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焦作市 > 温县人物

职颖法


[公元1937年-1991年]
  职颖法(1937~1991)男,汉族,温县林肇乡西林肇村人,小学毕业,农民天文学家。他用毕生精力,探索宇宙奥秘,创立了太阳系演化新说--循环日爆说,在1989年南京国际天文学研讨会上宣读后,轰动了国际天文地质学界。
  职颖法出身中医世家。曾祖行医汉中,名重一时。父祖辈的医术亦在当地享有盛名。但不知什么原因,父祖辈生下来都有一条腿没有膝盖骨,都是瘸子。父亲职恒庆相亲那天骑匹毛驴,掩饰跛足,而女方则坐在门前纺线。娶亲那天,才发现新娘是个完全不会走路的瘫子。因此,职颖法呱呱坠地时,职恒庆大喊:"快仔细看看,我儿子有没有膝盖骨!"
  职颖法四肢完好。3岁时,父亲便背着他外出行医。白天赶路,夜里翻开医书,教他识文断字,背诵针灸口诀、汤头歌。然而,职颖法却对大自然特感兴趣,不住气问:"天咋没个边哩?""月亮上咋有黑有白?""山上的石头咋一层一层的?"父亲答不上来。
  8岁,职颖法进学堂念书。老师讲:"月亮上没有水,高的地方白,低的地方黑,这是太阳的反光。"职颖法问:"老师,那高低是怎么形成的呢?"老师无言以对,说他是个"呆货"。他心里不服,夜里便看月亮,痴痴地想。从此,种下了研究天文的种子。
  职颖法外表迷瞪,天资聪颖。断断续续读了三年半书,因为父亲一心要他继承祖传衣钵,依然带他外出行医。但是后来,他却以温县第五区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高小毕业证。
  1952年,职颖法到村办小学教书。这年阴历7月15日夜晚,他突然发现月亮的正面与地球东半球形貌相似,凸凹相反,如同照片与底片一样。他回家查了万年历,推算出这种情况19年才会出现一次。他兴奋极了,立志要揭开天地之秘。于是,他辞去教师工作,当起了游方郎中,足迹遍及河南、山西、陕西、安徽等地,一边行医,一边勘察地貌。行囊里,装着天文地理书籍,埋头苦读。
  在太行山,他驻足凝视,一个疑问掠上心头:山,为什么会有高有低?假如把呈上三角形构造的山峰与呈下三角形形状的山谷合而为一,那么,太行山岂不就是一马平川?他想到了打铁,铁匠用锤子可以将烧红的铁块锻打成各种农具。联想地球,一定是受到外力的强烈冲击,受到冲击的地方,陷落成低谷,而地心反抗,鼓起来的地方便成了山峰。如此,山峰凸起的重力不正好与山谷所受的压力相等吗?他猜想,根据行星轨道收缩,行星逐渐向太阳靠拢,最终能否走进太阳中去呢?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两星相撞,必然引起太阳0,随即0出新的行星,是否以此循环往复,化故从新呢?如是,地球作为行星也应该是从太阳0中0出来、演化而成的,它的归宿也将是走进太阳中去。
  职颖法手巧,自制棉花精播耧,在全新乡地区展览推广。会缠电动机,安造纸机。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职颖法自制了太阳、地球、月亮三星仪,反复演示,认定:白垩纪末日爆时,黄道面冲击力强,使地南(印度洋)、月北(雨海)低,所以地东半球和月正面凹凸相反;日爆冲击地、月,使二者直对太阳和背对太阳留下同样的痕迹,所以二者面貌相似。他的研究初见曙光,便索性收起药箱,专门研究起天文来。
  这时,"文革"开始了。职颖法急于向专家请教,1968年秋天,他来到郑州大学,但大家忙着造反,没人理他。听说专家学者都被赶下乡劳动了。温县会不会有呢?于是,每逢县城集贸日,他便背着三星仪来到县里最热闹的东方红广场演讲。他说:"俺研究了好多年太阳系的形成和发展,俺认为太阳0产生行星,行星0产生卫星。譬如地球和月亮……。"开始,人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以为里面说书呢。后来,人人都说他是个"神经病"。小孩子们向他扔瓦块。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职颖法决定去南京金山天文台。他提了一包烧饼,怀揣5元钱出门了。坐公共汽车到焦作,他混水摸鱼没买票。在焦作,他花5分钱买了一张站台票上了火车,一直坐到郑州。下火车他不出站,又挤上了开往南京的列车,好在一路没人查票。车到南京他仍然不出站,顺着铁轨走了出去。从温县到南京,一路只花了5分钱。
  紫金山天文台他混不进去,职颖法使用老法子,在大门口讲演他的发现,紫金山天文台原台长张钰哲听着笑了,破例允许他进去参观。
  这次南京之行,职颖法的最大收获是第一次从天文望远镜里观察太阳,并且得到了一张拍摄的太阳图片。
  在以后的岁月里,职颖法就用这套手段在通往北京、上海、南京、武汉太原的铁路线上奔走。他三番五次被驱赶下来,又五次三番地爬上去。他见车就扒,有时遇上运煤的火车,他浑身上下也跟煤一样黑了。
  在这种苦行僧般的四方云游中,职颖法白天出入大专院校、科研机构说好话,查资料,晚上就栖身于车站候车室,讨一口开水,咽下自带的干粮。他交流切磋,获取信息,不断地补充、完善着自己的理论。
  1974年,全国再次掀起"农业学大寨"0。工作组进村,职颖法被传去训话。"你是什么人?""农民。""农民是干什么的?""以农为主,兼学别样,农忙务农,农闲搞科研。""你搞什么科研?""俺研究天文。""谁允许你研究天文了?""马克思、恩格斯。"职颖法给工作组讲自然辩证法,工作组说不过他,勃然大怒,召开全村社员大会,批斗职颖法。为了限制他,让他一个人看水塔。他设计了一种仪器使水塔自动上水,反而因祸得福,又把更多时间放在研究上。
  "后院"也冒烟了。原来职颖法行医时,家里吃穿不愁,早就买了缝纫机、自行车,是村里的小康户。现在,年年缺粮,家里一贫如洗,能卖的东西全卖了。瘫痪在床的0亲,双目失明的三叔及四个孩子,谁来养活?妻子王玉仙经常和他生气,几次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卖房!职颖法一横心,将一座大上房卖了。妻子哭喊:"职颖法,你是个败家子啊!"
  研究天文,职颖法岂能罢休?他常常是趁媳妇不在家,偷卖几升麦,拿着钱又去了南京,验证他的观察所得。他又有了重大发现。他从自己的日爆0行星、并冲击地球的理论出发,将太阳系九大行星轨道半径分布与地史年代对照起来分析、对比,发现逐次日爆的时间,正好与地球历史上特大灾变的时间相吻合。由此证实了他的日爆说是可以成立的。
  1976年,职颖法兴冲冲跑到北京中科院拜访专家。一位中年人接待了他:"你的发现也许有一定道理,有论文吗?"
  职颖法沮丧地离开了北京。论文,尤其是天文学论文,需要数学、物理学、化学、地质等多种学科理论的综合运用。一个论点的提出,必须要有相应的计算公式来验证。他哪里会啊!职颖法知道,自己若不能写出论文来证明自己的假说,他的全部研究就等于零!他别无选择,学!
  这一学就9年。这个只上过三年半学的农民,写成了《陆海成因假说》和《地壳纪录地外行星诞辰--太阳系成因》两篇论文,提出了循环日爆说。职颖法认为:太阳系的行星是太阳0形成的,行星长幼有序,围绕太阳运行的半径都在逐年变小(每1000万年缩小1%),依次向太阳靠近,最后进入太阳时引起太阳局部0,又0放射出新的地外行星。太阳每次0出地外行星的同时都使地球发生一次灾变,其时地下岩浆喷发,因而,地球岩层的历史分期记录了地外行星的诞生时间。由此,职颖法用高等数学推导出一个能够计算行星产生和消失年代的公式,用此公式计算的结果,恰恰与科学家测出的地质纪年相吻合。
  不仅如此,根据循环日爆理论,职颖法推断:天王星、冥王星、海王星应有光环和卫星;金星上曾有过人类;太阳系九大行星之外还有一颗行星,他取名中国星。这些推断,后来都被科学研究所证明。他的论文发表11天后,《参考消息》报道,美国科学家发现了太阳系第10颗行星。
  然而,论文一次次寄出去,又一次次原封不动退回来。职颖法不甘心,又带着论文四方游说,结果是横遭白眼和嘲讽。一听说他是农民,再看他一身皱巴巴的黑蓝衣裤,绽开口的解放鞋,人家根本就不看他的论文。在北京一个科研机构,他被轰了出来。
  河南大学的严希敏教授和河南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毛继周慧眼识才,四处写信推荐职颖法。
  1986年11月,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刘弟墉教授接待了职颖法。刘教授对他的研究成果大为惊异,连连感叹:"中国真是地大物博,如此艰深的课题,竟有农民精心研究了几十年,不可思议啊……"特意将职颖法的论文呈送该所所长、学部委员穆恩之老先生。穆恩之看罢论文,亲自与职颖法谈了两天,随后给河南省科委写信,信中说:"……他的观点新颖,并有一定的实际根据和能自圆其说地联系实际资料形成一个他自拟的体系。我总的感觉是,他应当把这些资料认真整理出来。这些我们所谓'内行'都没有想到或不敢沾边的资料,一定会对学科的发展具有启发意义。"县广播站崔春东根据情况写了1000字报道发表在《焦作日报》头版头条,职颖法开始被人关注。
  接信后,省科委于1987年特别给职颖法下拨3000元科研经费,次年增加至5000元。
  1987年7月和8月,职颖法的两篇论文分别发表在《知识与决策报》和《潜科学》杂志上。1988年《大自然探索》杂志第3期,发表了他的长篇论文《太阳系演化新说--循环日爆说》。新华社、《人民日报》、《农民日报》、《河南日报》、《中国地质报》、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河南广播电台等十几家新闻单位相继报道了他的事迹。1988年8月和9月,国家科委新技术局两次主持召开科学论证会,对职颖法的观点进行论证。
  1989年《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年刊》第10期,发表了职颖法的阐述行星轨道的论文《外行星轨道与地史灾变吻合》。
  1990年9月,焦作大学成立天文地质研究所,聘请职颖法为名誉教授,并任命他为该所所长。职颖法在筹建该所的过程中,又夜以继日,赶写了两篇论文《新资料验证循环日爆说》和《力源是揭示宇宙奥妙的钥匙》。但他在校并无工资,自己从家里带面、菜,自己做饭。而省科委以为他已有工作,又停拨了每年3000元的经费。
  1991年7月底,职颖法刚刚完成上述两篇论文,突然头疼欲裂,呕吐不止,右侧肢体麻木,说话吐字不清。家人赶紧送他去北京救治。8月6日,北京天坛医院确诊,职颖法是肺癌晚期,颅内出现原发性转移瘤,生命危在旦夕。
  得知职颖法病危,1991年8月27日,中国地质大学教授赵锡文,中科院学部委员杨遵义郝诒纯王鸿祯四位科学家联名向中央领导发出呼吁:"请您伸出热情的手,能对职颖法同志的医疗费问题给予适当解决,以便尽可能地延长他的生命,使其宝贵的科学财富得以抢救,不致被病魔夺走……"赵锡文与《人民日报》主任记者王友泰到天坛医院看望,要求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使他的宝贵思考及奇思妙想留于人间。
  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候补书记-作出批示:全力抢救。河南省委书记侯宗宾、省长-决定:职颖法的医疗费由省长特批予以报销。
  然而,现代医学没能挽留住职颖法的生命。1991年10月17日,职颖法不幸去世,终年54岁。他生于贫苦,死于穷困,一生潦倒。其伟大建树及不凡事迹多不为人所知。
  [以上内容由"mole1216"分享。]


相关院校:

同年(公元193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红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