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人物

李混子


[公元1924年-1946年]
  李混子,1924年4月25日生于河北省新乐县北李家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随后,日军侵华的魔爪由北向南,直指华北五省。在占领了平、津后,迅速沿平汉、津浦铁路大举南侵。不久,地处平汉铁路沿线的新乐县城,被日军占领。李混子耳闻目睹日本侵略者在家乡的烧杀抢掠,不由痛心疾首,矢志雪耻报国。刚刚13岁的李混子,便积极参加了抗日活动,15岁担任了北李家庄抗日先锋队的指导员。他带领抗先队队员们上识字班,出操跑步,站岗放哨。他们还开动脑筋利用土枪截过便衣特务,打过汉奸,使北李家庄的抗日救亡活动搞得非常活跃,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和鼓励。1938年底,李混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又经过同敌人实际斗争的锻炼,李混子很快成长起来。1940年春,李混子作为骨干被选送到县里举办的0训练班学习。回村后,根据支部的意见,他受命研究换子弹底火,造“二槽”子弹。李混子接受任务后,把用过的弹壳收集起来,经过潜心研究,反复试验,用自己配制的0,终于制造成功了“二槽”子弹。改造的这种子弹,不仅满足了本村民兵的需要,还支援了邻村的民兵。1943年7月,李混子再次到县里接受0训练。在这次学习中,他虚心向教员和战友们求教,很快学会了制造、埋设地雷的技术。回村后,不久,他便根据党支部的指示成立了北李家庄民兵0小组,担任小组长。
  造地雷,没有足量的0不行。正当大家为缺少0发愁时,一个民兵拣来一个没有0的炮弹,李混子看了高兴地说:“这没有0的炮弹,里边的0是现成的,只要想办法把0弄出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拆炮弹取0,这可是个既危险而又必须细心的活儿。李混子担心拆不好会发生事故,对大家说:“拆这种没有0的炮弹危险性很大,我在县里受过训,还是我拆吧。”说完,他让大家在外面等着,自己抱起炮弹到了另一间小屋子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忽听“轰”的一声,随后,一股白烟从屋里冒了出来。顿时,人们惊呆了。正当人们涌到门口时,只见李混子正笑呵呵地端着0往外走呢。
  后来,北李家庄民兵在李混子的带领下,运用这种办法,到处寻找没有0的炮弹,制成了许多土地雷,并多次阻击日伪军,炸得敌人胆颤心惊。
  新乐县地处冀中平原,北靠平津、西邻太行,距平汉、石太、石德铁路交汇处的石家庄仅20里之遥,且平汉铁路由此通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日军向中国腹地进犯,铁路运输是其转运兵力、运送战备物资的主要渠道。因此,破坏日军的交通运输线,打乱敌人的战略部署,是冀中抗日军民的一项重要任务。
  1943年秋,在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茨指挥下,纠集四万多名日、伪军,气势汹汹地向北岳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根据上级指示,李混子组织民兵0组,执行切断敌人交通运输线的任务。
  用地雷炸火车,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经验,就大胆实践。一天,李混子他们用没有0的炮弹倒出来的0制成三颗土地雷,趁着夜色,他带领组员悄悄摸到铁路上。把地雷靠在了铁轨上,然后扯起地雷的拉绳,隐蔽在路沟里。不一会儿,一列火车轰轰开来,李混子指挥一名组员猛地一拉,地雷炸响了,腾起一股白烟,但火车只震动了一下,又开跑了。
  第一次炸火车没有成功,李混子很着急,一连几顿饭都没吃进去,后经认真研究,终于分析出失败的原因:一是地雷药量不足,二是地雷浮搁在铁轨上发挥不出威力。
  后来,他们在总结第一次失败经验的基础上,从县里弄来两箱黄色0,分别装成了四个特大地雷,待机行动。冬季的一个晚上,李混子和0组的同志们趁着夜深雾浓,抬着两颗大地雷,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铁路线上,他们首先细心地把两颗大地雷埋在枕木中间,并用炉灰和石子覆盖伪装好,然后,隐蔽在铁道旁边的一个土堆后边,耐心地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就在天快亮时,只见一道刺眼的白光划破夜空,接着,火车的“轰隆”声也由远及近。李混子紧握拉绳,两眼盯着飞驰的列车,就在火车轧上地雷的一刹那,他猛地一拉,随着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那列火车被炸得七零八落,押车的几个日军也上了西天。
  李混子0组用这种方法多次炸毁敌人火车,致使日军在这一带的交通一度陷于瘫痪。为此,日军大为惊恐,他们除了对铁路沿线增加兵力加强巡逻外,还用石灰水浇在路基石子上,每天派巡逻队来回检查,发现疑点立即排除。这无疑给李混子他们埋设地雷增加了困难。有两次埋雷,敌人都顺着绳子摸上来,差点出了危险。李混子眼瞅着日军的铁路运输又恢复了正常,心头像被巨石压着一样沉重。为了找到对付敌人的新办法,他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经过反复研究,他和0组的同志们又制造了一种新雷——硫酸雷。这种雷是用一个小瓶装上硫酸,装在地雷里边,只要地雷一歪,硫酸倒出,马上引起化学反应,地雷就能0。李混子为检验这种新雷的威力和迷惑敌人,一天晚上,带领组员先在铁路上埋了几个拉火雷,又埋了一个硫酸雷,故意留有埋雷痕迹。天亮时,一伙巡逻的日军发现这颗硫酸雷,扒出来后,提心吊胆地抱回据点。岗楼上八九个日伪军都围着它左看右看。不慎,一个敌兵碰倒了地雷,雷一歪动,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把半个屋顶掀翻了,九个围观的敌兵也同归于尽了。几乎同时,一列火车正好轧上李混子他们事先埋好的拉火雷。火车在铁轨上跳了两个,就七扭八歪地倒到路基下边去了。
  1944年冬天,我军展开了局部-,敌人盘踞的许多据点相继被我攻克。敌人为了垂死挣扎,只得把主要兵力集中到铁路沿线,因此对铁路的防范越来越严。敌人在铁路两旁挖了二丈多宽、一丈五尺深的护路沟。沿沟还修了许多炮楼,设专人看守。晚上还强征民夫护路。敌人满以为采用这种戒备森严的防御手段,就可“万无一失”。但敌人没有想到李混子也采取了新的对策。李混子他们将计就计,带领0组的同志们扮成“民夫”,假护路真下雷。这样,不仅可以准确地掌握敌情,还可以自由自在地把地雷埋在要害处,搞得敌人更是坐卧不宁。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李混子考虑到拉火雷目标太大,人员容易暴露,为了提高效率,避免人员伤亡,他决心造一种具有自动装置的地雷。后来,他和同志们从老鼠夹子那一触即发的原理中受到了启发,经反复研究,终于制成了一种能自动引爆的新地雷。这种雷是用一根细细的铁丝拴在道轨上,另一头系在有弹性装置的导火线上,只要火车一轧,切断铁丝,导火线另一端就会利用弹性引起地雷0。0组的同志们把这种雷叫“自触火地雷”。一天夜里,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李混子他们根据情报悄悄地来到铁路上埋好了这种新地雷。天亮后,一支日军巡逻队来回转了半天也没发现疑迹。就在他们刚刚离去,一列火车开过来了。只听“轰隆隆、咣铛铛”巨响,这列满载军用物资的火车被炸翻了。
  就这样,李混子和他带领的0组,在抗日战争中,日夜奋战在平汉铁路大沙河沿线一带。他们虽只有几个人,但其声势和威力却如一支强大的部队,为冀中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据当时《冀中导报》一则消息中所写,李混子0组“仅仅在大-后至12月份,即毁敌伪车头七辆,车皮30多节,毙伤日伪军150多名。”在1945年8月晋察冀军区举办的0展览会上,展出了他们制造的各种地雷。军区授予李混子“民兵0英雄”的光荣称号,奖给他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敌人遇见骨碎,火车遇见翻身”;同时通令嘉奖李混子0组,奖给0组部分弹药费。
  日军投降后,蒋介石阴谋发动内战,国民党军队大批进驻华北。驻扎在平汉线寨西店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不断进犯解放区。为配合主力部队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李混子0组又挑起了截断铁路交通、骚扰敌人的重担。接着,平汉路多次被炸断,火车连续被炸翻。狡猾的敌人便很快改变了行车方式,他们把火车头夹在车厢中间,顶前拉后。这样,即便碰上地雷,也只是炸坏几节空车皮,对火车头和后边的车厢毫无影响。
  在一段时间里,李混子他们几次炸车,都只炸毁几节车厢,炸不着车头。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李混子躲在铁路边庄稼地里接连观察了两昼夜。问题找到了。原来都是车头前面顶七八节车厢,最前面两节是空的。回村后,在一辆拉着满是0器材的火车轧塌了地道的启发下,混子想,要是想办法造一种在较大压力下才能起爆的地雷,躲过空车皮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李混子高兴地把这种想法告诉了大家。同志们都开了窍,纷纷献计献策。他们奋战了两天两夜,终于造出了一种新式地雷——“轧发雷”。埋设这种雷,无论车头在列车的任何位置,只要火车头轧上,就会立即0。
  就这样,李混子和他的0组,在人民群众的掩护下,来无踪去无影,神出鬼没地活跃在铁路线上,把敌人炸得晕头转向,闻风丧胆。敌人一听到“李混子”、“地雷”就失魂落魄。气急败坏地敌人贴出了布告,上面写着:“李混子要悬崖勒马,停止与国军为敌,……否则,缉至枭首,诛灭亲族。”另一处贴着“有捉住李混子到案者,赏洋三百万元。”
  对此,李混子没有退缩,而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敌人。一天夜里,他带领几个民兵深入三里铺敌人据点,在敌人张贴的布告旁边掏了个洞,安上一颗地雷,外面贴了张大红纸,上写七个大字:“李混子就在此处。”第二天一早,国民军连长带领十几名士兵出来巡逻,看见这张大红标语,气急败坏地伸手去撕。只听得“轰”地一声敌连长的脑袋被炸到半空去了,其余的十几名士兵也都丧了命。
  1946年6月,国民党当地驻军为了确保铁路运输的畅通无阻,妄图扫平北李家庄,彻底消灭李混子0组。新乐县的逃亡地主李洛玄带领“还乡团”协同国民党第五十三军七师二十一团1500人,对北李家庄进行“围剿”。出发前,敌团长带着几分醉意说:“当年关云长温酒斩华雄,我黄某不才,纵不能温酒擒李混子,三个小时也足够用了。”
  就在这个家伙大吹牛皮的时候,北李家庄在党支部统一领导下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从早晨6点一直到晚上9点,李混子带领他的0组和全村群众在村里村外大摆地雷阵,巧布地雷1000多个,同时还修筑了两个街口碉堡和一个中心岗楼。一切准备就绪,“恭候”敌团长“光临”。
  第二天上午10点,敌团长带领他的大队人马兵分三路向北李家庄扑来。埋伏在村南的民兵,待正面冲来的一路敌兵进入伏击圈后,立即连打两个排子枪,当场撂倒了五六个敌人。敌连长又指挥队伍抢占左边的坟地,却又踏响了“子母雷”。正面进攻失败。这时,敌团长不服气,亲自前来督战。民兵们避实就虚,迅速撤回村里,进入高房、地道、暗堡。前进中敌人又踏响了十几颗地雷,命丧黄泉。村东那股子敌人也陷入了地雷阵中。
  村西的敌人被民兵的冷枪打倒了好几个,仍不死心,硬着头皮往前冲。当敌人冲过第一道地雷-线时,民兵们没理他们,来到第二道-线时,武委会主任李振山在?望孔里,不慌不忙拉了弦,五六个敌人应声倒下。剩下的敌人连滚带爬往回跑,又在第一道-线报销了几个。
  这次战斗,从上午10点一直打到黄昏,炸死打死敌人30多人。敌人“围剿”北李家庄的阴谋破产了。
  这次战斗的胜利消息很快传遍了周围各村,人们欢欣鼓舞,并为北李家庄编了首歌:
  北李家庄真排场,
  枣儿树上挂“铃铛”,
  庄里村外种上了“铁西瓜”,
  咱给敌人备下了好“干粮”,
  城里敌人来赴宴,
  吃饱喝足棺材里装。
  战斗结束后,冀中区党委及时总结北李家庄的对敌斗争经验,号召全区开展“李混子0运动”,广阔的冀中平原变成雷山雷海,炸得敌人心惊胆战,寸步难行。然而,正当冀中各地0运动蓬勃发展之际,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1946年12月8日晚,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北李家庄民兵接到县武委会的通知:“新乐城里的敌人有出动的迹象,望多加戒备。”李混子同往常一样带领大家在各处埋好了地雷,然后对大家说:“大家出入可要小心,房上布满了雷,摸不清情况的不要随便上房。”此时,风越刮越大,李混子提枪上房,检查布雷情况。不料,被风吹起的棉袍挂响了他身边的一颗地雷,李混子应声倒下,腹部被地雷碎片炸伤。经多方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于1946年12月10日不幸牺牲,年仅22岁。
  江河呜咽,草木含悲,人们为失去一位战斗英雄而悲痛万分。中共冀中区委对李混子给予高度评价,称他是“冀中人民的伟大儿子,民兵0英雄,优秀的共产党。他为人民而死,比泰山还重。”
  李混子虽然牺牲了,但他所领导的群众性0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全冀中又涌现出了成千上万个李混子式的0能手和0组,他们日夜奋战在平汉路、津浦路、北宁路漫长的战线上。整个冀中平原如同布下天罗地网,到处巨雷轰鸣,炸得敌人寸步难行,有力地配合了主力部队对敌作战,保卫了冀中解放区,为夺取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新中国成立后,华北军区决定在石家庄建立华北军区烈士陵园,李混子烈士的遗骨已迁到该园,与数百位著名烈士一起安葬在苍松翠柏之中,永远为人民所敬仰。
  (段芬果)
  [以上内容由"您好"分享。]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刘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