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 > 武汉 > 新洲区人物

徐源泉


[公元1886年-1960年]
  徐源泉(1886—1960),出生于湖北黄冈仓埠镇,今属武汉新洲人。宣统二年(1910)毕业于南京陆军讲武堂。1911年秋,闻武昌首义,率学生300余人参加阳夏保卫战,任战时司令部学生队队长。后任上海光复军参谋、骑兵团团长。
  主要经历
  1910年毕业于南洋讲武学堂;在校时加入同盟会。
  1914年起,历任新疆督军府参谋,江苏陆军第六混成旅第二团团副,奉天陆军第三旅第五十五团团长。
  1925年8月,升陆军第十五旅旅长,旋兼任第二方面军团第六军副军长。
  1928年6月为天津临时保卫总司令,旋任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第十一军团总指挥、第六集团军总指挥。国民革命军编遣时,任陆军第四十八师师长。
  1929年夏,任国民党“讨逆军”第十军军长兼四十八师师长。
  1930年3月任鄂北“剿共”总指挥,旋任第十军军长、第四十八师师长,参加“围剿”湘鄂西红军革命根据地,进行-“清乡”。
  1935年在国民党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任湘鄂川边区“剿共”总司令。抗日战争初期,曾在南京合肥一带阻击日寇,不久卸职,任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武汉解放前逃往香港九龙。
  七七事变后,曾任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参加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武汉失守后,擅自率余部撤到平汉路西,李宗仁以其违反军令,押解西安,电请蒋介石将其撤职查办。1942年,经军法总监何成浚求情,方无事释放至渝,任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
  徐在军事之暇,致力于创办实业和学校。在汉口开设泰丰花号、裕泰盐号、在汉阳创办砖厂、恒源银行;在渝开力义华化工厂;在汉口、沙市湖南沼江一带设置码头。一九三一年,徐源泉任国民党十军军长后,威加故里,提出要解决家乡交通困难,资助家乡创办学校。为此他特将卢福田、林子俊及地方名流如熊祖谟(晚清秀才)请到徐氏公馆里,谈了他的打算。徐说,他准备在家乡做件好事,创办一所学校。但是他多年从军,没有积蓄,经费只能自筹。他打算成立一个轮船局,用这种方式解决资金困难,并请在座的卢福田、林子俊帮忙。卢福田、林子俊两人先不知徐请他们的用意听了不免感到突然。一阵沉默后,只好答应尽力而为。不久,卢、林之船租赁过户,成了徐源泉的船,“仓汉轮船聚义公司”被改成了“仓汉轮船局”。“仓汉轮船局”就这样产生了。时隔不久,徐源泉听到了闲话,说他以官压人,霸租别人的客船,便从武汉叶开泰处买下了“汉武”号,改“汉武”双车为单车,一分为二,制造了两艘客轮,取名“仓兴”、“仓汉”。即将卢福田、林子俊两船退还。卢、林自知争徐不过,亦为迎合徐的心理,将所租之船退掉,又将船员转到“仓兴”、“仓汉”上,他们自己便拜投在徐氏门下。“仓汉轮船聚义公司”被“仓汉轮船局”取代,卢福田、林子俊由实权经理成了名誉经理,实权落在徐源泉的心腹,十军军需处课长严慎轩手中。严虽是兼任经理(该局既没设局长,也无专职经理),但却是徐源泉的代言人。 “仓汉轮船局”成立后,徐源泉先后又买下了“武湖”、“永安”两艘货轮。一九三二年,徐特为自己督造了一只专船,号“正源”。“正源”名义上仍由轮船局管辖。该局还代管徐的部属合资经营的“兴运”号及中南银行货轮五艘。至此,轮船局共辖有轮船十一艘,即“仓汉”、“仓兴”、“武湖”、“永安”、“兴运”、“正源”及中南银行五艘。
  一九三二年,徐源泉控制了沙市、宜昌至汉口的长江两岸,亦即控制了川、黔、滇的鸦片由长江运往汉、沪的必由之路。徐便和汉、沪鸦片特业公会及烟土巨商互一起做生意。“仓汉轮船局”中的“仓兴”、“仓汉”为徐源泉家船。“仓兴”号走“汉口—六指店”航线,“仓汉”走“汉口—仓埠”航线。两船一来一往,每天各一趟,运客约两千,收乘客船费七角。两船每年约收款二十余万。一九三二年,正源中学创办后,除拨三、四万元给正源中学,(船员薪金四千余元及其它开支两千余元外,所余尽被徐从严氏机械厂特设机构处吞去.)每逢开学典礼,“仓兴”“仓汉”劳务必忙碌一阵。前一天,必须把船上打扫干净,准备好待客物品,再去接徐源泉或当时的名人如万耀煌、方本仁陶希圣、林熏南等上船,他们去校视察或演讲,往返均需专程接送。凭此,可以代表轮船局的“仓兴”、“仓汉”,亦是徐沽名于乡里,钓誉于同僚的工具。
  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六年,是“仓汉轮船局”最兴旺的时期,也是徐源泉投蒋以来较为得意的时期,轮船局之所以发展较快,也正是因为徐源泉的运气。一九三六年,徐的官船“正源”停泊在汉口二码头时,该船船员误丢火星到船上汽油桶里,霎时间,烈火熊熊,“正源”被烧沉在江中。过了几个月,徐的部属因对徐尽吞营运获利,局收管理费用太高不满,以无力继续经营为借口,卖掉了“兴运”。
  一九三八年,日本帝国主义疯狂的入侵脚步逼近了武汉,徐带兵慌忙西撤。徐首先想到的不是国破,不忘他的轮船局,明令凡能开到重庆的局属轮船一律开去,不能开去的就近卖掉。是年,“仓兴”,“仓汉”连同船员一并在宜昌卖掉;“武湖”、“永安”开到重庆不久,徐考虑时局动荡,战事频繁,即在重庆卖掉; “仓汉轮船局”自一九三一年开办,历时七年,至此,宣告倒闭。
  退出军界
  1945年日本投降后徐退出军界,回湖北从事实业,接收大冶掂华煤矿公司,兼任公司理事长;赞助修筑仓(仓埠)水(水口)窑(窑头)公路,成立仓水窑汽车公司、在故里仓埠开办电灯厂、轧花厂、碾米厂、印刷厂、女子针织业社、春生堂药店、颐和绸缎铺以及广货、杂货、米行等。一九四六年,徐源泉将汉口一码头的趸船(此系徐抗战前买制,战时没来得及拖走或卖掉,后为日本人占用)换得了两条拖船,正名“正兴”、“源兴”。两船拖带木船,航行江湖之上,仍沿用“仓汉轮船局”之名。不久,他又买下了“重兴”、“宜兴”、“汉兴”。同年,“仓兴”、“仓汉”又回到了他的手中。第二年,徐的堂弟买下了“聚兴”。其部属不记前嫌,又买下了“捷兴”。“仓汉轮船局”一辖九船,居然恢复了抗战前的规模,超过了抗战前的固定资产,船人俱增,章程依旧。谁任经理呢?徐便把他的同乡,原“仓汉”号上的管理员熊小静通知到他的公馆里,要熊谈如何当好经理。熊多年随船,很善经营水运,徐非常满意,而授经理之职。那么严慎轩、卢福田、林子俊,徐是怎样安排他们的呢?卢福田、林子俊是做生意的出身,自然懂得一些生意经,但徐不相信他们,免去了他们的名誉经理后,让他们去经营别的产业。每月让他们来座领干薪三百元。至于严慎轩,除了军务,此刻正做着另外的工作。
  徐源泉双手抓着钱不放。然而,他常派人探听船上动静,生怕共产党钻进他的肚里。严慎轩做的就是这项工作,蒋介石曾下令一律查封私运武器、药品、宣传用品的行江轮船,“仓兴”、“仓汉”等船行驶时,每当到了晚上,只要岸上亮灯三下,船上马上短笛一声,即靠岸纳物,上船诸物中,不就有武器、药品、油印机、纸张之类的宣传用品吗?不是很安全地送到了革命力量手中。
  1947年徐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身份参加湖北省第二行政督察区竞选,当选为-。1949年,解放大军挺进华中,江城濒临解放之际,徐源泉来不及带走他的轮船,仓皇逃走,经香港台湾,在台湾曾任湖北同乡会理事长。1949年5月武汉解放,“仓汉轮船局”被湖北省交通厅内河航运管理局接管,局辖轮船如同他所有企业,全部作为官僚资本被人民政府收归国有。1960年11月11日,徐源泉突患脑溢血逝世于台北中心诊所。曾著有武学新书<<曾胡治兵语系句解》、<<我的回忆》等。搜集《太岳全集》,并撰序,刻版嘱子孙珍藏。
  [以上内容由"六月雪"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武汉会战 (公元1938年)
南京保卫战 (公元1937年)

同年(公元1886年)出生的名人:
陈调元 (18861943) 民国陆军一级上将 河北保定安新

同年(公元196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