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商洛 > 丹凤县人物

蔡兴运


[公元1915年-1956年]
   蔡兴运(1915~1956)
  字善杰,茶房西对峪人,童年耕地卖柴,后被常备队拉去当兵。民国二十六年(1937),中共商洛工委书记王柏栋回乡开辟工作,兴运即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先后参加惩办-顽固分子谢孝廉和冯麟生的战斗。嗣后,在留仙坪化装侦察时被捕,五天五夜受尽拷打,只字未吐,后在张孝仓暗助下,磨断绳索攀树越墙归队。民国三十二年(19:3)春,赴边区马栏“德记骡店”学习,7月经巩德芳薛兴军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
  民国三十四年(1945)5月,兴运从边区归来,为组建队伍,与田申荣等九人夜袭桃园敌军械库,夺得步枪12枝,他亲手抢得轻机枪1挺。翌年4月,中共商洛工委和指挥部任命兴运为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队长。6月他在张塬侦察时发现两名敌兵埋头修独轮车,随即跃身夺得两枝步枪。当月下旬某夜,兴运带46名队员从双槽来龙驹寨城隍庙军械库夺出48箱子弹。他命令部队原路返回,自己带一名战士扛1挺机枪将敌人引向相反方向,游击队未伤一人,胜利完成任务。旋又带领第1中队参加上庄坪战斗,由于他及时占领了制高点,迫使企图包围游击队的洛南县王骊仙自卫团仓皇溃逃。7月,兴运在砖磨沟口,发现国民党-运坠落飞机,立即率人冲出树林狙击,缴获手枪2把,地雷40枚,030多箱。同月,兴运带领三人,在棣花十八碌碡桥从掉队敌兵手中截获机枪1挺,步枪2枝。8月,兴运率七人从灵官庙乡公所夺得短枪5把,步枪2枝。同月,李先念中原突围到商洛,兴运任豫鄂陕军区第二十一支队第一大队队长。9月,兴运率30余人与敌再次激战于灵官庙,毙敌40余人,缴获长、短枪70余枝。由是,兴运被传为来无踪去无影的“飞侠”。11月,汪锋写信要求给军区送250套棉衣。其时敌人限令每人只能买两匹布,否则以通“匪”论处,兴运说:“他限制匹数,没限制人数,咱给他来个呼延庆的兵、杨家的将——男女老少一齐上。”随即由他主要负责动员家乡群众,家家到商镇集上买布匹棉花。游击队战斗到哪里,就在哪里动员群众缝制,终于及时把棉衣送到军区。年底,兴运跟随军区边打边撤,到河南嵩县潭头村时,汪锋指示薛兴军和兴运带领部队掩护80多名伤员转移,他俩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完成任务。翌年初,兴运率部从洛南高耀子打到申家沟,遭敌保警大队和两个正规连夹击,危急关头他从战士手中夺过机枪冲上制高点,打得敌人抛尸而逃。以后敌人大搞移民并村制造无人区,兴运将部队化整为零,只身掮一挺机枪,带一枝手枪,栉风沐雨,草衣木食,八天仅吃五顿饭,夜晚岩居穴处,衣不解带,累极时将寸香点着夹在手指缝休息。他为了使敌人知道游击队还在,便打一阵机枪,转移一个地方,与敌人捉迷藏。敌人挖出巩德芳遗体割头领赏,又挖了兴运家祖坟,揭了房瓦,绑走他叔父蔡守高,兴运闻知后说:“这更铁了我的心!”4月底,豫鄂陕军区指示:“迅速组织革命力量,迎接全国大-。”兴运立即收集旧部,挖出0,迅速组建了蔡(兴运)、田(申荣)游击队。8月曾配合主力打下龙驹寨和商南县城。10月9日,二分区党委在峦庄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将蔡、田游击队扩编为商洛第一武工队,任命兴运为队长,陈效真为政委,田申荣为副队长。民国三十七年(1948)2月10日,在庵底扫帚沟成立中共商洛县工委,陈效真任书记,李正文为副书记,兴运、田申荣等为委员,这时国民党六十五师大兵压境,而陕南独立团因长途奔袭,亟待休整,分区命令蔡兴运武工队独撑局面。他率队神出鬼没,转战于洛南、商县、商南之间。第一次反“清剿”,于双坑塔、蔡川、栲树岭、青棉沟四战四捷,歼敌150余人。第二次反“清剿”,在皇台、孙家山等地五战歼敌百余人。第三次反“清剿”,在扫帚沟等地七战歼敌百余人。从而创建了东起河南卢氏,西至商县板桥,南至西荆公路,北至洛南,东西长150公里,南北宽100公里的游击根据地,建立了6个区政权。
  1949年,兴运率领的武工队在商山、高桥各次战斗中屡建奇功,受到嘉奖。5月30日,兴运率领武工队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洛南县,俘敌县长。7月,武工队在保安、两岔河、伍仙镇、石坡一带猛追穷寇,配合二分区主力部队,全歼陕西保安第六旅,击毙副旅长姜炳功,俘敌少将参谋长孙英以下300余人以及大荔专员、各县县长7人。年底,该队改编为陕南军区独立六团,兴运任团长。后历任县武装部长,兵役局长。
  由于兴运临战金刚怒目,横枪立马,以威猛慑敌。故敌营流传有“天不怕,地不怕,单怕黑老蔡戳一下”。《中原日报》曾以《陕南蔡兴运游击队》为题,《陕西日报》以《老蔡武工队》为题,系统报导他转战商洛山中的英雄事迹。兴运因长期积劳成疾,于1956年2月16日病故西安,批准为革命烈士。陕西省军区举行追悼会,杨嘉瑞司令员致悼词,遗体安葬于商洛革命烈士陵园。
  [以上内容由"玉红"分享。]


同年(公元191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田申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