用手拼命拉着面前的草根,艰难地移动身体,爬呀爬呀,实在支持不住了,喘了口粗气又继续向前蠕动。……离地堡只有几米远了,他正想竭力向前扑去,可剧烈的伤痛又使他昏迷过去了……
  “突突突”,一阵猛烈的机枪声把他震醒了。他使劲睁开眼睛一看,敌指挥堡里喷出一道火舌正向峰下扫去……
  蓦地,陆天桂用尽全身力气一跃而起,迎着敌指挥堡喷出的火舌扑去……
  就在这时,雄壮的冲锋号响了,我英勇的边防部队向339高地发出了排山倒海的攻击。战士和民兵们高呼:“为烈士报仇!”的口号,旋风般地卷向主峰,一举夺下高地,全歼守敌,为大部队向谅山挺进开辟了通道。
  战斗胜利后,九连的指战员和民兵们来到敌指挥堡前,沿着地上一道5米多长血迹,默念着陆天桂的名字。陆天桂扑倒在离敌堡只有几步的地方。
  战友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安放好烈士的遗体,用布轻轻地抹去烈士身体的灰尘,盖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乡亲们在横县苏安村的山路边安放了一个精心制作的大花环,花环的周围簇拥着雪白的花朵和绿色的松枝,像浓香的兰花一样,引来无数的彩蝶。方圆几十里的人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手里捧着鲜花,络绎不绝地来到花环前献花,默默地伫立,依依不舍地离去……
  为表彰英雄的不朽功绩,-授予陆天桂“民兵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记功令说:陆天桂在同登外围的339高地战斗中,不畏敌军的枪林弹雨,在右腿被打断的情况下,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迎着敌指挥堡喷出的枪火扑去,壮烈牺牲,荣立一等功。
  中共横县县委决定:追认陆天桂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英雄的亲友和乡邻们都怀着深深的敬意和思念的心情,热烈地赞颂英雄的一生。
  (周彩运谢立肖)
  [以上内容由"雨泉"分享。]


同年(公元195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兰相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