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 > 衡水市 > 枣强人物

李景林


[公元1885年-1931年]
李景林
  李景林(1885—1931),字芳宸,出生于清光绪十年(1885年),河北省枣强县人。幼承父艺,从学技击,在家乡习燕青门及二郎门等武术。少年入奉天的“育字军”(清朝办在沈阳的学生军校)。因他聪颖及武术基础好,受到军中“管带”(清朝军官的职称)宋唯一的喜爱。宋唯一是武当丹派一位剑侠,对李景林单传秘授了武当剑法。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育字军”解散,师徒从此各奔前程。于塞外得皖北异人陈世钧(1821年—1932年)授以剑术。
  早年经历
  1907年(光绪33年),李景林毕业于保定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此后他被任命为禁卫军的下级军官。1911年(宣统3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他随清军同革命派作战。
  中华民国成立后的1912年(民国元年),他被鲍贵卿招为黒龙江巡防队的军官。1914年(民国3年),他升任黒龙江暂编陆军第1师参谋长。1917年(民国6年)秋,他随第1师师长许兰州加入奉系。1918年(民国7年),他任援陕奉军司令部参议。
  1919年(民国8年)1月,李景林任曲同豊所率师的第1旅第1团团长,参加直皖战争。当时,李景林所在的曲同豊师属于皖系,后来李景林因同皖系要人徐树铮对立,转而投靠直系。李景林击败徐树铮部有功。回到奉天后,李景林练成了号称“疾行军”的精锐部队,后因战功而获得张作霖重用。1921年(民国10年),李景林就任奉天陆军第7混成旅旅长。
  早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6岁的李景林回到家乡,少年壮志闲不住,在进保定军校前特地带艺投师到近邻永年,向杨建侯学艺,成为杨家稀有的外姓徒弟之一,并与杨澄甫结下深厚友谊。1922年奉直交恶,李景林升任第三梯队(东路军)司令,亲率第七混成旅戟津浦路,参与马厂之战。准备交战前,李景林在武术队再挑选三人,使自己身边有杨奎山、郭宪三、林志远、黄敬义等四个亲随徒弟。四月二十二日发生第一次奉直战争,开战仅七天,第一梯队司令张学良负伤,西路军在长辛店失守,奉军大败。后队改前队,第三梯队司令李景林率部二万余人,抵住了直军的追击,在唐山筑成一道防线。
  步步晋升
  1922年7月份,张作霖对奉军进行整编,李景林任陆军整编第一师师长,部队移驻辽宁北镇县。 下属的营长丁齐锐部驻正安堡,丁住于北镇西门辘轳把胡同宋宅外院,发现主人宋唯一是剑侠,立即将此情报告师部。李景林得知自己少年时的老师就在眼前,真是喜从天降,立即带领身边的四大亲随弟子郭宪三、杨奎山、林志远及黄敬义到正安拜见并迎接老师。此后,李景林在军务繁忙中挤时间继续向宋老师求教,精研武当剑术,宋唯一不但倾心传授了他武当剑术精髓,还将自己所著的《武当剑谱》、《剑形八卦掌谱》、《道家修道录》送给了李景林。此后李景林遂有“神剑手李景林”的雅号,是闻名全国的武术家兼军事将领。李景林任奉军混成旅旅长时,将武术用于军事训练,对骑兵规定要“斩劈活靶及活靶反击”的实战军训。又在军队里建立武术队,帮助训练士兵的素质和格斗本领。1924年9月12日,张作霖通电讨直,第二次奉直战争开始,李景林任第一军军长。这次奉直大战,李景林的第一军为开路先锋,锐不可挡,势如破竹,迅速占领直、鲁、皖、苏、浙、沪等大片土地。这时,第一军已扩编为十二个旅的兵力,兼任河北保安司令及省长,不久升任第二路军司令。
  1925年(民国十四年)1月,李景林出任直隶军务督办之职,再度请师宋唯一至天津随军执教,学艺者有张骧伍、蒋馨山等,从而使李景林在武当剑术上达到了一生中的顶峰。11月,升任奉军第一方面军团司令。同年农历十一月宋唯一病故原籍,享年六十六岁。
  1925年12月,奉军第三军代军长郭松龄倒戈反奉,李景林静观待变。李景林的军职极高,管辖面积大,兵力分散。驻扎在张家口的冯玉祥部队乘势攻击。养精蓄锐的冯军第一军军长张之江率部攻打京、津。直隶局势突变。
  1926年1月,冯玉祥占领天津,李景林尚未撤离,李景林避入租界,在公馆里闭门不出,成为张之江的笼中之鸟。张之江不能用军队包围李公馆,也不能在“日租界”逮人,只能派便衣暗哨日夜监视,等待机会抓人。1927年3月复出。在此期间,李景林曾以重金礼聘当时武林名家诸如八卦名师贾凤鸣、武学泰斗孙禄堂等人聚其寓所,彼此间相互参学,共同切磋剑术技艺。据傅永辉老师生前回忆,其父傅振嵩当时任督办公署卫队长之职,每晚与郭岐凤二人各持竹剑示范对击,诸公取剑中攻防有效,实用性强之法加以定名,总结出抽、带、格、击、刺、点、崩、搅、洗、压、劈等十三势,继承发扬了武当剑原有击、刺、格、洗之法。李景林集思广益,从进击攻防角度创编对剑一套,谓之“武当对剑”,此后发展到五趟,其中不同者约六十余势。李景林据此将其随意串连示人,故而今日武当剑单练套中繁杂不一。
  李景林当然不能一直呆在公馆内,要设法离开。于是研究了一个只有武术高人才能实行的周密方案。一天清晨,约四点钟左右,由李景林侄儿李书泰预先安排的一辆汽车,在四平道沿公馆的一侧由东向西以六十迈速度快速行驶(速度慢容易引起怀疑)。车门开着,公馆大门也开着,徒弟杨奎山守在门口,待汽车过来时发出信号,李景林几个人箭步飞身上车。
  因汽车不变速无异声,在夜深人静中听起来是自然的过路车。李景林出了市区,到了海河及铁路以东的复兴庄王家大院一号杨奎山岳父家中,杨奎山只身回家,与李景林会合后,二人立刻渡海到烟台济南。 经此事变,李景林对各种势力混战非常反感,同时对丢失京津,也感到愧对张大帅。经此打击,心生厌烦,萌生退意。在济南召集麾下组成“直鲁联军”时,故意让部下张宗昌任司令,自任副司令,立即北上攻打冯军。张作霖在平定郭松龄叛乱后,立即挥师南下,在南北夹击下,冯军大败。
  辞职下野
  1926年4月,冯玉祥、张之江向全国通电宣布下野。张之江被赶出占领仅三个月的天律。京津收回后,李景林对张作霖也算有了交代,并主动引咎辞职。1926年6月,李景林通电全国,宣布下野,从此不问军政事,专心从事提倡武术。
  1926年下半年,李景林带领李书泰、杨奎山、郭宪三、林志远、黄敬义等一行六人,从天津乘海轮南下上海。上海的十六铺码头,有以曹幼珊为首的一百多人欢迎队伍,举着 欢迎标语,每人手中拿着欢迎小旗,一路上喊着欢迎口号,敲锣打鼓放鞭炮,所经之处,不少人知道情况后都自动加入欢迎行列。队伍越采越长,浩浩荡荡竟有五六百人。对一位武术家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
  一行六人先在曹幼珊家中,也就是延安东路“大世界”后面的宰牛公司附近。这曹幼珊是苏浙沪地区的青帮大首领,势力及能量很大,黄金荣杜月笙都是他的“通”字辈学生。(李、曹二人素不相识,曹为何如此盛情?笔者认为:青帮的特点之一就是善于结交各种势力的台上或下野的上层人物。当时奉军正势力大,包括上海,少帅张学良在上海,曹幼珊肯定要拜会结交。李景林是奉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属上将级重要人物,平时与张学良关系很好。李景林要在全国大力提倡发展国术的愿望,是曹幼珊主动向张学良表示愿意帮助的。)
  上海闸北区开封路有一座“更新舞台”,是上海当时最大的戏院,能容坐四千人。老板王永山也是青帮通字辈的人物,他欢迎李景林特别积极,带着儿子王喜林及表甥郝家俊二人到十六铺码头欢迎后,又带着二人第一个到曹幼珊家,命二人向珊爷及李景林叩头。曹立即向李建议收他们二人为徒。李当然要给曹面子,就说:“这是我们有缘,算是我到上海收的第一批徒弟吧。”曹又趁热打铁说:“家中有香堂,可行拜师大礼。”李书泰立即提出异议,要另择良日。大家都明白,在青帮香堂行拜师礼仪是不妥当的,都说另择吉日。
  李景林到上海后,立即邀请志同道合的孙禄堂来沪共商提倡国术事宜。于是,大家住到法租界爱多亚路的梵皇宫饭店(这是黄金荣开的饭店,后曾改成“大千世界”)。李、孙二人住在二楼,李书泰、杨奎山、郭宪山、林志远、黄敬义、郝家俊、王喜林等七人带枪轮流值班。杨澄甫到上海,住在李景林的右边房间,后到“浙江国术馆”任教务长。
  1926年底,李景林、孙禄堂二人在上海一同收徒。孙的年龄比李大,李请孙挑选地址。孙虽是北方人,但喜吃辣,就在“大世界”对面西藏南路一家川菜馆“独一处”临时设个香案,烧着大香,每人手中拿着龙风大红贴,内装家庭主代的个人简历和一张五十大洋的支票。这次王喜林将弟弟王喜奎也带去一同拜师。先有孙禄堂进行收徒的拜师大礼,李景林作贵宾列席,仪式由大徒弟李玉琳主持。而后由李景林进行收徒的拜师大礼,孙禄堂作贵宾列席,仪式由李书泰主持。这次拜师大礼有一个特别情节,就是孙禄堂坚决不收郝家俊的拜帖,使郝家俊非常尴尬,礼仪无法进行。只有李景林知道。
  个中原因,因为孙禄堂与郝家俊的父亲郝海鹏(恩光)有特别情谊,当然不能收侄辈家俊的拜贴与礼金。于是,李景林建议“拜贴免交仍参加拜师大札”。这次二人共同收的徒弟有:孙存周、李玉琳、高振东、胡风山、李书泰、杨奎山、郭宪山、林志远、黄敬义、郝家俊、王喜林、王喜奎、萧格清、郑怀贤、孙振岱、章东、支锡堂等二三十人。因事过近八十年,记载不全,肯定有遗漏,仅供参考。还有不少徒弟不是本次的,而是以后二人分别收的徒弟。
  1927年,蒋介石建立南京政府。李景林在上海奔走呼吁了一年多,要洗雪“东亚病夫”之耻辱,要提倡“全民国术化”、国术能“强身强国强种强族”,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且具有强大的号召力与影响力。为了拉拢一位奉军高级将领,又可收买一点人心,蒋介石下半年特派邵力子到上海,请李景林建立“中央国术馆”并任馆长。李景林不愿意,建议由张之江担任,并请邵力子代为致谢蒋介石。李景林既然提倡国术,为何又不肯担任“中央国术馆”馆长?原因是李不肯担任官方职务,受蒋掣肘,只想自由自在能进能退地提倡国术。
  1928年3月24日南京中央国术馆成立,李景林出任副馆长,张之江任馆长,又传授了许多弟子。
  1929年初,李景林计划举办一个“全国打擂比赛”的大动作,但苦于没有资金。他虽曾为奉军高级将领,也曾担任省长,却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当时,他在上海的生活开支已很难维持,当然更无能力举办大赛。经过反复思考,李景林决定采取下策,走一步“险棋”。
  在一次与黄金荣、杜月笙二人的叙谈中,李景林表示要请他们帮忙举办“全国打擂比赛”,请他们每人资助五万大洋,并拔出 轻轻地放在台上,开玩笑地说:“你们是有名的‘大流氓’,这次我暂当一回‘大土匪’”。说完,哈哈大笑,黄、杜二人连说好商量。
  “0”大流氓并非小事,十万大洋也非小数。曹幼珊知道事情后,请出政要张静江和大商贾王晓籁商量。张静江当时是浙江省长,是民国特殊人物,当年是曹幼珊请张静江把流落在上海的蒋介石介绍给孙中山的,蒋介石见到他也礼让三分,当时他答应李景林举办“全国打擂比赛”,经费及名称由浙江省政府研。关于十万大洋之事变轻了,由曹幼珊出面说情,黄金荣、杜月笙各出两万大洋,王晓籁自愿资助二万大洋,体面地为李景林解决六万大洋的经费。
  1925年11月,奉系将领郭松龄拒绝攻击冯玉祥的国民军,并且和冯玉祥联络,企图叛离张作霖。李景林极度担心自己的军队被北方国民军改编,冯玉祥和郭松龄侵夺自己的地盘。结果,他受到张作霖的笼络,转而讨伐冯玉祥和郭松龄。
  12月,李景林同冯玉祥之间的战斗开始,冯玉祥的国民军占据优势。同月末,李景林放弃天津,同山东省张宗昌结成直鲁联军。1926年(民国15年)2月,李景林开始反击国民军,但再被国民军打击,逐渐丧失大部分军力。其后在日本军队及张学良所率奉军的支援下,3月下旬李景林成功地使国民军从天津撤退。
  天津之战后,李景林不满足久居张作霖之下。他和孙传芳、冯玉祥、靳云鹗(直系)联络,准备策划叛变。由于事前发觉,6月奉军张学良同褚玉璞压制了李景林,李景林-下野。
  同年9月,为了对抗中国国民党的北伐,李景林会见孙传芳,建议北洋政府方面的各派实行大联合,遭到孙的拒绝。1927年(民国16年)3月,北伐军优势毕见,李景林改投中国国民党方面,但在投奔途中于4月遭到褚玉璞逮捕。经过日本方面调解,李景林获得释放,经日本到金陵,被蒋介石任命为直鲁军招抚使。1928年(民国17年)4月,李景林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
  发展武学
  1929年5月3日,张静江主持召开了浙江省政府223次会议,决议文件的第一句就是“浙江国术游艺大会”之创办,其动议者为省政府主席兼国术馆长张静江先生。决议聘请李景林为筹备主任,诸民谊、孙禄堂为副主任。决议用参观券筹集经费40万大洋。张静江为李景林举办“全国打擂比赛”做好了所有关键性的准备工作。 同年5月中旬,李景林、孙禄堂一行人等从上海移师杭州,住在西湖友常别墅。经过数月筹备,于9月27日向全国各省通电,邀请确有国术技能者参加比赛,一切食宿及来往路费均由大会提供。10月11日“浙江国术游艺大会”正式成立。
  1929年杭州国术游艺会后曾一度执教浙江国术馆,受教者有黄元秀、高振东、诸桂亭、钱西樵、苏景田等。其中黄元秀(1884-1964)于是1931年、1944年分别有《武当剑法大要》和《武当剑法笔记》两部专著问世。其重要价值在于向今人提供了当时(1930年前后)武当剑体系的内容与风貌。李景林曾为该书亲笔题词:“练剑之要身如游龙,切忌停滞。习之日久,身与剑合,剑与神合,于无剑处,处处皆剑,能知此义,则尽道矣。”
  1930年(民国十九年),因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引发中原大战。李景林奉国民政府之命在济南策动反击并创建山东国术馆。12月中旬,上海跌路局为李景林特发北上济南专车一列,专车在南京停留三天,李景林与张之江二人互作礼节性拜访,并互作欢迎与告别宴请。二人在生平中仅此一见,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第3天专车离南京北上。李景林到济南后,即宣布“山东国术馆”成立。李景林大力普及推广根据武当剑单练套路创编的有实用价值的多种对练剑法套路,如“武当对剑”、“活步对剑”、“散剑法”等,对武当剑术的发展和提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李景林有很多门人,其中许多人成为当代武坛名宿和武当剑术家。王恩盛的老师、孟晓峰先生与李景林为旧时相识,亦师亦友,在济南向李景林学得此剑。在此期间从其学艺者还有郝家俊、万籁声李天骥等人。
  1931年12月3日,因突患痢疾,在济南病故,年仅四十七岁。生前友好邹声远曾有诗云:“龙泉之尺鬼神惊,起舞寒光耀眼明,君家绝技应无各,传与群美后代光。”李景林先生一生戎马生涯而致力于中华武学,堪称楷模。

人物关系:
老师:

经历历史事件:
第一次直奉战争 (公元1922年)

相关院校: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88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曹学楷 (18961931) 黄麻起义领导人 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

下一名人:戴凤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