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人物

卫律


[]
  卫律(生卒年不详),约活动于汉武帝、昭帝时期。
  其父为归顺大汉、居住在长安长水(浐水支流)附近的胡人。卫律生长在汉朝,与协律都尉李延年交好,因此李延年曾在汉武帝面前举荐卫律出使匈奴。
  李夫人死后李延年、李季兄弟因犯-之罪被灭族,卫律怕被株连,逃走投降匈奴,多次对抗汉朝军队。匈奴喜爱他,常在单于左右,被且鞮侯单于封为丁灵王。
  李广利投降匈奴一年多后,卫律设计杀死李广利。
  苏武出使匈奴后,卫律多次威胁苏武投降匈奴而未成功。
  卫律的父亲原本是长水的胡人,卫律自小生长在汉朝。与协律都尉李延年关系友善,受到李延年举荐出使匈奴,等到使团返回的时候却恰逢汉朝诛灭李延年家。卫律害怕受到牵连一并伏诛便逃出汉朝投降了匈奴,匈奴喜爱他,常在单于左右。后来李陵投降匈奴,单于认为李陵壮勇,把女儿嫁给李陵为妻,立李陵为右校王,卫律为丁灵王,都受到尊崇而重用。但李陵居于外庭,有大事,才入内议事。
  《汉书 李广苏建传》【单于壮陵,以女妻之,立为右校王,卫律为丁灵王,皆贵用事。卫律者,父本长水胡人。律生长汉,善协律都尉李延年,延年荐言律使匈奴。使还,会延年家收,律惧并诛,亡还降匈奴。匈奴爱之,常在单于左右。陵居外,有大事,乃入议。】
  接待汉使
  昭帝立为帝,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向来与李陵友好,派李陵的老朋友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一同到匈奴招回李陵。任立政等到达匈奴,单于摆酒赐汉使者,李陵、卫律都在座。任立政等见到李陵,没有机会私语,便目视李陆,多次抚摸佩刀上的环,摸捉李陵的脚,暗谕可以归汉。后来,李陵、卫律都用牛肉和酒慰劳汉使者,换杯而饮,两人都着胡服,扎一撮发髻。任立政大声说:“汉已经大赦,中原安乐,主上年少,霍子孟、上官少叔执政。”用这话来先打动李陵。李陵默不作声,总是看着并抚摸自己的头发,回答说:“我已经穿上胡服了!”不一会儿,卫律起身更衣,任立政说:“哎,少卿劳苦了!霍子孟、上官少叔向你问好。”李陵说:“霍与上官二位无恙吧?”任立政说:“请少卿回归故乡,不必担忧富贵。”李陵叫着任立政的字说:“少公,回去容易,恐怕再受-,怎么办!”话没说完,卫律返回,听到了余音,便接着说:“李少卿是贤人,不只是居住在一国。范蠡遍游天下,由余离开西戎到了秦国,今天谈话为何如此亲密!”随后撤去宴席。任立政随即问李陵说:“你也有意回去吗?”李陵说:“大丈夫不能第二次受辱。”
  《汉书 李广苏建传》【昭帝立,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素与陵善,遣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陵。立政等至,单于置酒赐汉使者,李陵、卫律皆侍坐。立政等见陵,未得私语,即目视陵,而数数自循其刀环,握其足,阴谕之,言可还归汉也。后陵、律持牛酒劳汉使,博饮,两人皆胡服椎结。立政大言曰:“汉已大赦,中国安乐,主上富于春秋,霍子孟、上官少叔用事。”以此言微动之。陵墨不应,孰视而自循其发,答曰:“吾已胡服矣!”有顷,律起更衣,立政曰:“咄,少卿良苦!霍子孟、上官少叔谢女。”陵曰:“霍与上官无恙乎?”立政曰:“请少卿来归故乡,毋忧富贵。”陵字立政曰:“少公,归易耳,恐再辱,奈何!”语未卒,卫律还,颇闻余语,曰:“李少卿贤者,不独居一国。范蠡遍游天下,由余去戎人秦,今何语之亲也!”因罢去。立政随谓陵曰:“亦有意乎?”陵曰:“丈夫不能再辱。”】
  迫降苏武
  苏武,字子卿,年轻时因父亲苏建为国立功,而与兄弟们一起被任用为郎,苏武后来逐渐升迁为栘中厩监。当时汉朝不断讨伐匈奴,双方多次派使者暗察对方情况,匈奴先后扣留了郭吉、路充国等十多批汉使者。匈奴使者到来,汉朝也扣留以相抵偿。天汉元年,且鞮侯单于刚刚即位,害怕汉朝袭击,于是说:“汉朝的皇帝是我的长辈。”把扣留的汉朝使者路充国等全部放还。汉武帝称赞他明于大义,就派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带着汉朝符节护送被扣留在汉朝的匈奴使者,并赠送给单于许多财物,以报答他的好意。苏武与副使汉中郎将张胜以及临时兼任使者属吏的常惠等人招募士卒、斥候一百多人同去匈奴。到达匈奴后,陈设财物赠送给单于。单于更加傲慢,完全不像汉朝所期望的那样。
  单于正要派使者护送苏武等人返回,正赶上缑王和长水虞常等在匈奴谋反。缑王是昆邪王姐姐的儿子,曾与昆邪王一起投降汉朝,后来随同浞野侯赵破奴讨伐匈奴,兵败而降。他们与随从卫律投降的人暗中策划,要劫持单于的母亲阏氏返回汉朝,恰巧苏武等出使匈奴。虞常在汉朝时和副使张胜关系一直不错,就暗中拜访张胜,说:“听说汉朝皇帝非常怨恨卫律,我能为汉暗设弓弩杀死他。我的母亲和弟弟在汉朝,希望他们能得到我为汉朝立功的赏赐。”张胜表示同意,并送给虞常财物。一个多月以后,单于出去打猎,只有阏氏及其侍从在家。虞常等七十多人准备下手,但其中一人晚上逃走,向单于告密,单于及其部下派兵与虞常等展开激战,缑王等都在战斗中被杀。虞常被活捉。
  单于任用卫律审理这一事件。张胜听到这个消息,恐怕以前与虞常密谋之语被泄露,就把情况告诉给苏武。苏武说:“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定会牵涉到我。受到侮辱之后才死,将更加对不起国家。”于是便要自杀,张胜、常惠一起把他劝住。虞常果然供出张胜。单于大怒,召集匈奴贵族商议,要杀死汉朝使者。左伊秩訾说:“如果有谋害单于的,该如何加重处罚?不如让他们全部投降。”
  单于便派卫律召来苏武审问。苏武对常惠等人说:“使自己的节操和国家的使命受到屈辱,即使不死,还有什么脸面回到汉朝?”拔出佩刀自杀。卫律大吃一惊,亲自抱住苏武,派人骑马跑去找医生。医生在地上凿了一个坑,放进煴火,使苏武伏卧在火坑上,用手叩击他的背使淤血从伤口中流出。苏武昏死过去,很久才苏醒。常惠等人哭着把他抬回营帐。单于非常佩服他的气节,派人早晚探问他的病情,并拘捕了张胜。
  苏武的伤势渐好转,单于派使者劝他投降,又共同审判虞常,想借此机会迫使苏武投降。用剑杀死虞常之后,卫律说:“汉朝使者张胜谋杀单于亲近的大臣,罪当处死,不过单于招募投降的人,赦免他的罪过。”举剑要杀张胜,张胜请求投降。卫律又对苏武说:“副使有罪,你应当与他连坐。”苏武说:“我本来没有参与密谋,又不是他的亲属,为什么要与他连坐?”卫律用剑比划着要刺苏武,苏武毫不动摇。卫律说:“苏先生,我卫律从前背叛汉朝,归降匈奴,幸而承蒙单于恩德,赐给我王号,使我拥有部众数万,马畜满山,富贵如此。您今日投降,明天也会这样。否则被杀,白白葬身于荒野之中,有谁知道你为汉朝而死?”苏武不予理睬。卫律又说:“您借助我而投降,我与您结为兄弟;今天不听我的话,以后再想见到我,还有可能吗?”苏武痛斥卫律说:“你作为汉朝臣民,不顾恩义廉耻,背叛皇帝和亲人,投降蛮夷,我见你干什么?况且单于信任你,让你裁决人的生死,你却不出于公心,主持平正,反而要使两国之主相互争斗以坐观双方混战所造成的祸乱。南越杀汉使者,被夷平成为汉朝的九个郡;大宛王杀汉使者,他的头颅已被悬于汉宫之北阙;朝鲜杀汉使者,立即遭到灭顶之灾。惟独匈奴未发生这种事。你明知我不投降,如果想让两国相攻伐,匈奴的祸败将从杀我开始。”
  卫律知道最终不能威胁苏武投降,就把情况汇报给单于。单于越发想使苏武投降,便把他囚禁在大窖中,断绝向他供应饮食。天降大雪,苏武就卧在地上,吞食雪团与毡毛,得以好久没饿死。匈奴以为他是神人,就把他迁徙到北海没有人烟的地方,让他放牧公羊,直到公羊产乳生仔,才允许他回来,并把他与属吏常惠等分开,分别安置在不同的地方。
  杀李广利
  征和三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快出边塞的时候,匈奴派右大都尉和卫律一起,率领五千骑兵在夫羊句山的狭隘处拦截攻击汉军。贰师将军派自己属国的二千匈奴兵与卫律交战,卫律的士兵溃散了,死伤了几百人。汉军乘胜追击逃跑的敌人,追到了范夫人城,匈奴人纷纷逃走,没人敢抗拒汉军。
  正巧这时贰师将军的妻子、儿子犯巫蛊事被收捕了,李广利听说后十分担忧害怕。李广利的掾吏胡亚夫也因为逃罪而在军队中,他劝说李广利道:“一个人的家室子女都被官吏收捕了,要是他回去后不能如愿解救他们,却正好与他们在狱中相会,那时候,再想见到郅居以北的地方还可能吗?”因此贰师将军犹豫不决,想深入匈奴,取得战功,于是便率军向北进发,到了郅居水边。匈奴人已经逃去了,贰师将军便派护军率领二万骑兵渡过郅居水。有一天,碰上了左贤王和左大将,率领二万骑兵与漠军交战了一天,汉军杀死了左大将,匈奴人死伤惨重。汉军长史与决眭都尉辉渠侯商议道:“李将军有了二心,他是想让大家处于危险而自己邀取功名,恐怕一定会失败。”二人商量着一起抓起李广利来。李广利听说了,便杀了长史,率领军队回到速邪乌燕然山。单于知道汉军已经很疲劳了,就亲自率领五万骑兵拦截攻击贰师将军,双方交战,死伤都很惨重。
  匈奴夜里在汉军前部挖了几尺深的壕沟,从汉军背后发起猛攻,汉军大乱,溃败了,贰师将军投降了匈奴。单于一向知道李广利是汉朝的大将贵臣,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对他的尊宠在卫律之上。
  贰师将军李广利留在匈奴一年多后,卫律对李广利受宠十分忌妒,正巧单于的母亲病了,卫律命令匈奴的巫者,让她说已故单于发怒了,说:“我们过去祭兵,经常说抓住贰师将军要把他杀了祭祀宗庙,现在抓到了,为什么不用他祭庙?”因此单于便收捕了贰师将军,李广利大骂道:“我死了一定要让匈奴毁灭!”于是便杀了贰师将军祭庙。正巧匈奴连着下了几个月的大雪,牲畜都冻死了,人们也害瘟疫得病,庄稼不能成熟,单于害怕了,便为贰师将军李广利建立了祭祀的庙祠。
  矫令立王
  (始元三年)狐鹿姑单于想请求与汉朝和亲,正巧得病死了。当初,单于有一个异母弟做左大都尉,很贤明,匈奴人都很敬佩他。单于的母亲怕单于不立儿子而立左大都尉,便私下派人杀了左大都尉。左大都尉的哥哥对此十分怨恨,便再也不肯参加单于王庭的朝会。
  另外,单于快病死的时候,对匈奴贵人们说:“我的儿子太小,不能治理国家,立我弟弟右谷蠡王为单于。”等到单于死后,卫律等人与颛渠阏氏商议,把单于的死隐瞒起来,假托单于的命令,与匈奴贵人饮酒盟誓,改立颛渠阏氏的儿子左谷蠡王为壶衍鞮单于。这一年是始元二年。
  壶衍鞮单于继位后,暗示汉使者说想和汉朝和亲。匈奴左贤王、右谷蠡王因未被立为单于,十分怨恨,想率领自己的部众归降汉朝。恐怕自己到达不了汉朝,就胁迫卢屠王,要他和自己一起投降西方的乌孙国,商议攻击匈奴。卢屠王告发了这事,单于便派人查问,右谷蠡王不认罪,反而把罪名推到卢屠王身上,匈奴的人们都认为卢屠王冤枉。于是左贤王、右谷蠡王便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再也不肯到单于的龙城去了。
  《汉书 匈奴传上》【后三年,单于欲求和亲,会病死。初,单于有异母弟为左大都尉,贤,国人乡之,母阏氏恐单于不立子而立左大都尉也,乃私使杀之。左大都尉同母兄怨,遂不肯复会单于庭。又单于病且死,谓诸贵人:“我子少,不能治国,立弟右谷蠡王。”及单于死,卫律等与颛渠阏氏谋,匿单于死,诈矫单于令,与贵人饮盟,更立子左谷蠡王为壶衍鞮单于。是岁,始元二年也。
  壶衍鞮单于既立,风谓汉使者,言欲和亲。左贤王、右谷蠡王以不得立怨望,率其众欲南归汉。恐不能自致,即胁卢屠王,欲与西降乌孙,谋击匈奴。卢屠王告之,单于使人验问,右谷蠡王不服,反以其罪罪卢屠王,国人皆冤之。于是二王去居其所,未尝肯会龙城。】
  为匈谋划
  卫律活着时,经常谈论与汉朝和亲的好处,匈奴人不相信,等卫律死后,匈奴军队多次被围困,国家更加贫穷。单于的弟弟左谷蠡王回想卫律说的话,觉得有道理,便想与汉朝和亲,又担心汉朝不肯,所以自己也不愿先说,经常让身边的人旁敲侧击,与汉朝使者谈论此事。
  卫律立颛渠阏氏的儿子左谷蠡王为壶衍鞮单于二年后的秋天,匈奴侵入代郡,杀了都尉。新单于年轻,又刚刚继位,他的母亲行为不正,国内人心涣散,常常害怕汉军来袭击他们。于是卫律便给单于出主意“挖凿水井,修筑城池,盖高楼用来藏储谷物,与以前逃入匈奴的秦人的子孙一起守卫。汉军即使攻来,对我们也无可奈何。”于是就挖了几百眼井,砍伐了数千棵木材。有人说匈奴人不能固守城池,这样做是送粮食给汉朝军队,卫律便停止了,又出主意放归不肯投降的汉朝使者苏武、马宏等人。
  [以上内容由"xxxman"分享。]


下一名人:车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