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福建省 > 宁德市 > 屏南人物

黄宏梅


[公元1895年-1972年]

  黄宏梅,女,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生于今周宁县岭头村一个贫苦农家。17家出嫁到屏南县岩后村,29岁时其夫病故,未曾生育,过继娘家侄女为嗣,后招赘周墩楼下岗人为婿。因生计艰难,女婿女儿迁回周墩,宏梅为支撑夫家门户,不愿随从,靠做针黹、种杂粮艰辛度日。
  民国24年(1935年)春,中共屏南岩后支部成立。同年夏,以岩后支部为基础,组建中共政屏中心区委。翌年夏,成立中共政屏县委、政屏革命委员会(苏维埃政府)和政屏游击支队,形成以岩后、仰头等为中心的苏区根据地。叶飞阮英平先后到岩后开展工作。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使宏梅与许多贫苦农民纷纷参加贫农团,走上革命道路。她组织妇女为红军游击队舂米烧饭,洗补衣服,缝制 袋,站岗放哨,护理伤病员。红军战士亲呢地称她为“黄妈妈”。
  民国25年,国民党八十师“进剿”岩后。宏梅为担负探听敌情的重任没有隐蔽,遭兵警五花大绑,酷刑审讯,但她未吐半点真情。直至兵警在她耳边打 ,妄图制服她,她仍咬定一句话:“我一个孤弱婆子,啥也不懂!”群众也纷纷站出来要求作保,兵警无可奈何地放了她。
  民国26年春夏,屏南县壮丁总队副队长薛敬凯先后两次率县保安队“清剿”岩后,中共党员张敬熙遭杀害,20多座房屋被焚。劫后,闽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阮英平对惨遭劫难的群众做了具体的安抚工作,宏梅深受感动。而国民党杀人放火的暴行更激起宏梅投身于革命。她劝慰劫后余生的乡亲说:“房子烧了不要紧,只要人在,革命到底,将来一定会盖起新房屋的!”她领头依托断墙架起茅屋,跟群众一起边生产,边接应过往游击队。
  民国27年,国民党顽固派继续摧残苏区。薛敬凯又一次率县保安队和郑山民团“围剿”岩后,烧焚刚架起的草房。隐蔽在附近深山的游击队伤病员处境十分艰难。宏梅不顾个人安危,毅然担负起护理伤病员的艰险任务。她多次想方设法通过-线把食物送进山里,有时-严密无法出山,她就露宿山野。有一次在回归途中与兵警遭遇被捕,兵警恐吓逼问游击队行踪。她衣衫褴褛,手提篮子,咬定自己是要饭的婆子,啥也不懂。兵警抓不到口实,只好放行了。
  缺医少药,是护理伤病员的难题。伤员伤口化脓,宏梅细心地用银簪划破脓包,挤干脓水,再用浓茶水冲洗后包扎上草药。还经常在早晨为伤员吮吸伤口的脓水。在宏梅悉心护理下,伤病员一个个恢复健康,重返革命队伍。临走时,无不发自肺腑地叫一声:“黄妈妈再见!”
  新中国成立后,宏梅不居功邀赏,不依靠政府救助,自己饲养家禽家畜,为乡亲做针线过日子。不管谁家有人病了,她都送草药;无论哪家孩子淘气,她都帮着关照。乡亲们交口称赞说她是“热心肠的人”。
  50年代,宏梅应县、乡和学校的邀请,常给干部、学生作革命传统报告,还参加中共南平地委宣传部组织的为期十多天的革命斗争史巡回报告活动。
  1959年,宏梅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1972年冬,宏梅病逝,时年77岁。县拨专款并派人到岩后主持追悼会。嗣后,政府又为其修建坟墓。


同年(公元189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陆品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