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福建省 > 宁德市 > 福鼎人物

金维娇


[公元1913年-1937年]
  
  宁死不屈的交通员
  金维娇,福鼎县贯岭乡牛角垅村人。1913年出生于穷苦农家,6岁起就为家里打草喂猪,7岁时与高滩村的蔡宗竹定下“娃娃亲”,17岁嫁到蔡家,依然过着清贫生活。
  1935年,中共瑞平泰中心县委书记郑丹甫福鼎县委书记林辉山等在高滩村秘密进行抗租抗债和“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等革命活动。维娇与宗竹积极参与活动,并秘密加入农会。不久,金维娇任地下党交通员,在-中与其夫共同担负送信联络的重任,机智地奔走在秘密交通线上。
  1936年初夏,红军在高滩村附近的南峰山、青山岭迂回作战,频频告捷。维娇遵照党组织的部署,动员乡亲筹粮筹款,赶制军衣草鞋,支援前方部队。6月,维娇担任村人民革命委员会妇女委员,随即带领全村妇女参加轰轰烈烈的反青苗斗争。翌年6月,浙南人民革命委员会妇女部长蔡爱凤与通讯员池方喜来到高滩,维娇与她们密切配合,暗中往返于坪园、溪底等十几个村庄宣传革命,建立妇女小组,组织群众进行秘密活动。不久,维娇经爱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高滩村红色政权的建立和游击战争的开展,引起国民党的恐慌。1937年10月12日,国民党福鼎县保安四团出动一连兵力洗劫高滩村。这天深夜,村头传来一阵阵犬吠声,维娇一边推醒爱凤,一边抱起一捆标语从后门闪出,塞到牛栏边草堆里。机灵的方喜发现保安团已进村,立即潜入西峰山。维娇忙将来不及转移的爱凤藏到二楼的神龛里,她自己却在下楼时被四五个保安团士兵抓住。有个士兵在屋后搜到标语。连长举枪对准她,逼她说出标语来历及村里的共产党员,她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连长气急败坏地下令押走她。维娇忍痛地看了看两个正在啼哭的9岁和6岁的女儿,俯身背起2岁的小女儿,撑着7个月的身孕,与同时被捕的宗竹、宗木、宗梅3兄弟及50多个村民一起被押往县城。
  13日,维娇被五花大绑,并上了脚镣,押至审讯厅。保安团长居心险恶地极力讨好她,又是卸脚镣,又是搬凳请坐,还以全家团圆、赏给重金为诱饵,妄图让她说出当地中共领导人。维娇不仅不回答,还啐他一口唾沫,保安团长暴跳如雷,下令动刑。一群打手将维娇拖下去,吊打、夹杠、坐老虎凳、灌辣水,无所不用其极。维娇被摧残得几次昏死过去,但仍坚不吐实。接着,保安团长又令敌兵割下她的舌头,她满嘴鲜血直冒。
  15日,保安团将维娇、宗竹、宗木等56人全部押到福鼎城关南校场。场内岗哨林立、人声鼎沸。当保安团长宣布处死维娇、宗竹、宗木3人时,维娇对怀里的小女儿吻了吻,将她托付给乡亲。刑台上,一名军官走到浑身血污的宗竹面前说:“蔡宗竹,只要你从实招来,马上就饶了0!”宗竹嗤之以鼻,高声说:“我们共产党人活着干革命,死了不后悔!”只听两声枪鸣,宗竹、宗木倒在血泊中,面对敌人的暴行,维娇怒目以对、宁死不屈。保安团士兵将她绑在柱子上,对她施行烙胸、割耳、剜身肉、穿肩胛等惨绝人寰的酷刑,最后枪杀了她。维娇牺牲时年仅27岁。
  [以上内容由"丫丫"分享。]


同年(公元191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陆如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