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人物

季隗


[春秋战国]
  季隗是赤狄部族的一支廧咎如的公主,隗姓,咎如乃赤狄的一支,狄国讨伐咎如国,掳获两名绝色美女,名叔隗,季隗。时谚云:前叔隗,后季隗,如珠比玉生光辉,可以想见季隗之美。狄王便将这两个女子送给了当时逃亡在狄的重耳为妻,重耳又将姐姐叔隗送给赵衰,留妹妹季隗作为自己的妻子。在《史记》中则说季隗为姐,叔隗为妹,则叔隗还不到十三岁,是不正确的。那时候的季隗仅刚刚十三岁(十二年后重耳离开时为二十五岁),春秋时期,不到十三岁的女子是不可以作为战俘的。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既然季隗能作为战俘带回白狄,就说明季隗是赤狄首领的女儿,因为如果是普通百姓人家,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早就被将士斩首或蹂躏了,哪里能带回来?所以说季隗应是赤狄的一位公主。
  十三岁的季隗还是个孩子,正值妙龄,被当作婢妾赏赐给年过不惑的重耳,心里难免一腔郁愤。弱国无外交,身为败军臣掳又能奈何?遭此国破家亡的突变,哪里有应对能力,只能忍辱负重,任人宰割了。值得庆幸的是狄王把季隗送给了重耳,重耳待臣下姬妾宽厚,季隗也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重耳逃亡到白狄后,虽然有个作狄王的舅舅,生活还算安逸,但毕竟父子相残的血腥才刚刚过去,勃鞮那明晃晃的大刀在头上挥舞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多亏他奋力一躲才幸免于难,只被斩去袍袖,此时仍心有余悸。重耳在狄国天天逐狐射鸟,狩兔猎鹰,一住就是十二年。季隗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伯鯈、叔刘。一班随从也娶妻生子,安享太平。季隗以为就这样波澜不惊地与重耳慢慢变老。
  《史记》中说:“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国也。是时重耳年四十三。”四十三岁的重耳,作季隗的父亲也绰绰有余,是历史的恶作剧让他们结合在一起。这样,一个逃亡公子,一个落难公主,同是天涯沦落人,便相依为命,一起生活在黑水湖畔了。四十三岁的重耳自然懂得怜香惜玉,又是从刀下逃得残生,所以倍加珍惜人生,对季隗便施以慈父般的呵护和丈夫的体贴,所以季隗婚后的生活十分美满。
  在重耳曾经住过的重耳川涧峪岔镇,有一个叫边家湾的村子。村南的城台子山上有黑水城,是宋代为抗击金兵的侵略而修建的;山下有一眼清泉,泉水清澈晶莹,汩汩的流了出来,无论春夏秋冬都不停歇,即使在五黄六月,陕北干旱,重耳川的河水都干了,这眼泉水仍然汩汩的流着,似乎劲头更足了,边家湾的村民便把这股水引到自己的田里,灌溉着边家湾的百十亩良田。由于泉水源自黑水城下流出,有的人便叫他“黑水泉”,但大部分人都叫他“相思泉”,因为这里有一段美丽的传说。
  重耳和季隗结婚后,夫妻恩爱,同病相怜,关系甚为亲密。
  有一天,重耳正在黑水湖边围猎,忽然有一人冲进围场要求见狐氏兄弟,说老国舅狐突有家书。狐毛狐偃认得正是父亲府中的家奴,只见来人将信递给狐氏弟兄后,一句话不说,只叩了个头就走了。弟兄二人深为奇怪,急急拆开看时,原来是重耳的弟弟夷吾归国,当了国君,是为晋惠公夷吾知道自己的德行远不及重耳,晋国人都拥戴重耳,因此害怕重耳归国夺他的君位,便让侍卫勃鞮来追杀。重耳这时已在这里居住十二个年头,有两个儿子了,便有些恋恋不舍。狐偃提醒他:“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娶妻生子,而是为了国家大事,当时我们匆匆忙忙,只得暂时在这里落脚,现在应到一个能帮助咱们复国的强大国家去。”重耳便给他的妻子留下一句话,要季隗等他回来。
  季隗问:“要等到什么时候?”
  重耳随口回答:“你今年二十五岁,就再等二十五年吧。”
  季隗苦笑着说:“再等二十五年,我恐怕都老死了,还能再嫁人?虽然这样,我还是会等你的,你放心的走吧。”
  正说着,狐毛急匆匆跑来说:“勃鞮提前动了身,家父连书信也来不及写,打发能行快腿使者秘密前来告知,勃鞮恐怕就要到了。”
  这个勃鞮的办事速度重耳是领教过的,上次献公便是派他到蒲地追杀重耳,献公的命令是三天到蒲,勃鞮两天就到了,重耳没有准备,措手不及,险险被这个勃鞮抓住。这一次惠公让三天后动身,勃鞮又第二天就动身了,重耳便吸取上次的教训,连狄王也来不及辞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季隗见十二年来相依为命的重耳只撂下一句话就走了,自然恋恋不舍,直追到当地最高的山——尖山疙瘩,在山顶上直望到看不见人影,才回了家。
  自从重耳走后,季隗便在人想人的日子中度过。开始还罢了,季隗只是有时跑到尖山疙瘩望一望,望着望着,只看见白云悠悠,草原空旷,那散落在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牛羊依旧,就是看不见朝思暮想的重耳,季隗忍不住相思之情,泪如泉涌,便躲到黑水湖畔的山凹里哭泣,久而久之,泪水落下之处便形成了两汪泉水,汩汩的流入黑水湖中。
  由于这两眼水泉流的是季隗思念重耳的泪水,所以人们都叫作“相思泉”。后来随着黑水湖的外泻,一眼水泉便随着地表的冲蚀而逐渐下降到现在的位置,而另一眼便随着水位的下降渐渐干涸,但现在依然可以在城台子山的城南湾看见水泉的旧址,即使在最干旱的日子里,这里仍湿漉漉的,因此不宜种地,只长些水草。相传宋代的杨家六郎杨延昭也曾在这里驻足饮马,赞誉这两眼泉水。
  从这个传说中我们便知道季隗和重耳的关系是何等亲密,何等的融洽。
  重耳归国成为晋文公后,狄王便派使者朝贺,顺便把季隗母子也送回晋国,重耳相见后甚为欢喜,问季隗的年龄,季隗回答说:“分别八年,现在已经三十三岁了。”文公开玩笑说:“幸亏还不到二十五年。”齐孝公也派使者送回姜氏,文公把季隗、姜氏的贤德都对在秦国结婚的夫人怀嬴说了,怀嬴便称赞不已,一定要把夫人的位子让给他们俩个。齐女姜氏便说:“季隗和文公结婚在先,当为元配,应是理所当然的夫人。”季隗极力推让说:“夫君文公在齐时,姜氏妹妹照顾得无微不至,以至于夫君文公都不愿意离开齐国了,姜氏妹妹又和赵衰、狐偃共同设计,灌醉夫君文公,才得使狐偃、赵衰趁醉将夫君带出齐国,成就了今天的事业,其德高矣,其功大矣,当为夫人。”于是文公重新排定了后宫名次:齐女姜氏封为第一夫人,季隗为第二夫人,怀赢第三。
  至是,三位夫人同掌后宫,礼让恭谦,和睦共处,一直和谐到老。
  史料中再没有季隗的下落。也许,她就依照千年来一切这样故事的套路默默无闻地生活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直到平静祥和地“就木”……
  [以上内容由"襄樊知县"分享。]


人物关系:
丈夫:
晋文公重耳 (前697前628) 晋国的第二十二任君主 ,重耳
公公:

下一名人:叔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