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 > 开封 > 杞县人物

李公然


[公元1926年-1948年]
  李公然,1926年出生在河南杞县城关镇花园村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16岁那年,受生活所迫参加了“汪伪和平救国军”。19岁时离开国民党队伍,参加了新四军。通过诉苦和阶级教育,他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穷苦人民才能得到解放。在连队宣誓0大会上,李公然宣读了个人的0立功计划。他说:“广大人民的仇就是我的仇,我要为人民报仇,为消灭敌人而立功。”会后,他向连队党支部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之后,人们常常看到他在行军途中帮助战友挑脚上磨的水泡,烧洗脚水,有空还帮助医务人员干活。战斗中三次被评为战斗模范。
  1947,李公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8年盛夏的一天,太阳像个火球似的,烤得大地滚烫滚烫的,庄稼叶儿,树叶儿像渴昏了似的耷拉着,鸟儿躲在树阴里打着盹儿。中午,从龙王店村西头窜出一只黑狗,尖叫着没命的向前奔逃,后面追上来两个国民党士兵,时不时向狗开一枪。
  “陈瞎子,别撵了,再往前就有共军了!”
  这句话真灵,陈瞎子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黑狗也停下来,血红的舌头跳动着,呼吃呼吃地直喘。
  这一幕被伏在龙王店西侧第九连第一排的指战员看在眼里,他们正想抓两个舌头核实一下蒋军在龙王店的火力分布情况,不想两个蒋军却停下来。大家惋惜得连连捶地:“唉,这俩家伙咋不追了?”
  一排副排长李公然弯着腰走过来说:“敌人不敢追,是怕让我们抓住,对不对呀?”
  战士们会心的笑了,李公然也笑了。
  “同志们,敌人的兵团部、第七十五师师部都在龙王店,他们会拼命死守的,我们现在要好好休息,同时还要为打好这一仗献计献策。
  李公然的话一落,战士们七嘴八舌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李公然一边听一边飞速地将大伙的建议记下来,待到大伙都说完了,一个成熟的攻击方案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了。
  “副排长,上级为啥不下攻击命令呢?”一个战士不解地问李公然。
  李公然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同志,上级不下攻击命令,有全局的考虑,我们要服从领导,叫攻击就英勇冲锋,不叫攻击,就安心待命,这块硬骨头已摆在眼前,等待我们的不仅是大仗,而且是恶仗。”
  太阳渐渐西沉,阵阵小风吹来,令人感到些许凉意。吃过饭后,李公然让全排又一次检查了武器,确认处于良好状态,才放心地倚着工事闭目养起神来。
  暮色中,三发白色信号弹蓦地冲向天空,紧接着后方的大炮响了,炮弹像长了眼睛似的一发发都落到了蒋军阵地上,腾起的一团团硝烟,立刻弥漫在敌方的上空,远远望去像烟雨笼罩的一座座山峰。
  突然,李公然想起了团长刚才来阵地视察时的讲话,浑身热血沸腾起来,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他“急”地站起来,大声喊道:“同志们,打蛇要打头,擒贼先擒王,敌人的兵团司令部就在龙王店,只要我们抓住区寿年,就会为这次战役的胜利发挥决定作用,同志们,为穷人报仇的时候到了!”正在这时,三发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绚丽的色彩,把夜空映照得如同漫天的彩霞。围攻龙王店的各部队同时吹起了冲锋号。
  “同志们,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李公然的喊声震颤着战士们的心弦,全排战士像猛虎下山似的向蒋军阵地冲击。
  龙王店寨墙外地堡里的轻重机枪吐出了火舌,有三个战士在弹雨中倒下了,李公然恨得直跺脚。为了减少牺牲,他指着前面蒋军的地堡,对三个班长说:“我先率突击组去干掉这几个火力点,你们再马上冲上去,突击组,跟我来!”
  因为地堡前都是开阔地,李公然率突击组前进不到20米,就被蒋军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他爬到几个受伤的战士跟前,关切地说:“你们受了伤,在这里坚持一会儿,等消灭了敌人你们再回去包扎。”受伤的战士急了,一齐说:“副排长,我们受的是轻伤,咬咬牙不耽误冲锋。”
  李公然在地上,听着远处友邻部队的喊杀声,想到后面全-友们都看着自己,顿时浑身热血直涌。忽然,他看见蒋军地堡群的火力点之间有一溜地势较低,马上对突击组的战士们说:“大家跟我来!”
  李公然抱着爆破筒向右边滚了过去,突击组的战士也争先恐后地滚过去。这时,李公然惊喜地发现,地堡里射出的子弹虽然在上面密如飞蝗,却打不到身上。于是他率突击组翻滚着向地堡靠近,李公然来了一个鹞子翻身,冲到地堡跟前,将拉开了导火线的爆破筒塞进枪眼,与此同时,王启也将爆破筒塞进另一个地堡的机枪射孔。李公然等人就地打滚离开地堡不足三米,爆破筒就响了,地堡在0声中飞上天空。
  李公然抖掉满身的碎砖头和泥土,与攻击部队冲进龙王店寨墙。
  午夜时分,敌我双方在龙王店村内展开了殊死巷战。稍后,密集的枪声集中到了区寿年兵团部,敌人的喷火器不停地倾吐着灼人的烈火,离火焰还有10来米远,浑身就燥热难忍,难以近前。李公然伏在倒塌的断墙上,寻找着蒋军火力的薄弱点,终于发现喷火器换料时有短暂间歇,于是他向连长请示:“李连长,我去打掉敌人的这个火力点吧!”
  正在着急的李连长,双手握住李公然的手,庄重地说:“去吧,全连看着你,友邻部队都在看着你们为人民立功。”
  李公然明白李连长话里的含意,转身从战士手中接过一根爆破筒,待蒋军的喷火器一停,猫腰冲过去,在距敌火力点18米左右的断墙后,喷火器又吐出了火焰。李公然伏在地上,焦急地等待着下一个间歇。
  机会终于来了,敌喷火器一停,李公然拉着爆破筒的导火索,鱼跃而起,扑向火力点。
  蒋军的喷火器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变成了哑巴,因为离得近,李公然也被强烈的0震昏了。
  攻击部队在山呼海啸声中冲进了区寿年兵团部。
  李连长跑到李公然身边,大声对卫生员说:“快抢救李副排长!”说着率全连冲了过去。
  -声渐渐稀疏下来,战斗结束了,李公然苏醒了。当他看见战友们押着一群群俘虏走过来。脸上露出了高兴的微笑。李连长飞快地跑到李公然身边,弯腰激动地说:“咱们与兄弟部队一起活捉了区寿年!”
  李公然咬咬牙,站了起来,这时,团部通讯员跑了过来,对连长说:“李连长,范团长让你马上去团部开会。”
  龙王店村里村外响起了胜利的欢呼声,一阵阵的声浪冲破黑暗,响彻云霄
  龙王店迎来了曙光。清晨,李公然正在吃早饭,王启端着碗走过来,喜滋滋地说:“副排长,这回该休息两天了吧!”
  “休息?”李公然停下吃饭说:“战斗刚刚结束,连长就去开会了,兴许还有新的战斗任务。”
  王启点着头说:“很可能。”
  果然,早饭后,第九连召开全体军人大会,连长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说:“同志们,按说,打了胜仗应该休息一天两天,但是,纵队陶司令员说,黄伯韬兵团被我们兄弟部队包围住了,等待我们去支援。大家说,我们能不能休息?”
  “不能!”100多人声音同时爆发,震的树上的小鸟儿扑扑愣愣地飞跑了。
  早饭后,华野第四纵队一字摆开向龙王店西北方向席卷而去。赤日炎炎,上照下蒸,灼热无比。一条条大道小路上人语马嘶,烟尘腾空,睢杞战役到了白炽状态。
  正午时分,前方出现了一望无际的莽莽苍苍的树林,这是大汉奸田友望的林场,当地人称田家园子,亦称田花园。被包围的敌第二十五师似困兽犹斗,在这南北几公里的狭长林场里垂死挣扎。
  李公然所在的华野第四纵队三十五团三营担任田家园子的正面攻击任务。日头偏西时,第九连作了试探性攻击,蒋军以为我军正式进攻了,于是,轻重武器一起开火,因为大树障碍,视野不清,没伤第九连一根毫毛。
  打打停停的战斗持续到傍晚,天色暗下来,连长来到一排排阵地前,对李公然说:“你有爆破经验,率一个突击班去炸掉敌人的鹿寨,占领前面的房子。”
  李公然答应一声,转身对一班长说:“一班跟我来!”
  他们一会儿利用沙丘,一会儿利用大树作掩护向前跃进,冲到鹿寨跟前,只用一个0包便把蒋军的鹿寨炸得七零八落,李公然趁蒋军慌乱之时,一鼓作气冲进鹿寨后面的一所房子,经过一阵猛烈的扫射,消灭了10多个蒋军。倏然,房子旁边沙丘后的蒋军又向李公然二人射击起来。
  在子弹的尖叫声中,李公然听到连长的喊声:“一排副,快压住敌人的火力。”
  他来不及多想,对王启、李营口说:“你们俩跟我上!”说着,三个人像狸猫似的一会儿弯腰冲,一会儿匍匐前进。接近敌火力点后,三人同时站起,对准蒋军,一顿猛烈射击,便将沙丘后的蒋军击毙。
  李公然说:“王启掩护,李营口你下去把机枪组调上来。”
  不大一会儿,机枪组上来了,几个战士马不停蹄在掩体上支好机枪,李公然一声令下“射击!”
  瞬间,机枪交织成一张火网,压住了对方的火力,突击排与爆破组立即冲上来,随着0包的巨响,地堡被炸飞了,蒋军官一看前沿阵地被占领了,又组织一个营的兵力发疯似的向阵地扑过来。李公然大喝一声:“同志们!狠狠地打!”带头跃出掩体,端起机枪扫向对方,30多个蒋军倒毙了。后面的蒋军涌上来,条条火舌伸向阵地,顿时,20多个战士壮烈牺牲了。这时,阵地上只剩下李公然和五个战士,每个人身上都有枪伤,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打退敌人守住阵地。李公然的嘴唇因为干渴,鲜血从裂口里渗出来,他用舌头0一下双唇,鼓励道:“同志们,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
  “排长放心,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也不会放弃阵地!”战士们异口同声答道。
  蒋军一次又一次扑上来,都被李公然六个人打退了。
  总攻时刻到了,嘹亮的冲锋号声中,李公然掩护着其他排的战友冲了上去,后面的友邻部队攻上来了。“冲啊!缴枪不杀”的喊杀声如同滚滚春雷响彻云霄,蒋军纷纷丢下武器,走出战壕举手投降。
  战斗结束了,寂静的树林里第一次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1948年11月,李公然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第三十五团,攻占蒋军盘踞的小牙庄后。于20日又以半月形包围了大牙庄。
  这个村子虽然不大却麇集了敌第二十五军、第一○○、第四十四军的一万多名国民党军。村北的明碉暗堡是蒋军占据后抢修的,配备有轻重机枪和喷火器。我九连试探性的进攻了一下,蒋军的机枪和喷火器就发狂似的将烈火与子弹扫向第九连前沿阵地,六个战士当场壮烈牺牲。李连长立即将情况报告给团长,请求炮轰敌方阵地。
  “好的。”“轰!轰!轰”但见炮弹齐发,排空而来,在庄内0了,腾起的烟雾像灰色的浓云,翻腾着升上天空。
  “打得好!打得好!”阵地上响起欢呼声。
  炮轰过后,攻击的冲锋号响了。第九连还没接近村庄就被村头地堡群的火力挡住去路。
  “连长,让我们排去炸掉地堡吧!”已任排长的李公然急切求战。
  李公然率领全排战士在机0援下,冲入地堡群,蒋军依仗地堡疯狂地扫射,七八个战士在弹雨中壮烈捐躯,李公然身上连中数枪,鲜血染红他的军衣,卫生员给他包扎后,焦急地说:“一排长,你的伤不轻,赶快撤下去吧!”
  李公然急了:“下去,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战斗!是在消灭敌人,我能下去吗?”
  他挣脱卫生员的双手,端起机枪扫向地堡。当他冲向一个地堡时,对方的子弹射穿了他的左腿,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鲜血汩汩的流出来,顿时地上血流一片。
  卫生员叫来担架,要抬李公然下火线。他用力推开卫生员,用命令的口气说:“你们别管我!我爬着也要带领一排消灭面前的敌人,为全连扫清前进的道路。”
  “同志们,对准地堡里的敌人,狠狠地打!”
  战士们看着自己的排长重伤不下火线,高呼着:“我们拼了,冲呀!”
  李公然爬向一个敌地堡,后面留下一溜殷红的血印。突然,李公然的身体痉挛一下,他的左肩又被子弹射中,胳膊再也抬不起来,爬不动了,李公然索性用下巴撑地,右脚蹬地两寸三寸地往前爬,到了地堡前,他把枪管伸进地堡射击孔,扫射起来。正当李公然射击的时候,另一个地堡里的蒋军射出的子弹打中了他的腹部,鲜血立刻喷涌而出。李公然咬着牙,试图继续射击,几经努力,还是没有成功,一会儿便昏迷过去了。
  战士们看见排长昏过去了,集中火力射向敌地堡。
  地堡里的敌军被消灭了,解放军潮水般涌进了大牙庄,经过激烈的巷战,全歼了守敌。
  李公然被卫生员等人抬上担架上,苏醒过来,声音微弱地说:“让我进庄看看。”
  卫生员两眼浸着泪说:“排长,你身负七处重伤,得赶快到野战医院处理伤口。”
  李公然两眼望定卫生员,声音更低了:“让我看看吧!”
  卫生员无奈,只好对抬担架的民工说:“快去快回。”
  李公然躺在担架上,侧着头看见庄内蒋军的工事变成废墟,坦克和汽车被炸的七零八落,成了一堆,人尸马骸,狼藉一片。
  看到这些,李公然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突然,卫生员看见李公然的头猛地一歪不动了,急忙喊:“一排长,一排长……”
  不管卫生员如何高喊,再也听不到李公然的回答了
  李公然牺牲时年仅22岁。
  这次战斗,李公然率全排连续扫除七个敌地堡,消灭35个蒋军,战后被华东野战军授予“特等功臣”、“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的光荣称号。
  (梁春仁)
  [以上内容由"今夜无风"分享。]


同年(公元192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克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