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威海 > 荣成市人物

周厚刚


[公元1924年-1951年]
  周厚刚,1924年生于山东省荣成县宁津乡南港头村。1946年9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副指导员、参谋、连长;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1年6月13日傍晚,在金化以东的万山群里,微风吹动,夜雾徐降,五连连长周厚刚带领全连的勇士们迈着矫健的脚步,踏上了那块标高785公尺的高地。他站在一棵大松树旁,环顾四周。阵地背后,是一片低矮的小丘陵地;再望远处,就是那条从金化到金城的公路;迎面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和785高地仅仅相距1000多公尺的三天峰。现在,高高的三天峰上盘踞着敌人两个团的兵力。周厚刚合上发酸的双眼,眼前浮现出自己在团指挥所里接受任务时的情景。
  团长指着地图上的785高地:“这是个扎在敌人嗓子眼上的钉子。敌人会想方设法除掉这个使他不舒服的钉子。然后,骑在它的背脊上,控制西北一带小高地,配合西线的敌人占领金化、金城,逼近我们‘蜂腰’一线,来完成美国‘将军’们‘闪击战’的计划。周连长,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敌人,并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把785高地变成敌人的坟墓!”
  “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周厚刚默默复诵着团长的话。
  突然,三天峰上的敌人正发出一颗红色的信号弹,接着是一阵排炮,炮弹落在高地右侧0了。
  周厚刚回过头来,看了看战士们,战士们有的背靠树桩,席地坐着;有有在咒骂着敌人;有的遮着烟头的火光在抽烟;还有的低垂脑袋在打呼噜。眼前的情景告诉周厚刚;战士们乏力了。他完全懂得战士们所以疲劳的原因:在第五次战役的40多天中,吃不到油、盐,用野菜拌着炒面充饥;没有房子住,就住在雨布下面,大家挤在一起忍受风吹雨淋;每天从天黑到天亮,用两条腿追赶美国鬼子的十-卡车。
  周厚刚心疼地看着大家,应该让大家稍微休息休息。他又一转念:在战斗里,指挥员对战士真正的爱护,是不使他们遭受无代价的流血和牺牲,决不能这样干等下去。
  东山上升起一轮月亮,周厚刚集合起部队。战士们瞪大眼睛,听他布置任务:“为了守住这条通向金城、元山的公路,为了消灭那帮企图利用这条公路来进攻我们的美国鬼子,我们必须要有坚固的阵地。我们要连夜动起手来……”
  连长讲完话,五连的战士们,提着铁锹、十字镐,迅速行动起来。
  夜深了,周厚刚穿过崎岖的山路,攀登阻道的岩石,在这2000米长、800米宽的阵地上巡视。他留心察看战士们修好的每一处掩体和工事,直至满意才去休息。
  16日,在阳光拨开晨雾的时候,敌人的炮火开始发射。霎时,785高地笼罩在滚滚烟尘中。
  炮击稀疏了。李承晚伪军十七联队的两个连,在三天峰脚下集结后,向五连阵地正面和左侧展开了佯攻,而绝大部分的兵力,在八班防御阵地的山底下运动。
  李伪军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朝着志愿军乱打枪。八班副班长王炳谦喊了声:“打!”战士尹国宝的手榴弹,一股劲地直往下摔。大家也和他一样。只听得敌人直着嗓子嗷嗷叫,不过,他们是越叫越远了。
  周厚刚放下望远镜,拿起步话机,问王炳谦:“杀伤敌人多少了?”这一问,可难住了王炳谦,他望望山下,老老实实地回答:“连长,他们都跑回去了。”
  周厚刚一听这情形,就立刻要他们趁敌人整理队伍的空隙,在堑壕里召开小会。
  周厚刚赶到八班阵地。他一走进工事,随手检查了每个战士的0,然后责问:“为什么没有打倒敌人?”
  尹国宝吞吞吐吐地说:“因为太远。”
  “为什么太远?”
  “我看到敌人上来,就有些沉不住气,敌人还没有靠近,我就打了。”
  周厚刚严厉地说:“打阻击嘛,不是要你们吓唬敌人,而是要去歼灭他们!要不,这些鬼子回去吃了一顿饭,又来了!”
  敌人的炮弹在堑壕上空飞过,山下还有吹哨子的声音。周厚刚的目光向大家的脸上扫了一下:“记住,这一次,不是再要敌人丢下钢盔,而是要他们留下尸体!”
  敌人第二次进攻又开始了。八班同志接受了教训,都紧紧地盯着敌人,有的人还摇着手,互相约束着:“等敌人爬近一些!”当敌人爬进到30公尺以内,轻机枪发射,手榴弹在敌人群中0。这回,在八班的阵地前,留下了八具敌人的尸体。
  天将黑,李伪军插着带树叶的伪装,借着暮色的掩护在向志愿军前沿阵地偷摸过来。
  八班的战士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先用枪打了几个“活靶”,等敌人靠近到20公尺时,手榴弹就像一阵冰雹落在敌人堆里。敌人支持不住,扔了0就往山下滚。八班同志乘机出击。王炳谦带着一个小组跳出工事,撵在敌人后面,端着自动枪狂扫了一阵。于是在五连的阵地前面,敌人又丢下了40多具尸体。
  天黑,周厚刚回到观察所里。他总结了这一天的战斗:敌人被打死了很多,我们的弹药消耗也不少。这是一个严重问题。他想:整个战线,都急需弹药,可是有些战士却看不到这一点,他们不懂得在大规模的连续战斗中节省弹药的重要……要教会他们用最少的弹药,去杀伤最多的敌人。
  为了使自己的想法变成事实,周厚刚编了一道口诀:敌人来一个班,给他一包0;来七八个,给他一个手雷;来四五个,给他一个手榴弹;来两三个,用“八粒快”打。
  这口诀像风一样在阵地上传开。战士们就拿它来作杀敌立功的竞赛标准。他们仔细地查看着冲来敌人的数目,然后决定用什么样的家伙。这一招果然有效:战士朱顺堂,用一颗手榴弹炸死了四个敌人;四班长倪友,用一包0炸掉敌人一个班。
  狡猾的敌人,在17日夜里偷偷地运动到五连的阵地前沿;到了第二天拂晓,趁着迷雾,分五路进行攻击。激战又开始了。
  在紧急的情况下,连指挥员分了工:副指导员张文义到前沿去,连长周厚刚赶到二排丁和的重机枪小组那里。
  重机枪工事被冲上来的敌人用手榴弹炸坏,射口被堵塞了。丁和的半个身子埋在土里,腰上负了伤。周厚刚接过重机枪,冒着暴雨似的飞弹,带着丁和,转移到早已准备好的重机枪预备阵地里继续作战。周厚刚命令丁和用重机枪射击敌人的后续部队。重机枪狂喷着火舌,子弹像泼水一样浇在敌群里。
  周厚刚用机枪把敌人优势的兵力切成两段,减轻了前沿阵地的压力。可是,有的敌人已经跨进了八班的交通沟。王炳谦急中生智,他指挥全班跳出交通沟,采取“关门打狼”的办法,把敌人压的交通沟里,用自动枪直往里扫。敌人一个跟一个地倒在交通沟里。
  敌人连续四天的猛烈攻击,都被五连的勇士们打败了。20日起,恼羞成怒的敌人,妄想使用炮火来歼灭五连的钢铁战士。
  敌人在三天峰上新开辟了一条道路,专门运来了三个炮兵连,对志愿军的山头进行直接轰击,一轰就是三四个小时。在上空,敌机不断投掷炸弹和油弹。785高地上,炸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弹坑;原来是青松绿草的山头,现在铺满了焦土末和被炸得粉碎的小木片;一人多深的交通沟也给摧平了。有时,掩蔽部被震塌了,战士们连人带枪被压在土下,但他们马上又从土里钻出来,拍掉身上的尘土,继续拿起枪来战斗。敌人的炮轰了这么久,可是五连的阵地,依然如钢铁一般。
  面对敌人的狂轰乱炸,周厚刚冷静地研究对策,想:“光被动挨打不成,必须要主动出击,决不能让战士用血肉去跟炮弹拚!”他把一把捏得紧紧的砂土,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周厚刚毅然决定:用连里仅有的五门小炮来压制敌人的大炮。
  第二天清早,周厚刚从观察所到小炮阵地上去。他胸前挂着望远镜,身上披着一件烧去半截袖筒的夹衣,蹲在炮班战士的中间,像是在跟他们谈家常一样:“你们都是老炮手了,我来出个题,看你们答得上答不上?”
  “行!”一个战士说,“连长,我们一人答不上,咱们一伙火,凑也凑上了。你出题吧!”
  “我们要用五门小炮来压制敌人的三个炮兵群,你们说能行吗?”
  战士们都仰着头看着连长,一时找不出答话来。谁都知道,近距离射击连续-一旦被敌人发现我炮兵阵地,后果不堪设想。
  “能!我们一定能压制敌人的炮火。”周厚刚说话的声音显得特别自信而有力。“是炮兵都懂得这个道理:双方同时-,山谷里声音混杂,敌人难以找到我们小炮的目标。而我们呢,就可以抓紧这个时机,大量杀伤敌人,压制敌人的炮火……”
  “我们一定要把敌人的炮火压住!”炮班的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雾散了,敌人的排炮又开始轰击,周厚刚亲自在观察所观察着。敌人炮弹出口的地方,冒出一阵黄烟,周厚刚就向炮班班长严厉地命令:“三号目标,三号目标,命令你们五门炮,要一个声音打出去,不准有偏差!”
  炮班长胡治安检查了再检查,一声命令,五门炮同时齐放。周厚刚看到敌人的炮阵地上冒起黑烟,命中了目标,高兴得直向营部的电话机叫着:“参谋长,打中了,打中了!”
  在这以后的很长时间内,敌人的大炮一直没有吭气。
  22日,这是五连坚守在785高地上第七个白天。敌人恢复了密集的炮火,六个小时向五连阵地打了1200多发炮弹。高地上的土屑石块成了焦黑的烟尘,混在满山的火焰里,滚滚飞向天空。当炮击停止的时候,敌人又动用了两个营的兵力,像把钳子一样,向八连和五连的结合部猛攻。很显然,敌人是企图割断这两个连的联系,往金城方向的公路穿插。
  一路敌人,在八连顽强的抗击下,停止前进。另一路敌人,一个个蜷缩着双肩,一步、半步慢慢地爬向五连的山头。他们遭到了五连的连续打击,不再像开始那样气势汹汹了。
  五连的战士们牢记着连长说的:“以少胜多”的战术,用0、手雷和手榴弹来消灭敌人。敌人成班成排地以一线式队形向上冲来。于凤之和李光元一手提着装有手榴弹的口袋,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榴弹来,用嘴咬开盖子,一个接一个地把手榴弹投向敌群。
  “打跨敌人的攻击!”
  “坚守785高地!”
  “把大山变成敌人的老坟!”
  战士们高声呼喊着,奋勇地抗击着敌人。直到太阳落山,穷途末路的敌人,无奈何,只得把前队改为后队往回收缩,并派出一部分人,在火力掩护下来拖死尸和伤员。
  就这样,五连在连长周厚刚的直接指挥下,固守785高地八昼夜,击退敌人进攻40多次,打死敌人600多人,杀出了志愿军的威风。五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就在五连胜利完成任务,奉命转移下来的第三天,因埋设地雷失事,周厚刚不幸光荣牺牲。
  1952年8月1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定,为周厚刚追记特等功,同时授予他“一级英雄”的称号。
  [以上内容由"pb05cz9q"分享。]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王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