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安徽 > 淮南 > 寿县人物

吕文德


[][?-1269年]
  吕文德(?—1269年),字景修,中国南宋晚期名将,淮南西路安丰军(今安徽寿县)人。出身平民,1230年代被收入淮东制置使赵葵麾下,以抗击蒙古侵略起家。他转战江淮、湖北四川各地抗蒙前线达30多年,多次击退蒙军,取得骄人战绩。在这一过程中,他的家族和同乡也得到提携,并勾结权臣贾似道,形成庞大的军事集团。南宋朝廷对吕文德极为倚重,封他为崇国公、卫国公。1269年吕文德病死,谥号“武忠”,1275年追封“和义郡王”。
  早年战绩
  据1959年出土于苏州的《故宣慰嘉议吕公墓志铭》记载,吕文德之父名吕深,追赠太师相国公,有弟吕文福、吕文信吕文焕(《宋史》记载吕文福与吕文焕、吕文德为从兄弟关系 )等。关于吕文德的出身,一说他是樵夫,比如《宋季三朝政要》记载:“文德,安丰人,魁悟勇悍,尝鬻薪城中。” 也有一说他是土豪,如《古今纪要逸编》一书说:“文德起土豪” ,总之吕文德出身平民。1233年(宋理宗绍定六年)赵葵任淮东制置使,吕文德被罗致其麾下。关于这段过程,史书有详细的记载:“赵葵于道傍见其遗屦,长尺有咫,讶之。或云:安丰鬻薪人也,遣吏访其家。值文德出猎,暮负鹿各一而归,留吏一宿,偕见赵,留之帐前。” 此后数十年间,吕文德屡建边功,位至显宦;其家族子弟也驰骋疆场,形成一股庞大的军事集团。
  据估计,吕文德可能跟随赵葵参与端平入洛的战斗,到1237年(宋理宗嘉熙元年)时已被擢为池州都统制。蒙古灭金后第二年开始入侵南宋,长达四十多年的宋蒙战争爆发,吕文德遂长期活跃于抗蒙前线,逐渐崭露头角。1237年,吕文德以池州都统制率军援安丰,与杜杲守城力战,蒙古军乃退。次年,和杜庶杜杲子)、聂斌等率精锐在要害处设伏击蒙军,连传捷报27次,尤其是他守卫仪真时,更是“仪真之民,恃以为命” ,可见当时的他已经颇有名气。1243年(淳祐三年)二月,吕文德被提拔为福州观察使、侍卫马军副都指挥使,总统两淮出战军马,捍御边陲。 至此,吕文德开始成为镇守一方的主将,他在发迹过程中,依靠由自己亲族及家乡樵夫、炭农等编成的“黑炭团”作战,而他的亲戚故旧如弟弟吕文焕、吕文信、吕文福,子侄吕师夔、吕师龙、吕师道、吕师孟、吕师望,女婿文虎,同乡夏贵等均得到提携,先后成为南宋末期的重要将臣。
  转战各地
  1244年(淳祐四年)五月,蒙古围攻寿春府,吕文德率兵成功解围,朝廷赐给他缗钱百万以犒师。六月,下诏吕文德兼濠州知州、节制濠、安丰、寿、亳四州军队。1245年(淳祐五年)二月,吕文德击败蒙古兵,收复五河(今属安徽),朝廷连升他三级。1248年(淳祐八年)二月,吕文德解泗州之围有功,又一次得到皇帝嘉奖。当时,蒙古对南宋采取大迂回战略,征服吐蕃、大理后包抄南宋西南边疆,西南地区战事逐渐吃紧。此时,吕文德已成为南宋抗蒙的中流砥柱,南宋朝廷便将吕文德调往西南地区。1254年(宝祐二年)七月,理宗下诏“以湖北安抚、知峡州吕文德总统江陵、汉阳、归、峡、襄、郢军马事,暂置司公安,上下应援” ,次年七月,“以吕文德知鄂州,节制鼎、澧、辰、沅、靖五州”。 至此吕文德及其家族部将便将战场从两淮转移到西南。
  起初,吕文德在西南并未与蒙古正面交锋,而是透过修筑城池、安抚土著的手段加强防备。1257年(宝祐五年),吕文德奉命入播州(今贵州遵义),随后又建筑了黄平等三城。后来蒙古从广西而非贵州攻入南宋,可能与吕文德在此加强防备有关。1259年(开庆元年)正月,宋理宗下诏:“吕文德城黄平,深入蛮地,抚辑有方,与官三转。” 以示嘉奖。其后被调往四川前线,于1259年三月被任命为保康军节度使、四川制置副使兼知重庆府,四月又总领四川财赋。五月,吕文德在达州与蒙古军激战,到六月,吕文德所部经过奋战,数战皆克,攻断浮桥,打通了蜀道,进入重庆,理宗听说后非常高兴,御笔题曰:“吕文德身先士卒,攻断桥梁。蜀道已通,忱可嘉尚。” 六月初,吕文德率战船千余艘,沿嘉陵江而上,增援钓鱼城,连败蒙军。蒙古蒙哥汗派史天泽迎战,史天泽将蒙军分为两翼,在嘉陵江两岸“跨江注射”,蒙古水军则“顺流纵击” ,吕文德失利,退回重庆。宋军主力虽未进至合州,但对于合州保卫战德影响极大。宋理宗在1259年(开庆元年)六月说:“况合州之围已解,亦其(指吕文德)应援之力” ,肯定了吕文德的战功。七月,蒙哥死在合州,四川战事告一段落。
  1259年(开庆元年)九月,蒙古忽必烈猛攻鄂州(今湖北武汉),吕文德又从重庆赴援鄂州,击败蒙军拔都儿部,“乘夜入鄂城”,给予鄂州有力的支援,使得鄂州“守愈坚”。 闰十一月,忽必烈北撤,与阿里不哥争夺汗位,鄂州之围遂解。宋廷下诏说:“吕文德援蜀之赏未足酬功,令援鄂之勋尤为显著,特赐百万,良田万顷。” 可以说吕文德达到了他戎马生涯的顶峰。
  后期活动
  此时蒙古内部纷争不断,一时无暇南顾,数年间没有边境没有大的战事。而南宋内部的窝里斗也开始了,吕文德在这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时刘整功勋很大,吕文德很妒忌他,每逢刘整出谋划策就置若罔闻,建立功勋也不予上报,又因俞兴与刘整有矛盾,吕文德让他做四川制置使来收拾刘整。刘整愈发感到不安,最后于1261年(景定二年)六月以泸州十五郡投降蒙古,四川局面大坏。 俞兴出兵进剿刘整,反被刘整所败。败报传来后,宋廷急派吕文德率军进攻泸州,“水陆并进,雨雪载涂,或筑堡以逼其城,或巡江以护吾饷,或出奇以焚其积粟,或进锐以剿其援师” ,终于在1262年(景定三年)正月收复泸州。吕文德亦因功加封开府仪同三司。 尽管吕文德成功收复泸州,但他逼反刘整却给南宋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除此之外,吕文德还阿附权相贾似道,比如载1259年鄂州之役时,作为节制诸路军马的统帅贾似道措置乖戾,无法赢得诸部的尊重,更无法协调诸部的关系,因此高达、曹世雄等将领都与贾似道有矛盾,唯独吕文德“谄似道,即使人呵曰:‘宣抚在,何敢尔邪?’”。 贾似道拜相以后,吕文德更是与他过从甚密,1264年(景定五年)宋理宗驾崩时,贾似道为得到新皇宋度宗的信任,一方面在理宗下葬后假意辞官,另一方面指使吕文德谎报军情,使度宗急召贾似道,借机巩固自己的权势。 正因为权相贾似道的扶持,吕文德及其家族的军事集团得以存续多年,吕文德曾在度宗年间举荐96人入朝,许多都是他的亲朋。这种扶持也可以从后来贾似道对吕文德之弟吕文焕的态度看出。
  从1260年(景定元年)到1269年(咸淳五年),吕文德一直担任京湖制置使,率军驻防京湖边境,并修筑多个城池,加强京湖一线的防务。吕文德也不断加官进爵,先是在1265年(咸淳元年)授少保 ,后又在1267年(咸淳三年)加授少傅,1269年(咸淳五年)受封崇国公。 然而晚年的吕文德却犯了两个严重的战略错误,1263年(景定四年)七月,刘整向忽必烈献计,在襄阳城外设置榷场,以掩护其军事行动。刘整还指出,宋将吕文德“可以利诱”。蒙古向吕文德行贿玉带一条,吕文德竟同意建榷场。但是蒙古人又借口“南人无信”,要求建筑城墙以保护其货物。吕文德见蒙古人得寸进尺,感到很不爽,没有同意,此时又有人建议说:“榷场成,我之利也,且可因以通和好。”于是吕文德同意了,并奏请朝廷开设榷场。蒙古人借机遂筑土墙于鹿门山(今湖北襄阳东南),外通“互市”(两国交界处公认集市),内筑堡壁,以阻宋南、北之援,吕文德之弟吕文焕早就识破这是蒙古的阴谋,两次捎信向吕文德说明,但被吕文德亲吏陈文彬藏匿起来。其后蒙古又在白鹤城增筑第二堡,吕文焕再次向吕文德申诉才被得知,吕文德深悔,叹曰:“误国家者,我也!” 第二次失误是在1268年(咸淳四年),此时蒙古卷土重来,大举入侵南宋,已围困襄樊。当负责守城的吕文焕派人向吕文德报告蒙军修筑鹿门、白河等寨,襄樊被大举围困时,吕文德却不以为然,反而斥责吕文焕道:“汝妄言邀功。设有之,亦假城耳。襄、樊城池坚深,兵储支十年,令吕六(即吕文焕)坚守。果(刘)整妄作,春水下,吾往取之,比至恐遁去耳!”这种轻敌的思想加剧了南宋守护襄樊的困难,因此“识者窃笑之”。
  1269年(咸淳五年)十一月,吕文德致仕,特授少师,改封卫国公。 由于吕文德晚年犯的错误给国家带来严重后果,所以他一直感到愧疚,以至于在同年十二月二日(一说为十二月一日 )因疽发背而病卒,谥号“武忠”。 1275年(德祐元年)十二月,南宋朝廷追封吕文德为“和义郡王”。 后来吕文德的家族除吕文信外集体投降蒙古。
  [以上内容由"波涛816"分享。]


人物关系:
儿子:

经历历史事件:
宋元襄阳之战 (公元1267年--公元1273年)

同年(公元1269年)去世的名人:
刘克庄 (11871269) 宋朝词人 福建莆田

下一名人:李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