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人物

荀瑶


[春秋战国][公元前506年-前453年]

  智瑶(前506年—前453年):姬姓,智氏,名瑶,因“智”通“知”,故古书多作知瑶、智瑶,智氏出于荀氏,故又多称其荀瑶,时人尊称其智伯(同“知伯”),谥号曰“襄”,故为智襄子。
  春秋末期晋国卿大夫,智氏家族领主。前475年,担任晋正卿后,带领晋军南征北战,多立功勋,为了恢复晋国霸业,主动采取削藩,率先将智氏一个万户城邑献给晋公,韩、魏两家也先后献出一个万户城邑,而赵氏却拒绝。智伯帅韩魏两卿,围攻赵氏于晋阳,但因韩魏临阵反水,惨败于晋阳,智氏家族也遭到韩赵魏的-,两百余族人死于非命。韩赵魏瓜分了智氏领地,在晋国没有对手的情况下,三家又蚕食晋国领土,最终完成“三家分晋”。
  知瑶继位及对外发展
  在知宣子打算立知瑶为继承人时,他的族人知果对此劝谏,请求以知宵为继承人,并说以知瑶仪态不凡、箭术高超、技艺出众、巧文善辩、坚毅果决的五大优势欺压人、而残酷不仁的思想行事,最终必定导致知氏家族的灭亡。知宣子不听从他的意见。
  知瑶继位后,在晋出公三年(前472年)率师伐齐,发动两次伐郑战争,壮大了知氏的势力。晋出公十一年(前464年),知瑶第二次攻击郑国郑向齐求援。齐国援军刚至,晋国撤退。晋出公十七年(前458年),知氏联合赵氏、魏氏、韩氏三大夫,瓜分了范氏和中行氏的土地和财产。知氏独占了大部分范氏、中行氏故地,并取代赵氏而掌管晋国政事,成为四卿中最强的势力,居晋国四大卿之首,并自称“伯”。
  同年率军灭中山国的属国仇由国(在今山西省阳泉市盂县)。隔年(前457年),在讨伐卫国回国后,与韩康子虎、魏桓子驹在蓝台举行宴会,知瑶戏弄韩康子并侮辱韩氏家臣段规 。之后贪婪地向韩氏、魏氏索求并获得了万户之邑。向赵氏索求蔺、狼皋两邑地时被赵襄子毋恤严辞拒绝,知瑶大怒,在晋出公二十年(前455年)联合韩氏、魏氏两门阀,攻打赵氏,赵襄子不敌,几经考虑之后,就奔走晋阳,是为晋阳之战。
  水灌晋阳及三家灭知
  主条目:晋阳之战和三家分晋
  十六年(前453年)知襄子久攻不取,愤引汾水灌晋阳城,赵氏“城中巢居而处,悬釜而炊,财食将尽”,军民病饿交加,十分危急。
  知襄子看见水攻的成效非常好,得意地说:“起初,我不知道水可以灭亡他人国土,现在我已知道了。”韩康子、魏桓子两人听闻此语非常恐慌,互使眼色作暗号,因为魏氏的安邑城,韩氏的平阳城都有可能是知襄子下一个水攻的对象。
  赵氏水困已久,无法续守,遂派谋臣张孟谈,说服韩、魏两家倒戈,张孟谈于是告诉韩、魏之君曰:“唇亡齿寒,智伯率领你们两位来攻击赵氏,赵氏快要灭亡了,接下来你们两位也要被智伯当成攻击的目标了。”韩、魏本来就对智伯的嚣张跋扈非常愤恨,听了这论士之言,也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灭亡的门阀,决定倒戈起事。于是三方密约,决定共同攻灭智氏。
  到了晋出公二十二年(前453年)三月初十丙戌日,赵襄子派出部队,杀死知氏军守堤的士兵,决开堤防反灌,知氏军因仓促救水而散混乱,韩、魏军趁势从背后,侧翼进攻,赵襄子亲率军队进击,并大败知氏军的前锋,长驱直入中军幕府,擒杀知襄子,并将知襄子的首级雕刻上漆,当饮酒之首爵,又大加搜捕,将知氏宗室夷灭,只有知果已改名,另立一氏族(即辅氏),所以得以保全。晋阳之战宣告结束,知襄子宗族灭亡。
  知襄子有食客豫让,为人忠义,为了要报答知襄子的知遇之恩,并发誓要替主公报仇雪恨,三番两次刺杀赵襄子,都不成功,最后依旧被赵襄子所擒,于是请求刺了赵襄子衣服三剑,略作报恩的表示,然后 身亡。
  智氏背景
  智氏始祖庄子荀首,是晋献公托孤重臣荀息的幼孙,也是晋国中军将荀林父的幼弟。晋成公时,荀首受封于智邑(山西省永济市西北一带),其后别为智氏。
  荀首位列世卿以来,多受中行氏的护佑,平稳发展。在荀林父执政后,荀首进入晋国政坛,担任下军大夫,后累迁至中军佐。智首之子智武子荀罃在晋悼公时代倍受器重,成为晋国霸业复兴之最大功臣。
  智武子暮年,智氏宗子智朔不幸英年早逝,只给智罃留下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智盈。智盈三十多岁也不幸去世,留下了尚未成年的智跞。荀罃使智氏崛起,却因为儿子智朔、孙子智盈的早亡几乎失去卿位。
  晋平公为了加强君权,曾一度要取消智氏的世卿之位,幸亏中行吴念及同宗之情,多加保护,晋平公不得已,只得安排尚未成年的智跞成为下军佐。他的堂伯父中行吴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才使智氏躲过一劫。
  前501年,智跞在历经30多年的宦海沉浮后,继士鞅成为晋国正卿。智氏终于度过了长达60年的断层期,熬过了危机。
  前497年,晋国发生剧变,范氏、中行氏与赵氏旁支邯郸氏攻打赵氏,围攻赵氏于晋阳。晋公宣布范氏、中行氏为叛党,并令智氏率领韩氏、魏氏两家协助赵氏-中行氏、范氏。晋国由此陷入一场长达8年的内战。
  因为中行氏始祖荀林父和智氏始祖荀首和是亲兄弟,智氏多次承蒙中行氏的护佑,智跞也正是在中行吴的照顾下,未成年时就担任下军佐。所以在平定内乱过程中,智氏并未出兵,智跞以晋国执政的身份坐镇朝中,赵鞅挂帅出征,赵氏逐渐在军中树立权威,其权力甚至超越了位列正卿的智氏。
  前493年,执政智跞走完了他的一生,赵鞅无可争议地继之为晋国新一任执政,智跞死后,他的儿子智申成为四卿之一,担任下军佐。
  择立嗣卿
  赵鞅位列正卿后,权倾朝野,史载赵鞅“名为晋卿,实专晋权”。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赵氏也彻底走出下宫之难的阴影,蓬勃发展。晋国最后的对决就是在智氏与赵氏之间展开。
  在赵鞅如日中天的权势之下,智跞的儿子智申几乎被人遗忘,史书中记载智申只有一件大事——择立嗣卿,这也是关乎智氏兴亡的大事。
  在这里提一提晋国嗣卿,晋国六卿是世袭制,父死子继。晋国诸卿长达200多年的斗争中,只要一个家族不幸出现有一代人不争气,或是家族的嗣卿是个败家子,那么这个家族就非常危险,轻则被驱逐,重则灭族,急则身死人手,缓则祸及子孙。贾季、胥甲、赵同、先榖、三郤、栾黡……无不是如此。
  各大家族在诸卿-的尾声时刻,越来越重视立嗣择优而立的重要性,而不是古板的套用周礼的嫡长子制度。这一天,智申召集族人、家臣召开家庭会议,商讨立嗣问题。
  智申已经有了好的人选,那就是智瑶,这时智氏的族人智果表示反对:“智瑶不如智宵!”
  智申反驳:“智宵面相凶狠。”
  智果解释:“智宵狠在表面,而智瑶是狠在内心,智瑶有五大优点:须髯飘逸,身材高大;擅长弓箭,力能驾车;技能出众,才艺超群;能言善辩,文辞流畅;坚强果断,恒毅勇敢;此五贤别人无法能比,惟独没有仁德之心。如果不用仁德去施政,而用以上五贤才能去强行统治,谁能拥护他?如果立荀瑶为继承人,智氏宗族必然有灭门之祸!”
  智申听不进去,仍然固执己见,立智瑶为嗣卿。忠言逆耳的智果已经预感到智氏危亡的来临,为了保全智氏血脉,就带领着自己的一小部分族人到晋国太史那里注册,改智氏为辅氏,表示脱离智氏,另立宗庙。
  位列正卿
  在赵鞅风风火火的执政期间内,似乎所有的晋国人都成为了他的绿叶,来衬托这朵春秋后期最美艳的鲜花。
  前475年,赵鞅病逝,其子赵无恤继立,智瑶登上了执政宝座,继智罃、智跞之后,智氏家族开始实现他的第三次腾飞。
  此时的中原,已经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从春秋时期的争霸战争过度成战国时期的混战,齐、晋、楚、越四强并立也是战国格局的雏形初具,齐、楚是老牌强国,越国属新兴势力,晋国虽最强,却因为政出私门而战斗力大减。
  作为晋国的执政官,智瑶自然有权利也有这个义务去为晋国的霸主地位作最后的争取。
  力图复霸
  攻略齐郑
  继承了赵鞅的地位后,智瑶,一个初涉政坛的新星,他的理想也是匡扶晋国霸权,这是他与赵鞅的共同点,身为国之卿士,以国家为重。在赵鞅死后,他扛起了晋国的大旗,继续着晋国的争霸行动。
  前472年,智瑶率领军队在犁丘与齐国上卿高无丕对峙,此战中,智瑶身先士卒,作战勇猛,晋军看主帅都如此奋不顾身,个个拼死向前,齐军招架不住,大败而归。智瑶亲手俘虏了齐国大夫颜庚。
  前468年,智瑶出兵讨伐郑国,晋军进驻桐丘,郑国向齐国求救,陈恒率军救援郑国,智瑶一听说齐国的援军一出,便撤兵了。智瑶对这次陈氏的插手大为不满,临走前派使臣数落陈恒一番。
  他说:“我在出兵前,占卜与郑战,必胜,可惜没有占卜过与齐军的较量。其实我攻打郑国啊,是为了调查清楚陈国的灭亡原因!也算是为你们陈氏了却一桩家事(齐国的陈氏本是陈国公族,陈厉公的儿子陈完奔齐,在齐国落脚生根)……”智瑶的使者把话说完,陈恒暴跳如雷,诅咒荀瑶:“陈氏亡矣!那你们的智氏难道就能长久的生存下去吗?”
  前464年,智瑶与赵无恤再次出兵,攻打郑国,由于郑国的妥协,一路上晋军没有受到应有的抵挡,很快晋军就兵临郑都城下。智瑶以统帅的身份命赵无恤攻城,赵无恤想保全自己的实力,拒绝执行命令。这也是智瑶始终不能取得更大的外战战果的本质原因——晋国政出私门。主帅的命令不被部下所接受,智瑶火冒三丈:“你这个人啊,招人讨厌又没胆量,赵简子怎么立你为嗣卿?”
  赵无恤反驳:“因为我能隐忍,这个对赵氏应该没有害处吧?”
  这次作战,将佐不和,郑都没有攻克,却也劫掠了郑国大片物资,战果丰盛,满载而归。晋国打了胜仗,诸卿在一起喝酒,智瑶大约是醉了,顺势将酒罐子砸向赵无恤。赵氏的家臣们群情激愤,要找智瑶拼命,被赵无恤拦住:“父亲选择我为赵氏的继承人,就是因为我能够隐忍!算了!”
  对于齐国、郑国这两个骑墙之术甚高的诸侯,智伯采取的是攻打。而对于卫国等二等诸侯国,智瑶采取的却是战略争取。
  阴谋卫国
  ⒈在越王勾践即将对吴国发起总攻之前,也就是智瑶刚刚接替执政不久,吴国为了表达对晋国新一任执政的祝贺,派遣使臣赤巿去晋国造访,途径卫国,卫国执政宁文子相迎,并赠送吴使一份厚礼,赤巿感恩戴德来到晋国。
  国事访问完毕后,智瑶命人用豪华巨轮送赤巿归吴,赤巿心里纳闷,智瑶怎么今天如此慷慨?经派人暗访才知道船里装载着晋军,欲趁赤巿在路经卫国时,攻破卫国,这一招借鸡生蛋太绝了,简直就是要嫁祸于赤巿啊。赤巿想起了昔日来访途中卫国人的大义,于心不忍,赤市装病暂时不回去了,在晋国先住一段时日。于是智瑶第一次谋卫计划落空。
  ⒉智瑶想讨伐卫国,仿效当年先祖荀息(荀首的祖父)的假道伐虢之计,送给卫国人四匹良马,并宝玉一枚。卫侯欢喜的笑纳了,并召开一个宴会以示庆祝,群臣都来祝贺君主受到了智伯的青睐。
  这时候大夫南文子警觉,面有忧色,提醒卫侯:“寡君还是请注意吧!这样一份无功之赏,无力之礼,不可不察啊!这是一份效小国进献给大国的礼数,如今晋国人反而把这份礼物送给了我们,居心叵测哦!”
  卫侯一思量,对!送这个礼物的人肯定没安好心,这个卫侯的确比当年的虞公有出息,没有被智瑶的糖衣炮弹所迷惑。卫侯随即下令卫军严守边防,果然不久就发现智瑶带领着晋军前来,智瑶知道此机未能成功,便灰溜溜的退兵了。
  ⒊真如智果所言,智瑶的确是意志坚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在卫国讨得便宜,智瑶甚至连自己的嫡长子都舍得拿出去“套狼”。
  这一年,智瑶突然处罚嫡长子智颜,并要将其发配异国他乡。毕竟是智氏的嗣卿,即便是获罪流放,规模也是相当庞大的。智氏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向卫国开来。谨慎的南文子警觉到这可能是智伯的又一次阴谋,警告卫侯:“智瑶的儿子智颜是好人啊,并没有什么过错,无缘无故遭驱逐,这事情蹊跷,不可不防。如果智颜带来的车辆超过五乘,千万不要放他进来”于是乎智瑶图卫的计划再次破产。
  图灭夙繇
  中原的诸侯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国内诸卿又是个个强悍,互不相让。智瑶自然将目标定在了晋国周围的少数民族,他接过当年荀吴未尽的事业。
  中山有一个名叫夙繇的属国,成为智瑶的预定攻击目标,只是苦于道路崎岖,不好行军。经过一番思考,智瑶命人在晋国为夙繇铸造了一口大钟,钟的口径,专门设计的有一辆战车的两轨那么宽。钟铸好后,请夙繇国的国君派人来取,夙繇命人开路取钟。结果此路一修通,智瑶就率领晋军攻破夙繇国,夙繇灭亡,智瑶并其地而有之。
  兵败晋阳
  春秋末期,越国灭亡吴国,勾践率军北上举行诸侯会盟,成为春秋时期最后一位霸主。而传统霸主晋国因为卿大夫相互争权内耗,大权旁落,无力对外争雄。丧失霸主之位,这对于晋国而言,是一个莫大的耻辱。智伯(即智瑶)在朝担任执政后,南征北战,使晋国声望大大提高,许多在晋国内乱时脱离晋国影响的小国,都纷纷重新归附。在晋国似乎有望重夺中原霸主之位,而在晋出公眼里,智伯是一个以国家为重的忠臣良将。作为晋国的执政,智伯心里很清楚,晋国大权旁落,政出私门,若要恢复晋国霸业,必须进行削藩,以此增强晋国国君实力。
  四卿献地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智伯瑶对三家大夫赵襄子、魏桓子、韩康子说:“晋国本来是中原霸主,后来被吴、越夺去了霸主地位。为了使晋国强大起来,我主张每家都拿出一百里土地和户口来归给公家,我智家先拿出一个万户邑献给晋公,你们呢?”
  智瑶自然是号召韩康子韩虎也献出一个万户的封地。韩虎不想这样白白的牺牲自己的地盘,想拒绝。段规劝诫道:“如果不献出土地,智伯必然会派兵攻打韩氏。韩氏献出土地后,智伯会再向别人索取土地,别人不给,他必定发兵攻打。这样韩国就可以避免受攻,等待形势好转。”韩虎一想有理,慷慨的将一个万户之地赠予公室。
  智瑶又向魏桓子魏驹魏驹也不想给。他的家臣任章问:“为什么不给啊?”魏驹说:“无缘无故要地盘,所以不给。”任章耐心的劝魏驹:“智瑶索要地盘,诸大夫一定会对他存有恐惧之心,我们给了他土地,他一定会放松警惕。智伯放松警惕后就会轻敌,而我们这几家会由于害怕而亲近联合;一旦产生冲突,由亲近而联合的军队来对付轻敌的伯,智伯的命一定长不了。”魏驹纳其言,将一个万户封邑交与晋公。
  智瑶派哥哥智宵向政敌赵无恤问话,指定要赵氏将蔺(今山西离石县)、宅皋狼割出来献给国家。而赵无恤拒绝说:“抱歉!土地是先祖留传下来的,不可能随意赠与!”
  韩魏反水
  赵无恤拒绝献地后,智瑶向晋侯请命,率领韩康子、魏桓子共同出兵讨伐赵襄子,晋国一场长达3年之久的内战爆发了……
  智瑶带领着晋国的大部队向赵氏发起了总攻,赵氏寡不敌众,军队战败。赵氏一败再败,形势很不利。赵无恤询问家臣张孟谈:“如今赵氏战败,智氏势大,我们将何去何从啊?”张孟谈建议:“晋阳,先君(赵简子)在晋阳经营多年,城固而民富,足矣依靠!”赵无恤也想起了父亲临终前的嘱咐,于是将赵氏的基地迁往晋阳,进行下一步作战计划。智瑶认准了赵氏的这次崩盘,继续追击,包围晋阳,命令军士强攻,但没有攻克。
  强攻不行,智瑶将晋阳重重围住,准备困死赵氏,与赵氏打持久战,为了提高韩氏、魏氏剿灭赵氏的积极性,允诺灭亡赵氏后,将赵氏的封地拿来三家平分,就这样三家围住晋阳长达两年,却仍然不能攻克。
  智瑶巡视战地,发觉晋阳城虽然坚固,却地势低洼,足智多谋的智瑶又心生一计。
  前453年,智瑶派军队驻守汾水堤坝,名士兵挖土,将汾水导向晋阳城,晋阳城一夜间
  东周列国故事《水灌晋阳》
  东周列国故事《水灌晋阳》
  变成汪洋泽国。赵无恤怎么也没有料到荀瑶会来这么一手,利用地理自然优势来进攻人驻守的城池。
  晋阳城中军民已经初现不安,赵氏的危机即将来临。
  智瑶站在高处,俯视晋阳,对自己所作出的这一前无古人的战术壮举颇为自豪,不禁说道:“我智瑶打了半辈子仗,以前真没有认识到这河水的的威力啊!它竟然可以灭亡一个国家啊!”言者无意,听着有心。韩虎与魏驹在侧……
  两个月过去了,晋阳城里已经是易子而食。赵无恤问计于张孟谈:“为之奈何?”张孟谈说:“让我出城去见见韩虎和魏驹吧!”赵无恤应允。这天趁夜,张孟谈-韩虎与魏驹说道当前局势:“若赵氏亡,韩、魏亦不保亦!”就是这一句话击中了韩虎、魏驹的要害,唇亡齿寒啊。段规与任章也在煽风点火,于是两家与张孟谈约定,共灭智氏,一场惊天密谋酝酿成型。
  兵败山倒
  公元前453年3月,晋军阵营中一片寂静。韩虎、魏驹带领着两家亲兵进入汾水的堤坝上,趁智氏之卒不备,突然进攻,将智氏亲兵全部杀死,控制堤坝。然后将汾水导向智氏帅营,晋阳城中的水势减退。赵无恤知道事情已按照计划进行,率领赵氏亲兵,从城中杀出。智
  瑶此时还在梦中,听闻军营里一片混乱,惊醒之时,周围已是一片汪洋,智氏大军在混乱中不知所措。赵氏从晋阳城中杀出,韩氏、魏氏从左右进攻智氏的两侧,智军已成瓮中之鳖。
  智瑶无法控制军队,想夺路而逃。这时最恨智氏的赵无恤带兵将智瑶活捉后杀死,还将智瑶的首级雕刻上漆,当饮酒之首爵。韩、赵、魏三家继续剿灭、受降智氏的残余部队。智氏的主力部队在此战中悉数被歼灭。
  为了免除后患,开始率军攻打智氏封邑,一次杀智伯家族二百余口,天下震惊!智氏封邑也由三家平分。晋出公大怒,向齐、鲁两国借兵讨伐三卿。韩、赵、魏三卿联手攻打晋出公,出公无力抵抗,只好-出逃,结果病死在路上。 晋出公死后,宗室姬骄被立为国君,史称晋哀公。以后,韩赵魏又把晋国留下的其他土地也瓜分了,史称“三家分晋”。
人物关系:

远祖:
荀息 (?~前651)
太祖:
烈祖:
天祖:
智罃 (?~前560)
高祖:
荀朔 (?~前567)
曾祖:
爷爷:
父亲:

经历历史事件:
三家分晋 (公元前438年)

同年(公元前506年)出生的名人:
言偃 (前506前443) 孔门十哲,孔门七十二贤 江苏省苏州常熟
南宫适 (前506~?) 孔门七十二贤 山东省济宁曲阜

同年(公元前45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石松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