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云南省 > 保山 > 昌宁人物

鲁道源


[公元1898年-1985年]

  鲁道源(1898—1985) ,中国国民党陆军中将,云南昌宁人,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后历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等职。抗战期间,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八军新编第十一师师长、第五十八军副军长及军长,积极参加抗战。抗战胜利时,在南昌接受日军投降。抗战胜利后,任整编第五十八师师长、第十四绥靖区主任、第十一兵团司令官兼武汉守备区司令等。1949年率残部退入越南。1952年赴台湾,任-防部中将参议、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等。1985年3月12日病逝。
  早年经历
  1915年1月进入云南讲武堂学习,专业为军事参谋专业, 1920年1月毕业,因成绩优异留校任少尉, 1921年8月转任部队中尉,后以晋升至上校团长, 1928年1月调升为陆军少将兼旅长,时年仅30岁,为当时最年轻的少将。鲁道源东征西战,功绩卓著,上级赏识所致也。后中央重整军旅,鲁道源被中央军事委员会任命为师长。
  长沙会战
  1937年7月7日,抗战全面爆发。8月,南京国防最高会议,龙云组建六十军出征。1938年7月汉口最高军事会议,龙云再组建五十八军出征,下辖新编第十、十一、十二计三个师。军长为孙渡,鲁道源任新十一师师长。1938年8月1日,在数万民众的欢送下,五十八军浩浩荡荡出云南。
  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寇以为夺九岭有如囊中取物,但再次战败。1941年元月四日,日寇以步炮联合约二联队的兵力,大举进犯九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电告五十八军军长孙渡,命令副军长鲁道源立即赴前线督战收复九岭,并授予生杀大权。旧疾复发的鲁道源抱病于元月七日午夜冒风雨出发,仅带高级参谋一人,卫士及通信兵各一排,步兵一营。九日下午五时,鲁道源到达夏家洞,立即部署-,严命部队“只进不准退”。十一日九岭重归中国军队手中,鲁道源即题词“立马九岭”。中央社一月十三日发出战讯:西瞰洞庭,茫无涯际;北望武汉,原野苍茫。敌军争夺此处山头,已有二次,前年长沙会战时为第一次,今为第二次。敌纠集一万五千余之兵力,于一月六日起向我九岭包围,欲将其通城外卫线扩展至九岭。当敌猖獗进犯时,我左翼之黄岸市、保定关,右翼之阳台尖、雪堂岭均被敌窜扰。九岭前进少数据点因地形突出,我军乃主动转进。九日起我军实施全面歼灭战,至十一日将敌各个击破,不仅将进犯两翼之敌军驱逐尽净,九岭正面各前进据点,亦悉复旧观……以沿途所见敌之尸体与伤兵,再证以俘虏供状,证明敌此次进犯,死亡至少在三千以上。
  1941年秋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寇倾十二万以上兵力,企图一举夺取长沙。鲁道源奉命转战,于大云山、汨罗江、新墙河之间,或迎击、或尾追,多有斩获。鲁道源以豪迈心情,写出了《二次长沙会战即景》:“强渡新墙可奈何,汨罗江上又挥戈。锥形突进成功少,剪式夹攻胜算多。云晴两湖日鬼哭,风传三岛月婆娑。浏阳烟雨岳阳外,洒遍洞庭水不波。”记者即诗相和:“二次图湘奈我何,高唐重奋鲁阳戈。三军用命民同敌,一将功成得道多。幕阜山前催战马,新墙河下舞婆娑。雨过天青云烟扫,秋水洞庭夜不波。”
  长沙以北,有座绿莽莽的影珠山。民谣说:“影珠山,离天三尺三,人要低头过,马要卸却鞍。”影珠山阻击战是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关键战役。1942年1月4日,进攻长沙的日军在中国国民党守军的顽强抵御下全线溃退。影珠山是日军溃逃的唯一退路。蒋介石严令影珠山守军:“务须阻止、切断敌军退路,如敌从某军正面逃走,即将其军 毙!”固守影珠山的是五十八军和二十军。增援的七十三军、第四军和二十六军担任由北向南堵击日军的任务。此役几乎全歼了日军第3师团、第9混成旅团以及制造-的第6师团,共毙敌三万三千九百余人,缴获战马千余匹和大批-、弹药及辎重。其中五十八军歼灭日寇万余人,但国军将士也多壮烈牺牲。鲁道源特建烈士纪念碑一座,并作《影珠山烈士碑歌》:“君不见三次长沙会战兮将匝月,顽敌惨败兮如豺豕之奔蹶。又遭我福临铺之堵击兮,如障狂澜而无阙。敌作困兽之斗兮,乃大战于影珠山之岩穴。云密密兮天雨,雪风怒号兮声悲切。血肉横飞兮,炮火掀天而狂热。前仆而后继兮,嗟我战士之英烈。鏖战七日兮,弹尽而粮绝。乃白刃以肉搏兮,齐冲锋而浴血。敌终不支兮,竟被我一鼓而歼灭。尸骨枕藉兮,既盈万而纍百。俘获无算兮,振国威之赫赫。冀死事之不朽兮,爰作歌以记石。”鲁道源又筑万人冢,尽收敌人尸骨葬入。
  收复常德
  1943年12月3日半夜常德失守,仅剩师长余程万率200多人突围。12月4日,五十八军赶到沅水南岸常德 战场。12月6日中国军队开始总-常德,五十八军担任正面主攻。鲁道源将指挥所移至何家冲。九日清晨新十师属部追击退往石公庙之敌,新十一师32团主力向常德攻击前进,并令占领南站之部受炮火掩护强渡过江,协攻常德。十二时许,国军冒死力战,奋勇突入常德城。败退之敌会合增援部队,在飞机掩护下向常德西北门猛力反扑。窜入城内之敌与我短兵相接,三小时内双方死伤奇重,国军于下午四时许-退出。形势严重,鲁道源当即命新十一师主力漏夜渡河增援。十日,鲁道源下达手令:“子夜之前仍不能肃清常德之敌,指挥官提头来见!”十一日,新十一师一面稳定阵地,一面准备夜间攻击:派部分兵迂回常德城西北地区攻击敌左侧背,主力则由东门向正面之敌攻击。新十师属部进至南站,攻上下南门。此时,日寇主力分批撤离常德,尚余残部是顽敌,与进入常德的中国军队进行拼死巷战。面对此情此景,鲁道源感慨万分,即写诗记道:“儿郎对对武陵围,血肉霜风向北飞。城破负廓犹巷战,问他倭虏几时归?”十二日拂晓,常德终于收复。鲁道源骑着日本战马进城。街道冷月如霜,耳边寒风呼鸣,倾颓破败的墙屋间,满目敌人骸骨。他即兴赋诗:“动地惊天泣鬼神,军称长胜克名城。月明江畔朔风起,似有嗷嗷倭寇鸣。”国民政府授予鲁道源三等云麾勋章。
  南昌受降
  1945年8月26日,中国战区划为16个受降区。江西为第五受降区,薛岳为受降主官。31日薛岳向日本第十一军司令官笠原幸雄中将发出了备忘录,限令在南昌、九江地区所有日军停止一切抵抗,办理投降事宜,并指定鲁道源代表他到南昌受降。1945年9月14日在南昌中山路中央银行举行受降仪式。这里曾是日寇宪兵队驻地,是残杀中华爱国志士的魔窟。鲁道源选择在这里受降,是要洗尽民族的奇耻大辱。9时30分,肃穆、隆重而简单的签降仪式正式开始,由中正大学教授黄辉邦担任日语翻译。在悠扬、激越的军乐声中,鲁道源步入了受降官主座。他身着中国军队将领的中山式制服,脚穿黄色的长统马靴,胸前佩戴各次战役获得的勋章,腰间武装带挂起中国“军人魂”小剑。笠原幸雄低头把一长一短两把佩刀(长为指挥刀,短为剖腹剑)捧呈给鲁道源。司仪宏亮地喊出“呈递投降书”。鲁道源接过笠原立正鞠躬呈上的投降书后,对笠原等进行简短训话。鲁说:“深盼自此庄严之时刻以后,由过去流血中产生更完美之世界,以信义谅解为基础,同致力于和平光明之大道。”其和缓之词是按蒋介石战后广播“以德报怨”的调子拟定的。言毕,鲁道源当场口赠降者两句诗:“八年一觉侵略梦,赢得屍灰半袋归。”当晚,鲁道源以私人身份召见笠原幸雄,问他有何感想。笠原幸雄沮丧地说:“我来华之前,在东京盖了一栋小洋房,满植樱花。美国空军轰炸东京,房子和樱花同时都毁了。我的军人生命也跟着樱花凋谢了。”鲁问笠原幸雄白天交刀时为何掉泪?他说:“我的家族是有800年历史的幕府将军家族,这把佩刀是祖传下来的。交出它,我家族800年的武士道精神不复存在。如不是要回国向天皇交代,我已切腹。”笠原幸雄没有剖腹,他的一位部下却在南昌中正桥头下面摆一香案,跪拜东方后剖腹 。听后鲁道源有些愕然。他实在无法理解:烟花般灿烂的樱花,为何要附身军国主义?
  败退台湾
  1949年7月,鲁道源任国民革命家第十一兵团司令兼五十八军军长。李宗仁任命鲁道源取代卢汉云南省主席。但尚未到任,局势骤变,卢汉反戈。河南省主席张轸劝鲁道源步卢汉后尘,他以“忠臣不侍二主”为由予以拒绝。共产党军四野第43军副军长的李作鹏曾说,他指挥最为得意战斗之一,就是率43军全歼鲁道源和张淦兵团。1949年11月,国共粤桂边战役打响。11月28日午夜,鲁道源逃到广西玉林。29日上午,玉林政要名流接到一张请柬,说十一兵团司令兼五十八军军长鲁道源莅临本县,于下午4点在吉星楼宴请各位。那吉星楼是当年李宗仁交际玩乐的场所。没想到宴席还没开始,北流方向传来共产党军的隆隆炮声。鲁道源慌忙驾车逃去。赴台湾后,一段时间鲁道源家过得很苦。鲁道源的座椅背后墙上几十年挂着一副对联:“文臣不爱财,武将不惜死。”横联是“则天下太平矣”。鲁道源一生廉洁,到台湾时一贫如洗,1985年因病逝世。


鲁道源相关
经历历史事件:
长沙保卫战 (公元1939年--公元1942年)
南昌会战 (公元1939年)

相关院校: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锦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