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省 > 湘潭市 > 湘乡市人物

谭道源


[公元1886年-1946年]
  谭道源(1886—1946),字逸如,湖南湘乡人。
  1886年9月24日出生于湘乡县横铺乡沙子冲(今属梅桥镇)人。
  1905年毕业于湖南兵目学堂,次年加入同盟会。1915年襄组护国军讨伐袁世凯,历任云南陆军讲武堂训练、云南都督府机要参谋、四川督军署电报局上校局长。民国六年任湘军谢国光部参谋处主任,后历任团长、梯团少将司令、师长。1925年出席国民党一大会议。十五年誓师北伐,次年升任第十军副军长。旋受任第五十师师长。奉蒋介石命令参加对工农红军第一、二、五次“围剿”,损兵折将。后任第二十二军军长,1935年晋升陆军中将,调庐山军官训练团任将官团副,1937年授以第十军军长衔。1938年以二十二军军长名义率五十师在徐州抗击日军受挫,辗转回到长沙,电请蒋介石辞去军职,改任湖南省政府委员、安化行署主任。1946年病逝于长沙。
  其父谭熙敬曾任衡阳镇守使署军法官、厘金局局长等职。谭幼承父教及受其伯父的影响,有一定的文学根底,后考入湖南陆军兵目学堂,1903年毕业。之后,他与同学岳森、雷飙等二十人,随蔡锷征战于广西、云南、四川等省。1916年,蔡锷不幸病逝,谭遂回湖南。
  谭道源,性沉默,寡言笑,喜怒不形于色,他聪明好学,博闻强记,对于军事知识和军人修养,作过较多的研究。回湖南后,因同乡关系,当了衡阳镇守使谢国光的参谋长,深受谢国光的器重。当谢兼湖南陆军第三混成旅长时,谭道源任该旅第三团团长。1923年,升任梯团少将司令,追随谭延闿,反对赵恒惕。同年12月,随谭延闿援粤北伐,升为湘军第三师师长。1924年,出席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后,担任广东陆军讲武堂教务长。在这期间,与廖仲恺毛泽东等交往甚密。1926年6月5日,广州国民政府任命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7月9日,国民革命军八个军约十万人,从广东分三路出师北伐。蒋介石命第二军四、六两师入湘,而令谭道源师留守南雄始兴,监视江西,保障右翼不受孙传芳的攻击。直至北伐军分兵由茶陵、攸县入江西,总部才以会师南昌为目的,令谭道源于9月1日出发,迅速挺进,赣南军阀杨池生师、杨义轩师闻风而逃,谭师沿赣江西岸继续北上,适北洋军阀蒋镇臣在吉安集结守御。谭道源与-表方维夏商量说:“敌众我寡,我们必须以两个团由中央突破,相机向吉安城西北扩展包围,以一个团沿赣江猛烈扫荡,只有这样,才能收以寡敌众之效。”方维夏同意他的见解,于次日拂晓发动攻击。果然以三千之众,击溃蒋镇臣五千人,一举克复吉安。第二天,谭师衔尾追击,使蒋镇臣无喘息之机,加以南昌之敌,不许溃兵进城,蒋镇臣残部被迫于城外稍事抵抗,即全部缴械。经此一战,谭道源声威大震。
  嗣后,谭道源协助四、六两师及第一军第二师刘峙围攻南昌城,-表方维夏与参谋长李家白认为屯兵坚城之下,有损无益,建议抽兵切断南浔铁路,可使南昌不战而克。起初,谭道源笑而不答,及至继续攻城不下,方维夏等要求向上反映,谭道源才慢条斯理地回答说:“你们的看法,我很同意。但总司令个性倔强,坚主爬城硬攻,谁敢讲个‘不’字,船到桥头自然直,死了些人,城仍不下,自然会改变策略的。”果然,当天下午,谭道源去军部,适逢蒋介石也到了,蒋命令谭师配合第二师当晚攻城。是夜,正在作攻城准备,敌军敢死队忽自南昌城下水闸中破关出击,黑夜混战,喊杀连天,秩序大乱。第二师伤亡惨重,死了两个团长,谭师亦有伤亡,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蒋介石只得下令撤围,分兵攻抚州,截断南浔铁路。后来,经第二、三、四、六、七各军的协力猛攻,才于11月7日攻克南昌。
  南昌既克,谭道源奉令协同闽浙友军会攻南京。师次鄱阳,开了一个第五十师阵亡将士追悼会,谭自撰一挽联云,“偏师逾岭,时时战战兢兢,尔多士恐后争先,十万贼兵如兔鼠;大众焚香,处处跄跄济济,予小子抚今思昔,一声鼙鼓又东南”。
  在北伐战争中,谭道源为革命是作了一些贡献的。但“四·一二”事变后,谭道源曾对自己的部下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只要认识了自己的错误,有什么不好。”他这话是认为国共合作是错误的,所以,后来他就跟随蒋介石进行军阀混战和反人民的内战。
  1929年,在蒋、桂战争中,谭奉蒋之令,出鄂西宜都截击,全歼桂军李宜萱师,得到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电贺。
  1930年,在蒋、冯、阎中原大战中,谭奉令开赴漯河、木石城、归德一线,进击冯、阎。至为蒋介石所器重。
  1930年10日,蒋、冯、阎大战结束后,蒋介石于年底集合七个师约十万兵力,以国民党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为总司令,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为总指挥,向中央苏区发动第一次“围剿”。蒋介石曾在柳河召见谭道源,说:“中原战争业已结束,你赶快率部回江西打红军。”12月,谭道源进驻南昌,鲁涤平命令张辉瓒师由吉安、东固、龙岗向雩都集结,谭师亦经宜黄、源头前去汇合。谭道源与参谋长李家白商量,认为宜黄以南便是中央苏区,有随时挨打、腹背受敌的危险,因此,不顾每天推进七十里的命令,采取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办法,每天只行三、四十里,午饭后即宿营,集结戒备。12月28日,谭道源发觉红军有诱敌深入的意图,决定停军于源头狭长地带,凭险固守。而张辉瓒率部冒进龙岗,遭到红军伏击,全师九千人马覆灭,本人被活捉。谭道源奉令驰援,电台与张部失去联系,出发不久,遇到彭德怀的部队,缩了回去,命令各团取捷径向东韶移动,企图与驻于南城和广昌的毛炳文师和许克祥师靠拢。1月2日拂晓,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击谭师后卫周翰团。周团被歼一半。下午谭道源撤抵东韶,乃筑工事准备负隅顽抗,3日拂晓至4日下午4时许,被红军围攻打死团长一人,营长数人,仓皇逃跑,到抚州收容时,损失步枪近二千支。这次战败,谭道源损失巨大,但蒋介石仅给整补费五万元。从此,他处境日渐艰难,因而意志消沉,对蒋采取不即不离的态度,部队整编后,即辞去师长职务,赁居南昌天后宫。
  1931年夏,蒋介石对红军发动第二次“围剿”,派谭为第二十二军军长,谭到南京向蒋介石述职。当时,正值国民党中央党部搞选举,有人劝谭进行活动参加竞选,谭拒绝了,仍回南昌。不久,接陈立夫转蒋介石电召去南京,陈对他说:“委座眷怀第二军将领只剩逸如先生一人,特请你到中央党部共襄国事。”谭被圈选为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
  1935年夏,谭军司令部由南昌迁驻宜春。不久蒋介石任谭为驻赣第五绥靖司令官。
  “七·七”事变后,谭道源率部参加淞沪战役,不到一星期,伤亡惨重,蒋介石不仅不予补充,反而把剩余部队分割使用,弄得谭道源啼笑皆非。1938年4月,谭道源率第五十师参加徐州会战,隶属鲁南兵团,归孙连仲指挥,阵地在下邳一线,右翼为汤恩伯嫡系大庆师、王仲廉师等;左翼为吴良琛、安思博等师。5月13日左右,日军的钳击兵团,已抵归德、砀山附近,战况紧张,孙连仲命令谭道源掩护汤军团从邳县后撤。13日半夜,五十师副师长彭障却在电话中听到汤恩伯大庆下令:“我奉令马上向河南撤退,你立即率部随我走,万万不要失掉联系。”谭闻之大为惊愕。随之王仲廉师亦撤走。谭道源孤军掩护撤退,与敌军发生激烈战斗,谭所部持的都是些低劣的轻武器,而日军倚仗武器好,火力强,并有空军配合,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双方反复拼杀、尸横遍野。坚持到15日上午10时才撤离阵地,这一场阻击战阻滞了日军矾谷师团南下合围的时间,掩护了我方主力顺利跳出包围圈。日军跟踪追击,但此后,谭道源与汤恩伯失去联络,汤已撤走,整条防线出现一个大的缺口,我军左翼全部暴露。日军于是集中兵力,以飞机8架、坦克7辆、装甲车90辆并合大量步骑兵,将我军退路截断,我军陷入困境之中。 5月20日,谭道源率残部且战且走,一行六、七十人行进在麦田之中时,被迅速追来的日军铃木快速部队发现,日军用装甲车火力扫射达一个多小时,副师长彭璋、参谋周自元等全部壮烈牺牲。敌人去后,独谭道源和军参谋长李家白两人从尸体中爬了出来。一个多星期后被某乡自卫队队员发现,以为他是汉奸,用绳子将他-押到区公所,谭提出要与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通电话,谭报上姓名、职务后,韩大喜,立即命令区长将二人送往淮阴。 其勤务兵被日军俘去,日军在其衣袋中搜出谭道源名片一张,误认为俘虏了谭道源,大事宣传,闹成笑话。谭道源辗转回到长沙,感慨万端,急电蒋介石辞去军职,蒋介石即改派他为湖南省政府委员。
  谭道源任湖南省政府委员,更无所作为。1944年日军侵湖南,他出任安化行署主任,直到日军投降,行署结束,才回到长沙休养。当他听到日军投降的消息时,深有感慨地说:“作为一个军人,能够看到日本鬼子投降,真是极端高兴啊。”
  1946年8月2日,谭道源病逝于长沙寓所,葬于河西罗家冲。
  梅桥镇  湘乡市辖镇。1956年置梅桥乡,1962年改公社,1984年复置乡,1994年建镇。位于市境东南部,面积132.9平方公里,人口5万。镇政府驻狮子山。湘(潭)衡(阳)公路贯穿镇境。辖梅桥、丰收、丰隆、炉盆、鹿牯、东塘、茶园、龙湖、回龙、双江、泥滩、井峰、土桥、先锋、扬抑塘、葫薮、酒铺、上凝、桐木、保合、喜鹊、碳石、农科、龙泉、峰城、衡山、芭蕉、横铺、水潭、麒…… 详细++
  [以上内容由"新注册"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中原大战 (公元1930年)

同年(公元188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袁朴