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驻马店市 > 正阳县人物

刘凤勇


[公元1926年-1952年]

  刘凤勇,乳名国恩,1926年12月生于河南省正阳县兰青乡周孟庄村小刘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中。刘家世代以种地为业。刘凤勇兄弟姊妹八人,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二。由于刘家人口众多,生活艰难,刘凤勇从小没有上过学。
  刘凤勇的少年时代,正值土地革命时期。中共正阳县委在陡沟、梁庙、闾河一带领导农民打土豪,开展抗捐抗租的斗争,少年的刘凤勇耳闻目睹,印象很深。
  1947年底,21岁的刘凤勇被抓进国民党胡宗南部第九十军当兵。1949年底,刘凤勇在四川成都 获得自由,参加了解放军,开始了新的生活。之后,他在1950年川东永川一带剿匪时升任为班长,荣立大功一次;1951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还被提升为一排副排长。
  1951年3月中旬,刘凤勇所在部队跨过鸭绿江,连续行军20多天,前进到“三八线”以南的大松亭一线,投入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
  5月16日,刘凤勇所在的二营六连接受了突破加里山的重要任务。加里山位于春川之东,洪川东北,其东端有两座山蜂,一是1050高地,一是914高地,美军第二师的三十八团在这座山上设防。山头密布鹿寨、 ,并架起两道铁丝网。
  上级交给一○三团的任务是:17日上午10时前必须突破加里山,然后推进15公里,截断洪(川)杨(口)公路,以便围歼美军第二十三团和法军一个营。为了实现这一战斗部署,团长王西军命令六边必须17日拂晓前突破加里山美军阵地。
  六连接受这一艰巨的任务后,立即组织两个突击队,一排由副排长刘凤勇带领,三排由排长萧振河带领,在夜幕的掩护下,迅速接近目标。刘凤勇叮嘱战士们:“要快!要静!要猛!准备好手 ,随时准备迎敌。”战士们都说:“我们都准备好了,请副排长放心!”
  突击队从加里山主峰侧翼的一条险峻山岭上悄悄往上摸。美军用炮火-了各个山沟路口,还经常用机 向阵地前沿盲目扫射。刘凤勇带领一排战士脚踏乱石,攀藤附葛,一跌一滑地向山头爬进。时值农历月初,夜黑如漆,刘凤勇轻轻吹着口哨,低声传着命令,部队很快摸到敌鹿寨边。刘凤勇与三排长萧振河分手,三排奔向914高地,一排直扑1050高地。
  一排战士摸到铁丝网外时,刘凤勇侧身细听,前面有说话的声音。他判定是敌哨兵,即令三班长上去干掉!不一会儿, 声响了,敌哨兵被干掉,刘凤勇大喊:“冲啊!”战士们如离弦之箭,一齐冲入敌阵,接着是一排手 在地堡中0。守军丢下武器,抱头鼠窜。一排的战士仅用一个小时就全部占领了1050高地,俘敌四名,缴获自动 三支、 一支、火箭筒一个、电台一部、步话机六部。
  与此同时,三排的战士也攻占了914高地。
  占领了加里山主峰之后,天已大亮。刘凤勇命令战士们抢修工事,准备迎敌反扑。结果敌人的四次反扑均被击溃。此时,朝阳东方升起,志愿军后续部队迅速越过加里山主峰,然后0下去,切断了洪杨公路。正在洪杨公路爬行的大批敌坦克、装甲车辆被志愿军拦头截住。美军第二十三团和法国营走投无路,大部被歼。公路上燃起熊熊烈火,敌弹药车引燃0,坦克、装甲车被烧成一堆废铁。
  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刘凤勇所在部队从桦川一线的金化地区开始转移,5月27日拂晓,六连渡过了北双江。
  北汉江由北向南,河西是桦川公路,公路与江流并行。六连渡河之后,天已大亮,就在渡河点附近的一个山沟里宿营。部队经过连续的战斗行军,已很疲劳,进入山沟之后就分散休息了。
  突然,公路西端传来隆隆响声,哨兵在山上发现了美军坦克。营长命令六连前往阻击,刘凤勇带领10多个战士提 跑步奔上山岗。
  山岗离渡河点大约一公里,公路紧贴着山麓蜿蜒盘旋。河流、公路、山岭呈“月牙”之势,六连的阵地选择在“月牙”的东端,阵地的斜对面是渡河点。刘凤勇把火力布置妥当之后,反复向战士们交待:“沉住气,远了不打!”
  公路上,敌以坦克为先导,一辆辆满载步兵的卡车夹在中间,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此时,志愿军后续部队正在渡河,敌坦克缓缓前进,不断向渡河点轰击。
  敌坦克绕过公路的拐弯处之后,汽车也跟着驶来,离六连的阵地越来越近了。刘凤勇大喊一声:“打!”敌人的第一辆汽车立刻着火,后面的敌人顿时大乱。
  半小时后,美军重新集合起来,向六连阵地涌来。刘凤勇指挥战士们待敌进到20米处,突然一齐开火,敌人丢下大片死尸狼狈而逃。
  之后,敌人将16辆坦克炮口对准六连阵地猛轰。山上硝烟滚滚,弹石乱飞。刘凤勇和战士们分散隐蔽在炮火的“死角”处,待敌步兵上来,再狠狠地打。
  敌人再次集中全部火力向山头轰击。战斗激烈地进行着,刘凤勇和几个战士负了伤。营长四次传令刘凤勇带领伤员撤离阵地。为执行上级命令,刘凤勇含泪与战友告别。他向张永德、张路山、康福堂、吴崇树四位战友反复交待:一定要坚守阵地,拖住敌人,掩护我军渡河点,保护后续部队顺利转移。
  战后,张永德等四位战士被誉为“桦川阻击四勇士”,六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刘凤勇个人也荣立一等功。在全师给六连举行的庆功大会上,-师长到会祝贺,还将刘凤勇和“桦川阻击四勇士”请上主席台,亲手给他们戴上光荣光。-在讲话中高度赞扬了六连对整个战役的贡献,他说:“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加里山的1050高地是美军的主要防御阵地之一。而夺取1050高地,则是我军赢得战役胜利的重要关键!”
  庆功大会之后,刘凤勇被提升为一排排长。这年8月,刘凤勇应邀出席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勋典礼,荣获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1952年秋,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关键时期。中朝军队经过五次战役的洗礼和一年的防御作战后,逐步由战略对峙转为战略进攻。
  10月6日下午5时,志愿军一○三团打响了栗洞东611高地反击战,攻夺主峰的任务交给了二营六连一排。40分钟后,一颗红色信号弹划破长空,刘凤勇带领突出排的战友们在炮火掩护下,猛虎般冲向611高地主峰。此时高地笼罩在一片烟火之中,守敌死伤惨重。突击排犹如一股旋风,迅速占领主峰,向左堵住了美军通向七号目标的逃路,向右截断了美-向五号目标的增援。
  611高地被志愿军占领后,美军指挥部慌了手脚,急忙调集炮火反击。刘凤勇冒着密集的炮火,穿梭似地来回在五、七号目标之间指挥战斗。
  此时,两股美军利用炮火延伸之机,疯狂地从611高地背后的坑道中冲出来,妄图趁志愿军立足未稳之际夺回主峰。刘凤勇迅速组织全排兵力,分头迎击,很快将两股美军全部歼灭。
  不一会儿,美军又以密集队形涌上山来。刘凤勇指挥战士们选好射击位置,待美军逼近时一齐开火。美军弃尸累累退了下去。
  美军炮火再次狂泻,一发炮弹恰好落在刘凤勇身旁,气浪把他掀倒在地,鲜血从他裤管里渗出来。刘凤勇从昏迷中苏醒后,带伤继续指挥战斗。
  美军多次反扑又被打了下去,611高地始终掌握在志愿军手中。战斗间隙,刘凤勇强忍着伤痛和战士们抢修工事。美军再次炮击,一块弹片打穿了刘凤勇的腹部,肠子流了出来,他当即倒在血泊里。三班副班长跑过来给他包扎,看到他伤势太重,准备背他下山。刘凤勇睁开眼睛,推开三班副,吃力地说:“别管我,敌人要上来……守住阵地……。”
  美军又一次发起攻击,漫山遍野地涌上山来。刘凤勇咬着牙,把流出来的肠子塞进肚里,艰难地从五号目标爬到七号目标,鼓励战士们英勇杀敌。在这危急时刻,增援部队赶到了。突击排战士与兄弟部队一起共同歼敌1000余名。而英雄排长刘凤勇终因伤势太重,光荣牺牲。
  为了表彰刘凤勇烈士的战功,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刘凤勇追记特等功一次,并授予他“模范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追认刘凤勇为二级战斗英雄,颁发了二级战斗英雄勋章。
  (王化远)
  


同年(公元192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