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省 > 宝鸡 > 千阳县人物

段秀实


[][公元719年-783年]

  段秀实(719年-783年),字成公。陇州汧阳(今陕西千阳)人 。唐代中叶名将。幼读经史,稍长习武,言辞谦恭,朴实稳重。历任安西府别将、陇州大堆府果毅、绥德府折冲都尉。
  安史之乱后,授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泾原郑颍节度使,总揽西北军政,任内吐蕃不敢犯境,使百姓安居乐业。大历十四年(779年),加检校礼部尚书,封张掖郡王。不久因杨炎进谗贬司农卿,调回长安
  泾原兵变时,段秀实当庭勃然而起,以笏板击朱泚,旋即被杀。被赞叹道:“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有如秀实之贤”。兴元元年(784年),追赠太尉,谥号“忠烈” 。元和四年(809年),与李晟一同配飨唐德宗庙廷。
  少以孝闻
  段秀实本籍姑臧(治今甘肃武威市),因曾祖父段师濬出任陇州刺史,并留在陇州没有回家乡,于是变成汧阳人 。段秀实的祖父段达,曾任右卫中郎。他的父亲段行琛,曾任洮州司马,后因段秀实功被赠官扬州大都督。
  段秀实六岁时,母亲病重,他急得七天不吃不喝,等母亲病情好转才肯吃饭,当时人们称他为“孝童”。到他长大后,深沉忠厚,能做决断 ,慷慨激昂有救天下的志向。被推荐为明经,他的朋友轻视他,段秀实说:“搜章摘句,凭这本事不能为国立功。”就放弃了。
  从军安西
  天宝四载(745年),安西节度使马灵察(《新唐书》作“马灵劫”)将段秀实录为别将,段秀实跟随马灵察征伐护蜜国有战功,被拜为安西府别将。
  天宝七载(748年),高仙芝接替马灵察成为安西节度使,段秀实转而跟随高仙芝
  天宝十载(751年),高仙芝举兵包围怛逻斯,后来黑衣大食(即阿拔斯王朝)的援军前来救援,高仙芝的军队战败,军官们的心情都低落。夜里段秀实听到副将李嗣业的声音,因而大声斥责他说:“害怕敌人而逃跑,是不勇敢,为了自己脱险而让大家陷入危难,是不仁义。”李嗣业听到之后感觉到很惭愧,便与段秀实一起收拾整理战败的部队,重新整军。军队回安西后,李嗣业向高仙芝表示,希望任命段秀实为判官,高仙芝则任命他为陇州大堆府果毅。[12-13]
  天宝十二载(753年),封常清接替高仙芝担任安西节度使,段秀实随封常清出征大勃律,进军贺萨劳城,一战而胜。封常清想要追赶逃跑的敌人,段秀实劝他说:“敌军出弱兵,是引诱我军,请吩咐部队去搜索山林。”果然发现敌人的伏兵,于是将其一举歼灭。此后,段秀实因战功改任绥德府折冲都尉。[14-15]
  屡任判官
  随从平乱
  至德元载(756年)七月,唐肃宗李亨于灵武即位,征召安西节度使梁宰前往协助平定安史之乱,梁宰想逗留观望形势变化,李嗣业暗中答应了,段秀实对李嗣业说:“哪有天子告急,臣子不动,却相信流言的,难道您也这样想?”李嗣业于是求见梁宰,请求派兵,梁宰同意了。就派出了步骑兵五千人,由李嗣业率领奔赴朔方军,段秀实任其副手,屡立战功。后李嗣业任节度使,段秀实因父亲去世,悲痛守丧超出丧制。李嗣业已被任命为节制,思念段秀实像失去了左右手,上表请求征召段秀实复官,任命他为义王友,充任节度使判官。[16-17]
  至德二载(757年),安庆绪奔逃到邺城,李嗣业与众将领率军围困他,将作战物资放在河内,李嗣业上表请任段秀实为怀州长史,暂时管理军州,并兼节度留守后方,负责提供后援粮草。当时军队疲劳,钱粮缺少,秀实接连不断地督运粮草,招兵 ,来充实前线军队。[18-19]
  乾元二年(759年),各路军队在愁思岗激战,李嗣业中流箭阵亡,众将推举荔非元礼代管李嗣业的军队。段秀实听说此事后,立即写信给先锋将白孝德,让他派兵护送李嗣业的灵柩到河内,段秀实亲自与文武官员在县境迎接,并拿出全部私人钱财给李嗣业办丧事。荔非元礼推崇他的义气,便奏请朝廷任命他为光禄少卿,仍任节度使判官。[20-21]
  宝应元年762年),邙山战败,荔非元礼移驻翼城。不久后发生兵变,荔非元礼被部下杀死,将领大多数也被害,只有段秀实因为为人恩义诚信,被士兵们敬服,都在他的周围跪拜,不敢杀害他,将士们另外推举白孝德任节度使,人心稍稍安定。段秀实又升任光禄卿,任白孝德的判官。段秀实共辅佐三任节度使,愈加有名。[22-23]
  稳定军纪
  广德元年(763年),吐蕃占领长安唐代宗李豫逃到陕西,段秀实劝白孝德带军去协助代宗,白孝德改任邠宁节度使,并奏任段秀实为太常卿、代理支度营田二副使。白孝德率军西进,驻军奉天(今乾县)。当时国家粮仓空虚,县府官吏不知道从哪里可以弄到粮草供应军队,于是都逃走了,军队就散开抢掠,白孝德制止不住。段秀实私下说:“如果任用我做军侯,哪能乱到这地步呢?”司马王稷报告了这事,于是命段秀实任都虞候,掌管奉天行营的军务,他号令严明,军中畏惧,军队地方都安宁了,代宗听说后很长时间赞叹不已。回师邠宁后,继续担任都虞候,被白孝德推荐任泾州刺史。[24-25]
  协助马璘
  大历元年(766年),马璘接替白孝德兼任邠宁节度使,马璘上奏请加封段秀实为开府仪同三司。他遇事常同段秀实商量。当时军中有一位能拉开二十四石弓的士兵犯了偷盗罪,马璘想赦免他,段秀实说:“将领有偏爱,法令就不一致,即使韩信白起再生,也不能治理好。”马璘认为他说得对,终于命令杀死了那人。马璘决定的事中有不合理的,段秀实一定坚持争辩,到马璘认错为止。[26-27]
  大历三年(768年)十二月,马璘在泾州修筑城防时,段秀实任留后,马璘归来后,段秀实因勤恳被加封为御史中丞。马璘随即奉命移任泾州节度使,他的军队曾从西域四镇、北庭到中原勤王,在外地频繁调动,因辛苦导致很多人埋怨。刀斧将王童之见人心浮动,引诱他们叛乱。有人报告了这事,并且说:“应严加戒备,他们约定以打更鼓声为号。”段秀实就把打更人召来,假装因时间不准发怒,告诫他们说:“每到一更筹码到了,一定要来报告。”每次报告,都命令延长几刻时间,四更打完天就亮了。军中报时不一致,王童之的叛乱不能发动。第二天,报告人又说:“今天晚上将烧草料场,约定救火人一齐叛乱。”段秀实严加警备。半夜火里果然起火,段秀实就派人在军中下令说:“敢去救火的斩首!”王童之住在外边营地,请求进来救火,段秀实不答应。第二天,逮捕了王童之,连他的同党八人(《旧唐书》作十余人)一起斩首示众,下令说:“胆敢推迟迁移的人灭族!”部队于是迁到泾州。[28-29]
  当时驻地的仓库储粮不多,外城没有居民,朝廷为此担心,便命令马璘管辖郑、颍两州来供应泾原军,命令段秀实任留后。军队不缺钱粮,两州因此太平。马瞒嘉奖他的功绩,奏请朝廷任他为行军司马兼都知兵马使。[30-31]
  大历八年(773年)十月二十二日,马璘在盐仓与吐蕃交战失败。马璘被敌军拦隔,到傍晚还没有回来,泾原兵马使焦令谌等人和败兵争相夺门入城。有人劝段秀实登城拒守,段秀实回答:“主帅不知在何处,当前的任务是攻击敌军,难道能苟且求生吗!”段秀实召见焦令谌等人,责备他们说:“按军法规定,失去大将,部下都得处死。各位忘掉了死吗!”焦令谌等人十分慌恐,跪拜在地,请求段秀实给他们下命令。段秀实于是派遣所有城中没有参加过战斗的士兵出城,在东原布阵,并收罗散兵游勇,摆出准备拼死作战的姿态。吐蕃很畏惧,逐渐退却。入夜,马璘才得以回城。[32-33]
  大历十一年(776年),马璘病重,不能管事,便请段秀实代理节度副使兼任左厢兵马使。段秀实就命十将张羽飞任招召将,派兵警戒,以防意外。十二月十三日,马璘去世,军中数千人奔走号哭,节度府的门庭屏墙外一片哀哭声,段秀实都不让他们进去。他命令押牙马頔在里面办理丧事,李汉惠在外面接待宾客,马璘的妻妾子孙位居堂中,宗族父老位居庭内,高级将领位居堂前,衙内亲兵在营中哭泣,百姓分别在家守候。如果两个人在通衢要道偶然说话,就将他们抓住,囚禁起来;不是护送灵柩出丧的人不得远送。吊唁哭拜都有仪式和礼节,送丧远近都有规定,违者依军法处治。都虞候史廷干、兵马使崔珍、十将张景华图谋在治丧时作乱,段秀实知道后,奏报朝廷让史廷干入朝宿卫;崔珍移军驻守灵台,将张景华补任外职,不杀一人,节度军府安然无恙。[34-36]
  节度泾原
  大历十二年(777年)九月,段秀实被正式授任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和泾、原、郑、颍节度使。 他在任三四年间,吐蕃不敢侵犯边关。他为人简朴坦率和气,远近的人都称赞他。当时依照法律,官员身兼二职可拿两份俸禄,段秀实只拿一份。不是因公聚会,他不奏乐喝酒,家里没有乐伎和小妾,没有多余的财产,而他回到家里,只是安居静思而已。[38-39]
  大历十三年(778年),段秀实回京城朝见代宗,在蓬莱殿回答代宗的提问。代宗问及安定边防的谋略,段秀实在地上画出地形图,分门别类、井井有条地回答,代宗高兴,慰劳赏赐他很丰厚,又赏赐他第一等的住宅,实封一百户,让他回到任所。
  同年九月二十七日,吐蕃一万骑兵从青石岭前来,进逼泾州。代宗命段秀实与郭子仪朱泚共同抵御。
  被征入朝
  大历十四年(779年),唐德宗李适即位,加封段秀实检校礼部尚书,封张掖郡王。[42-43]
  建中元年(780年),宰相杨炎想实施元载过去的计划,修筑原州城,开挖陵阳渠,派宫中使者收集意见,于是问段秀实是否可行。段秀实认为春天不能征劳役,请求等待农闲。杨炎认为他反对自己的计划,就征召段秀实入朝任司农卿,夺去他的兵权,派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兼任泾原节度使,向西扩张。不久,刘闻喜叛乱,城也没能建。[44-45]
  击贼而死
  建中四年(783年),泾原兵变,朱泚占据长安。朱泚因段秀实长期失去兵权,猜想他必定郁郁不乐,便派数十人骑马传召他。段秀实闭门拒绝来使,骑兵跳墙而入,用兵器劫持了他。段秀实估计自己不能幸免,便对子弟说:“国家蒙受灾难,我能够躲避到何处去!我自当为国家殉难,你们应去自求生路。”于是段秀实前往见朱泚。朱泚高兴地说:“段公一来,我的大事可望成功了。”朱泚请段秀实入坐,向他询问计谋,段秀实劝说他道:“您本来以忠义著称于天下,现在泾原军因犒劳赏赐不丰厚,骤然猖獗而起,致使圣上流离失所。若说犒劳赏赐不够丰厚,那是有关部门的过错,圣上哪里能够知道此事!您最好用这个道理开导将士,说明祸福,迎接圣上,再回宫中,这是没有比这更大的功劳了!”朱泚默不作声,心中不快,但认为段秀实与自己都是被朝廷所废黜的,所以还是推心置腹地委任他。左骁卫将军刘海宾、泾原都虞候何明礼、孔目官岐灵岳,都是段秀实平素所厚待的人,段秀实暗中与他们计议诛杀朱泚,迎接德宗。[46-48]
  朱泚派泾原兵马使韩旻率精兵三千人,声称迎接德宗,实际上是袭击奉天。当时奉天的防守非常薄弱,段秀实对岐灵岳说:“事情危急了!”他让岐灵岳盗用姚令言的印符,命令韩旻暂且回军,与大队人马同时出发。由于姚令言的印信未能盗来,段秀实便倒用司农卿的印符,招募了擅长奔走的人去追赶韩旻。韩旻行至骆驿,得到印符便回军了。段秀实与共同策划的人们说:“韩旻一回来,我辈是要无一幸免的了。我自当直接与朱搏斗,将他杀死,若不能成功,便一死了之,终究不能作朱泚臣属的!”于是段秀实让刘海宾、何明礼暗中联络军中将士,准备使他们从外部响应。韩旻回军后,朱泚和姚令言极为震惊,岐灵岳独自承担罪名而死,没有牵连段秀实等人。[49-51]
  不久,朱泚传召李忠臣、源休、姚令言及段秀实等人商议称帝事宜,段秀实猛然站起来,夺去源休的象牙朝笏,走上前去,往朱泚的脸上吐口水,大骂道:“狂妄的叛贼!我恨不能将你斩为万段,岂肯随从你造反呢!”于是用朝笏击打朱泚,朱泚举起手来抵挡,朝笏只击中了朱泚的额头,血花溅到地上。朱泚与段秀实呼喝着相互搏斗,他的侍从由于事出仓猝,惊慌不知如何是好。刘海宾不敢上前,乘着混乱逃走。李忠臣前去帮助朱泚,朱泚得以匍匐着脱身逃走。段秀实知道事情不能成功,便对朱泚的党羽说:“我不和你们一起造反,为什么不杀死我!”众人争着上前去杀段秀实,朱泚一手给自己止着血,一手制止众人说:“他是义士啊!不要杀他。”段秀实还是遇害,享年六十五岁,朱泚哭他甚是悲哀,以三品官的丧礼埋葬了他。[52-54]
  德宗在奉天听到段秀实的死讯后,悔恨当初没有任用他,涕泪交流地哭了许久。[55-57]
  段秀实曾认为皇帝的禁军又少又弱,不足以应付非常的事变,建议说:“古时天子号称战车万乘,诸侯千乘,大夫百乘,因为大能控制小、用十人能制服一人。现在外有不听朝廷使命的叛贼,内有抗拒皇命的臣子,而陛下的禁卫军太少,突然间有祸患,拿什么去对付呢?况且猛虎之所以使百兽畏惧,是因为有锋利的爪牙呀,如果去掉爪牙,那么猪狗牛马都敢与它作对。”但没有被采纳。等到泾原兵变,调神策军六支部队,没有一兵一卒来援的,段秀实守节不二,最终遇害,他的明察勇敢于此可见。[58-59]
  身后褒奖
  兴元元年(784年)二月,德宗下令追赠段秀实为太尉,谥号忠烈 。赏赐五百户的赋税,庄园、府第各一座。长子封三品官,其余的子嗣封五品官,都是正品官员。同年七月,德宗回到京城后,又下令祭祀段秀实,表彰门庭,亲自题写碑文。 八月,德宗下诏命主管官吏为段秀实树碑立庙。 自贞元(785年—805年)年间后历朝,但凡赦书节文褒奖忠烈,一定以段秀实为首。
  元和九年(814年),柳宗元贬居永州时,撰写了《段太尉逸事状》给当时在史馆任职的韩愈修史作参考。
  太和二年(828年),段秀实的儿子段伯伦为他建庙,唐文宗李昂下诏赐给仪仗队,又赐给国库的绫绢五百匹,用少牢的规格祭祀。[64-65]
  段伯伦去世后,宰相李石请求文宗增加办丧事的财物衣衾,郑覃说:“自古以来的为国捐躯者,还没有谁比得上段秀实。”(《旧唐书》作李石上奏说:“段伯伦是段秀实的儿子。从古以来舍身保卫国家的,没人像段秀实这样杰出。” )唐文宗难受地说:“段伯伦应增加丧葬待遇。”于是停朝一天,以示对忠臣后代的敬意。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八月,宋真宗任用长孙无忌及段秀实等人的后代,授予他们官职。
  南宋文天祥作《正气歌》,颂扬了许多历史上仁人志士。其中“击贼笏”指的就是段秀实以笏击朱泚之事。


同年(公元719年)出生的名人:
李敏 (719720) 唐玄宗李隆基第十五子 陕西省西安新城区
元结 (719772) 著《元子》十篇 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
杨贵妃杨玉环 (719756) 四大美女,中国古代十大美女 山西省运城市永济

同年(公元783年)去世的名人:
张镒 (?~783) 唐朝宰相 江苏省苏州昆山
常衮 (729783) 唐朝宰相 陕西省西安

下一名人:田承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