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 > 济宁 > 任城区人物

蔡桂勤


[公元1877年-1956年]
  蔡桂勤(1877—1956) 字拙亭。济宁县蔡桁村人。出身武术世家,师傅为毛大牛。自幼随祖父蔡公盛习武,后移济宁皇经阁定居。拜华拳名家丁玉山为师,尽得其真传,渐独步武林。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只身南游,在苏州锦源镖局当镖师。1905年与孟宪龄、师兄李瑞云、胞弟蔡桂俭在上海创办西庆镖局任总镖头。1906年在上海与“鉴湖女侠”秋瑾相识,深受其爱国反清思想影响,并与之论剑。1919年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育会”,他是与霍元甲王子平齐名的该会武术教官。1920年经李宗黄引见结识中山,后去广州大元帅府传授武术。曾捐20万元支援抗美援朝。
  大师简介
  一代武术大师、华拳的传播者蔡桂勤先生,字拙亭,精技击,擅长枪、剑、流星、擒拿、弓箭诸技。1877年出生于山东济宁蔡桁村。
  蔡桁人历代习武,精枪剑,也兼长华拳。据说,在唐朝开元年间,华山附近的游侠士蔡茂,闲居长安,与权贵之家结怨,手刃仇人,避祸任城(今天的济宁)。到了宋朝宣和年间,他的后人蔡泰山、蔡刚、勇武绝伦,常被选为相扑手参加洲郡和京都的“露台争交”,在技击实践中创造了华拳。后来由于华山蔡氏与济宁蔡氏同姓,遂使华拳流传于蔡行。在过去的年代,蔡行屡遭天灾-,土地脊薄,人口流离,至清咸丰年间擅武者仅存蔡公盛等寥寥几人而已。蔡桂勤先生自小跟他祖父蔡公盛习武,后祖父病逝,家境贫困,只得离开蔡行到城市谋求生活,遂迁居济宁南门外皇经阁。
  1925年后,先后寄寓襄樊、南昌长沙开封等地。1932年,定居上海,以教拳为生,先后执教于山东会馆、慕尔堂国术团、华联同乐会体育部、砖灰业国术团等,并常回济宁传授武艺。他从严施教,尤重武德,培养了一批武术名手。1941年的一个秋夜,日本剑道名手矢野光成登门比剑,他以深厚的功力,仅用一鸡毛掸子与之对打,最后以“蜻蜓点水”掸中对方执剑手腕要穴,迫其撒手坠剑。1943年,一帮洋人在上海耀武扬威,设台比擂,他与王子华联袂率中华队参赛。其子蔡龙云年方14岁, 只用了5分钟,即将白俄罗斯名手马索洛夫打了13个跟头,中华队大获全胜。1950年,回到故乡,颐养天年。当美国侵朝战争爆发后,他赶赴上海,参加武术界义演,并捐资20万元(旧币)支援抗美援朝。1956年去世。
  武林逸事
  投名师雪夜受三挫
  在那时候,有一位闻名遐迩的“齐鲁大侠”丁玉山,经常到以武会友的四海春茶楼喝茶。蔡桂勤知他武艺高强,得华山蔡氏华拳拳法的真传,便欲拜他为师,但丁玉山非常固执于“艺不轻传”、“择人而教”的古训,他的武艺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传授,何况是外人,于是遭到了拒绝。然而蔡桂勤先生求艺心切,每天都去茶楼接近“齐鲁大侠”。有一天,丁玉山终于开口说话:“你真想学华拳?真想学的话,今晚子时,在太白楼下侯我,能做得到吗?”蔡桂勤欣然答道:“能!”当夜便早早的到了太白楼下。那是一个严冬的夜晚,朔风夹带着鹅毛般的大雪,家贫衣单的蔡桂勤实在抵挡不住风雪的侵袭,只得拉开驾式,行拳走步,借练拳来御寒。好不容易挨到子时,可是并不见“齐鲁大侠”的到来,直到天光大亮,丁玉山始终没有露面。第二天,在四海春茶楼,丁玉山好像没事儿一样,根本不提昨晚的事,蔡桂勤很恭敬的站在一边也不敢问他。第茶罢人散,丁玉山方始淡淡的说:“昨晚我忘了,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今晚子时,再去太白楼下候我,能吗?”蔡桂勤先生又欣然答道:“能。”这天夜里,风仍怒号,雪仍狂飞,“齐鲁大侠”仍然没有到来,第三天,蔡桂勤先生在茶楼见到“齐鲁大侠”,垂手而立,依然不敢问昨天夜里的事,人散,丁玉山又淡淡的说:“昨夜我喝醉了酒,今晚子时再去候我,还能吗?”蔡桂勤先生仍然欣然答道:“能!”可是这第三个雪夜,“齐鲁大侠”又没有来临。第四天,见到“齐鲁大侠”时,蔡桂勤还是很恭敬的垂手站在他身边。茶罢众人散去,丁玉山唤蔡桂勤坐下,用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直盯着蔡桂勤看了好一阵子,而后说:“气至三鼓而衰,而你受此三挫,气仍粗,面无怒色,并具至大至刚之志的人,难以如此,我就收下你这个学生吧!”经过这三次雪夜考验,蔡桂勤才列为“齐鲁大侠”门下。三年的时间,尽得华拳精髓,逐渐独步武坛。
  枪挑“五狮拦路”
  1897年,蔡桂勤先生只身南游,在苏州锦源镖局当了镖师,扬镖大西北,镖车直走晋陕甘宁。当时西北道上有一个赫赫有名的“铁拳”张凤,凡有新镖车经过,他都要较量一番,试试人家的武艺。他听说蔡桂勤是个新手,就叫人在镖车经过的道路当中摆下几张八仙桌,桌上放了五个石墩,每个重二百来斤,按江湖上的说法这唤做“五狮拦路”。他要看看初出茅庐的年轻镖师如何把这些石墩搬掉。蔡桂勤先生坐在马上,离老远就瞧见这些石墩了,待到近前翻身下马,从马鞍桥上摘下了长长的铁枪,使出“两龙分水”的招数,脚下着力,手中运劲,左右挑动。一瞬间,左两个、右两个,正前方一个,把五个石墩挑开了。把一石挑向正前方的这招唤做“猛虎开道”,意思是你“拦路”,我“开道”,我把道路打开了。“铁拳”张凤一看,此人果然功夫不凡,心里佩服。但是还想试试拳脚,于是两人交起手来。蔡桂勤先生用华拳的“迎面三腿”、“勾挂连环”,打得张凤甘拜下风,两人结成了好友,从此,蔡桂勤先生的镖车行弛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通行无阻了。
  武德服人拳打“毒龙手”
  蔡桂勤先生武功卓越,好些人和他比武,都败在他的手下。可是他从不伤害人家,除非是强徒恶霸之辈,有一年元宵节,苏州玄妙观前扎下了一座以武会友的擂台。台主是九江人徐鹤年,年龄三十开外,精通南路拳法,善点穴道,人称“毒龙手”。擂台摆了三天,还没有人赢他。第三天,徐鹤年不该口出狂言,说什么“偌大个苏州城,南来北往的镖师、教头不少,可都是一些傻把式,没有一个够得上我的手的。”这话一出,台下哗然,蔡桂勤无可再忍,一跃身上了擂台,双手抱拳说:“山东蔡桂勤,愿请老师赐教。”徐鹤年一见上来的人五短身材,精瘦如猴,年纪又轻,哪放在眼里,随即两人请礼,扯开架式打斗起来。几个照面之后,徐鹤年左手一晃,右手“毒龙出洞”直取蔡桂勤乳下穴位。蔡桂勤先生将身向右偏闪,用左手掳住对方右腕,顺势一转身,右手插向对方右膝外侧:头一摆,腰一拧,右手一别,左手一扯,用了个“抱虎归山”把徐鹤年摔出,就在徐鹤年将要倒地之际,蔡柜勤急忙右手向上一翻,在对方的右腋下将其抄起,使徐鹤年没有跌到,按说徐鹤年应该认输了,但是碍于脸面,强说未曾倒地,并不认输。
  两人重新再斗,蔡桂勤起右腿用华拳“迎面三腿”的第一腿“摆柳”向对方头部踢去,徐鹤年蹲身躲过;蔡桂勤的第二腿“提柳”紧接着又到,直向对方裆腹踢去,徐鹤年不愧是江西武林巨子,一侧身又躲过了这第二腿,并且在侧身的同时,右脚进步,右手叉开中、食二指,“双龙抢珠”插向蔡桂勤的双目,蔡桂勤见对方发招如此快速,赶紧将右脚落下不便再发第三腿,缩身让对方的戟手从头顶上方伸过;右手向上擒住了对方肘臂,左腿在下,左臂穿入对方裆里,随即左肩一扛、右手一扯、身向上起,使了个“樵夫担柴”把徐鹤年扛了起来,转身到了台口把徐鹤年向台外抛了出去。徐鹤年在空中旋了两旋,朝台前空地跌将下来。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蔡桂勤脑海里闪了一个念头:武以防身,岂能伤人。于是,两脚一蹬,“鱼跃龙门”向台前凌空扑去,就向排球运动中鱼跃救球似地用双手将即要摔落在地的徐鹤年托起,让他能用双脚站住;而自己双手着地用“虎扑”势站了起来。蔡桂勤的这一举动,使徐鹤年深受感动,愿与蔡桂勤结为忘年交。
  这样的事例在蔡桂勤的一生中是很多的,举此一二,以见一斑。
  结识革命先驱向往革命
  1905年,蔡桂勤先生离苏州去上海,与师兄李瑞云及胞弟蔡桂俭创立西庆镖局,任总镖头。凭着华拳和一杆铁枪扬名于大江南北,一时有“枪王”、“拳魔”之称。
  1906年,蔡桂勤在上海与“鉴湖女侠”秋瑾相遇,秋瑾慕名向蔡桂勤求教剑术。在交往中,蔡桂勤深受秋瑾的爱国主义的思想影响,向往着革命。次年,秋瑾在绍兴就义,蔡桂勤先生悲痛异常,终日不语,深悔在秋瑾发难之日未能相随。
  1920年,蔡桂勤经革命党人李宗黄的引见与中国革命先驱中山先生相识,前往广东,成为大元帅府里的座上客。在广东期间,从其习武者众多,其中有孙中山,李宗仁,李烈均,伍朝枢,范石生,李宗黄等。中山先生逝世后,蔡桂勤先生浪迹江湖,遍游名山,先手寄寓湖北襄樊、江西南昌湖南长沙河南等地。
  育人重在气质
  1932年蔡桂勤定居上海,以教拳为生。先后在上海的山东会馆慕尔堂体育部、砖灰业国术团、华联同乐会体育部传授武技。一些著名的武术家陆青萍、张子扬,何金章,潘梓明、蔡鸿详,马永昌,姜传文,曹百顺,耿兆麟等皆属其入室弟子。蔡桂勤先生使华拳广泛传播开来,成为近代华拳的开拓人。
  蔡桂勤对待学生是非常慈祥的,但是在练功的时候却是十分严厉。特别是对自己的儿子蔡龙云就更加厉害了。蔡龙云小时候练功,站起桩步来或拿起大顶来,一次就是半小时、一小时;练“迎面三腿”,一踢就是一、二百次。稍一松懈,蔡桂勤先生就用藤鞭抽打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蔡桂勤对待儿子特别注重气质的培养,常灌输爱国的思想,孙中山、秋瑾的爱国事迹,是向儿子讲故事的主要内容。在家里还挂着薛仁贵岳飞文天祥等人的画像,让儿子每天都看到这些古代的民族英雄,接受爱国气质的影响。蔡桂勤先生煞费苦心的想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有气质、有才学的真正武术家,他经常谆谆教导儿子和学生们的一句话是:“一个人要有民族自豪的精神,总要有富贵不能移的气节,否则,就不配是一个武术家,更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鸡毛掸子击败日本剑道
  1941年,一个秋天的晚上,有三个擅长剑道的日本人去找蔡桂勤的麻烦,为首的名叫矢野光成。这边空地上,学生们正在练着拳脚,一见老师和三个日本人到来,便都停止了锻炼。矢野光成抽出他的利剑,叫跟随他的人拿一根碗口粗的木头竖立在凳子上,他双手举剑,断喝一声,挥手朝木头劈下,顿时把木头劈成两半。这是显露他的剑力,想把蔡桂勤镇住。此时,蔡桂勤先生倒攥着鸡毛掸子微笑着说:“别弄那把戏了,请先生赐教吧!”矢野惊异地问道:“你怎么不拿剑呢?”蔡桂勤答道:“和你这样的剑道家比试,鸡毛掸子就足以应付了。”随后,两人凝神静气,比试就开始了。矢野双手持剑,“呀”的一声,步随声进,剑随音落,身步剑气凝成一提,朝蔡桂勤头顶猛劈下去。蔡桂勤不慌不忙,在利剑快要劈着头皮时,方始将身躯向右侧转,使剑向地面沉下,顺势一翻手腕以掸代剑“苍鹰旋翅”横抹对方颈项。矢野急忙后撤,蔡桂勤紧贴着对方直把矢野逼到墙根,使他再也无法动弹。蔡桂勤先生讥讽地说:“矢野先生,你怎么那么小气,不肯把日本剑道的精微赐教老朽呢?再试一回,务请大方一些。”
  两人稍息一会儿,再次交手,几招过后,蔡桂勤“仙人指路”用鸡毛掸子“蜻蜓点水”点击对方腕部穴位,只听“铛啷”一声,矢野光成撒手丢剑,随即圈似地用鸡毛掸子“蜻蜓点水”点击对方腕部穴位。只听“当听铛啷一声,矢野光成撒手丢剑,羞得满脸通红。蔡桂勤急忙将剑拾起递给矢野,说了声”老朽失手,多有得罪。“请对方再较量一次,矢野光成说什么也不再试了。
  到这时候,矢野光成才不得不佩服中国的剑术自有它精微之处,不象先前说的那样仅流于花式而已。临走之时,矢野光成把他的那把剑硬是留下来给蔡桂勤先生作为纪念。
  维护民族尊严接受挑战
  1943年,上海有一帮子外国拳师,瞧不起中国武术,更瞧不起中国人,辱骂中华民族是“东亚病夫“,挑起了一场轰动上海十里洋场的中西拳家比武的擂台赛。“东亚病夫”的耻辱使蔡桂勤义愤难平,为了维护民族的尊严,他和另一位武术名家王子平先生接受了洋人们的挑战,决定选派自己的学生参加比赛。蔡桂勤出与对儿子的考验,也让年仅十四周岁的蔡龙云和洋拳师比个高低。他妻子坚决反对让这么个独生子去冒生命危险,于是蔡桂勤对妻子晓以大义,最后还是让儿子参加了比赛。
  这场中西拳家比武的擂台赛,中国的武术高手们荣获全胜,然而,被外国洋人把持的裁判组却硬说我方个别人的“点分”比他们少些,宣布的成绩是:五胜两负一和,中华队获胜。这场比武,中国武术家打掉了外国洋拳师的威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蔡桂勤先生王子平先生的这一爱国行动,受到了国人的高度赞扬。
  告退武坛爱国之心不渝
  1950年,蔡桂勤告退武坛,回到家乡颐养天年。不久,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1951年8月,蔡桂勤以实际行动响应抗美援朝总会“6。1”捐献武器支援前线的号召,不顾年老有病,毅然东山再起,特从家乡赶去上海参加武术界抗美援朝捐献义演。有人劝他说:“诺大年纪又有病,不要去参加了吧。”他慨然回答道:“为了早一天打垮美国鬼子,我们好早一天过安乐日子,什么病什么人都阻止不了我。”他还把川资节省小来二十万元作为“体育号飞机”的捐献。8月27日在上海市体育馆内举行的抗美援朝义演中,蔡桂勤先生表演了“罗汉拳”,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武功表演。
  1953年3月,蔡桂勤听到了苏联斯大林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后,立即写信给报社说:“。。。。我知道化悲痛为力量这句话的意思,我除了继续培养年轻的小伙子们成为体壮力强的祖国保卫者外,并鼓励我的孩子与学生永远跟着中国共产党前进,来纪念斯大林同志。”这封信表现了他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祖国的积极拥护和热爱。
  1956年8月,蔡桂勤在山东济宁去世,享年七十九岁。他因家境贫寒从小没有上过学,识字不多,文化水平不高,但他懂得爱国。术精技击,爱国不渝,不愧是一位爱国的武术家。
  [以上内容由"ypmeng"分享。]


人物关系:
儿子:

同年(公元187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玉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