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郑忠杰


  “长江韬奋奖”是表彰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的最高奖,2006年8月15日,江西记者郑忠杰凭借其在地球三极采访的特殊经历,以及热血援疆的举动,获得了其中的长江奖。
  1998年,郑忠杰作为中国科考队随队记者,登上了南极大陆,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坚持发回报道,开创了江西媒体极地采访的先河。
  2003年,郑忠杰作为全国省级电视台中惟一的记者参加了中国第二次北极科考活动,近距离拍摄到北极熊——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人最近距离(不到30米)用摄像机拍摄到的北极熊画面。
  2005年,已经年届50的郑忠杰驾车完成了跨越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的宏伟目标。期间,他将生死置之度外,深入生命0采访拍摄。当在可可西里腹地车陷沼泽时,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同事,自己独自直面危险。
  从事新闻工作23年来,郑忠杰以一个记者的执著和惊人的毅力,将足迹留在了地球三极,是江西有史以来第一位在地球三极采访的记者,被江西新闻界誉为极地记者、跨越三极第一人。
  南极寻梦——带着女儿的吻出发
  “南极洲,寂静的世界,亘古的冰源。踏上这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心灵一次又一次的震撼,升华……白色的冰雪,憨态可掬的企鹅,人与人之间超凡脱俗的情感,至今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郑忠杰去南极,缘于一个梦,一个探险的梦,这个梦一直存在于他的潜意识中,随时准备萌芽。
  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江西电视台获得两个去南极采访的名额,并在全台记者之间进行选拔。当过兵,时任体育记者的郑忠杰听到消息后,心底里探险的梦想被唤醒了。或许,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探险梦要和极地联系起来,然而,当积极地争取到这个机会时,他的生命从此再也无法和极地分割。
  郑忠杰说:“听到消息后,就觉得这个机会非我莫属,探险的梦想被最大程度激发了。”当时的郑忠杰,无论身体素质,还是业务水平,完全能够胜任去南极采访的任务。而事实上,在许多同事的心中,他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郑忠杰的南极之行却遭到了女儿的反对,已经是初中生的女儿从书上了解到,去南极有一定的危险性,她几乎恳求着说:“爸爸,你都40多岁的人了,非得你去吗?”出发前,女儿去送他,临别时几乎扑向他,搂着他的脖子,用力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大声说:“爸爸,我爱你!等着你回来……”郑忠杰说:“在冰天雪地最艰难、生死攸关的日子里,我始终没能忘记女儿的吻……”
  带着女儿饱含着爱的反对,带着女儿期待他凯旋的吻,郑忠杰出发了。
  船行驶在德雷克海峡的4个日夜里,郑忠杰不仅用体力,也用意志和风浪做斗争。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和最深的海峡,东西长约300公里,南北宽达970公里,最大深度达5248米,“无风三尺浪”,被称为“杀人的海峡”。郑忠杰告诉记者,当时呕吐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船体的颠簸使他吃不下东西,4天里只勉强吃了半个苹果,呕吐、无法进食让他感觉生命已经到了极限。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郑忠杰还是坚持拍摄,将船员们晕船的画面,一一捕捉到镜头里。


下一名人:杜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