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 > 濮阳 > 南乐县人物

魏允贞


[][公元1542年-1606年]
  魏允贞 (1542年~1606年) 字懋忠,号见泉。明代南乐县人。一生刚直不阿,清操绝俗,为民请命,直言敢谏,被海瑞誉为"直言第一"。
   万历五年(1577年),魏允贞举进士,授荆州府推官。荆州是当时内阁首辅居正的故乡。居正虽为一时名相,但其子侄家奴却依仗权势横行乡里。在此居官者多畏张家之威势而奉迎,魏允贞则照章行事,廉洁奉公。
   万历十年(1582年),魏允贞以政绩卓绝升任监察御史。当时,选官考试舞弊严重,先是张居正私荐其子,后辅臣吕调阳张四维申时行等也效尤,依权为其子中选大行方便而相继得举。朝臣敢怒而不敢言,惟允贞置前程于不顾,上疏直言:掌铨选之职行选官之事者责任重大。而以往却是在会推之前,主管部门全都收到执政或司礼中官的指令或授意,所选不是量材授官而是用其非人。神宗帝接纳了他的谏言,撤掉了兵部尚书等任职者,朝野咸服。接着,魏允贞就"时弊四事"(选仕行私、任人唯亲、科举舞弊、克扣边防军饷等),再上疏陈奏。张四维听后大恼,强辞夺理地说:"因前人(指张居正)挟权行私,也想让臣于事前不问吏、兵二部的事,这绝不是定制。"还别有用心地要以辞官相要挟。申时行也趁火打劫上疏为自己辩驳。不少正直官员支持允贞的奏议,皇上怕事态闹大,对其依重之臣不利,就偏袒地责怪允贞言辞过当,而对张、申二重臣却一并安抚挽留。魏允贞被贬出京,降为许州判官。然自此以后,辅臣居位,其子弟却没有敢随意登第的,足可见魏允贞奏议及那场廷辩影响之大。不久,魏允贞又改任南京吏部主事,结识了耿直清正、刚出山不久的海瑞。海瑞很佩服魏允贞刚直不阿的秉性,书写了"直言第一"的条幅赠给他。后因二弟新丧,父亲年迈多病,魏允贞辞官还乡。三年后,魏允贞任顺天府丞,旋晋升为通政司右通政,皆以清正无私闻名。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吏部尚书孙钱和考功司主事-星发现新科官员中有的属于行私引进,并无真才实学,就秉公处置,一律予以淘汰。对此,众多官员拍手称快,而内阁辅臣却极力反对。一场廷争过后,孙被免职,赵被贬为民,皇上还严令不许为他们说情。时,魏允贞担着二次被贬的危险,遂逆旨上疏,替-星辩白说:"阁臣护所私,应该受到惩处,却被偏袒;-星秉公执法,理当得到支持,却被贬为民。这太冤枉了,太不公平了!"结果,魏允贞第二次被贬出京城,以山西灾乱为由,命以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巡抚山西。魏允贞赴任时轻车简从,便衣微服,边走边访察山西吏治及风土民情。所到之处,看到民不聊生,地方官吏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者比比皆是的情况,魏允贞奋笔疾书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享誉古今的廉政诗:"食禄乘轩著紫袍,不问民瘼半分毫;满斟美酒千家血,细切肥肉万姓膏。烛泪下滴冤泪降,歌声嘹嚎怨声高;群羊付于豺狼牧,辜负皇恩用尔曹。"魏允贞曾立座右铭曰:"封妻荫子浑不论,为政清廉是吾求。"因此,上任伊始,魏允贞便把整顿吏治作为为政之要。魏允贞整顿吏治先从自我入手,生活朴素,自奉俭约,每日只按规定享用八分银子的膳食津贴,超过标准者拒不接受,即使待客或招待朝廷钦差亦不例外。
   及至任所,魏允贞立即陈述"五事"上奏朝廷。所言"五事"即:选举得宜则吏治修,支放足数则军情悦,屯盐足数则国计实,宗室不犯则国体尊,禁林不伐则边防固。
   魏允贞自万历二十一年巡抚山西,一任就是10年。招抚流民垦荒造田,奖励耕作;罢除苛捐杂税,打击-污吏;辟书院,选贤能;开互市,繁荣经济;修边墙,广积粮,巩固边防。一时山西大治。魏允贞秉性刚果,见不得民贫官冗。赴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所辖地瘠民贫为由,力裁幕府岁供及各州县冗费,以节省的银钱数万修边塞堡垒,建报惊烽堠,置器、市马、换买粮食。又奏明朝廷,要免除驿站岁额银8万两,用其以往的盈余来补上。昔日,雁门、平定两地屯田兵卒因拖欠屯粮多逃亡,魏允贞摸清情况后奏明皇上,免除其欠租,招徕他们复业。拓开互市以利物资交流,省抚赏银6万两。魏允贞发现边政有所废弛,即选定要害关键处修造边墙1万多丈。凡此使其政声大著,诋毁过他的人也嘉说其能。
   正当此时,宦官张忠奉旨来山西采矿,行搜刮民膏之实。魏允贞怕其扰民而抗疏极谏,以《请停开矿第一疏》向朝臣谏言,后又再三上疏要求停止开矿、征收矿税,结果朝廷没有准允。接着,西河王知燧请求开采解州、安邑、绛县矿藏,指挥王守信请开平定、稷山诸矿。一时间开矿风起,意在混水渔利,但神宗帝却一并批准。后来,孙朝至山西征收矿业专卖税,税额狠加。张忠为开矿杖死了太平典史武三杰,孙朝的使者逼杀了建雄县丞李逢春。魏允贞立即上疏揭其罪过。孙朝恶人先告状,弹劾魏允贞是抗命阻挠收征,还诬陷魏允贞煽动晋民反对朝廷。二疏先后上达朝廷,神宗帝留魏允贞疏不下,而下孙朝疏于部院,意在以一面之辞断罪允贞。吏部尚书李戴、都御史温纯等请求也把魏允贞奏疏下放部院,以便参照评议求得公允,偏袒孙朝的神宗竞留中不发。山西数千军民恐魏允贞被以"莫须有"罪名调离,相率结群到京城,跪伏午朝门外,为魏允贞诉冤;南北两京官员亦联名上章为其白冤论救。神宗帝竞将二者皆置而不问,但也未敢再治罪魏允贞。这个事件使魏允贞威名更震。
   万历二十八年春,魏允贞对败乱的朝纲,如鲠在喉,就以边臣身份疏陈时政得失,直言说:"官府一般衙役进乡,还狐假虎威骚扰民间,何况显耀威风的锦衣校卫呢?他们四出活动就如虎狼下山一样,所到之处搞得乡民家破人亡。如钱粮出入,虽有上下稽查监督,还有不少流弊作奸;而有些大权在握的人,他们动辄就可超过数万,有司不敢过问,抚台按察也不敢听闻,这中间难道就没有吮民膏血以自肥的人?而陛下竟连一个也不曾查到。国家的种种财宝中,金银是从滇地采炼,取之不足决不停手;珍珠是从海中捞取的,取之不完决不罢休;锦绮取自吴越,不极尽奇巧决不止歇。而对邦国的栋梁之才呢,让勋臣元老投闲不用,对直臣则禁止做官或不让参与朝政。以此看来,陛下对贤士竟远远不如对珠玉锦绮之爱啊!"魏允贞情殷词切的疏奏,仍没能打动神宗。
   魏允贞见此,加之深感仕途危艰,就以侍养老父为名,连上20余道奏章,要求辞官还乡。神宗召廷议,强留魏允贞;同年5月又请归,神宗无奈准辞。魏允贞动身返乡那天,山西士民垂泪相送,并立魏公生祠以彰其德。事后,阅视者奏魏允贞守边有功,神宗晋魏允贞为兵部侍郎,可在家供职。魏允贞返乡后,忧于国事,又遇父丧,悲愤交集,抑郁而逝。熹宗天启初年,朝廷追赠他为都察院右都御史,谥号"介肃"。
   魏允贞居官30年,勤政为民,清操正义,曾兴诗明志:"青锁兰台清切地,危言公莫爱千金。"魏允贞在仕途上三起三落,尽管遭到权臣奸佞的种种非议,但博得众多正直官吏和广大士民的赞誉。世人以"忠、清、直"概括他的一生,并说他"清忠不爱爵禄,于古人似汲黯,于今人似海忠介"。
   魏允贞与两个弟弟允中、允孚皆负才学,从万历二年到万历八年,六年间三人连中进士,世称"南乐三魏"、"河朔三凤",一时传为美谈。
  [以上内容由"雨儿"分享。]


魏允贞相关
同年(公元1542年)出生的名人:
蹇达 (15421608) 明朝兵部尚书 重庆

同年(公元1606年)去世的名人:
程大位 (15331606) 明代著名数学家 安徽黄山市屯溪

下一名人:李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