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 > 邯郸 > 广平县人物

李耀光


[公元1913年-1949年]
  李耀光,1913年出生在河北广平县一个偏僻的小村庄。7岁时入私塾读书。14岁时,考入广平县立中学,在这里李耀光只读了一年多书。16岁时,家里实在无钱送他继续上学,不得不辍学在家种地。那些年的河北广平地区,连年闹旱灾、虫灾,庄稼有种无收。1933年春荒时节,李耀光随父母逃荒要饭到了山东省鲁南地区,在深山沟边搭了个草棚,开垦荒地种上庄稼,农闲外出讨饭。悲惨流浪的叫化子生活,促使他要找一条走出苦海的路。1938年春天,李耀光挥泪离开相依为命的父母,参加了八路军,编入第一一五师第三三四旅第六八八团当战士。在部队的培养教育下,他于当年12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经过战火考验,使他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入伍的第二年就当排长,不久任连长、营长、副团长,后来挑起了主力团团长的重任。
  1949年春末,国民党政府拒绝和谈。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毛主席“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以破竹之势,攻占了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以及上海杭州武汉南昌福州太原西安等重要城市。蒋介石急忙拼凑川、黔、康、滇境内的国民党残余军队,建立以胡宗南集团为骨干的所谓“西南防线”。
  为迅速歼灭国民党反动武装,解放西南各省,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等部队,奉命向西南进军。李耀光所在团,4月参加渡江战役和向浙赣之敌实行千里追歼后,于7月上旬,奉命移至江苏溧水县地区厉兵秣马。
  8月中旬,李耀光率第一○○团随第三兵团主力,从南京浦口站乘火车沿津浦铁路线北上,经陇海线西进,佯示由陕入川的姿态。到达郑州后,转平汉路线南下,至湘南集结待命。
  在津浦路线上,火车经过的城镇大小车站,子弟兵们都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工人、农民和学生端着热水要指战员们洗脸,并送来馒头、鸡蛋和茶水。一些妇女拿着针线到队伍里,为战士们缝补衣服。千千万万人民群众的支援,鼓舞着李耀光和战士们前进的心。
  为了给蒋介石造成错觉,在徐州,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与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公开会晤,庆祝胜利。部队到达郑州刘伯承特意参加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在车站上举行的隆重欢迎大会,并发表讲演,宣布刘邓大军即将入川。新华社报道了大会盛况,消息传遍全国。这一招果然奏效,引起敌人的震荡和恐慌,乱其心,夺其志。坐镇重庆的蒋介石急忙调兵遣将,加强秦岭主脉防线。
  向南进军的部队为给敌人设下“迷魂阵”,在津浦线上的开进途中,是浩浩荡荡,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经陇海线转平汉线上,却是另一种情形,即偃旗息鼓,不露踪迹。由郑州秘密南下途中,车厢两侧贴着“北煤南运”或“建筑材料”等字条。白天经过重要城镇不停站。火车加水、添煤,人员大小便处理,都在临时停车的夜间进行。
  列车到达湖北省孝感车站,已是第二天拂晓。李耀光、钟良树指挥部队,在晨雾中迅速离开车站,向鄂西宜都进发。
  鄂西的9月,白天仍然炎热,夜间渐渐凉爽。李耀光率部徒步行军九天,于9月10日到达宜都,驻扎南郊。在这里,他们向部队传达了第十二军在湖北沙市召开的第一次-表大会精神,召开了团第一次-表大会,选举了团党委。团领导人深入营、连,对部队普遍进行了城市政策、新区农村政策等教育。10月1日,毛泽东主席登上北京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喜讯传来,指战员欢欣鼓舞,进军大西南的准备工作推向了0。
  1949年10月24日,第一○○团作为先头部队,在李耀光等率领下,向石门、大庸、永顺方向进发,开始了行程3000余里、历时40天的追歼战。
  11月7日,同兄弟部队配合,一举解放了湘西的永顺,9日解放了秀山,10日解放了酉阳,全歼狙击我军前进的国民党军第二六二师。11日,兼程前进,经梯子洞配合友邻部队,于16日正面攻彭水。11月下旬,我军在川南地区歼灭了宋希濂、罗广文主力三万余人,直逼乌江东岸。与此同时,兄弟部队解放了贵州贵阳、思南等地。第四野战军部队,歼敌第十四兵团于咸丰东北地区。敌川鄂湘边防线被突破,川东门户被砸开。在这一胜利消息的鼓舞下,李耀光不顾连日行军作战的疲劳,以日行军七八十公里的速度昼夜追击。22日,第一○○团通过武陵山脉,进入了隆回县西北的白马山区。
  25日,第一○○团接到上级命令:“速出顺江场,横渡长江,执行向重庆以西迂回,协同友邻部队解放重庆的作战任务。
  29日,向重庆疾进的各部,按预定计划,到达并控制了西起江津、东至木油百余里的长江南岸地区,威逼重庆。在重庆的蒋介石慌了手足,这天下午仓惶乘汽车直奔白市驿机场,一头钻进飞机,逃往成都。蒋介石一走,胡宗南的第一军撤退,国民党军政人员争相逃命,敌人乱了营。当日晚,在夜幕下,李耀光率团由顺江场强渡长江,在各路大军神速穿插包围和全力合击之下,敌人兵败如山倒,重庆守敌缴枪的缴枪,投降的投降,还有弃城西窜。
  11月30日,重庆解放。我军各部队按指定的方向攻击前进。为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李耀光率队用最快的速度追歼逃敌。12月1日,追至璧山,发现一股敌人逃向铜梁方向,他紧追不舍,2日凌晨追至铜梁以北30里处,原来是敌一个美式装备的加强营,600余人,正在渡河。李耀光指挥第一营绕道前堵,第二营抢占有利地形,第三营和团直属连全力猛扑上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全部当了俘虏。他立即率团打进县城,解放了铜梁县。3日,他率部,追逃敌至安居场地区,俘敌胡宗南部700余人和伪交警大队300多人,缴获大炮四门,长短枪1000余支,轻重机枪31挺,战马12匹,一大批弹药和军需物资。
  至此,追歼作战告一段落。在总结评比会上,战士们夸奖说;“李团长带领我们追歼逃敌,真有点像猫捉耗子,步步都走在敌人前面,着着都迫敌就范。有平头团长指挥,没有追不上的逃敌,砸不烂的敌人。”
  解放铜梁县后,第一○○团奉命就地休息四天,李耀光利用这难得的短暂的机会,向部队作进一步动员和有关行军作战的准备。
  重庆解放的第二天,我各路大军进至纳溪、泸州自贡等地,截断了胡宗南及川增残敌前往云、贵的路线。我军这一神速行动,出敌意外。逃往成都的蒋介石更加慌了手脚,即令胡宗南部由川北川东速撤至成都地区,企图抵抗我军,或向云南、西康突围逃窜。于是,我军于12月初发起成都战役。12月7日第一○○团作为第十二军右翼,奉命开往内江地区集结待命。行进中,李耀光率队以每日行走70公里的速度前进。他要求部队发扬前一段“走路快,做饭快,宿营快”的三快作风。17日由半边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渡浊浪翻滚的岷江,入麇集在成都附近的残敌的左侧翼,切断了敌人向西南逃跑的后路。18日进至(新)津邛(崃)公路以北地区,用最快的速度攻占了大邑县城,截断了敌人逃往乐山、洪雅地区的通道
  此时,在成都的蒋介石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白崇禧集团已覆灭,云南卢汉、西康的刘文辉、川西南的邓锡侯潘文华等一批高级将领,在我军政治攻势的感召下,脱离国民党反动集团,分别宣布起义。蒋介石见大势已去,把指挥权交给胡宗南,匆匆地乘飞机逃往台湾。后来,胡宗南眼看失败已成定局,便将指挥权交给第五兵团司令李文,自己坐飞机溜到香港
  我军屯兵秦岭北麓的第十八兵团等部队,在贺龙司令员亲自指挥下,如猛虎下山,从秦岭猛扑下来,紧跟着胡宗南部队的尾巴穷追猛打。川东、川南的我军,对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紧。敌人所有的逃路都被堵死,胡宗南的30万军队似瓮中之鳖,已无法逃脱覆灭的命运。
  12月20日,李耀光率第一○○团于保石桥西南地区,将敌第九十三军军直全部歼灭。同日,当夜幕初垂,星光闪现的时候,李耀光率部队以迂回、突然袭击的动作打入敌苏场军校。霎时,冲锋号声、喊杀声震荡敌营。惊敌狼狈万状,乱叫乱窜,俯首就擒。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歼灭敌苏场陆军军官学校四个连队,俘敌2500余人,占领了陆军学校。这一仗,李耀光创造了入川后一次成功的夜袭战例,受到上级嘉奖。在这次战斗中,第七-士王志彦单身闯入敌阵,俘敌400余人,缴获汽车四辆,打破了第十二军入川作战以来,个人俘敌的最高记录,荣获“孤胆英雄”称号。
  21日中午,李耀光从当地群众报告中获悉,敌一个交警团,被我地方游击队等武装阻于沅兴场,仓促转入防御。为迅速歼灭这股敌人,他一边向上级报告,一边率团领两个营的兵力,轻装疾进,奔袭沅兴场。当进至沅兴场西北一公里处,被敌发觉,敌展开兵力对我狙击。李耀光果断指挥第二营占领村西北有利地形,对敌实施攻击,第三营由村东迂回到敌侧后,断敌退路,并对其佯攻。敌见我来势勇猛,慌忙组织火力对我疯狂射击,部队运动严重受阻。于是李耀光命令部队停止攻击,抓紧抢修工事。同时,召集营连干部分析敌情,研究新的作战方案。下午4时左右,李耀光发现大量敌人拥挤在一个狭小的村子里,易被我炮兵火力杀伤,是歼灭该敌的极好机会。于是,他立即命令所有迫击炮、重炮和重机枪火力,对敌连续攻击。已是惊弓之鸟的残敌,遭受突如其来的打击,失去了指挥,惊魂失魄,在村内乱挤乱打,狼奔豕突。他亲率第二营趁机发起攻击。五连在炮弹烟幕掩护下,利用村边田埂和坟包,连续跃进,终于抵近敌军辎重营阵地,突破了敌人的防御,乘胜向敌纵深发展攻势。敌遭我连续猛烈的打击,像一只落进蜘蛛网的苍蝇,蹬腿扑翅,垂死挣扎。有一股敌人一边拼死抵抗,一边向村东南角逃窜。李耀光令担任迂回攻击的第三营第七连、第九连,分别从村东南和村南方向同时对敌发起强攻,残敌腹背受击,死伤惨重。据此,李耀光令部队停止进攻,对敌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令其放下武器。士气沮丧的敌人见大势已去,纷纷缴械投降。此战,歼敌第六十五军第一八七师第五五九团、第五六一团及师直残部,击毙伤敌1100余人,生俘敌师参谋长以下1760余人。战后,该团受到上级嘉奖。
  自向西南进军以来,指战员们几乎没有停留过。李耀光同战士一样,全凭两条腿走完了漫长的路,组织指挥歼灭了一股又一股敌人。他的脚板,泡上加泡。由于长期劳累,身体瘦弱,眼睛红肿。然而,他牢记毛泽东主席的教导:“将革命进行到底”。战争越是到了最后,越不能松懈。24日,李耀光奉令放弃大邑,率第一○○团向南疾进,攻占邛崃外围据点,固守邛崃
  邛崃,距成都600余公里,是通往雅安西昌的必经之路。当时的邛崃,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敌我必争之地。第一○○团抵邛崃后,作为我军的预备队,位于城北地域构筑工事。
  25日拂晓,经过了两昼夜激战后的邛崃县城,显得异常的平静。李耀光在晨雾中,一一地检查了各营和直属迫击炮连、重炮连的工事,指战员一夜的功夫,把主阵地修得有模有样,也很满意。他对干部们说:“眼前平静是暂时的,部队严密隐蔽,抓紧休息,准备打大战、恶战。”果然不出所料,上午8时半,敌第五兵团司令李文收集残部七个军又组织突围,向我军邛崃阵地展开猛攻。李文亲自出马督战,他绝望地叫喊着:“拼亦光,不拼亦光。”一阵轰隆隆的炮声在兄弟部队坚守的阵地前0,接着敌人潮水般地涌入阵地,一次用两个步兵团的兵力,硬从我军阵地上冲开一个缺口。尽管敌人在我火力网前,一批批地倒下去,但终因寡不敌众,敌径向邛崃城东门逼近,妄图撕破包围圈。在这紧要关头,第一○○团奉令出击,李耀光率指战员,如猛虎般地扑向对面的敌人。随后,团机关所有的参谋、干事、后勤人员包括炊事员、饲养员、理发员、通讯员,一齐投入了战斗。敌人冲上来,我军将其杀退下去;敌人再冲上来,我军再将其杀退下去。激烈的战斗整整进行了一天。在一○○团的阵地上,-声、追杀声、刺刀与刺刀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他们同兄弟部队打退敌人的进攻,收复了全部阵地。
  下午5时左右,李耀光带人押着3000多名俘虏,胜利回撤时,突然,阵地上响过一阵机枪声,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一般殷红的鲜血顺着脸颊住下流,染红了他的军装。顷刻间,他那健壮的身躯晃了晃,倒在钟良树的怀里。他嘴唇微微地动了动,一手紧握着手枪,一手拿着望远镜,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时年36岁。
  李耀光的牺牲,激起战士们对敌人的满腔仇恨。战士们冒着密集的炮火,同兄弟部队一起,将李文兵团彻底歼灭。李文本人带着国民党军20多名将领向我军投降。不久,成都宣告解放,实现了李耀光“彻底歼灭国民党军残余,解放西南人民”的遗愿。
  (段启龙罗明寿)
  [以上内容由"a"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渡江战役 (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1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赖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