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咸阳 > 乾县人物

张光庭


[公元1917年-1949年]
  张光庭,笔名泓波,化名杨彬,1917年出生于陕西乾县东乡小坳村一个农民家庭。其父张振江,一生勤劳,持家严谨,张光庭幼年入塾。1935年毕业于乾县黉学门小学,1936年秋考入西安师范。
  1937年,张光庭在西安师范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秋,经党组织安排,先后进入陕北公学、鲁艺及中共陕西省委马栏党员训练班学习。其间,他刻苦研读马列著作和党的方针政策,理论联系实际,认真做学习笔记和写读书心得,受到同志们的好评。1939年1月,他在一本学习笔记的扉页上写道:
  “生活在被人剥削榨取的时代,
  生命挣扎在饥饿的死亡线上。
  唯有坚强的意志
  和继续不断奋斗的勇气,
  才能把理想中的——一乐园,
  完满地创造出来。”
  这几句话,真实地表达了张光庭以天下为己任的远大抱负和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的坚定信念,至今读来,仍给人以力量。1939年,张光庭转入同州(大荔)师范泾阳临校。1940年初从同州师范泾阳临校毕业,因革命需要,先后在乾县敬业小学、凤翔师范、灞桥中学、西安东大街小学、第二实验小学、五区一小任教,开展地下斗争。
  张光庭善绘画,喜书法,好音乐,爱运动,多才多艺,为人正直,谦虚热忱,品学兼优。上学期间,在师生中影响颇好。任教之后,深得学生爱戴。他关心爱护贫寒学生,尽管自己待遇菲薄,却常以衣物文具给予周济。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善于团结教工人员,并经常抨击时弊,向学生介绍鲁迅著作、《二万五千里长征记》等进步书刊,引导学生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传播革命思想,是青年学生的良师益友,在他的教育影响下,一批进步青年先后走上革命道路。
  张光庭长期活动于特殊的白色区域环境中,其工作的困难与艰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对党组织交给的每项任务,他都能千方百计地去完成。1942年,参与组织和领导凤翔师范学生支持农民抗粮斗争的-;1943年,领导了乾县简师的-。在简师-中,他几次从西安赶到乾县,与该校地下党员吴鸿翰以及白靖中、王彦亭、张海等同志秘密开会研究斗争策略,发动学生-,--,历时两月余,几经曲折,终于将反动校长驱逐出校,迫使当局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取得了斗争的胜利。这次-,震动了陕西省教育厅和国民党西北行辕,对关中及西府各县影响很大,对国民党胡宗南大举向陕甘宁边区侵犯的军事行动,在政治上起到了一定的牵制作用。解放战争开始后,-笼罩西安,在险恶的环境里,张光庭以更高的革命热情,机智勇敢地为党工作。他通过各种渠道,充分利用各方面的社会关系,搜集西安地区国民党党、政、军、特上层的情报。有时还冒着危险亲自到敌人的兵工厂和兵营中搜集情报,并在国民党军队中下级军官中做策反工作,把搜集到的各类主要情报,及时送报中共陕西省委。1946年冬的一天,张光庭去渭北送一份紧急情报,到泾河渡口,敌人盘查十分森严,他正在思忖如何应付盘查,适有一小贩去河北营生,他便走上前去与小贩攀谈,得知小贩常过往泾河,与渡口士兵熟识,又看见小贩衣着单薄,便将藏有情报的棉衣外套脱下来披在小贩身上,小贩十分感激地向他道谢。就这样,张光庭巧妙地将情报带过敌人盘查哨。1946年4月,王炳南派王彦亭从重庆绕道西安面晤共产党的朋友、著名民主人士杜斌丞,并转告杜老,马歇尔来华调解,完全是个骗局,蒋介石利用和谈,调兵遣将,全面内战即将爆发,杜老在西安处境非常危险,要杜老尽快离开西安去延安上海杜斌丞当时已被胡宗南特务严密监视。张光庭与白靖中巧为安排王、杜会晤。同年,入陕的李先念部伤员由中共长榨工委护送西安治疗,张光庭将伤员隐蔽在五区一小,他利用深夜四处奔波求医买药,直到伤员痊愈返回部队。张光庭在斗争中非常注意策略。一次,严丕显来他住处取一份机密材料,隔壁的三青团特务张某跟踪而至,狡黠搭讪,并大谈共产党如何嚣张等,企图窥测动向。张光庭当面讥讽说:“听说前不久,共产党的大人物就住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你们有胆量,为什么不敢去抓?整天想在小学教师中找共产党,恐怕你们就不认得共产党是什么样子!”几句话,说得那个特务张口结舌,灰溜溜地走了,严丕显顺利地将材料取走。他还多次为地下党组织和边区筹集经费。1946年冬,党组织急需一笔经费,他匆匆赶回乾县,通过老同学苗育林,从乾县新心商号借来一笔款子,解决了急需。张光庭是西安大专院校地下党的负责人,他大量的工作是领导西安的-,发展党员,组织大批进步青年去边区,每次护送学生进边区,他都精心安排,闯卡越关,从未发生问题。
  1949年元旦,毛泽东主席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辞,当时淮海战役即将结束,平津战役正在进行,国民党统治已成土崩瓦解之势。中共西安市工委书记韩夏存由中共关中地委国民党统治区工作委员会带回了《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的“腹稿”,口授给张光庭,嘱其印发。张光庭与张效儒随即把此文印成宣传品,秘密散发,打破国民党的-,向白区人民宣传解放战争即将在全国胜利的大好形势,传达党的声音。为了把《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及中共《告蒋管区公务人员书》匿名寄发给国民党军政机关,通过邮递送达西安国民党要员之手,从内部加速敌人的分化瓦解,他们利用国民党西安市警察局五分局户籍员王某(新发展的地下团员),从自新长印刷馆寻来50个五分局的带衔信封,将文件邮出。不料其中一封被敌人邮检查获。胡宗南得知后,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当场给西安市警察局长肖绍文摔了茶杯,打了五分局局长严益敬的耳光,限期破案,于是一场没有被地下党发觉的大搜捕开始了。敌人抓了印刷馆经理,查出户籍员王某。王经不起敌人的严刑,供出了地下党在五区一小的联络点及张光庭等同志。1949年1月19日,张光庭正秘密奔波,为第二天动身赴边区做准备。晚11时他回到五区一小(现西一路小学),一进校门,即被等候的特务拦路截住,给他戴上手铐,眼睛蒙上黑布,押进了囚车,并砸箱扭锁,对他的住室进行搜查。同时被捕的还有该校校长、地下党员白靖中,白的内侄傅正士,张光庭的老同学张勤,以及西安市卫生局职员、地下党员张延龄和一小教师黄文轩。傅正士和张勤因无任何证据,第二天清晨被释放。
  张光庭等被捕后关押在鼓楼八家巷监狱,一个月后,又转到东大街炭市街敌-大队部监狱。敌人为了通过他们进一步获取西安地区地下党的情况,先采取了分化、诱供的伎俩,对张光庭说:“有人交待了你和某人的同党活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张回答:“某人我并不认识,有什么同党关系!”敌人又让叛徒来对质,张只说:“他曾是我的学生,我并未让他办过什么事。”敌人的这些阴谋破产后,便对张光庭等开始施加酷刑,进行肉体折磨,抽皮鞭、压杠子、灌辣椒水、上老虎凳、扎竹签、烙铁烫背等。每审问一次,张光庭都被打得遍体鳞伤,旧痕新伤,血肉模糊。时值严冬,囚室里的水泥地板上,每人仅有一小捆稻草,而且早被踩成碎末,没有被褥,连各人的大衣也被特务收走。时间一久,每人的身上头上,虱子结成了疙瘩。吃的粗食干馍,有时两天吃不上一餐饭,喝不上一口水。在残酷的刑罚和恶劣条件下,他们的身体遭到极大摧残,极度虚弱。张光庭是胡宗南亲自点名的“要犯”,敌人把审讯重点一直放在他的身上,面对敌人的百般酷刑,张光庭铁骨铮铮,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他回答敌人的只有一句话:“我什么也不知道!”始终未吐真情。一次敌人问他,共产党员苏明远是否从边区到西安来了?他回答:“人家未到监狱告诉我,我如何知道!”敌人恼羞成怒,用烧红的烙铁在他背上烙得吱吱响,他仍坚贞不屈。在地下工作中,张光庭多次用“如果一旦被捕,第一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第二不出卖组织和同志;第三宁肯死在狱中,决不当叛徒”的话和同志共勉。他用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的誓言。就连亲自逮捕审讯他的中统特务、敌-大队长刘剑英在1951年被镇压前的招供中,也不得不承认“张光庭不愧是个真共产党员”。
  张光庭没有被酷刑和恶劣的条件所压倒,在狱中领导着对敌斗争,他十分注意同监各人的思想情绪和与敌斗争的策略;狱中其他几位同志,由于缺乏斗争经验,面对敌人的酷刑和狱内环境,开始情绪不够稳定,张光庭便耐心细致地向他们做思想工作,启发他们要团结一致,共赴危难。每当有人被提审回来,他都要细心察看伤势,帮助喂饭,进行安慰,并详细询问敌人审问了什么,怎么回答的。对于在敌人面前沉着的坚强的表现,就给予肯定和鼓励。他多次对白靖中、张延龄、黄文轩几位同志说:“不管怎么审问,都不能乱说,更不能牵扯别人,在这个地方说话,一句也疏忽不得。只要我们口供一致,才能保证不再出问题。”他还以王某为例,告诫大家:“不要害怕,害怕就害了自己,说了实话也不能逃生。你越说,他们越想得到更多的东西,你越要招大刑,王某就是例子。你什么都不说,他们也拿你没办法。”他要大家不要相互埋怨,要坚持斗争,坚持就是胜利。经过一段时间的狱中斗争和张光庭的工作,尽管敌人的审讯越来越频繁、越残酷,大家的情绪却逐渐稳定下来,斗争意志也更坚强了。
  后来,张光庭估计到胡宗南在逃离西安前要作垂死挣扎,可能向他们下毒手,便说:“我们几个人,死活难保,要争取活着出去,哪怕是一个人,也好给家里报个消息。现在要看谁出去的可能性大,大家口供一致,争取让他出狱。”经过共同分析,认为黄文轩系一般教员,平日寡言谈,少交往,外界不认为他有进步倾向,出狱可能性极大,便决定统一口径,一致行动。终于,黄文轩在被押了两个月零13天之后释放出狱。黄出狱后,根据张光庭和白靖中的吩咐,秘密到技艺师等处通知了几位同志转移。由于张光庭等同志在狱中坚持斗争,坚贞不屈,保护了地下党组织和许多同志的安全,使敌人进一步破坏西安地下党的阴谋没有得逞。
  张光庭等人被捕后,上级党组织不惜代价,千方百计进行营救。但终因该案系胡宗南亲自抓的“要案”,一切营救活动均无效果。1949年4月下旬的一天,敌人终于向张光庭下了毒手。敌人的手段是惨无人道的。在狱中,张光庭的躯体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最后腿也被打断,不能行走,敌人将他装进麻袋,投到-大队后院的枯井(东大街红十字会巷15号院内),随后又将两个碌碡推了下去,活活砸死。接着,又在枯井上造了房子,妄图掩盖罪证。同时被害的还有白靖中、张延龄。
  1981年清明节,中共西安市委在张光庭烈士家乡乾县为他建立了衣冠冢,立了墓碑,西安市委、咸阳地委和乾县县委的有关负责同志,以及烈士生前的部分战友参加了纪念仪式。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兼市委-陈元方在《西安晚报》上发表诗文:“头断志不移,血染斧旗红。地下亦战场,烈士有英名……”以悼念烈士英灵。
  (胡传莹)
  [以上内容由"gy2000"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淮海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平津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1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郭兴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