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榆林 > 米脂县人物

高杰


[][?-1645年]
  高杰(?—1645年),字英吾,陕西米脂人。与李自成同邑,同起为盗,原为李自成部将,绰号翻山鹞。投降明政府后参加对农民军的追剿,升任总兵官。
  明朝灭亡后,在江南拥立福王朱由菘登基,被封为兴平伯,与刘良佐、刘泽清、黄得功并称为江北四镇。
  1645年(弘光元年),高杰在睢州被许定国诱杀。南明朝廷追赠其为太子太保。
  叛闯降明
  高杰与李自成是同乡,因明末横征暴敛而同时起事。
  崇祯七年(1634年)闰八月,总督陈奇瑜派遣参将贺人龙援救陇州,被贼兵包围,处境非常困难。李自成让高杰写信过去约贺人龙造反,没有得到高杰的回话。使者回来,先见过高杰,然后才去见自成。等围城两个月攻不下来时,李自成心中怀疑高杰,就派遣另外的部将前去换下了他,让高杰回来把守军营。
  李自成的妻子邢氏勇武聪明,负责管理军用物资,每天分发军粮、兵器供应作战。高杰到邢氏的营帐中交符验合,邢氏看高杰相貌英俊,就同他私通了,他们担心被自成发觉,就策划着向明军投降。
  崇祯八年(1635年)八月,高杰就带着邢氏过来归附。洪承畴把他交给贺人龙,贺人龙让他部下的游击将领孙守法带着高杰去攻打农民军,以收到镇压农民军效果作为凭证。从这以后高杰就经常在贺人龙的部下供职。
  镇压起义
  崇祯十三年(1640年),张献忠在玛瑙山战败,逃窜到兴、归边界来,高杰随从贺人龙和他的副将李国奇在盐井大败张献忠的部队。
  崇祯十五年(1642年),贺人龙因罪被杀,朝廷任命高杰做了实际上的游击将领。同年十月,陕西总督孙传庭到达南阳,李自成同罗汝才向西去抵挡他。孙传庭让高杰和一个姓鲁的做先锋,在冢头与农民军相遇,展开大战,打败农民军,追赶他们六十里。罗汝才看到李自成战败前来援救,绕到明军后面出击。后军将领左勷看到农民军从后边来了,吓得抢先逃跑了,其他各军也都跟着逃,明军于是被打得大败,只有高杰的部队损失很小。
  崇祯十六年(1643年),高杰被提拔为副总兵,同总兵白广恩一起充当前锋,他们两人都是投降过来的将领。白广恩性情凶猛不驯,一向不听从管教,而高杰比他还要凶暴。朝廷认为高杰是李自成切齿痛恨的对象,所以让他在孙传庭的指导下镇压农民军。九月,高杰跟从孙传庭攻占宝丰,收复了郏县。当时明军乘胜深入,缺少粮食。降军李际遇暗通农民军,所以李自成率领精锐骑兵打了过来。孙传庭向各位将领讯问对策,高杰请求出战,白广恩认为不行。孙传庭认为白广恩胆怯,白广恩不高兴,率领部下逃离驻地。
  明军出兵迎战时,陷落在农民军的埋伏中,高杰登上岭看着说:“支撑不住了。”他也率领部下撤退了。明军于是狂奔逃命,死了数万人。白广恩去汝州,坐视他们战败不加援救,高杰就只好随同传庭撤退到黄河北面。后来他们从山西渡过黄河,转入潼关。白广恩已经先到了这里。
  同年十一月,李自成攻打潼关,白广恩竭力厮杀,而高杰恨白广恩在自己宝丰一战失败时没有去救自己,所以也拥兵不肯援救他。白广恩战败,潼关被农民军打下,孙传庭阵亡。李自成打下西安,就在那里住下了。
  高杰北上到达延安,农民军将领李过在后边追击他。高杰向东到宜川,河水正好结冰,就过去了,然后进入蒲津城驻兵防守。贼兵到来,冰融化不能过河,高杰才算逃脱了厄运。广恩战败后,逃往固原,被贼将追上,就献城投降了。
  江北四镇
  崇祯十七年(1644年),高杰称为为总兵官。崇祯帝朱由检命令总督李化熙率领高杰的部队迅速援救山西,而蒲州、平阳已失陷很久了,高杰退回到泽州,沿途大肆掳掠,农民军于是逼近太原
  同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帝朱由检上吊自尽,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高杰南逃,拥立福王朱由菘登基。朱由菘继位后,开设四藩:兴平伯高杰镇守徐州、泗州,东平伯刘泽清防守淮安扬州广昌刘良佐镇守凤阳、寿州,而黄得功晋为侯爵,镇守滁州、和州。他们的家属都在内地安置。
  跋扈自雄
  崇祯十七年(1644年),高杰领扬州,驻军城外,高杰坚决要进入城内,扬州百姓害怕高杰不让他们进来。高杰攻城攻急了就天天抢劫乡村中的妇女,当地百姓更加厌恶他。知府马鸣录、推官汤来贺顽强地防守了一个多月。高杰知道打不下来,多少有点心灰意冷了。阁部史可法打算把瓜洲给高杰,他才停止攻城。九月,朝廷命令高杰移驻徐州,让左中允卫胤文兼兵科给事中监督他的军队西征讨贼。徐州的土匪程继孔被抓住后送往京师,乘李自成作乱时逃了回来。十二月,高杰捉住他,把他斩了。朝廷于是封高杰为太子太傅,荫封一个儿子入官为世袭锦衣佥事。
  同室操戈
  起初,督辅史可法担心高杰蛮横无理,难以制服,所以让黄得功驻军仪真,暗中牵制高杰的势力。恰好登莱总兵黄蜚即将前去上任。黄蜚与黄得功同姓,以兄弟相称,所以他给黄得功写信请为他派些兵防备意外。
  黄得功率领三百名骑兵从扬州出发到高邮迎接他,高杰的副将胡茂桢飞马向高杰做了汇报。高杰一向忌恨得功,又怀疑他要算计自己。于是在途中埋伏了精兵阻击他们。黄得功走到土桥正准备埋锅造饭,高杰的伏兵出其不意地打来,黄得功上马拿着铁鞭准备战斗,飞来的箭像下雨一样密集,黄得功的马跌倒在地,他骑上别人的马跑开了。有一名勇猛的骑兵挥舞着大槊向得功冲来,黄得功大呼一声回头来战,抓住他的大槊往怀里一拉,就把他连人带马一起拉倒在地。又杀了几十个人,然后翻身跳进废墙里边,他吼叫的声音如雷鸣电闪,追赶他的人不敢上前来了,于是他骑马飞奔,回到大部队中。这边正在战斗时,
  高杰又派了兵暗中去攻打仪真,黄得功的士兵损伤得比较严重。而与他一同前往高邮的三百骑兵都战死了。于是黄得功向朝廷做了上诉,并表示愿意同高杰决一死战。可法派监军万元吉前往替他们和解,得功不同意。恰好此时得功母亲去世,史可法来吊丧,对他说:“土桥那一仗,不管聪明人还是愚蠢人都知道
  是高杰不对。现在将军因为国家的缘故压住心中的火气,让高杰背着罪名,这正是将军在天下获取大名的时候啊!”黄得功脸色渐渐地温和了一些,终究还是因为自己人被杀死得太多而感到恼恨。史可法命令高杰赔偿他的战马,又拿出一千两银子作为得功母亲办丧事的费用。黄得功没有办法,只好听从了史可法的调解。
  睢州之变
  弘光元年(1645)正月,高杰抵达归德,谋划收复中原。总兵许定国当时正驻兵睢州,有人说他偷偷地把儿子送过河去了。
  高杰召许定国前来会合,许定国又不理睬。高杰就邀请巡抚越其杰、巡按陈潜夫和参政睢阳道袁枢一同前往睢州,许定国这才到郊外来迎接。越其杰和袁枢劝高杰不要进城,高杰心中轻视许定国,不听越其杰之言,就进了城。
  正月十一日,许定国在故明兵部尚书袁可立府邸内设酒席招待高杰。高杰喝到酒酣时,就给许定国限制了出兵的时间,并且含蓄地提到送儿子的事情。许定国心中更加起疑,更没有离开睢州的意思。高杰坚决督促他出兵,许定国恼了,夜间埋下伏兵点炮大喊。越其杰和袁枢等人力劝高杰不听,已提前一日离开睢州赴金陵,高杰喝醉了,力战后卧倒在军帐中没有起来,一群士兵带他到定国那里,把他杀掉了。在这之前,高杰认为许定国就要离开睢州了,所以把自己的部队全部派去戍守开封,身边所留下的亲兵只有几十个人罢了。许定国假装对他很恭顺,选了很多伎女侍候高杰,又用两个伎女陪他的士兵睡觉。他的亲兵全喝醉了,等听到炮声时想起床,又被两个伎女扯住脱不开身,结果全部死了。第二天,高杰的部队到来,打下睢州城,把城中的老弱病残杀得一个也没有留下来。袁尚书府邸内珍贵的书画收藏毁于一旦。许定国率部过河投降清朝。
  昔睢阳袁可立巡抚登莱督大兵防海,太康人许定国曾为其手下中军,蒙袁多次擢升提携,后累官河南总兵。今当袁司马故去十二年之际,许竟在其府第酿此大兵祸,乱象有不忍言者,并携兵投靠后金,甚称不义也。
  《豫变纪略》:“袁园之祸,杰实自取。”
  《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今睢县行政公署为清之洛学书院,然本明袁尚书可立故宅也。……至宅向南恰与南坡之袁家山脉络联贯,为尚书园宅范围中地无疑也。后楼下为明末许定国刺高杰处,楼上不设棚板,以作后来纪念焉。”
  《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按许定国刺高杰处相传在今洛学书院后院藏书楼下,……当时其宅本袁尚书可立府第,不知何以为许贼占据。想闯贼破城,袁氏避乱外处空其宅,故许得宴饮行刺其中也。至今楼不设棚板以为纪念,此次睢之大乱杀掠之惨又甚于失城之时焉。”
  高杰为人荒淫狠毒,扬州百姓听说他死掉的消息,都相互庆贺。但高杰这次出兵,进取中原的决心很坚定,所以当时有人对他的死感到惋惜。朱由菘刚登基时,朝廷允许各个兵镇参加讨论国家大事,所以高杰屡次上 书搭救投降过贼寇的大臣,后来请求朝廷把武火秦从监狱中放出,福王不同意。他又上 书推荐吴生生、郑三俊金光辰、姜土采、熊开元、金声、沈正宗等人。大概说来当时武将的风尚差不多都是如此了。高杰死后,南明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让他的儿子许元爵继任兴平伯。
  [以上内容由"天涯孤星"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扬州十日 (公元1645年)

同年(公元16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许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