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 > 烟台 > 牟平区人物

刘洪斌


[公元1925年-1950年]
  刘洪斌,1925年2月生于山东省牟平县高陵镇双山埠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因家境贫寒,他只读了三年书。父亲刘克勤是位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党员,在父亲的影响教育下,刘洪斌兄妹三人积极为抗日救国搞宣传,站岗放哨,是“青抗先”和儿童团的积极分子。
  1946年,抗日战争的硝烟尚未散尽,国民党反动派便发动了全面内战。这时,刘洪斌已担任村青救会长。他的大妹刘洪芝也担任了村妇救会长。他们父子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组织发动群众成立担架队、运输队,积极支援前线。1947年初,解放军先后取得了鲁南战役、莱芜战役的重大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全面进攻。国民党反动派为挽救其失败的命运,又组织兵力向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胶东区党委向全区发出号召: “全民总动员,支援前线,每个共产党员都要拿起武器同敌作战,反蒋保田,保家乡。”全区掀起了参军大热潮。1947年2月光荣入党的刘洪斌,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分区委召开的诉苦大会上,又一次带头率领本村十余名青年报名参军。在此之前,刘洪斌已两次报名参军,因他是村里的骨干,分区委书记担心他走后影响村里的工作,便说服他留在村里。这次,分区委还是想把他留下来,但说什么刘洪斌也不肯。他说:“八年流血抗战,换来了翻身解放,如今老蒋发动内战,想把咱们再推进兵灾战火里。我是个共产党员,保卫胜利果实,上前线杀敌立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请领导一定批准我的要求。”领导见他心情恳切,决心已下,不好再挽留。于是22岁的刘洪斌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奔赴前线,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刘洪斌参军后,编入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八十一师侦察连当通讯员。1947年10月,他参加了粉碎敌人对胶东进犯的胶河战役。在水沟头战斗中,刘洪斌主动请求下排当战士,到实战中锻炼。领导批准他的请求,让他担任三班副班长,并布置给他抓敌俘虏的任务。这是刘洪斌第一次参加战斗,没有经验,加上敌情不详,困难很大。为此他召集班里三名战士,开了个“诸葛亮会”,大家一起出主意想办法。他们经过反复讨论,制定出行动计划。当天晚上,刘洪斌带领侦察组潜入水沟头南青埠东面一个小村庄。他们通过群众了解到,敌人经常在夜间三五成群到村里牵羊捉鸡,于是就选择了个有利地势隐蔽起来,准备活捉外出的敌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却不见敌人的踪影。“难道今夜要落空?”正当刘洪斌准备撤离时,村头出现了两个人影。可是,这两个人鬼鬼祟祟来回游荡,就是不进村。刘洪斌心想:“这两个人十有八九不是好人。”便当机立断地说了一声:“立即行动!”刘洪斌随即端着冲锋枪向黑影冲去。那两人猝不及防,扭头要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刘洪斌飞速地跨过了五尺宽的壕沟,追上去用枪指住了他们。这时,三个战士冲上来,一齐动手把两个家伙-起来。原来这两个是敌野炮团的正副连长,这可成了有价值的“舌头”。首战告捷,刘洪斌荣立三等功。
  1948年11月,刘洪斌随部队从济南出发,经过一天半的长途行军,到达新安镇以东地区。部队刚住下,上级命令刘洪斌到新安镇附近监视敌人动向。他不顾饥饿和疲劳,立刻带领侦察组出发。他们在前进中,听到公路旁的一个小村里传出了枪声。“敌人不可能到这里来,那么是谁在打枪呢?”刘洪斌便带领战士插入村内,原来是20多个“还乡团”正在村里逞凶。当刘洪斌和战士们似天降神兵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这些家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乖乖地当了俘虏。刘洪斌派一名战士把俘虏押走,他们又回到公路旁监视敌人。不久,从对面来了30多个敌人。刘洪斌和战士迅速地隐蔽在公路旁边。敌人越来越近,400米,200米,100米,刘洪斌仍不动声色。相距只有50米了,敌人发现有情况,一排子弹打了过来。两军相逢勇者胜。刘洪斌命令战士迅速反击,三个人的自动火器组成了交叉火力网,密集的子弹把敌人压倒在小沟的对岸,抬不起头来。小沟宽一丈,深五尺,沟内淤泥过膝。刘洪斌率先跳进沟内,过淤泥,冲向敌群。敌人一个个倒在他的面前。他大喝一声:“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在威风凛凛的刘洪斌面前敌人吓破了胆,活着的颤抖着举起双手。当刘洪斌押着俘虏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腿在跳沟时严重扭伤了。
  淮海战役打响了。刘洪斌因为腿扭伤,不能参加战斗,-让他到后方休养。他多次请战,都未被批准,只好到伙房帮炊,送饭,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兄弟部队攻克碾庄的这天夜里,刘洪斌和文化干事刘亨诚到前面联络部队,以便送饭。他拖着带伤的腿,高一脚,低一脚地摸索前进。突然,对面出现了一股逃窜的敌人。刘洪斌见了敌人,忘了腿痛,端起冲锋枪朝敌人扫射过去。几个敌人应声倒下。刘洪斌、刘亨诚乘敌人混乱之机,冲入敌群。他俩边打边喊:“缴枪不杀!”喊声、枪声交织在一起。这股敌人本来已成惊弓之鸟,又遭到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更是蒙头转向,哪里还敢还手。就这样200多个敌人成了他俩的俘虏。然而,刘洪斌仍不肯罢休,他让刘亨诚看管着俘虏,独身一人又冲向前去,追击逃敌。一个穿小皮袄的家伙,被刘洪斌一把揪住,大喝一声:“你是当官的,命令你的部下放下武器!”这家伙原来是个营长,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老老实实地按刘洪斌的命令行事。这样,刘洪斌押解的俘虏群里又增加了200多人。
  两个非战斗人员——一个病员,一个文化干事,竟一次俘虏敌人400余人,其中校尉级军官八名,只有大智大勇的解放军战士,才能创造出这般奇迹。为此,刘洪斌又荣立二等功。
  淮海战役结束后,部队在宿县练兵尚未结束,上级指示侦察连提前出发参加渡江战役准备工作。2月底,侦察连到达芜湖西北的长江北岸。这时刘洪斌因屡立战功,已担任二排副排长。此次是奉命到黑沙洲执行侦察捕俘任务的。黑沙洲靠长江南岸,过江捕俘,谈何容易!刘洪斌找到从对岸过来的老百姓,详细询问黑沙洲的地形、通路和敌人的工事构筑、兵力部署等情况;还多次到江边用望远镜反复地观察分析敌人的动向,大致摸清了黑沙洲敌人的情况。但是关键的问题是要渡过波浪滔滔的长江,没有过硬的水上本领,一切都是空话。
  没有接触过大江洪流的北方战士,且不说在风浪之中,就是在风平浪静时登上一叶扁舟,也要头晕目眩,支撑不住。要学会划船,先得熟悉水性。一场特殊的战斗开始了,刘洪斌和战士们先用木盆当船,在水里练习划行。木盆面积小,稳定性差,人坐在木盆里摇摇晃晃,常常翻进水里。时值3月,冷风刺骨,战士们整天泡在水里,冻得浑身发抖,再加上经常呛水,那滋味真不好受。有的战士熬不住了想打退堂鼓,当看到副排长身体力行,在水中一泡就是一天,带领各组一遍遍地反复练习时,深受鼓舞。他们又积极地坚持练习下去。就这样,大家闯过了熟悉水性这一关。接着,刘洪斌带领战士乘木船到长江中实习。白天怕敌人发觉,就在夜里练。经过五夜的练习,战士们掌握了划船的要领。功夫不负有心人,“旱鸭子”终于变成了“水上蛟龙”。为确保水上行动不出纰漏,刘洪斌带领战士先后两次夜间0长江,把船划到离南岸只有百米的江面,敌人丝毫未发觉。战士们打消了顾虑,增强了信心。
  3月24日夜,刘洪斌带领七名战士,执行渡江捕俘任务。夜色苍茫,船在长江的激流中向南岸前进,只用了25分钟就渡过了三华里宽的江面,顺利到达黑沙洲预定地点。登陆后,刘洪斌判断了一下地形地物,与原先掌握的情况完全相符。附近有大小两个草栅,是敌人前沿阵地监视江面的哨棚,正是刘洪斌要猎取的目标。刘洪斌命令两名战士掩护,两名战士摸向小草棚,他亲自率三名战士直扑大草棚。在他们接近大草棚时,被敌哨兵发觉,并高喊“哪一个,干啥的?”刘洪斌早有准备,边走边沉着地回答:“自己人,查班的。”说着朝前猛扑过去。敌哨兵见事不妙,急忙打了一枪,扭头就跑。刘洪斌和一名战士飞身上前,把敌人按倒在地。紧接着,刘洪斌一跃而起,堵住了大草棚的门口,并用手电往棚里一晃,大喊道:“我们是解放军!”敌人从梦中惊醒,昏头昏脑,不知所措。有一个敌人伸手去摸机枪,刘洪斌眼疾手快,一把扭住敌人的手臂。四班长随即带人冲进棚内,将敌人一一绑了,牵出草棚。与此同时,摸向小草棚的两名战士也完成了任务,活捉一人,并击毙顽抗的敌副排长。毙敌一人,俘敌五人,前后仅用15分钟。
  刘洪斌等把敌人押上小船,船小人多,负重过量,船舵插到泥里,船搁浅了。刘洪斌和战士一起跳进齐腰深的水里,奋力将船从泥泞中推出。但船舵坏了,操纵失灵,好不容易把船驶到江心。这时,又忽然刮起了大北风,水急浪高,船只失控,被风卷着向南岸靠去。黑沙洲的敌人已经发觉,轻重机枪一齐向小船射击。船夫被吓的站立不稳,一个踉跄跌入水中,顿时小船在江中团团打转,情况十分危急。刘洪斌处变不惊,迅速把船夫拉上船来,一面令战士把一只木桨折断,固定在船舵上,他亲自掌舵;一面组织战士奋力划船。小船终于冲出了敌人的火力网,安然返航。回顾这次捕俘战斗,战士们总结说:“副排长是猛将,今天可真是鬼门关前转三圈,能顺利回来,副排长立了大功。一是,他领着咱练就了水上本领;二是在关键时刻,他顶得住,办法多。要不,咱们不是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也得上龙王爷那里去签名。”
  刘洪斌出色地完成了渡江捕俘任务,又荣立二等功。
  部队渡江以后,连续追击敌人,到达浙江省吴兴地区。这时,京沪杭战斗已近尾声。刘洪斌和二科李参谋带领一个排,到吴兴县和平镇一带执行任务。深夜12点钟他们出发了,天下着雨,同志们的衣服全部淋湿了。拂晓时,发现一队敌军,匆匆从前面路过。刘洪斌带副班长萧洪保和战士张洪道跟踪侦察,前进了几里路,来到一个小村。刘洪斌观察分析:如果敌人在村里骚扰,村里定会出现嘈杂混乱的情况,现在如此安静无声,很有可能是敌人已十分疲劳,而在村里宿营了。刘洪斌和战士便隐蔽地靠近村庄,果然村头有一哨兵。刘洪斌机灵地绕到哨兵背后,迅速地扑上去,下了他的枪,用枪顶住他的腰,喝问:“村里有多少人?住在什么地方?”敌哨兵战战兢兢地回答“有很多”,并用目光示意:就在前面的大房子里。刘洪斌想回去报告已来不及了,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闪过:这是歼灭敌人的好时机,绝不能放过。他与副班长简单交换了意见,决定对敌开展政治攻势捉活的。于是,他们立即分头向两座大房子扑去。刘洪斌站在大房门口用冲锋枪指着敌人放声高喊:“蒋军弟兄们,我们是解放军。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大屋内有45个敌人,他们摸不着头脑,只好缴枪投降。刘洪斌命令敌人取下枪栓,枪口朝下列队出屋。这时另一座大房的敌人,也在萧洪保的政治攻势下放下了武器。
  俘虏被押出村头后,发现我军只有三个人,便交头接耳搞小动作,顿时骚动起来。刘洪斌急中生智,马上命令萧洪保:“萧副班长,快到村后看看,大部队怎么还没有上来?”并命令俘虏暂停前进,坐在原地待命。萧洪保心领神会,应声而去,不一会回来报告说:“大部队已经来了,-命令我们带着弟兄们到前面的村庄吃饭。”俘虏一听,哪里还敢惹事生非,便乖乖地被押回驻地。俘虏一直看不到大部队,知道上当了。有个敌人非常懊悔地说:“这解放军的胆子太大了,早知只有三个人,咱用牙也把他们咬死了!”
  这一次,刘洪斌和两名战士,不费一枪一弹,俘虏敌人75名,其中尉级以上军官11名。他再次荣立二等功。
  在解放战争中,刘洪斌参加战斗18次,共俘敌470名,其中校尉级军官21名;缴获轻重机枪七挺,冲锋枪七支,手枪10余支,步枪400余支。他先后11次荣立战功。1950年5月8日,在担任第八十一师侦察连副指导员时,华东军区授予他“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的光荣称号。同年10月,他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赴朝作战;12月,在第二次战役中壮烈牺牲,年仅25岁。
  (陈守俊常毅传鲁 民)
  [以上内容由"ak"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渡江战役 (公元1949年)
淮海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25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臧商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