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人物

僧朗


[南北朝]
  僧朗(生卒年不详),一称大朗。山东人。他是南朝齐、梁间的僧人。
  僧朗在他的释家生涯中,因居住摄山,后人又称他为“摄山大师”。僧朗聪慧颖悟,点到即通,他从小就有志向。资性好学,刻苦勤奋,孜孜不倦,当时就有学名。南朝齐时,他入摄山栖霞寺,从当时的著名僧人法度受学,深得法度的器重,并把自己的一生所学传授给他。法度死后,众僧便拥戴他成了摄山栖霞寺的住持,直至圆寂。
  僧朗不仅资性好学,而且性情旷达,思力敏捷,对所接触到的佛学经义很快通晓,别人注意不到或不常见记载的经、律、论,他都能够讲说,而且说得头头是道,有声有色。对于《华严》、“三论”等佛家经典,他更是博通。他除常居摄山止观寺修道外,曾住钟山草堂寺修行,当时的隐士周顒,就从他学道。南朝梁天监十一年(512年),梁武帝萧衍派僧怀、智寂、僧论等10人赴摄山从僧朗学习“三论”之学,很得要领,因此,也使僧朗声名远震,颇有影响。据说,梁武帝本人原来学习《诚实论》之学,自从他派人向僧朗学道后,深受启发,便也改变初学,开始改学“三论”之学,向僧朗请教。
  僧朗为弘扬“三论”之学,教授了不少弟子,而且大多卓有成就。在僧朗的弟子中,僧论最为得法,他嗣承僧朗住止观寺,传“三论”之学,使之发扬光大,源远流长。“三论”之学,在佛教教义中,是一种口传心授的口头学说。僧朗在对弟子的授业过程中,“玄旨所明,惟存中观”,他认为,方法倘若“自非心会析理,何能契此清言?”(《续高僧传》,下引同)。“三论”之学重在心会不在言教,这样,才能够达到“顿迹幽林,禅味相得”的理想境界。也就是说,重心会而不重言说,是僧朗“三论”之学的突出特点。隋吉藏《中论疏》认为《中论》为般若学的中心,其学说称“三论”之“新学”,僧朗最为擅长。
  在佛教中,有释教外别传心法之说。所谓心法,就是指弟子之间,在辨析佛教义理和讨论佛教中的其他问题时,在十分玄虚难以捉摸的某种动作或言语上,互相交流,互相融会,互相默契,互相吻合,就算作到了心心相印,息息相关。说到底,心会也就是神会,很有些神秘主义的色彩。也就是说,老师和弟子心相同而不异,师心是佛心,弟子懂得师父,也就是懂得了佛,理会了佛家义理,于是,弟子之心便也是佛心了。据说,这一修持方法,是从佛祖那里而来,以后发展成为禅宗(打坐参禅)。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众人都不懂得他的意图,其中,只有大迦叶破颜微笑,表示心领神会,不须言传,释迦牟尼便承认佛心传给了大迦叶。这种心法,到了唐朝,便发展成为禅宗一派,即在谈禅时,讲究机锋,可以任找一个题目,随便作一个答案,那怕是荒诞不稽,只要对答顺应,就算机锋敏锐。在禅宗看来,只要师心认可,便是合情合理的,便是学会了要言妙道。僧朗的“三论”之学,就是重心会不重言论,是禅宗一派的修持方法,其根源就是由佛祖释迦牟尼拈花心授传给大迦叶的“佛心”,并由此发展而来。
  僧朗的嗣承弟子有僧论,再传弟子为僧论之弟子法朗、慧布、智辩、慧勇,世称“诠门四哲”,以表现了衣钵的嗣承关系。
  关于僧朗的行迹,《高僧传》、《续高僧传》等,均有所载。
  [以上内容由"楚子情缘"分享。]


下一名人:刘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