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 > 临沂 > 郯城县人物

徐悱


[南北朝][?-524年]
  徐悱(?—524年),字敬业,东海郯(今山东郯城县)人。南朝梁诗人。徐悱不仅长于诗文,有作品流传于世,更为重要的则是:他作为一个哀悼对象,前后铸成了两篇精警隽永的佳什,从而使他成为梁代文坛上格外引人注目的人物。
  徐悱出生于一个文化家族,父徐勉博通经史,勤于著述,有集51卷(已佚),是梁初知名文学家,官至尚书仆射、中书令。徐勉居官清廉,不事产业,而着意于教子成材,并能奖掖后进,为士林所推重。《诫子崧书》说:“人遗子孙以财,我遗之以清白”。至今仍可为父者戒。徐悱为勉第二子,幼承家学,聪敏善文,起家著作郎,转太子舍人,掌书记之任。累迁洗马、中舍人,犹掌书记。在这一时期他“参伍盛列,其所游往,皆一时才俊,赋诗颂咏,终日忘疲”。为其创作最为活跃的时期。他泉涌一样的才思,加之时俊的推拥、撞击,有大量的作品问世。《白马篇》、《古意酬到长史溉登琅邪城诗》,似作于这个期间。《白马篇》刻镂了热血少年欲投身疆场,“报效乃锋端。日没塞云起,风悲胡地寒。西征馘小月,北去脑乌丸。归报明天子,燕然石复刊”壮烈有为的形象。《古意酬到长史溉登琅邪城诗》与《白马篇》意气相埒,“少年负壮气,耿介立冲冠。怀纪燕山石,思开函谷丸。岂如霸上戏,羞取路旁观。寄言封侯者,数奇良可叹。”当是自己情怀的披露,总之,徐悱的这些诗多慷慨之气,少靡靡之风,似乎与梁代文坛取不尽同步的态势。
  徐勉的为士林所宗,徐悱的才气横溢,使徐悱成为诸多士族之家择选“东床”的对象。徐悱与刘孝绰的小妹刘令娴结为伉俪。刘孝绰为彭城刘绘之子,“孝绰兄弟从群从诸子侄,当时有七十人,并能属文,近古未之有也。其三妹适琅邪王叔英、吴郡张嵊、东海徐悱,并有才学;悱妻文尤清拔。”(《梁书·刘孝绰传》)似乎是门当户对,但更为重要的是双方都是以才相期,又各名符其实,徐悱夫妻之间恩爱非常。徐悱现存诗作有《对房前桃树咏佳期赠内诗》,又有《赠内诗》,都是写给刘令娴的。这两首在当时就有流布,所以徐陵编《玉台新咏》均予收录;刘令娴亦有和徐悱诗作《答外诗》,亦载《玉台新咏》。虽为闺闱丽词,却不俗艳,离情别意,哀艳动人,为笃于爱情的精采篇章。
  徐悱在东宫盘桓有年,后为湘东王友,当时已患足疾;尔后出为晋安王内史,不期死在闽中。年仅30岁。徐家举家伤悼,“二宫并降中使,以相慰勗,亲游宾客,毕来吊问,辄动哭失声,悲不自已”。徐勉哀伤至极,写作了《答客喻》一文。这当是徐勉最动真情的一篇佳作,徐悱赖徐勉这一文章传远开来。后来徐悱的棺木运了回来,徐勉“本欲为哀文”,刘令娴沉埋的哀伤似决堤的江水奔腾而下,“为祭文,辞甚凄怆”;徐勉“既睹此文,于是搁笔”(《梁书·刘孝绰传》)刘令娴的《祭夫徐敬业文》催千古人为之同哭!而徐悱将伴同刘令娴的哀思,萦绕在人们的情怀之中。
  [以上内容由"歌子"分享。]


同年(公元524年)去世的名人:
裴邃 (?~524) 南北朝时期南梁名将 山西运城闻喜

下一名人:张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