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省 > 庆阳 > 宁县人物

公孙敬声


[][?-前92年]

  公孙敬声,汉武帝时人,为丞相公孙贺之子,母为皇后卫子夫之姊卫君孺。先任侍中,后升任九卿之一的太仆。死于征和二年巫蛊冤案。
  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在太初二年由侍中直升为九卿的太仆,父子同居公卿之位。公孙敬声仗恃自己是卫皇后姐姐的儿子,骄纵奢侈不守法令,武帝征和年间,擅自挪用北军的钱一千九百万,事情发现后,被逮入监狱。
  这时皇上下诏搜捕阳陵县人朱安世还没捕获,皇上急于将其逮捕归案,公孙贺自己请求追捕朱安世来赎公孙敬声的罪。皇上允许了公孙贺的请求。后来,公孙贺果然抓获朱安世。
  朱安世是京城的大侠客,听说公孙贺想用他为儿子赎罪,笑着说:“丞相的灾祸牵连到他的宗族了。我正要告发丞相违法的事,诉讼的话很多,砍伐南山的竹子也写不完,用斜谷的木头做桎梏也不能束缚我,不让我告发。”朱安世于是从狱中上 书,告发公孙敬声和阳石公主私通,以及指使巫师在祭祀时诅咒皇上,并且上甘泉宫在驰道上埋偶人,用很恶毒的语言诅咒。武帝下令有关的主管部门审讯查验公孙贺,彻底追查他所犯的罪行,竟致父子二人死在狱中,全家被族灭。
  卫皇后母子 后,汉武帝失妻丧子十分苦痛,车千秋上 书劝武帝欣赏音乐,怡养精神,为了天下人民而自寻娱乐欢快,武帝答说:“我不施恩德,开始于左丞相刘屈牦和贰师将军李广利暗中谋逆作乱,巫蛊之祸殃及士大夫,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已经好几个月了,还听什么音乐?经常在心裹哀痛和太子战死的士大夫,已经过去的事情,也不便再追究了。虽然如此,巫蛊之祸刚发生时,诏令丞相、御史督责郡守寻找收捕,廷尉审理,但也没听到九卿、廷尉查问出来什么。从前,江充审讯甘泉宫的人,又转到未央宫皇后住的椒房殿,以及后来公孙敬声之辈、李禹之流阴谋0匈奴,有关官员也没有发现什么罪证。”
  可见公孙敬声的确“骄奢不奉法”挪用了军费,但朱安世告发的与阳石公主私通、巫祭祠诅上、甘泉驰道埋偶人三条皆为冤案。
  侍中是“出入禁中、顾问应对”的皇帝近臣,无定员,多由名儒或贵戚子弟担任。《汉官六种》载【皇帝见诸侯王、列侯起,侍中称曰:“皇帝为诸侯王、列侯起!”起立,乃坐。】
  公孙敬声担任侍中,是因他父亲公孙贺为太仆、母亲卫君孺为皇后长姊。但太初二年由侍中直升太仆,说明那时的公孙敬声,一定非常为汉武帝喜爱,武帝对于幼时好友和妻姊的儿子倾注了很大希望。所以当公孙敬声被发现挪用军费,武帝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公孙贺父子的冤死狱中,是太子刘据巫蛊之祸的前奏。第一次的巫蛊或许意在砍掉支持太子的力量,以卫伉为代表的卫家自然是支持太子的外戚,卫伉被杀;公孙家作为太子刘据的姨母家,也可算太子外家。故如果能从公孙父子的巫蛊之案再扯出刘据,那就是更大的收获了。第一次巫蛊牵连了公孙贺,或许本意就在太子,但是却没有诬攀成功,才有了第二次巫蛊之祸,矛头直指刘据。
  公孙贺父子身死狱中,想必是受尽了折磨。但即便如此,父子二人也未攀扯太子。身死狱中,也没吐露出半点对刘据不利的口供。
人物关系:

父亲:
公孙贺 (?~前92) 汉武大帝
兄弟:
母亲:

同年(公元前9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