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 > 安阳 > 林州人物

栗振林


[公元1931年-1952年]
  栗振林,乳名栗全德,1931年3月生于河南省林县(今林州市)南关村一贫苦农民家庭。他聪明伶俐,深得父母喜爱,省吃俭用送他读了几年书。
  栗振林的少年时代,正是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的阶段。栗振林参加了村里的儿童团,积极站岗、放哨、查路条。他还参加侦察敌情,给八路军送情报,为八路军消灭驻林县的日军做出贡献。由于完成任务0,栗振林被推选参加了林县抗日民主政府举行的全县儿童团事迹报告会。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又发动了全面内战。1947年春节过后,林县人民政府发动了扩兵运动,号召全县广大适龄青年应征参加八路军,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栗振林毅然告别新婚妻子参军。
  新兵在林县下申街村经过短期军训,就被分配到正规部队。栗振林被分到了太行五分区第五十三团一营机炮连当战士。他们的任务主要是剿匪和保卫解放区,有时配合大部队作战。经过几个月来的战斗锻炼,他们的军事作战能力有了较大提高。
  1947年8月15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在河南省清化县(今博爱县)王卜昌广场成立,栗振林所在的部队被编入第二十九旅第八十一团。第九纵队成立后,栗振林随队挺进豫西,会师平汉线,两克洛阳,转战中原。
  1948年2月,经受了战斗考验和新式整军运动的洗礼,栗振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11月份,淮海战役开始了。
  在淮海战役的第一个阶段,已任团部警卫员的栗振林经常是彻夜不眠。由于战争的需要,他既是警卫员、通信员,又是秘书、担架员和战斗员。看到敌军一大批一大批地被消灭,他兴高采烈;可看到前方自己部队不断减员,他又很心疼。
  战役进展得酷烈而迅速,第二阶段的战斗即将开始。为了补充火线兵员,栗振林又重回第八十一团机枪连并担任副班长。由于在淮海战役的突出表现,栗振林担任了班长。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1949年3月1日,栗振林和战友们在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巨幅画像下举手宣誓。第二十九旅这支太行山上成长起来的人民子弟兵,这时已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第十五军四十五师了,栗振林所在的第八十一团编入第四十五师的一三五团战斗序列。
  伴着战斗的鼓点,栗振林随部队跨过了长江,驰骋于江西,进击在闽北,长驱直捣南粤,围歼白崇禧集团于广西,经历大小战斗三四十次,他被纵队评为模范共产党员。
  1950年,栗振林又参加了黔西剿匪战斗。他在织金县勇擒匪首王道元,部队党委给他记了甲等功;又因他在发动群众,挖掘潜匪、恢复红色政权的突出表现,评为三等功臣。
  1951年3月15日,栗振林所在解放军部队,正式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第十五军战斗序列。1951年3月30日16时,志愿军第十五军一三五团跨过鸭绿江大铁桥,栗振林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征程。
  入朝后,栗振林所在的部队从北一直进军到朝鲜南部,4月19日东渡临津江,21日直抵汉城附近的梅谷里,参加了第五次战役。
  5月21日,五次战役胜利结束,志愿军歼敌900余人,击落击伤敌机18架。这是入朝以来,栗振林参加的第一个大战役,大大鼓舞了他们的士气。不久,上级任命栗振林为一营三连一排副排长。
  第五次战役后,部队向朝鲜北部撤退。由于入朝后南进迅速,志愿军后援一时接济不上,栗振林他们在生活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这天黄昏,栗振林排撤到一个山地,连续几天的饥渴使几个战士病倒了。看着嘴唇干裂起泡,一张嘴满口是血的病员、彩号,栗振林心痛极了。他和排长以及秦金榜几个班长商量对策。
  秦金榜说:“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吃的喝的就是办法,前两天,我渴的都和几个战士喝起了马尿人尿。可哪里还有尿啊!”
  栗振林知道,他们这支钢铁部队已经经受了常人所不可想象的极限。然而,为了胜利,还是要喝水,要吃东西啊!于是,他们决定,由排长负责驻营工作,栗振林等几个战士分头找生存的东西。
  秦金榜跟着栗振林,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夜行,找了半个时辰,连一间民房都没找到。
  “唉!”秦金榜叹了一口气,“副排长,怎么连鬼影子都没有?坐下歇歇再说吧!”说着,秦金榜一0坐在一块大石上。
  栗振林好像没听到,看着前方发愣,嘴里喃喃着:“房子……房子……”
  秦金榜一听,神经质地站起来:
  “在哪儿?在哪里?”
  借着微微的星光,秦金榜向前方看去,不看则已,一看,把秦金榜也喜坏了:“副排长,真是的!”
  两人来了劲儿,一口气来到这“房子”跟前,一看,哪是什么“房子”,是个帐篷!他们慢慢地、蹑手蹑脚地进了帐篷,朝里瞧了瞧,里边一个人也没有,但却有几床美式军用被褥。于是,两人翻腾了起来,结果,底朝天了,什么也没有,真是失望极了。
  走出帐篷,俩人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迈腿到别处寻,栗振林的脚下踢到了有点沙软的土堆。
  “这土怎么有点软?”栗振林弯下腰用手刨了刨:“就是土松!”这下肯定了,他招呼秦金榜,两人一起刨起来,刨着刨着,一个纸箱露出来,两个、三个纸箱相继露出来。
  栗振林先把第一个纸箱搬出来,撕开口,探手一摸:“哈,是好东西!”
  这下,秦金榜也过来看:“可真是好东西,尽是些美国罐头、饼干、水果之类。”
  两人一前一后,各扛着一个纸箱回到营房。战士们听说栗排长找到了吃的喝的,都喜滋滋地围拢来看。接着,栗振林和几个战士再次来到帐篷的土堆旁,把所有战利品扛回宿营地。
  1952年4月11日,一三五团奉命到达朝鲜江原道金化郡五圣山接替志愿军某部二三一团阵地,防守上甘岭5377、5979高地,制止美军正面进攻。这时,栗振林被任命为一营三连的排长了。
  从4月中旬接防以来,栗振林带领全排坚持积极防御的方针,构筑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尔后利用坑道把斗争焦点推向敌前沿,开展攻心战术、小分队奇袭战术、冷枪杀敌战术。6月16日,三排五班的陶兴义班长还带领三个战士在七号阵地设伏,歼敌41人,创造了阵前伏击以少胜多的范例,大大鼓舞了全排将士。
  10月14日4时30分,美李(承晚)军发起了所谓的秋季“金化攻势”,各种口径的大小火炮,向上甘岭地区发射出密集的炮弹,地面空中用无数条火舌组织成火网,企图把志愿军消灭。
  15日18时,硝烟和晚霞混作一团笼罩着五圣山,时紧时松的炮火在上甘岭上叫嚣。栗振林带着一排从无名高地出发,冒着炮火全速前进。12分钟后,他们顺利到达上甘岭主峰后侧,静静地等待战机。
  19时,掩护预备队冲锋的志愿军炮火一阵急袭,对敌阵地构成巨大威胁。
  “同志们,夺回七号阵地,为死难烈士报仇!”接近敌50米左右,栗振林指挥着全排发起攻击。
  一排的火力从天而降,压制得美军没有还手之力。栗振林端着冲锋枪狠狠地扫射,十几个美军立刻毙命。跟着排长冲杀在前的先头班也一下子全歼了30多个美军士兵。乘胜追击中,他身体一趔趄,觉得腿部热乎乎的。他知道,腿上挂彩了。
  “时间就是胜利!”他咬着牙,带头冲杀过去。经过20分钟的激战,美军丢下了一个排的尸体,向八号阵地狼狈逃窜。
  七号阵地美军失守,引起相邻八号阵地的守敌大为恐慌,连忙组织火力负隅顽抗。
  美军的火力很猛,又有几个战士牺牲了。
  “不能这样无谓的牺牲!”栗振林冷静地观察着敌情阵势,把副排长叫过来,耳语了几句。尔后,一排的火力顿时停住。
  八号阵地守敌见打了一阵没有了目标,也静下来喘息。才喘了两口气,志愿军阵地又发出猛烈的火力。
  这个当儿,栗振林已带着两个班向侧翼迂回,副排长指挥火力掩护着他们安全转移。
  八号阵地的美军火力越来越猛,突然,“轰轰轰!”十几颗手榴弹在他们阵地爆响,美国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
  “冲啊!”美军头脑还没清醒,栗振林已带着战士们掩杀过来,与此同时,副排长也从正面带队夹击。八号阵地美军防线崩溃,连忙寻机败退,但是一排没给他们留下机会,一场白刃拼杀把美军留在了阵地。
  占领了八号阵地后,栗振林眺望兄弟部队战斗之处,见三排反击的四、五号阵地已收复。“不能让敌人有丝毫的喘息”。他告诫自己,带领一排向三排的接合部六号阵地出击。又是一阵剧痛,他的腿部再次负伤,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落。
  “排长负伤了,把排长抬上担架!”
  “是什么,擦破点皮怕啥?都跟我冲上去,斩断敌人退路!”他推开担架员的手,一趔一趔地向前冲去。
  一个多小时的激战过去了,六号阵地亦被志愿军占领,至此,5377北山高地的几个表面阵地全部收复。
  上甘岭上,出现了短暂的相对宁静。栗振林知道,这是即将来临的又一场大战的开始。他拖着伤腿,走走,爬爬,利用战斗的间隙,巡视着一排坚守的八号阵地,告诫同志们准备迎接美军的反扑。
  一刻钟过去了,一阵猛烈的炮火为美军新的一轮反扑打气助威。在八号阵地接敌前沿,美军两个连的兵力疯狂扑向栗振林排。
  “好家伙!”看着涌上来的美国兵,栗振林夺过一个战士的卡秋莎机枪,喝道:“给我当副手!”
  一大片一大片的美国兵倒下,剩下的连滚带爬退了回去。“排长真行,打的太好了!”当作机枪副手的机枪手忍不住连声叫好。
  经过又一轮猛烈打击后,又有一个短暂的战斗间隙。八号阵地已到处是弹坑,稀稀拉拉的还点缀着一些烟火。栗振林柱着一节短枪,一瘸一瘸地检查着阵地。严峻的现实摆在这个指挥员面前:一排战友亦伤亡很大,弹药严重不足,阵地上只有三人能坚持战斗。看着看着,这个钢强汉子扑簌簌滚下几滴眼泪,他扭头咬牙切齿地怒视山下:“龟孙,你们等着吧!”他动员所有能动弹的战士们多准备0弹药,再打美军一个有来无回。
  透过阵地的烟火和远处的照明弹的亮光,战士们看到栗排长头上军帽没了,额角的血也干了,裤子上有几个洞,走起路来,瘸拐的更加厉害。就这样,这个要强的汉子还带头寻找弹药。在他的身旁,堆积着找来的40枚手雷和两夹卡宾枪子弹。挂彩的伤员,这时也激发起保卫阵地的决心。
  一会儿,山下黑压压的美军又冲了上来。
  “同志们,你们还记得营教导员赵鹤文那句话吗?‘对敌人要恨,对自己人要亲’。现在,祖国人民,朝鲜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只有狠狠地打击敌人,才不愧是毛主席的战士!”
  又是连续打退了美军的两次进攻,然而,阵地上,只有栗振林在坚持着战斗。他拖着重伤的腿,顽强、沉着地在阵地上爬来爬去,隐蔽伤员,集中弹药,观察敌情。
  不知是什么时辰了,栗振林转眼向阵地四周望去,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见无处传来美军叽哩咕噜的叫喊声。他把衣服撕作布条,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喷着怒火的双眼,注视着山下的动静。
  山下的美军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向山上慢慢爬来。栗振林大吼一声,向敌群掷去两枚手雷,又炸死炸伤了一大片,吓得侥幸的美军连忙卧倒一动不动。
  稍稍停动,美军又蠕动着上来。栗振林用手雷机智地向不同方向上来的美军掷去,弄的美军不知山上还有多少中国人,不明不白地丢下一具又一具尸体。
  正当栗振林准备再次打击美军的时候,头部一阵昏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责任心,还是潜意识,一会儿,栗振林又顽强的苏醒过来。
  这时,美军指挥官嘶哑着嗓门,催促士兵冲击八号阵地,美军一步步向阵地逼近、逼近……
  栗振林看看身边,只有一枚手雷了。他意识到为祖国为朝鲜人民献身的时刻到了。他把仅有的这枚手雷拔掉保险针,握在手里,和牺牲的战友卧在一起,装作是一具死尸。可这时,他俯地听到八号阵地后一支队伍在行动,而且听着熟悉的苏式冲锋枪响。他惊喜地差点叫起来:“对,是二排他们接应上来啦!”
  20多个美军士兵爬上了山头,弯着腰,鬼鬼崇崇地搜索着,前进着,与栗振林的距离也在接近……突然,栗振林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猛地从地上跃起,滚入了敌群。
  栗振林倒下去了,而12个美国鬼子也魂散异乡……
  1953年4月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为栗振林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二级英雄”光荣称号。
  1953年12月下旬,中共林县县委,林县人民政府在县城召开万人大会,隆重追悼林县的优秀儿子栗振林烈士,并将烈士出生的县城南关街道命名为“振林路”。
  1994年,林县撤县设市后,林州市政府又把烈士生前居住区命名为“振林区”。
  1998年,中共林州市委、林州市人民政府又投资在市烈士陵园雕塑汉白玉烈士遗像,建造了“栗振林烈士纪念馆”。
  (魏俊彦)
  [以上内容由"wsl_xycn"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淮海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3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2年)去世的名人:
冉隆发 (19301952) 战斗英雄 重庆酉阳

下一名人:苏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