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省 > 南通 > 如皋人物

汤景延


[公元1904年-1948年]
  汤景延,原名克祚,1904年4月出生于江苏省如皋县。15岁小学毕业时,正逢五四-,小小年纪便受到启迪,对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地主豪绅的侵略压迫深怀不满。1924年,在上海东亚体育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到本县加入了中国国民党,任县体育场指导专员兼童子军教练。1927年,先后担任国民党如皋县党部监察员和宣传干事。这年冬天,在国民党如皋县当局“清党”中,当局认定他“言论过激”,与共产党人“接近”,被解职排挤出县党部。自此,他愤然脱离了国民党。1930年前后,他在本乡任小学教员期间,积极支持如(皋)泰(兴)地区“五一”农民革命-以及农民赤卫军、红十四军的革命活动。抗战初期,他曾参加过打着抗日旗号的国民党地方部队,任过游击总队副队长、少校团副、中校机炮营营长,与敌伪师团级军官共事,有旧交。1940年秋脱离国民党部队,接受苏中第八分区专署领导,在通海地区组建地方武装——通海人民自卫团,汤景延担任团长,并于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汤景延性格豪爽,对党忠诚,意志坚定,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行于左而目不瞬’的气概,而且具有与敌伪头目交往的基础和背景。他机动灵活,善于模仿伪军头目的嗜好、暗语、作风、派头,处于敌群能应付自如,不易被敌看出破绽,由他来完成这一任务非常适合。还选配了坚定沉着,有秘密工作经验的顾复生任政治委员,有计谋、善于管理部队的沈仲彝任副团长。
  1943年初,抗日战争仍处于艰苦时期。日伪军根据汪精卫的《民国三十二年度上半年清乡工作训令》,将“清乡”重点转移到苏中地区,成立“苏北清乡主任公署”,选择临江濒海,易于分割-的南通海门启东、如皋地区,作为“苏北第一期清乡区”。任命张北生为“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日军第六十一师团长小林信男为苏北清乡地区日军最高指挥官;纠集日军菊池联队四个大队、伪军第三十二师、第三十四师、第二十二师等计一万六千三百余兵力,妄图一口吞掉新四军驻苏中地区的部队。霎时,苏中(南)通海(门)地区上空卷起一簇阴云,大地刮来一阵阵腥风,沉闷得令人窒息。
  中共中央华中局、苏中区委认真分析了通海地区敌人双方情况,提出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反“清乡”作战方案——组织一个团的兵力,采取特殊方式,打入日、伪军内部;完成预定任务后,适时与我主力里应外合,再从敌人内部打出来。汤景延受命执行这一行动,并被陈毅军长命为“汤团”行动。
  3月的苏北平原,仍透着丝丝寒意。汤景延中等身材,长方脸形,面部白皙,一身商人打扮,阔步前往南通。他心里盘算着如何与伪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伪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区长姜颁平进行接触,利用旧交关系,同敌伪各方面挂了钩,谈判条件。尔后,又与日军代表高木进行会谈,达成“汤团”接受伪军番号,部队建制不变,驻地防区不变的“协议”。与此同时,政治委员顾复生领导部队进行了紧张的准备:调整了基层干部和党员骨干,并针对部队的思想情况,将心比心,进行深入地动员教育,为执行这一特殊任务奠定了思想和组织基础。
  4月15日晚,漆黑的天空,像浸透了墨汁。此时,在桃源、震蒙两乡交界处,张北生、姜颂平派了两个团的伪军在附近接应汤团“归顺”。日、伪局把汤团的行动看成他们“清乡”的重大成果,十分高兴。第二天晚上,日军师团长小林中将和张北生等,举行欢迎汤团“归顺”的宴会。会上,汤景延“慷慨激昂”地说:“人生在世,吃、喝、玩三字。我汤景延曾听信共产党宣传,误入歧途,放弃国军中校团副不当,投奔了新四军,当了个有名无实的团长,每月五元钱,还不够抽几包香烟钱。如今兄弟们跟我汤某弃暗投明,投奔皇军,以后,只要我们效忠皇军,便可青云直上。”一席话说得小林、张北生直点头。小林竖起大拇指说:“你的话,大大的好。中国有句古训: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效忠皇军,好处大大的有。”16日,“汤团”正式接受伪“苏北清乡主任公署外勤警卫团”的番号,分驻于茅镇、姜灶港、张芝山一线。不久,伪国民政府警政部长、江苏省主席李士群,两次在苏州召见汤景延,晋升汤为旅长,授少将衔,将“汤团”改编为“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保安司令部第二教导大队”,妄图利诱拉拢。
  汤景延率部打入日伪军后,勇敢机智地战斗在敌人心脏里。他利用日伪汉奸张北生、姜颂平之间的矛盾,进行分化瓦解工作;搜集敌人情报,及时传送给我军。他身居虎穴,临危不惧,紧紧依靠党组织,一次又一次挫败了日伪企图“化掉汤团,吃掉汤团”的阴谋,始终掌握部队的领导权,保存了实力。
  一天,汤景延正在吃晚饭,一辆小车在团部门口嘎的刹住,车上下来的两个日本军官,快步到了汤景延面前。一个军官说:“汤旅长,我们小林长官有请!”
  “什么事?”汤景延冷冷地问。
  “不知道,请跟我们上车吧!”
  汤景延感到苗头不对。一般情况下,小林和自己不直接发生关系。今天来得这么突然,必定凶多吉少。汽车飞驰,田野、村庄、小桥一晃而过。汤景延在车内左思右想,觉得打入虎穴几个月来没有什么不慎之处。便暗暗告诫自己;要沉着、冷静,见机行事。宁可牺牲个人,也要保全全团630名同志的安全。想到这里,他心里踏实多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汽车在南通市郊狼上附近乱石岗边停下来。汤走出汽车,见四周都是持枪的日本兵。这时小林来到他的身旁,气势汹汹地说:“你的,演员的是,今天,死拉死拉的!”
  “太君,你的话我不明白,我不怕死,但要死个明白。”汤景延沉着地说。
  “你的骗人的干活,搞假投降。把我的情报的交新四军,我的清乡计划连遭失败的。”小林的目光透出杀气,他挥挥手,对一个日军军官说:“按计划执行!”
  那个日本军官喝令汤景延:“向后转,朝前走!”
  汤景延默默地朝前走,四周一片寂静,凉风阵阵袭来,心里泛起一丝遗憾之感,觉得自己正是为党多做工作的时机,然而却要和同志们永别了。
  这时,他身后响起了拉枪栓的声音。他刚想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突然,一种预感提醒了他:不能喊,一喊,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是假投降,全团同志生命安全就毁于一旦。于是,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心潮起伏,不管敌人是下毒手还是试探行动,都要按着党的要求办。随着日本军官一声“开枪”的命令,一排子弹从汤景延耳边呼啸而过。顿时,他完全明白了,敌人是在考验自己。只听小林哈哈大笑,走到汤景延身边,拍着汤景延的肩膀说:“汤旅长,你受惊了,这是为了皇军和贵军的利益,迫不得已啊!走,别生气,我给你压压惊!”
  车上,汤景延十分气愤地对小林说:“我一片忠心,竟遭到如此待遇,太不公平了!”小林笑嘻嘻地说:“汤旅长,别误会,你的大大的好。”在日军小林司令部,摆了一桌丰富的饭菜,宴请汤景延。半夜时分,汤景延被送回部队。几位领导都没有睡,见他安全归来,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汤景延把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顾复生说:今天的事并不奇怪,敌人连吃败仗,当然对我团产生怀疑。我猜想这仅是个开头,他们还会有新花招,我们要提高警惕,做好准备。汤景延要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开个会研究一下。
  次日上午,汤景延和顾复生正在召集营以上干部开会,一名伪军通信员送来通知:张北生、姜颂平下午2点多到团点验。汤景延趁开会对大家说:“不出所料吧?!敌人紧锣密鼓活动的目的是想查清我团人员装备,进一步控制我们。我们要作好充分准备,绝不让敌人阴谋得逞。”会后他又部署把机枪等精良武器藏一部分,以防他们借口抽调走。
  午后2点,骄阳似火。操场上,一阵阵热浪扑面,烤得汤团干部战士喘不过气来。张北生、姜颂平在汤景延陪同下,进行了点验。战士们精神饱满,秩序井然。张北生、姜颂平没有看出什么破绽,遂悻悻而去。
  汤景延、顾复生等团领导刚松口气,第三天上午又接到调防的命令。要汤团当天下午启程,移至金沙镇、金余镇驻防,不得延误时间。汤景延接到命令,心急如焚。因为行程中要通过第四分区根据地,时间紧迫,来不及通知沿途我乡政府和地方武装,万一发生误会,打了起来,怎么办?汤景延同几位领导碰头,斩钉截铁地说:“不能给敌人留下可疑之处,调防命令要执行,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等到天黑出发,可避开同我地方武装相遇。”于是,汤景延以中午几十个士兵吃了不卫生的食物拉肚子为由,请示推延到了晚饭后出发。张北生不知是计,同意了他的请求。
  移防后,汤团面临着新的考验。他和政治委员顾复生十分注意加强党对部队的领导。把全团38名党员紧紧团结在一起,与日伪巧妙周旋。团领导、干部和共产党员与战士之间日日见面,夜夜碰头,严格管理部队,保持对打入日伪军内部的六个连队630余名官兵,以及所带武器装备的控制。利用个别谈心,讲战斗故事和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等爱国事迹,教育部队身处险境,而气节不败,入污泥而不染,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就这样,他们一一挫败了敌人妄图化掉汤团的阴谋。
  汤景延身在龙潭虎穴,却始终不忘记在配合反“清乡”斗争中打主动仗。在此期间,他利用开办协记商行,为部队解决给养的名义,组织收集军事情报、秘密输送弹药给分区部队。利用与伪方军政头面人物的关系,分化瓦解敌军。他以商行经营运输粮食、禽畜、蔬菜为理由,控制了驻地沿江各港口,暗中护送根据地党政军干部进出据点,并为根据地采购、转运了大批军需物资。仅这年的6月底、7月初,第四分区领导就多次得到汤景延送出的情报(日伪出征“清乡”的人数、时间和地区),及时派出少数兵力在启东附近扰乱敌人,而将主力集中在如皋、南通等地区,开展大规模的破击战、袭击战,声东击西,弄得敌人东奔西跑,丢盔弃甲,“清乡”未成,却损失了1500多人马。
  9月下旬,苏中第四分区军民取得反日伪第一期“清乡”的重大成果,群众性的抗日游击战争形成0。中共苏中区委审时度势,决定“汤团”举行军事-,狠狠打击日伪军,完成任务后迅速脱离敌人,回归原建制。汤景延与顾复生等团领导对此做了周密部署。为把敌人100公里的据点一扫而光,顺利返部,决定团领导在行动中及时与部队保持密切联系;按定好行动暗号,规定统一行动;与周围伪军广交朋友,以便行动时减少阻力。
  9月29日晚上,汤景延假借“结婚”机会,把团部附近周围的敌伪大小头目一个不拉地都邀请来入席。汤景延等团领导干部和新郎新娘举杯频频劝酒、夹菜,日伪头目狼吞虎咽,猜拳行令声,粗鲁的嬉笑声,此起彼伏。大厅里烟雾缭绕,酒桌上杯盘狼藉。汤景延掏出怀表一看,时间正9点。他刚咳嗽两声,说时迟那时快,屋内伏兵四起,当场抓获日伪头目。将金沙特工组长翟光耀等多人击毙,摧毁了日伪行动大队队部和伪区公所。与此同时,分驻在石港、金余、九门闸等六个据点里的各连,也同一时间-成功。汤团在南通警卫团等地方部队的接应下,凯旋而归。
  历时五个多月的“汤团”行动,在苏中反“清乡”战斗中起了重大的作用。它以日本山本大队长受处分、伪“苏北绥靖分署”主任张北生被撤职,宣告日伪第一期“清乡”彻底失败。苏中军区和苏中第四分区先后为“汤团”召开祝捷庆功大会,表彰“汤团”在执行特殊战斗任务中所建立的功绩。
  1944年初,汤景延率部以新四军第一师“独立团”的番号,参加了苏中第二分区反对日伪“扫荡”的战斗。随后,汤部编入苏中军区“抗联”部队,他担任“抗联”副司令员,协助黄逸峰司令员指挥战斗。他还率部配合苏中主力部队,讨伐勾结日伪、残害人民的国民党税警总团陈泰运部,给予重创。1945年,日军投降以后,汤景延积极参加对伪军的策反工作。经党组织指派,以他个人名义向伪军投寄“私谊信”,对他们晓以大义,规劝他们幡然归来;还重印过去由他署名、在根据地报上发表的《告和平军书》,送入伪据点散发,向日伪展开攻心战。9月21日,如皋县解放,汤景延被任命为城防司令。
  1946年初,汤景延任华中军区海防纵队司令员,为组建“海纵”机关和海防第一、第二、第三大队,竭尽全力。他以开办“海纵”的贸易公司为掩护,在东台三仓、如东兵房、启东吕四、上海浦东等地设立鱼行、盐行和商行,秘密采购弹药、医疗用品、布匹、棉花、粮食、纸张、钢材等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苏北、山东解放区。同时负责接运干部、伤员,保护渔民下海捕鱼,为支援解放战争做了大量工作。
  1948年初,中共华中工委、华中军区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边区游击纵队,任命汤景延为政治委员兼副司令和参谋长,派他和司令员丁锡山,尽快进入浙西北山区,召集1945年新四军北撤时留下的一批分散的游击队员,在太湖与天目山之间开辟根据地,配合我军正面战场开展对敌斗争。
  2月9日,正是农历除夕,汤景延与丁锡山率部属65人,从江苏省大丰县斗龙港扬帆启程,经过海上的连日颠簸,于12日午夜在奉贤县柘林登陆。由于敌人已先期获悉汤将南下的消息,遂动用了两个旅的正规军和奉贤松江青浦等六个县的保安团,周密布置阻击、“兜剿”。汤景延与丁锡山率部时而绕道,时而闯险,行军五昼夜,突破了敌人的一层又一层-堵截,于18日上午进入青浦县许巷,在继续向淀山湖进军的途中,陷入敌人重围。从早及夜,连续奋战八个小时,终因敌我力量悬殊,丁锡山等14人牺牲,汤景延被俘。
  汤景延被俘以后,把监狱作为战场,任凭敌人软硬兼施,始终守口如瓶。在敌人利诱威逼面前,他教育被俘战友保持威武不屈的革命气节。他对同狱的难友,从各方面给以无微不至的关怀,经常以“为革命战斗、为革命献身无上光荣”来激励大家,难友们都很尊敬他。当时,因参加工人运动而被捕的上海电力工人王孝和和他同坐一间牢房,他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成了知交。他对王孝和说:“革命是一定要流血的。就是在革命胜利前的一秒钟,也还会有一批同志为革命流血,我们就是在上海快要插上红旗前流血的人,这是光荣的。现在我们更得充分利用我们的生命与时间,在死之前为革命做更多的工作。”
  敌人对汤景延虽然耍了许多花招,施用了各种手段,却没有得到一点他们需要的东西。终于露出了凶残的本性。
  1948年5月14日下午,霪雨霏霏,乌云笼罩着申城上海。
  初夏,大上海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气息,只有-密探幽灵似地游荡在前往江湾的大街小巷。街上的行人感到十分恐怖。就在这个时候,汤景延身着蓝色服装,脚穿黑色布鞋,被押出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看守所。他虽被折磨得瘦骨嶙峋,但临难不苟,从容镇静,傲视着敌法官。当询问其有何遗言时,他仅称家在解放区,在沪并无亲友。在解向江湾刑场的途中,他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高唱雄伟悲壮的《国际歌》,面无惧色。罹难时,拒不下跪,被敌枪弹击中,仍挺立不倒……
  一抹晚霞染红了申城,明天的大上海仍将是晴朗的天。黄浦江的波涛在为“胜利前流血的人”哭泣,江上拉起的无数汽笛声在为英雄志哀。
  (张耀德)
  [以上内容由"mfkd"分享。]


同年(公元190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萧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