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海南省 > 海口人物

云昌江


[公元1905年-1929年]
  云昌江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曾任中共海口市委委员,1929年2月不幸被捕牺牲。岁月悠悠,云昌江离开我们已五十余年了,但他“为革命捐躯,我在所不惜”的革命精神永存,人民将永远怀念!
   云昌江,原名云镜清。海南琼山县府城镇甘蔗园村人,1905年出生在一个中等家庭。父亲云逢程,母亲翁氏。家中事务由母亲操劳,惨淡经营一家小米铺,以维持全家的生活。云昌江有弟妹11人,他排行老大。母亲与亲朋相处融洽,和蔼可亲,乐于助人,这对幼小的昌江影响颇深。1912年,昌江在本村私塾读书,由于他天资聪颖,智力超众,每次考试成绩均获满分,先生甚为满意。1917年,因家中经济拮据,无法让他继续读书,云昌江只好半途辍学,在米铺帮工,如拾米、倒米、称米,有时为顾客送米上门。这些劳动虽然琰碎,但云昌江在此开始认识了社会,看到了社会的腐败现象,他十分同情受苦受难的群众。1922年,由于米铺收入淡薄,无法经营而-关门。为了接济全家的生活,云昌江经亲朋介绍,到府城镇中华书店当店员。昌江从乡村进入城镇,对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鲜。后来,他有机会接触了一些进步人士,并受到新文化和革命思想的影响,开始阅读《琼岛旬刊》、《民国日报》、《琼崖青年》等进步刊物,逐渐认识封建社会的黑暗,只有跟共产党干革命,打倒地主恶霸、土豪劣绅,穷苦人民才有出头之日。1921年,云昌江在妹夫、共产党员唐仁瑞的影响和引导下,从事革命活动。他积极参-海地区声援省港大-的斗争,上街--,散发和张贴革命标语,为党做了大量的工作。1926年,他由唐仁瑞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4月22日,琼崖发生-政变,一批共产党人遭到杀害和活埋。云昌江等共产党员遵照琼崖党组织的指示,在海口潜伏隐藏,坚持开展秘密地下斗争,收集府海地区敌之情报,为党传送书信和信息,接待和护送来往的地下党工作同志。
   1928年4月29日,中共海口市委根据广东省委和中共琼崖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精神,举行了“四·二二”以来府海第一次-。云昌江等共产党员积极参加-斗争,在府城、海口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历数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烧毁国民党驻军营房六、七间,杀掉敌警察数名。这次-极大地鼓励了广大群众的革命斗志。为了加强府海工作,同年8月上旬,广东省委特派员黄学增来海口市整顿党组织,改选海口市委。改选结果,严鸿蛟任市委书记,云昌江、陆国宪任市委委员。黄学增要求海口市委认真贯彻省委指示,做好府海地区的工作。当时市委活动经费十分困难,为了完成省委的任务,在新市委的领导下,云昌江和陆国宪等同志积极行动,派出工作组到市郊农村没收土豪劣绅、地主、反动派的不义之财,以应急用;同时派友光往南洋各地筹集经费,从而解决了经费困难的问题。随着形势的发展,省委对海口工作越来越重视。1928年11月,省委指示南路、琼崖两特委合并为南区特委,并将机关迁往海口。12月间,云昌江在联络点海口椰子园接到市委关于掩护特委迁移的指示,他及时配合同志们将特委(南路特委因被敌破坏未参加)迁入海口市振兴街43号云氏公馆内。特委机关迁入海口后,对海口工作的指导有所加强,使市区和郊区党组织及革命斗争得到一定的恢复和发展。
   府海是敌人严密控制的白区,我党的频繁活动引起敌人注意,经常派出便衣特务盯梢,日夜进行盘查和搜捕。1929年2月13日,市委书记严鸿蛟在市郊罗陈村被捕,叛变革命,出卖党的机密,向敌人供认特委、市委机关的所在地址及市委成员的住地。2月19日晚,云昌江接到撤离通知,即刻转告其他同志,然后独自返回市委住地即云氏公馆收拾文件、标语相一些革命书籍,收藏妥当已是深夜。正当他准备离开住地之时,叛徒严鸿蛟带一连敌兵包围了云氏公馆。
   叛徒严鸿蛟作贼心虚,站在公馆外,不敢露面,由敌连长领几个敌兵气势汹汹地冲进公馆。敌人将云氏公馆里所有房间都搜查了一遍,因不认识云昌江一无所获。敌连长大为恼火,便令道:“从现在起,所有的人只准进不准出。”决计要守候云昌江的归来。为了迷惑敌人,云昌江自称云镜清,出来应酬敌人,沏茶给敌人喝,与敌人闲谈。天渐渐亮了,敌人仍然没有撤走。时间将近上午9点时,公馆突然进来一个人。那人刚跨进大门,敌连长急不可待地冲上去,揪住那人的上衣,吆喝道:“你,你就是云昌江,对吧。把他抓起+来!”来者是艄公云昌尧,他莫名其妙被-,一时惊恐万分,赶紧争辩,指着云镜清说:“他就是云昌江。”
   敌连长方知上当,转身恶狠狠地吼道:“原来你就是共产分子云昌江,嘿嘿!死到临头了,还装蒜,给我抓起来!”云昌江自知无法否认,泰然自若地说。 “对,我就是云昌江。”敌连长恼羞成怒,粗声大喊:“给我搜房子。”敌兵如狼似虎,蜂拥挤进云昌江的房间,七手八脚,乱翻乱扔,甚至连他坐月子的妻子招氏也拉起来,把床铺揪个底朝天。最后,在破衣堆里搜出一捆标语和几本革命书籍。
   云昌江由两个敌兵抓住胳膊,强行拉走。但云昌江满腔愤怒,两手用力一甩,挣脱挟持,大声地说: “我会自己走!”他整了整衣服,回头看妻子一眼,便神态坚定地跨出了公馆。
  云昌江被捕后,关押在琼山县府城镇警卫旅监狱,被戴上了沉重的手铐脚镣。在监狱里,敌人奉主子“力争劝降”的旨意,开始用好饭好菜款待,用高官厚禄引诱他。敌人为了从云昌江的口里得到共产党的机密,抬出叛徒严鸿蛟的供词来恫吓云昌江,说:“你的上司严鸿蛟都说了。你不说,只有死路一条。”“这么年轻,你何必为共产党去死呢。”面对敌人的劝降阴谋,云昌江怒目而视,严词痛斥。他以坚定的、宏亮的声音对敌人说:“要打要杀由你们,共产党人是不怕死的,是杀不绝的”。敌人见软硬兼施不成,便迫不及待地做出杀害云昌江的决定,并于1929年2月27日出示布告。当云昌江知道敌人要杀害他时,他对敌人审判官说:“为革命捐躯,我在所不惜。我的死,一定会唤醒后人更加英勇的斗争,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一定会胜利!”敌人继续审问他,用乱棍猛打他的双腿,用烧红的铁钳烙他的胸部、腹部……,酷刑使昌江几次昏倒。他苏醒了,横眉怒斥敌人:“你们这些畜生,将来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只能砍下我的头,绝不能丝毫动摇我的信仰。我头可断,志不可夺!”敌人用尽各种手段,却是枉费心机。
   临刑前,他的妻子抱着刚满月的儿子来探监,他对妻子说:“我对不起您,您今年才22岁,等我死后,您就改嫁。”妻子没等他说完,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抽泣着说:“不,我决不改嫁,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妻子的忠贞,感动了云昌江。他接过儿子搂抱在怀里,亲了儿子的脸蛋,说:“父亲死后,你要为我报仇!”又转身对妻子道:“您要好好抚养儿子,教育他象我一样,走革命的道路。今后我不在,您看他,就象看到我一样。”妻子含着泪水,痛不欲生地与云昌江诀别了。
   在监狱中,云昌江度过了10天的铁窗生活,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他面对凶狠的敌人,大义凛然,对党的机密守口如瓶,只字不露。1929年3月1日,云昌江拖着沉重的铁镣,在国民党反动派荷枪实弹的监押下,蹒跚地赴红坎坡刑场。在最后一息,云昌江挺胸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等口号,英勇就义。
  [以上内容由"lglliguolian"分享。]


同年(公元190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良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