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 > 阳江市 > 阳春人物

曾昭常


[公元1919年-1952年]

  曾昭常(1919-1952年),崆峒乡黄竹头村(今春城镇)人。其父曾仲书家有地租,在春城开药店“永生堂”。1938年1月参加广东青年群社阳春分社。同年,毕业于两阳中学高中部,后出任《阳春日报》新闻,借该报开展抗日宣传。1939年冬,参加中国共产党,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1944年3月,中共党组织调他往珠江三角洲参加抗日部队,后随主力队伍挺进粤中。1945年1月部队整编为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1945年2月22日,解放军部队在兴县蕉山被国民党军袭击,昭常因足部受伤,突围后赶不上队伍,隐蔽于天堂一农家,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后托人带信到春城“永生堂”告知其兄昭烈,假称读书回乡途中遇贼劫,复患大病。其兄遂派药店掌柜华哥前往新兴天堂农家接昭常返家养伤。伤愈,经中共阳春县委宣传部长伍伯坚审查,恢复其党籍,安排在地方做党的秘密工作,出任崆峒乡中心小学校长四年,任内先后安排中共春城区委负责人陈钧等多人到校,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秘密开展党的工作。
  昭常为人耿直,待人诚挚。1945-1946年间,组织分工他负责县城工人运动。1946年春,父亲病故,兄弟三人商议分配遗产。他考虑当时我党的武装部队分散活动在东山、西山,给养困难,而县委领导人在春城附近活动又没有据点和经费,为此,力争分得永生堂药店作活动据点。经请示组织,得到中共两阳特派员兼阳春县委书记陈明江赞同。他遂请本村长辈,会同兄弟三人在母亲面前共议家产分配方案:黄竹头祖屋及田地产业分为三份,其母和两位兄长各一份;另一份为永生堂药店,由他经营管理。在场长辈均认为他克尽孝弟之义,力劝其兄同意。确定分配后,他马上向中共阳春县委报告表示献出“永生堂”交由组织管理。1947年春,中区特派员从新会县调党员容忍之,到永生堂任“掌柜”,负责中共阳春县党组织的经济工作。
  为使“永生堂”充实资金和广开货源,能与同业竞争,容与昭常共议,邀集商家办“银会”以筹集资金,广开门路,使店中生意骤增,岁有盈余。其时,中共阳春县特派员从“永生堂”抽调三分一的资金,转交中共粤中区副特派员在阳江城开办的“均祥”商店,以掩护党的秘密活动,扩大经费来源。
  正当“永生堂”生意兴隆之时,风波骤起。昭常二兄昭烈乘“永生堂”设宴招待“银会”会友之时,当着其表兄刘显廉(国民党阳春县党部书记长)及亲友面前,借酒发挥,痛骂昭常“宁信外江佬,不信亲兄弟”,实为指责容。为使“永生堂”药店牢牢掌握在我党手中,他当机立断,编造了一个“报恩”故事,假言他曾在旅途遇贼绑架,得容舍身救护方能摆脱,现容生意歇业来投,为答救命之恩,故任为掌柜。因而取得戚友同情,也争得0亲的大力支持。
  “永生堂”既是中共阳春县党组织的一个据点,更是经费来源之处,游击部队所需的药物和日用品,经过秘密交通线,源源送进游击区。中共阳春县委领导人伍伯坚、陈明江、李重民、李信和春诚区委负责人陈钧等,先后均在永生堂活动过。1948年冬,容忍之担任中共春城区(代号大地)区委书记,永生堂便成为阳春工人运动、-及交通工作站。
  1947年12月,中共阳春党组织根据做-工作党员的汇报,决定选一名立场坚定、社会关系好的女党员,打进国民党县长邓飞鹏的秘书室任录事。中共两阳特派员李信与容忍之研究决定,派昭常爱妻柯明镜深入虎穴。其时,他刚新婚不久,但能以党的事业为重,说服妻子从事危险工作。明镜在秘书室工作,多次带出敌方大量准确情报,提供给党组织和游击队领导。
  昭常为党的-工作和春城工人运动做了一定工作。1949年10月22日阳春解放,被任命为县军管会委员、工会主席,后任中共阳春县第一区区委书记兼区长。1951年7月奉调广东省总工会粤中区办事处工作。在阳春刚解放时,他见党和部队的领导从山区进城,体质虚弱,缺乏衣服,遂动用永生堂的经济收入,置办了一批衣服和营养品送给他们。1952年在“反-”运动中,他被人诬称-永生堂公款,并“清算”其夫妻俩假日在店膳食费用。由于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昭常精神上不堪刺激,自感 林弹雨都走过来了,而今竟受诬陷,遂 身亡。
  1982-1984年,阳春历届党的领导人在研究中共阳春党史资料时,都高度评价昭常的无私贡献、毕生为革命奋斗的事迹,认为他是一位好党员。1984年8月,经县人民政府批准,把“永生堂”遗址定为重点革命文物保护单位。
  


同年(公元191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林举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